《百兽邪门》

第十六章 空闺恨女遗恨事 界外孤僧变孤魂

作者:秋梦痕

蓝羽道:“也许看到什么了?”

玉肤急向独角道:“你和三眼、怪手去看看,见到了不必分开,如没有事赶快回来。”

怪手道:“姑娘,我们跟着公子,现在更加贵重了,一会不见,就要担心,我们不成了

宝贝!”

白如云道:“一定不错,你们确是阿苦的宝贝,有很多事情你们都看得出,如胡姑娘姐

妹遇难等等,因为他已把你们视同亲兄弟姐妹!”

三人激动道:“我们知道!”

玉肤看三人去后,同样感慨道:“他们对阿苦也确实忠心!”

独孤苦忽带胡家姐妹回来,面色沉沉的表情更是凝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白如云把胡艳仙拉到一边轻问道:“找到白令海姥了?”

“白姑娘,无相幽精居然被毒尾看出弱点给毁了!”

“那有什么重要性,对我们有益无害呀!”

胡艳仙道:“接着大主教又被毒尾妖妇加害了!”

白如云惊奇道:“那妖妇的心毒不用问,但那是为了什么?她居然自毁功力?”

“问题不在无相幽精和大主教的死讯!”

白如云闻言立即靠近独孤苦道:“我听艳仙说了?你为何不开口?”

玉肤道:“什么事?”

白如云把胡艳仙的话向大家一说,霎时都愕住了!

独孤苦道:“你们先别自扰,白令海姥也在沉思其中原因,让我静静的分析一下。”

玉肤道:“有一点我敢确定,毒尾妖妇已经有了什么自信,她不要大主教相助啦!利用

完了,大主教在她面前已经失去价值!”

蓝羽忽见雪瑟芬偷偷在一边流泪,立即一推白如云。

忽然,白如云明白独孤苦回来不说话的原因,忘了大主教乃为雪瑟芬的兄长,立即过去

劝慰道:“妹子!别难过,令兄是死由自取,站在你手足之情的份上,将来杀了妖妇你也就

心安了。”

独孤苦走过去沉声:“妖妇倒是帮了我一个人忙,否则将来我为了你,我不知如何下了

手呢!”

沙菲也劝道:“阿雪,过去他对你没有尽过力,你想想看,妖妇过去要害你,你兄长何

曾说过一句话,他看在同胞份上,他就应该放你,可是他还是把你关闭起来。”

白如云道:“好了,大家也别说了,雪儿何尝不明白,但兄妹之情总是有的。”

突见金鬃狂奔回来道:“别在这里看了,那面打得更激烈。”

独孤苦道:“在什么地方?”

金鬃道:“在一处山村中,老百姓全被杀光了,离此十里,我们快去!”

玉肤道:“三眼他们找到那儿去了?”

金鬃道:“三眼、独角、怪手赶到了!”

独孤苦道:“你没有说出打斗的人物?”

金鬃道:“地仙子、仙驴客,还有一个老人全被困住,对方有驱魂道人、界外孤僧、阴

倒阳颠、三命怪婆,还有十几个不明老魔。”

独孤苦挥手向大家道:“快走,到时都不许出手!”

玉肤走着问金鬃道:“翔天他们没有出手?”

“没有公子许可,谁敢动手?”

白如云道:“只是胡打,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金鬃道:“我们去时,是追着八九个家伙抬着一个大背包,但追到那山村后,那八九个

人却隐入乱林之中不见了,接着就看到两个矮老头何那群老魔头突然出现混斗,简直莫名其

妙。”

白如云道:“那是因那八九个抬背包之人而起!”

独孤苦道:“我大师伯和二师伯轻易不出手的,这又是什么原因?”

玉肤道:“这中间有否预谋?”

独孤苦道:“到时再观察!”

说完招收道:“老金,我们冲进山村去。”

白如云见他一去十几丈,根本来不及说话,急向玉肤喊道:“我们快追!”

“如云,我们追他,见面就会生气,我也担心妖妇在暗中,不过你该知道,妖妇不敢亲

自向他下手!”

胡媚仙道:“为什么?”

玉肤道:“你忘了,阿苦身上有魔龙双珠!”

大家让胡家姐妹走前面,两小走中间,距离山村尚不知多远,玉肤突觉后面情形不对,

立即提出警告道:“我们被大批不明人物盯上了!”

沙菲大惊道:“那怎么办?”

玉肤道:“对方不发动,我们又不能冒然出手,现在只有以静制动,慢慢走!”

现在只有六个少女加蓝羽,还有两个小鬼,力量算是不弱,但情况不同了,如真后面是

敌人,来者绝对不善!

玉肤是这批人中最强者,独孤苦不在,她有承担保护之责,只见她轻声道:“你们听

着,不管有多少敌人,大家不可分开,同时边打边走,方向是朝正面退,那儿一定接近山

村。”

白如云道:“不知阿苦去了山村,怎么样呢?”

玉肤道:“两个老矮子是他大师伯和二师伯,阿苦必全力突围!”

独孤苦一到山村,确是被玉肤料到,他一到,立即看出阵势非常严重,首先向翔天他们

道:“这不似毒尾妖妇的陷阱!”

三眼道:“如何出手?”

独孤苦道:“人多没有用,我要采取重点供南,你们快去接姑娘们!”

翔天道:“公子要一人突进……不行!我和金鬃作左右护卫!”

这种出于真诚的爱护之情,说什么独孤苦也不忍拒绝,于是独孤苦只叫三眼他们回头接

近众女和两小,自己不在观望,立即猛扑山村。

第一个看到独孤苦攻进山村的是界外孤僧,他发现来了一个青年人,立即持杖拦住道:

“施主是那一路的?”

独孤苦冷笑道:“界外孤僧,你们以多少人围攻两位,难道不知江湖规矩?”

“哇,小子,原来你是地仙子一路,告诉你小子,佛爷算不上联手,只是各有恩怨。”

金鬃扑上道:“分明是联手,如各有恩怨就得各个出手!”

“噫,看你头上灵光,你是什么灵异?”

独孤苦将金鬃喝退道:“老金!当心他‘五行天杖‘,十招接不下,他会打损你的元丹

呀!”

说着逼近界外孤僧道:“出家人,看你六根不净,七情旺盛,难登极乐,我打发你入地

狱吧!”

“哈哈,小子,那你就吃佛爷一宝杖吧!”说完一横禅杖,吼声挥出。

独孤苦往侧面轻轻一闪,冷冷笑道:“和尚,你用多少功力?”

界外孤僧大喝道:“洒家一杖,只用八成力,超过三千斤!”

独孤苦道:“第二杖你必须用十成力!”

“嗨嗨,小子,你不动?”

“和尚,你敢打你就听着,十成功力打出,你自己能否接住?”

“洒家打你为何要自己接住?”

独孤苦叱道:“知迷不悟的野僧,我懒得再提醒你了,发杖吧!”

和尚真个提足十成力,吼声挥出!

独孤苦不闪不避,右臂迎杖一格,喝声道:“滚!”

以臂格杖,何等神勇,臂杖一接,发出强震,只听“锵”然大响发出,禅杖被震上高

空,再看那界外孤僧,人退数丈,隆然倒地,四肢朝天,喷血如泉。

翔天和金鬃看在眼里,莫不张口结舌,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独孤苦硬拼硬了!

独孤苦挥手道:“杀进村去!”

金鬃道:“公子,那和尚没有炼成元婴?”

杀入山村中央,已经看到地仙子和仙驴客,只见两个小老头也真够狠的,依然有攻有守

的在撑着,毫无半点不支之势。

独孤苦杀人也不出声,立即展开他“功透九幽”、“力达三曜”,拳、掌、指交互打

出,真是如天神下降,势不可挡。

地仙子首先看到,大叫道:“小子,你终于救驾前来了!”

“喂,你为什么号地仙子?”独孤苦还故意不相认。

小老头也不在乎,哈哈笑道:“我独占地仙岛为王,大号已得来五十年,你小子还不知

道,真是孤陋寡闻!”

这时那仙驴客在一屋角大叫道:“小子,杀过来,我的压力最大!”

独孤苦一闪身,连杀数魔,冲到他身边大笑道:“你骑的毛驴呢?”

仙驴客大骂道:“那畜生只顾吃草,一点也不帮我,将来非剥它皮不可!”

翔天、金鬃靠近独孤苦道:“公子,这是什么场合,别和他打哈哈了!大队至今未到,

当心出事啊!”

独孤苦闻言一惊,猛展全力,大声道:“你们拈软的下手,别顾我!”

突听仙驴客大叫道:“小子,毒尾妖妇已派出杀手要毁你,当心点!”

独孤苦道:“你有什么消息?”

“小子,妖妇在无相幽精身上得到什么古怪,在五丈可置你于死地,千万别让任何生面

孔接近。”

独孤苦闻言大惊,恰好这时,看到一个老魔扑到,立即大喝,一拳打出。

那老人立感劲道来势有异,但避已不及,一声闷吭,人已被打上了屋去。

敌人已倒下了二十几个,见势不妙,困势立解,独孤苦一眼看到了阴倒阳颠,不禁大

怒,全力冲出。

阴倒阳颠一见,不敢挡锋,只吓的拔身就逃,但独孤苦决心要除掉他,不管他如何逃都

逃不掉,如影随形,始终摆不脱。

金鬃和翔天一看独孤苦身法不但怪,而且快的稀奇,二人只的施展幻化身法才能跟上。

阴倒阳颠一股劲,死也想逃入一座林中,但他未及林前,突感背后劲力如山压,不得已

回身大喝道:“神狼公子,老夫与你拼了!”

独孤苦早已使出力达三曜掌,喝声道:“妖道,你躺下!”

“下”字一落,阴倒阳颠吭声而倒。

翔天和金鬃追上,一见妖道双目突出,血口大张,是已气绝了。

独孤苦问道:“这里离山村有多远?”

“公子,你这一追就是四十几里!”

独孤苦道:“再回山村!”

金鬃道:“不用了,我刚才看你大师伯和二师伯向北面去了!”

“他们追着敌人?”

翔天道:“驱魂道人和三命怪婆!”

忽然一条人影由林中奔出,其形有异,金鬃噫声道:“老魔,那不是你那一半!”

翔天一看是蓝羽,立知情况不妙,急声大叫道:“啊羽,你……”

余音未尽,蓝羽扑向独孤苦道:“公子,不好了!”

独孤苦早知不妙,急急问道:“羽姐,慢慢说,大伙失散了?”

蓝羽喘声道:“我们被七十几个不明人物围攻,全被冲得四分五裂,有三个老贼,四个

壮汉,还有五个女的,把我和胡家姐妹逼到后面峰下,我好不容易向这林中逃来才摆脱,但

已不知胡家姐妹怎么样了!”

独孤苦闻言,心情霎时冷了半截,人全呆了!

翔天道:“公子,你要沉住气,当前之计,先救胡家姐妹,她们也就在那峰上。”

独孤苦还是不开口,他只抬头望着晓色初现的天空。

金鬃当机立断道:“翔天,你带蓝羽以最快轻功四处找人,我陪公子去那峰下看胡家姐

妹,如有消息,立即来报!”

翔天挥手道:“阿羽我们走!”

翔天夫妇走后,金鬃一推独孤苦道:“公子,请冷静,急也没有用,快走罢!”

独孤苦这才叹声道:“大家遭围,这时我的错,我不应该抢先去山村。”

金鬃道:“武林中谁也不能未卜先知,公子,只怪你的敌人太多了。”

独孤苦和金鬃穿过林,急急奔到峰下,四处一查,那还有人影,胡家姐妹和敌人连半个

影子也不见了。

金鬃噫声道:“难道不是这座峰!”他望望四面没有别的高峰,不禁也呆了!

独孤苦忽然指道:“快去左前面看看,那儿有个负伤之人!”

金鬃如风扑去,一到,只见是个壮汉,胸口似被什么抓裂,不禁大叫道:“公子,快来

看,他不是我们的人!”

独孤苦过去查看一下道:“他被胡媚仙的天狐爪所伤!”

说着点了大汉几指,等他苏醒后喝道:“你说,你是谁的手下?”

大汉毫无反抗余地,又把眼睛闭上道:“我们是霸东盟的!”

金鬃道:“公子,霸东盟就是狂杀大帝手下,狂杀投效妖妇,那就是妖妇派出的了。”

独孤苦点头同意他的看法,又向大汉问道:“你们追赶到这里,为何不见其他人?”

大汉道:“我被狐妖爪抓伤,一时晕过去,其他就不知道了。”

独孤苦喂了他一粒丹葯道:“你还不会死,从此不要再入霸东盟,早点回家去罢,我不

会杀你。”

金鬃道:“公子,这种人还救他干啥!”

独孤苦叹声道:“留下他为害不大,何必多伤生命,我们走罢!”

二人把整座高峰上下查遍,不但不见胡家姐妹,确实连一个敌人也不见,金鬃一指远方

道:“公子,此峰与那峰虽不相连,树木石脉上看是一条脉络,其他地方不是农地就是草

原,胡姑娘姐妹如不受害,要逃只有这方向容易脱身,我们由这一路查下去如何?”

独孤苦道:“老金,你的看法很合理,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空闺恨女遗恨事 界外孤僧变孤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