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十八章 百兽门改邪归正 独孤苦艳福难当

作者:秋梦痕

玉肤冷声道:“行不通,她可以马上处死我们,同时你们都听到要命花的话了,在千佛

顶与独孤苦会面的只是她,而不是她的小姐,这证明那断肠花皇根本不露面。”

愤世城隍道:“独孤苦,第二条路呢?”

独孤苦道:“这有一计两用法,在三日之内,能从毒尾身上盗取装花魁婆婆元婴的玉

瓶,甚至有机会将其除掉,永绝后患。”

仙狼立向另外两狼道:“我们分别去见各自的师父!”

魔狼拔身道:“走!”

愤世城隍看到三狼如风而去,急问独孤苦道:“他们办得到?”

独孤苦摇头道:“不可能,在我的推测中,他们三方长辈不但不敢去找妖妇,也许被断

肠花皇所逼反来向我夺珠。”

白如云大惊道:“那我们如何挡得住?”

独孤苦向血灵夫妇道:“毒尾妖妇的行踪请二老随便查探,本来我要去,但怕误了峨嵋

之会,我只好在断肠花皇身上下工夫了。”

愤世城隍道:“你也是被害者之一,你如何能见她,岂不是送去受制。”

独孤苦卷起衣袖道:“我没有中上满天花呀!”

母判官一看惊奇道:“你炼有避满天花的工夫!”

独孤苦道:“我也不明白,也许?……”

愤世城隍道:“也许他真的未踏上!”

玉肤道:“中不中,那要命花难道不明白?”

母判官道:“满天花粉是撒在我们所经过的路上,形同猎户套野兽,阿苦没有踏上就不

会中啊,现在大家再检查全身,中上的全身都起五色花朵。”

大家各自的暗暗查看,结果除了独孤苦,大家全身都有。

正在这时,突见空中飞起两条黑影,独孤苦一见大叫道:“老金、翔天,我在这里!”

两条黑影如电射落,翔天一见独孤苦大叫道:“公子,不好了!”

玉肤急问道:“我们的人在五魔林都中了人家的道?”

老金道:“原来你们都知道了,何止我们的人,只要是高手,无分正邪全中了!公子,

可能都会向你夺取魔龙双珠。”

独孤苦道:“你不用着急,说话都乱了,所有的人?连我师父!”

翔天道:“他是急糊涂了,除了我们自己人!”

独孤苦道:“你们百兽门也中上了?”

金鬃道:“奇怪,我们中不上呀!”

“好了,这对我的研究很有用!”

愤世城隍道:“研究?”

独孤苦点头道:“对!”

他忽向翔天、金鬃道:“你们快去找啥东西,他是从毒尾身上盗过东西的人,同时你们

一路留心那断肠花皇的女子,一旦发现她的行动,立即来告诉我。”

翔天和金鬃走后,愤世城隍道:“啥前辈也被你结识了!”

独孤苦笑道:“他在替我卖力,怎么,他比前辈辈分高?”

母判官道:“他是当前武林中辈分最高的人了,现在还没有看到第二个,他根本不管

事,想不到他肯帮助你。”

愤世城隍和母判官同意独孤苦意见,二人立即动身去找毒尾夫人的行踪,双方预定在三

天内会面于峨嵋千佛顶。

时已三更了,五魔林当然不必去了,于是独孤苦带着玉肤和白如云先朝峨嵋山前进。

玉肤走在路上,不时与白如云回头探视独孤苦,见他愁眉苦脸,低着脑袋几乎在哭泣一

样,二女心中不忍又难过,一左一右靠上他。

“阿苦,急有什么用?”白如云轻轻的安慰。

“是呀,你平时不是说,一切要沉着呀!”玉肤见他不理白如云又补两句。

独孤苦叹声气,又望望二女:“你们觉出有什么不对劲?”

“哎呀!你是担心我们!”白如云笑了。

独孤苦见她们不痒不痛,精神不错,又叹道:“这‘满天花’到底是什么呢?我又为何

中不上?”

玉肤捞起衣袖,露出白藕似的玉臂道:“你仔细看看,开始我当是癣,但比癣明显,花

朵大小一样,分五色,每朵都不混乱,估计我们身上又几百朵。”

独孤苦仔细查看过后,郑重向二女道:“原来是‘五彩瘴母’加‘毒蟒粉’合制而成的

古老的邪方!”

白如云道:“你不能治?”

独孤苦道:“瘴母和毒蟒粉有阴阳之分,两样加在一块,除了施放者的秘方,外人根本

无法可治,除非那断肠花皇亲自解除,我连一点办法也没有。”

玉肤道:“不痒也不痛,我就知道十分严重。”

独孤苦道:“必要时,我只好交出魔龙双珠了。”

白如云道:“绝对不行,交出去你就危险了!”

独孤苦道:“如云,我不能顾虑我的危险而不顾你们,同时还不知有多少我们的人受制

呀!”

玉肤道:“你错了,魔龙双珠关系所有中外武林,毒尾一旦除掉你,她在也无人能控制

了,好在你未中满天花,你还有力量除掉毒尾。”

快近峨嵋山时,天又亮了,忽见山上走下三个人,那是可人儿,如意儿和另外一个中年

道人。

独孤苦一见,心中不明,立向风、白二女道:“他们好象来迎接我们的?”

玉肤道:“一定是,那道人是金鼎老人师弟虚无道人!”

远远听到可人儿叫道:“三位才来呀!”

独孤苦快步向山道踏上道:“姑娘知道在下要来?”

可人儿轻声道:“这位是虚无道长,特来接待苦兄的!”

独孤苦向道人拱手道:“何劳道长客气,在下有礼了!”

道人轻声道:“施主,快请到千佛顶别院休息,这里说话不便。”

在一行由一条秘道上登时,玉肤向可人儿道:“满天花的事,这里也知道了?”

可人儿道:“凡在武林中炼有元婴级的高手,十之八九都中了满天花,可说无分正邪,

连远道来中原的‘枉死城主’、‘无神教主’、‘九大鬼仙’、‘十三剑隐’,还有很多老

人、青年人中的生面孔都中了。

他们只等三日后看苦兄交不交出魔龙双珠去换断肠花皇的解毒秘方,苦兄不肯交出时,

少说也有上百特殊高手向苦兄围攻夺取。”

独孤苦笑道:“我交不交出是看大局行事,大局不许可我作,再大的压力对我也没有

用,可人姑娘,你们两人也中了?”

如意儿道:“除非不在外面行走的人!”

白如云道:“断肠花皇事先知道某人要从何处经过才下满天花粉?”

可人儿道:“当然,除非你呆在家里不出门!”

独孤苦道:“她撒在路上不怕殃及无辜?”

可人儿道:“事先我也这样想过,原来她得手后,她即以其解方除去啦,她婢女在前施

毒,她自己在后除毒,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她本来不知我的来历,照理我是不会中上的,可是我见她在宇宙平后面鬼鬼祟祟时,事

后逼着问她,还和她大打一场。”

如意儿道:“出人意外,她和我师姐的武功居然半斤八两!”

独孤苦道:“宇宙平也中了?”

可人儿道:“五魔林大会尚未开,你在魔林中布下的禁制,居然全部发动,这证明毒尾

妖妇派出了大批人手,更证明毒尾的阴谋不止一途!当时宇宙平看出不对,他就大怒,一心

要想杀几个示威,可惜他追得一身满天花。”

虚无道人领着走入峨嵋山的极幽秘之区,他回身向独孤苦道:“施主,这是本派历代禁

区,现在不必担心外人听到说话了。”

独孤苦道:“道长,劳驾带在下前来,必有什么指示?”

可人人道:“你要找的啥东西前辈,就在别院中!”

玉肤道:“那就害苦翔天和金鬃了!”

可人儿笑道:“就是他们把啥前辈找来的,为了怕毒尾手下发现,金鼎老人不惜把历代

禁区作为你与啥前辈会面之地。”

又过了半个时辰,虚无带大家走进一座非常幽静的小道观,只见矮小又滑稽的啥东西老

人,嘻嘻笑着立在门口,他后面居然还有一个青年,岂知竟是宇宙平。

独孤苦急急趋前道:“啥老,宇宙平兄,久等了!”

我是谁老人哈哈笑道:“这次你小子可惨了!”

独孤苦道:“难道你老也中道了?”

我是谁哈哈笑道:“昨夜三更过后,有个小妞儿拦在路中问我,说什么是满天花?我告

诉她,那是古苗法,比蛊毒更厉害,谁炼者谁能解,别人就是神仙也解不了,讵料她听完就

哈哈大笑而去,使得我老人家莫名其妙。”

独孤苦笑道:“你老就这样在阴沟里翻了船!”

我是谁搔首弄姿道:“所以我才打了自己两个耳刮子呀!”

玉肤向宇宙平道:“兄弟来此,准备向阿苦套取魔龙双珠?”

宇宙平指着可人儿道:“有她在,我怎敢!”

白如云咭咭笑道:“我这时才明白,五魔林那一顿丰富的野餐是有诚意了。”

我是谁笑向可人儿道:“你见过我老人家是四年前吧?”

可人儿道:“还说呢,偷吃燕窝汤的原来是你!”

独孤苦无心说笑,急问我是谁道:“什么功夫可避满天花?”

“没有功夫可避!对了,老狼王为了培植你的神力,他是先把你有苗疆奇毒锻炼你?”

独孤苦道:“我不清楚被毒害过多少次,一天有时至少三次,多至十几次,我想我从五

脏到骨髓、皮肤不用说,早已不是我原来的身子了。”

“小子,你也中了满天花?”

独孤苦摇头道:“我没有!”

宇宙平立向我是谁道:这个秘密千万别让断肠花皇妖女知道啊,这正合你老的计策

了!”

独孤苦道:“什么计策?”

大家进一间秘室,坐下后我是谁道:“我老人家与三小子想过几十个对策,但没有一个

办法打得通,最后想到一点。”

“那一点?”

可人儿接口道:“当三天限期一到,你装出无奈,只有交出魔龙双珠了。”

玉肤道:“断肠花皇不会亲自出面,想要当面制住她不可能!”

我是谁道:“听你丫头的口气,这办法你们也想过?其实逼她亲自接受没有问题,当时

想到她在受制时必然会发动满天花,如苦小子也中了,那立即死亡。”

独孤苦道:“我没有中又怎么样?”

我是谁道:“制住她交出满天花解毒秘方!”

玉肤道:“说来说去,她还是不出面呀!”

独孤苦忽然道:“有了!”

可人儿道:“有了主意?”

我是谁道:“别问,也许他想的比我更好!”

这时忽见翔天和金鬃如风扑进道:“不好,峨嵋山上、千佛顶、万佛顶和金顶三峰人影

闪动,来了非常多的奇形怪状人物,武功看似无一不高。”

我是谁道:“那时找苦小子来的,放心,三日限期不到,谁也不会采取行动。”

玉肤道:“毒尾妖妇会不会来?”

我是谁道:“她的行动,连我老人家都没有三分把握。”

他指翔天和金鬃道:“老鹫和狮王说苦小子要我再作小偷一次,盗取花魁婆婆的元婴,

这事办不通了。”

独孤苦向翔天盗:“你和老金吃过饭后,继续出去监视,但不出面惊动,如有人要硬闯

禁区的火速前来告诉我。”

金鬃道:“我们吃过了,观中还为老仙长特备一桌荤席快送来了。”

虚无老道这时真的带人送到一桌酒席,同时向我是谁道:“老施主,贫道奉老掌门法

旨,说金鼎来了两位女施主,要请老施主去一趟。”

独孤苦急问道:“道长去过金鼎,看到那两个女子了?”

“少施主,由这千佛顶去金鼎,必须经过万佛顶,一去一回,运功力也要一个多时辰,

贫道只是接到掌门师兄转来老掌门指示。”

独孤苦向我是谁道:“你老快去,我猜必是断肠花皇主仆!”

我是谁起身道:“既有限期,她来作什么?”

独孤苦道:“也许有更坏的变化,你老快去,千万别以前辈的口气对她。”

我是谁道:“她生气会马上要我的老命?”

独孤苦道:“其实你老也不明白满天花真正的作用!”

我是谁道:“所毒不似毒,说法不似法,难道她要我死,我就死了不成?”

独孤苦道:“很可能!”

我是谁赶到金鼎,那时峨嵋三大主峰中最高峰,当黄昏降临时,在峰后的一座非常幽

雅、清净而独立的道院中,我是谁会见了金鼎老人,也见到了两个女子。

“老施主,请坐!”金鼎老人让坐后又道:“断肠花皇说,老施主是在计划对付姑娘的

‘满天花’?”

我是谁叹声道:“这是姑娘误会了!”

在一侧坐着两个气色不善的青年姑娘,一个就是那要命花,这时另外一个娇声道:“啥

前辈,我明白,神狼公子已经到了峨嵋山中,谁相信你不在暗中设计暗算我。”

我是谁道:“姑娘真是多心了,老朽如有能力暗算姑娘,不要说过去,现在就可出手

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百兽门改邪归正 独孤苦艳福难当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