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 三 章 痴女义赠撼地钟 苦儿惊遇老狼王

作者:秋梦痕

白果奇翁带着独孤苦走出不到半里,立即察出情况不对,发觉暗中盯着之人已经绕到前途,于是急向独孤苦道:“她确实要向我们找碴啦!”  二人担心的人物终于露面了,前途十几丈的山道上,这时立个位中年妇人,擦脂抹粉,风韵还真迷人,她正是毒尾夫人。  白果奇翁似对毒尾夫人十分了解,一见之下,装作毫不惊奇的急走而上:“无量寿佛!”  “野杂毛,别来这一套,老娘我今天不会算老账。”  白果奇翁哈哈笑道:“母毒蝎,你是无事不现形,现形必有用,既然不是找我报复,为了什么拦路?”  “野道人,你应该知道我近几年来有件事儿跑天下。”  白果奇翁道:“只知其因,不知其果,你要找十七岁到二十岁的青年,江湖上都知道,但不知你是何道理,有说你要收一个有根据的门人,有说你是在作斩草除根。”  毒尾夫人冷声笑道:“不管我的用意是什么,今天我要错你身边的青年一用,如无特殊因素,我保证在三日后把他送回到你的身边。”  白果奇翁哈哈大笑道:“等你查明白再还给我?哈,在你母毒蝎身边呆过的外人,不死也要说脱一层皮,谁听你那一套?不用说啦!”  “野道人,你有还价的余地?”  “哼!我道爷在什么时候怕过你?”说着向独孤苦道:“小子,你不是走不动了!来,师父我给你当马骑。”  独孤苦知道要动手了,估计有场大斗,故意道:“师父,千万别摔跤,绝对不能马失前蹄呀!”  白果奇前哈哈笑道:“千里马怎么会失前蹄,小子当心你头顶有树枝就行了。”  毒尾夫人这时心中直摘咕,她不明白独孤苦为何骑在白果奇翁肩上?在武林中,白果奇翁的地位很高,他怎么会让一个青年骑在肩上,那怕是徒弟,那也不会骄宠到这样呀?明知有鬼,但她想不通。  独孤苦看出毒尾夫人神情有异,轻声道:“她看不出我们战术,道长,注意我的口令行事。”  白果奇翁问道:“什么口令?”独孤苦道:“你是学道的,当知五行八封,她如施玄功,势必隐现无常,你除打明的,也要打暗的,明的你自己应付,暗的听我口令出手懂么?”  “好,我懂,今天打一架我从来没有打过的怪战。”  白果奇翁扛着独孤苦向前追,直逼毒尾夫人,哈哈笑道:“母蝎子,借光!”  毒尾夫人阴笑道:“野道人,很抱歉,不放下那小子,你就休想过去。”  白果奇翁哈哈笑道:“毒蝎子,我的武功你已不是一次领教过。”  毒尾夫人阴*道:“可惜你每次败在我的玄功之下,不是你内功深厚,一百个你也没有命了。”  白果奇翁笑道:“不见得,士别三日,我也要你看看我的玄功。”  毒尾夫人将身一晃,娇叱一声,双掌如电,一连就攻出十几招。  白果奇翁连闪带攻,他好似有点困难,只见他急向独孤苦大叫道:“小子,你不要抱紧我的脖子。”  独孤苦经他几闪之下,几乎坐不稳,闻言可就难了,大声道:“那怎么办?”  毒尾夫人看出破绽,知道独孤苦真的没有武功,否则那有坐不稳的,不由格格笑道:“野道人,今天你死定了!”声落,猛扑扑攻!  野道人左支右绌,防多攻少,险象环生,只气得大叫道:“小子,为何不知紧抓我的道袍,这样我俩都完蛋了。”  独孤苦一见,急向白果奇翁轻声道:“她已展开玄功!”白果奇翁道:“那是炼成‘黄老别秘’中的‘玄虚百变’,我不知其中何为真象?“  独孤苦道:“我虽看出她施展的是正法,但不知名,然而并非至高无上道术,道长不必惊慌,立采八封步,听我口令反击。”  这时毒尾夫人的身形越来越多,且渐渐逼近。  独孤苦观察清楚后,轻声急叫道:“她将要进攻了,踏离宫,步巽位,攻青龙。”  白果奇翁身法变化迅速,按照独孤苦口令,展开八卦步,双掌向东猛吐。  一声问哼。毒尾夫人身如懒驴打流般,被打出数丈外,不但幻影消夫,连她一脑头发也被打散了。  白果奇翁一见,哈哈大笑道:“毒母蝎。再来呀!”  毒尾夫人的伤势虽不重,但却惊得面无人色,回身阴*道。  “野杂毛,准备接老娘的‘三殇音震’,我要抓住你们碎尸万段。”  白果奇翁见她掏出一只怪钟,心中一紧,立时向独孤苦急问道:“小子、真家伙拿出来了呀!”  独孤苦未开口,突见一道红影由空中飘下,同时响起一个童子的口音道:“好啊!那玩意我要。”  独孤苦一看是“童子杀手”童心寒,立即向白果奇翁道:“那童子来捣乱了!”  毒尾夫人一看童子杀手童心寒现身,立即就把怪钟收起来。  娇声喝道:“小坏蛋,别来捣乱,我们是站在一条线上的。”  红衣童子笑道:“毒尾夫人,你说说看看,我们何时拉近了?”  毒尾夫人道:“你去问你师叔!”  童子冷声道:“我没有师叔!”  毒尾夫人大声道:“狂杀大帝不是你师叔?”  “住口!你想以他来压我?”  毒尾夫人不是打他不过,而是怕他师父滥屠始祖,一看不对劲,立即转口道:“童心寒,你要钟儿容易,但有条件!”  童子杀手问道:“什么条件?”  毒尾夫人道:“你帮我拿住那两个家伙。”  “哈!说得倒好听,你打不过野道士,要我去打,你不给我没有关系,我要你不给,我找我师父去。”  毒尾夫人听他要找滥屠始祖,心中大急,急急道:“孩子,给我一个月时间。等我用过一次后,我一定给你。”  “哈哈,用过?我明白,你要用四面‘惊人钟’去对付‘撼地钟’,行,一个月之后我来找你。”很明显,毒尾夫人不是斗不过童子杀手,而是惹不起他的后台,只见她咬牙忍气,但不吞声道:“童心寒,你神气,我希望你每天都撞上白如云那丫头。”“哈,那是我的事,别忘了,一个月。”毒尾夫人又面对白果奇翁冷声道:“野道,山不转路转,总有一天老娘会剥你的皮。”“哈哈!“白果奇翁大笑道:“毒母蝎,那又不知隔了多少天啦!我知道,除了你的惊人钟,你还有一套‘灵蝎夜袭’身法。到时尽量施出来。”  毒尾夫人横眉竖眼的拔身而去,可是童子杀手走向白果奇翁道:“假道人,我替你解了危,你怎么谢我?”  “好小子,哈哈!”白果奇翁说着笑着放下独孤苦:“那群武林恶少全打发啦?”  “他们人多,伤了几个我也不愿多的拖时间。”  白果奇翁道:“一道走,我们去龙门阁如何?送这位哥哥去找人,他没有武功。”  童子杀手走向独孤苦道:“独孤苦哥哥,你别问我如何识得你,你的玄功很高,没有武功也不要怕别人,武林恶少拿你没有办法,你怕成那个样子干嘛!”  独孤苦见他非常和气,拱手道:“兄弟,没有武功的人心虚呀!”  童子杀手想想后道:“也许!”  他忽又向白果奇翁道:“送独孤苦哥哥的事。由我去,野道人,你快去‘沉鱼仙筑’报个信,说毒尾夫人会去盗她的六面撼地钟,那老太婆不喜欢我、我不敢去。”  白果奇翁道:“你知道毒尾夫人的灵蝎夜袭身法是出自‘黄老别秘’,她明的不是赤天圣母对手,她会来暗的,赤天圣母又是粗心大意的老太婆啊!”  白果奇翁回头向独孤苦道:“你知道六面撼地钟的故事?”  独孤苦道:“是上古地皇氏留下的法器,摇动钟,念出咒,能使人闻声如睡;任人宰害了。”  白果奇翁道:“这就对了,我非去送信不可,你由童心寒陪伴你去龙门阁好了。”  独孤苦明知童心寒号称“童子杀手”。过去没有见过,又不了解他的性情,心中有点嘀咕……  白果奇翁似明白他心中想什么,见他闷声不答,笑道:“独孤苦,童心寒名声坏,那只是坏蛋怕,他今年十五岁,你把他当弟弟看待好了,他虽然是狂杀大帝的师侄,他经常在暗中和狂杀作对,同时他师父滥屠始祖也瞧不起狂杀的作风,你放心跟心寒为朋友。”  独孤苦道:“这样我不是拖累童兄弟了!”  童心寒笑道:“我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日久见人心!我们走罢!”  分手后,独孤苦心中还是不安,但童心寒却表现得十分体  贴,一面走,一面拿出吃的道:“苦哥哥,你一定饿了,来,吃一个馍馍,边走边吃,此去龙门阁不少路。”  说到吃,独孤苦早已闹空城计啦,接过后谢谢道:“兄弟,多谢你…。”“苦哥,你还有什么话想说?”他看到独孤苦还想说什么又停了。  “童兄弟,你这样年轻,武功就这样高,是如何练的?”  “啊!练武本来是件辛苦年,有练几十年都练不成。不过话又说回来,如遇良师奇人,加上自己的天赋高,也有一步登天的,武功,我可不算顶高。”  独孤苦叹道:“我是不能练武,也许天生与武无缘!对了,我听毒尾夫人咒你,说希望你怎么着?……”  童心寒哈哈笑道:“我是天不怕,地不怕,连我师父也拿我没辙,说真的,在这个江湖上,我真怕白如云姐姐。“  “白如云姐姐,她是什么人?为何怕她?”  童心寒道:“那是一个最最神秘的姑娘,玄功、武功,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她的出身来历,人长得可真美,只怕天上的仙子见了她也会低头。  年纪不比你大,我和她没有仇,也没有怨,她就是喜欢耍我的宝,见了她,打她不过还事小,连逃也逃不脱。“  独孤苦乐了,笑道:“她为什么要耍你?”  童心寒道:“我也不明白,苦哥,你别当儿戏,我亲眼看到她在暗中追你,保证她也不喜欢你,好像对你很生气,你怎么了,不认识她,在什么地方得罪她了?”  独孤苦闻言一愣,接着惊叫道:“是她!”  童心寒急问道:“怎么了?”  独孤苦道:“不知道,我没有见过她,不过,在不久前,我察觉有个玄功很高的在暗中盯着我,我当然不知原因;我是怕,因此我只有施展玄功逃避。”  “啊!你逃脱了,她不服,说不定她现在还在找你哩!”  独孤苦道:“那怎么办?”  童心寒想想后道:“别怕,她只是要和你斗狠,好啊,与她  斗!千万别输给她,否则今后够受她的气啦!“  独孤苦道:“斗火她,她会杀我?”  “不,她,她要杀早下手啦,她不会乱杀人,她身边经常还有一个老婆婆跟着服侍,她叫不老神婆,武功也绝高。”  “吓,那老婆婆我却见过。”  童心寒道:“苦哥,你到龙门阁干吗?”  独孤苦道:“我百通老人!”  “吓;百通伯伯,你结识了那个奇人!”  独孤苦笑道:“我倒不觉得他是什么奇人,还有一个大千上人,他是和尚,他们对我都很好。”  “啊呀,天下双奇都是你的朋友,你真是好运气。”  独孤苦别开话题道:“你跳过龙门没有?”  童心寒摇头道:“听说跳下去九死一生,不过生还的都有好处,凡跳过龙门的江湖人,没有不成名的,我想跳,但得慎重考虑。”  这时在二人的身后,远远的又盯上了两个女人,但却远隔数十丈,估计在独孤苦无法察觉的距离之外,她们就是不老神婆和白如云。  老婆子这时正在向白如云功道:“小姐,你不可和他斗了,一旦发生误会,将来你如何向老神仙交代?”  “姥姥,你放心,奶奶那里我有话说,我只是试试姓独孤的玄功到底有多高?”  老婆子笑道:“你已经试出来了,他能逃脱你,证明他是不在你之下,现在他有童小子作伴,我们也放心了,问题是他没有勇气跳龙门。”  “姥姥,奶奶为何要他自己跳龙门才收他?”  “哎哟,小姐!老神仙的心,到今天我才明白,她是与‘离恨天’斗上啦!”  白如云急问道:“我奶奶与离恨天怎么啦?”  “你当知道,人死了才叫‘魂归离恨天’吧!这个离恨天不是真正那个离恨天,而是确有一个地方叫离恨天的,不过想去离恨天的也不会有活的人出来。”  白如云惊讶道:“奶奶都不敢去?”  不老神婆道:“论武功,你奶奶是当今第一人,可是她斗不过人家身上一只钟儿。”  “钟儿?”白如云惊讶了。  “是的,古三皇都留下有一只钟儿,以天皇氏的八面撞天钟为最玄,次为地皇氏的六面撼地钟,再次为人皇氏的四面惊人钟。  撞天钟发动,闻者武功再高,莫不狂笑,适时快狂,不逃,想以功力对抗,结果必,笑断气而死。“  白如云道:“我知道,毒尾夫人得到惊人钟,所以高手不敢与她死拼,怕她摇动钟儿的!”  不老神婆道:“她至今尚未以惊人钟出手,我怀疑她不是不用,以她的心毒那有不用的,而是她对铃咒尚未搞通,现在童心寒找上她要,看她如何应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痴女义赠撼地钟 苦儿惊遇老狼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