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 四 章 艳娃临敌中爱矢 俊少设计迷苦心

作者:秋梦痕

童子杀手一转身,只见他背上竟挂着一片木牌,“添香艳娥”  动作快,立即闪身取下,注意之下,也惊叫道:“这是谁挂的,上面有字!”  大家围上一看,只见上面刻有“鬼国公主有难,被囚疯马谷!”  卧云闲士急急道:“这是谁的示警,意思要我们去救人。”  突见白影一闪,童子杀手背后有人道:“那是神狼留下的!”  童子杀手回身大叫道:“白姐姐,是你!”  五剑客和牛崽夫妇似都见过,同声道:“白姑娘!”  来的是白如云,只听她说:“愿去救人的请随我走!”  童子杀手道:“白姐姐,你认得神狼?他是什么人?”  “谁都不认得!”白如云一面摇头,一面又向卧云闲士道:“此人是何来路我们慢慢查,但他要我们去救鬼国公主似非恶意。”  大家随着白如云立即向西走,穿过几座谷,忽见正面路上立着一个老妇,童子杀手急急叫停,指着向白如云道:“那是神婆,白姐,她在等你!”  说着急急向前大叫道:“姥姥,有什么事?”  不老神婆向白如云道:“老菩萨有吩咐,你们去疯马谷要特加小心。”  白如云急问道:“姥姥,那神狼被你们追上了?”  不老神婆叹声道:“他的武功、玄功、据你奶奶说,他真正已炼到出神人化之境了。”  白如云大惊道:“怎么了,我奶奶和梅爷,加上你,居然没有追上他。”  不老神婆道:“你奶奶和梅爷爷还在追查,要老身回来陪你  们去疯马谷,不过从梅爷爷的脸色上看出,他似对神狼有几分估计。“  “估计?那是什么?”  不老神婆道:“现还不明白,但在他自言自语中,他似乎说过什么老王爷什么的,总之猜他不出说什么?”  白如云忽然道:“姥姥,你忘了,奶奶曾经说过什么没有?”  不老神婆问道:“老菩萨说过什么?”  白如云道:“我记得,奶奶在前年春天,当我们游华山观日峰时,她老人家想起四十年前与梅爷爷分手之事,当时她说,梅哲爷爷为了什么事?要去老君谷太上洞嘛?”  不老神婆道:“梅哲就是那时一去不再现身江湖呀!”  白如云道:“他为了什么不再现身江湖?”  神婆吓声道:“对了,听老菩萨说,梅哲曾经负过重伤,几乎性命不保,但不知被什么人救活他。”  白如云道:“救他的人一定住在太上洞,同时太上洞又是武林公认的禁区,谁要踏进老君谷,谁就不会生还,梅哲为什么要去老君谷?”  白如云道:“我想救他的人就住在老君谷,梅哲爷爷去老君谷,为的是报恩,救他的神秘人物必定是叫什么老王爷的人,由此推想,那个神秘的神狼必定被梅爷爷想到与老王爷有关。”  不老神婆笑道:“这是你一厢情愿的推测,既然所谓老王爷与神狼有关,但梅哲既随在老王爷身边,难道梅哲不知道,可是他看到神狼却十分惊异,这又是什么道理?”  白如云道:“这我就湖涂啦!”卧云闲士道:“此去疯马谷不到一百里,到底是谁捉住了鬼国公主?”  不老神婆道:“对方也很神秘,现在还不知道,距离虽只百里,恐怕沿途有阻拦,以我们目前的力量,阻拦虽不怕,但要想马上到达只怕不容易。”  大家听到不老神婆这一番话,因为他们都是高手,甚至有在江湖打滚多年的经验,加上又有不老神婆、白如云这两个超级高人作后盾,试问,那还怕什么拦截?  经过一阵超越,迅速过了几座山峰,这种直线式的激奔,一  下就是几十里,正当大家边走边说中,不老神婆突然叫停道:“大家停步!”  白如云在神婆叫停的当口,她也发现了问题,回头向神婆道:“姥姥,前面山道上有了高人!”  这时大家都有了发现,那是正当去向的山道上出现了一座牌楼式的朱红大门,前后空空,左右又无房舍。  牛崽冲口叫道:“谁在这里立贞节牌楼?”  卧云闲士虽懂玄门,但他经过验老到,侧顾童子杀手童心寒道:“小鬼,我看如何?”  童心寒道:“我虽不懂玄法,但那座牌楼绝对不是实物。”  白如云道:“那是玄门陷阶!”  说完,问道:“姥姥,那是什么法门?”  不老神婆这时正在察看,闻言摇头道:“非道,非佛。非巫,也不似邪门!你炼的九幽法,我炼的通霄法,全属道法,对道法一看便识。”  牛崽道:“我们走这条路,绕过去就得了?”  不老神婆摇头道:“你丢得起这个脸,别人能吗?”  童子杀手道:“对,我们硬闯过去,人家显然要阻我们的行程,神婆向白如云道:“小姐,老身开路,你在大家后面断后,这里只有我们会玄功,童心寒说得对,只有硬闯了。”  就在神婆自到大家前面之际,忽听后面老人追上急道:“怨娘,使不得。”一个老人如电现身,神婆一见,面带戚色,冷声道:“兰图,你管!”  童心寒看出老人,居然高兴头叫道:“师父,你来了!”  原来这老人竟是滥屠始祖,他也就是“狂杀派”狂杀大帝的师兄,从神婆的脸色和声气上看来,这两个老人似有一段不寻常的关系,只见滥屠始祖笑道:“怨娘,这不是我管不管的事,你想想看。一旦你破不了火雉教的烈阳法,你对眼前这些个年轻人如何保护?”  神婆一想气消,但仍冷声道:“什么火雉教,我没有听说过?”  滥屠始祖道:“怨娘,你忘了不成,六十年前,我俩被困鸟龙谷,如不是神秘奇人老狼王搭救,那一次就没有命了。”  神婆面色一整,唉声道:“这又是那玩意出现了!”  滥屠始祖道:“六十年前,那只是他初入中原闯万儿,这一次他却抱有某种大阴谋而来,其手下人数之多,不下于中原任何一个大派,眼前设下烈阳门的人,只是他手下第二弟子。”  童心寒急急道:“师父,那你老快破它呀!”滥屠始祖叱道:“浑小子,为师能破,你姥姥当然也能破!“  不老神婆原来与滥屠始祖是当年情侣,但不知因何成了怨侣,只见不老神婆大声道:“兰图,你来只是阻我冒险,同样无法过关。”  滥屠始祖道:“那倒不然,你可明白我是如何急急赶来的?  我又是未卜先知!”  “有人指引你来的?”  “说对了!”  童心寒急问道:“师父,是什么人指引你来的?”  滥屠始祖道:“是六十年前救为师父和神婆之人的徒弟,也就是近日风传武林的神狼公子。”  不老神婆惊声道:“我想起梅哲先生的话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滥屠始祖道:“梅先生怎么说?”  神婆道:“等一会告诉你,快说,神狼公子教你什么破法?”  滥屠始祖道:“很简单,引他一个出来,宰了再把尸体掷进门内。”  白如云道:“他不出来怎么办?”  滥屠始祖道:“现在他们有多少人数不明,但教主隐身在烈阳门内,这种法是由中原奇门变化出来的,隐身奇袭,厉害非常,他们的弱点就是不能受侮辱,要引他们出来,先用火攻。”  卧云闲士笑道:“前辈,我们找来大批枯枝烂叶堆在门前,放火烧他。”  滥屠始祖道:“本来烧他是没有用的,但火攻是对烈阳法莫大侮辱。”  童心寒首先跳起道:“我们快捡于柴!”  神婆望望始祖道:“兰图,烈阳法见火认为是侮辱,这是什么一回事?”  始祖笑道:“据神狼公子说,火雄教人自认火是他的无上权威,别人向他用火攻,等于以小巫去戏大巫,简直是班门弄斧。”  白如云向神婆道:“姥姥,这样看来!鬼国公生就是被火雉教人捉去了。”  神婆尚未开口,始祖笑道:“据神狼公子说,当前武林有个大阴谋,这个阴谋的代号叫平东计划,加入这阴谋的重要帮派,有火雉派,有狂杀派。  在西方来了四大派,主脑人物有爱神、战神、魔罗尼柯、大白影,以个别加入更不计其数。  这收尸婆也加入了,听说毒尾夫人、四魔王、天盖教、地世教、神法教、仙王教等等,但至今尚难证实。“  童心寒恨声道:“师叔狂杀大帝竟也加入!”  滥屠始祖叱道:“不许叫他师叔,你没有师叔。”  童心寒道:“师祖他老人家?”  滥屠始祖叹声道:“小孩子不用过问大人的事!”  滥屠始祖显得非常难过。  这时神婆接口道:“兰图,你快走,你一插手,令师必定不会谅解你,好了,枯枝抢得差不多了。”  童心寒道:“我还没有捡,再捡多一点。”滥屠始祖经神婆一说,立即拱手道:“后会有期!”  在滥屠始祖走后,枯枝拾得更多了。也许这边的举动已经被敌人发现了,突然看那座朱红青楼似的门内,这时一连走出三个异装人物,年纪都在三十之间,都长有一口络腮胡子。  卧云闲士一见惊声道:“蓬莱人!”  牛恩道:“他们各带两把刀!”  神婆道:“这种阴阳刀,长的是用来硬拼的,短的有两种用途,第一个用途是在拼斗时,当与对手难解难分之际,短刀出敌不意下阴手,第二个用途是在落入敌人之手前自杀用的。”  白如云道:“凭他三个人就想出动手?”  神婆道:“火雉教人不入中原则已,一入中原,莫不个个刀法如神,功力奇高,加上他们教炼有遁形法,大家不可轻敌,同  时间内还有多少尚在未知数。”  鬼影剑客归有隐道:“前辈,怎么说也不能叫你老出阵!”  梦笔文痴道:“老大老二,我们二个出去会会他们。”  白如云急急道:“慢点,叫牛崽去,他们炼有金钟罩,纵算遭到暗袭,挨上两刀也不要紧,同时由童心寒在后押阵,小鬼心眼灵活。”  不老神婆道:“小姐,你别轻松,以老身看,对方的人数恐伯比我们多,而且不止是火雉教的!我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大张旗鼓?目的难道仅仅只为了阻止我们前去疯马谷?”  “姥姥管他的,我和虎丫先宰了眼前三个再说。”牛崽和虎丫立即踏出,同时从衣底抖出两件金光闪闪的家伙。  大家似都未见过他们夫妇的兵器,莫不感到惊奇,只有童心寒笑着向神婆道:“姥姥,连你也不识货?”  不老神婆眼看牛息夫妇大步向前行出,摇头道:“那是什么兵器?”  童心寒笑道:“是他们跳龙门得来的,得手时他们也不明白是什么东西,后来时间久了才发现名叫‘诡奇”风魔铜棍。  你们看来只有一尺多长,大如儿臂的短家伙,其实中有多节,把手处有两个按钮,要长则长,要短则短,短如棒,中长如棍,最长如枪,上刻有棒法、棍法、枪法三套,可说是变化莫测,真正是名副其实,往往使敌方死于其变化之下而不知。”  不老神婆叹道:“真是兵器中的邪门,那你就不必去押阵了。”  白如云突然叫道:“烈阳门不见了!”  大家闻声向选处一看,发觉远处山道上的红色牌楼连一点影子都没有了,不老神婆急急道:“对方要展开四面突袭啦,大家提高警觉。”  白如云看到牛崽夫妇已经和对敌三人动上了手,疑惑道:“其他的敌人一个不见?”  神婆道:“他们以三个明的作诱战之刺,我们快接近牛崽夫妇,提防暗袭!”  童心寒道:“姥姥,你老和白姐姐会玄门法术,难道看不见对方的隐身术?”  不老神婆笑道:“隐身也属玄功之一门,而玄功各有其长。  不明其秘诀,何能察其玄奥,除非道行超越对方甚高之境,否则不可能看出。老身与你白姐姐还未到达超越之境;那是无法察出其形象的,玄门奥秘也等于武功,其中境界太多,连仙家也有天仙、神仙、人仙、地仙、鬼仙之分,那是各有修为之别,令师没有教你玄功?“  童心寒道:“他不但未教,连其中奥妙都不谈,老是说我年纪小,心性未定,时间未到。”  不老神婆道:“学玄门、比学武技更要谨慎,本来没有年龄之分,求的是性,性未定形,那是绝对不可学。  练武练岔了,走火入魔为害有限,如果炼玄门炼岔了,火魔就非常可怕了,孩子,你从十二、三岁起就杀心太重。短短数年,在嫉恶如仇的心性下,已经杀人无数,童子杀手之名,已传遍大江南北,假如你再有玄功在身,那不仅是童子杀手,可能已成为小小妖魔了。“  童心寒心有不服,但不敢顶嘴,他发现牛崽夫妇已出全力还不能占一点上风,杀机又起,大叫踏出。  白如云走远两位女侠身边轻声道:“蕴秀姐、添香姐,凭你们经验和武功,当然能察得出风力和气味,别担心敌人的隐身和暗袭,惟千万别急燥,愈冷静沉着越好,现在敌人尚未发动,一旦发动,以身不靠树林和山石为主,空旷之地对隐形者不方便。”  添香艳娥道:“小妹子,难道对方全是隐身敌人?”  白如云回头,却问不老神婆道:“姥姥,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艳娃临敌中爱矢 俊少设计迷苦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