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 六 章 蚀灵魔娲遭反噬 无情烈女动凡思

作者:秋梦痕

独孤苦发现三掌门联手还不是武疯对手,立即更接近过去,意在不使双方有失,但又未想出不便双方难堪的解决之道。  童心寒跟上道:“苦哥,假设这时出现古家幽魂怎么办?”  一语提醒独孤苦,急急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到四面查查看。”  他还没有动身,突见侧面奔出一个中年妇人,只见她势如疯狂,口中念念有词,手舞足蹈,举动十分古怪。  童心寒一看大惊道:“苦哥,她怎么啦?”  独孤苦冷笑道:“她就是暗施阴魂蚀灵法的人物,现在被她自己的法术反蚀了。”  这一现象,不但看得童心寒张口结舌,霎时连那场大斗也扰乱了,只见武贼猛的向后一撤,大喝道:“住手!”  三掌门已经气喘力疲,难得有此机会,也同时闪开惊骇。  武癫显然认得那女人,只见他扑出大叫道:“蚀灵大嫂,你怎么了?”  独孤苦一见大惊,如电奔出,硬将武癫拦住道:“这位见台,千万别接近,太危险。”  武癫典好斗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独孤苦拱手道:“在下乃无名之辈,兄台,那女人是遭遇她自己的阴魂蚀灵法的反蚀,你如一接近,那你就替代了她。”  武癫冷声道:“我可不信邪。站开点!”  独孤苦当然不让路,又拱手道:“兄台,请仔细看看她全身上下就明白了,凭兄台的功力,当然能看出她身上的淡淡青气。  她现在正上以她本身道行对抗中,对抗成功,那青气自然会发出异声消失,抗拒不成,她也会安静下来,但不出十日,她就死亡。”  武癫注目一会,似已发现可疑,但又对独孤苦道:“阁下深通玄门?”  独孤苦笑道:“略知一二,兄台,你看,那女人不是安静多了,此妇女是作法自毙,她道行不高,处处害人,兄台如何与她有交往?”  武癫冷声道:“阁下管得了我与别人交往!”  说完扭头不理,但却向三掌门道:“三位如有不服,下次分个胜负。”  独孤苦见他确实是一个傲气凌人的家伙,摇头转身,回到了童心寒的身边道:“此人不好交!”  童心寒轻声道:“原来那女人就是蚀灵魔蜗。”  独孤苦道:“你想起她的来历了?”问到蚀灵魔娲,独孤苦又回头看看那女人,只见她步覆歪斜的路进林中。  童心寒伸手拉他一把,轻声道:“三掌门走了,他们连一句话都不说。”  一顿,又啊声道:“八成是看到蚀灵魔娲之故!”  独孤苦道:“你还没有答覆我,蚀灵魔娲到底是什么来历呢?她是不是你师父引走之人呀!”  童心寒道:“蚀灵魔娲就是你仇人毒尾夫人的师组啊!原来她是真的要  害你,现在害你不成反害己。”独孤苦道:“不好,被你师父引开的人物,八成就民蚀灵魔娲的师父。”  童心寒生气的道:  “又是帮助毒尾夫人来害你的,这些是非不分的妖妇,实在可恶极了。”独孤苦道:“气有什么用,那老妖妇我不会怕她,我只一心想先除大主教,将还阳派消灭完了,看其他的邪门向那里逃?”  二人还是循着武癫典好斗的路线走,不久终于走出了森林,但仍是一片荒野,独孤苦一看天色,问童心寒道:“何处有城市?”  “没有,再过南面十几里是一小村。”  行经出山口,忽见前面路上出现了一幕在江湖少有的现象,童心寒禁不住叫出道:“一群少女!”独孤苦也看愣了,轻声道:“三十几人,其中还有坐轿的。”  童心寒道:“那不是轿,是川地式助滑竿,怪,坐的是女人,抬的也是女人?”独孤苦道:“坐的人有病,她们要抬到什么地方去?在这种地方,普通人绝不可能,她们必全是会武功的,心寒,太古怪,匆过于接近。”  刚刚踏上森林出口还不到半里,独孤苦已经察出不对,笑向童心寒道:“小杀星,这一个要看你的表现啦!”  “苦哥,怎么啦?我们已经……”他的话未完,突见一阵风,加上彩影纷纷,二人被包围了。  童心寒一看,叫道:“她们干什么?”  原来已有八九个少女,由左右后三面抄上了,独孤苦笑道:“她们年纪都未超过二十岁,看中你啦!”  “站住!”九个少女一下抄近,立将二人夹在中间,一个个面带寒霜。  独孤苦一看全是如花似玉的少年美女,不禁向童心寒做个鬼脸道:“这下够你伤脑筋啦,全是一流货,你怎么挑?”  童心寒向九女道:“姑娘们,我们并没有坐,本来就是站住啊!怎么了,你们何方女强盗?”  独孤苦哈哈笑道:“小子,刚才在森林中,八成你已得不少油水,拿出来吧!  她们要黑吃黑。”  其中一人显然是九女中的领袖人物,只见她冷笑道:“你胡说什么,报上来,你们干嘛在后面盯着,快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独孤苦怪笑道:“我们是八教十流中人,女英雄们,天下人走天下路,你们能从这条路上走,我们难道不能。”  “住嘴!什么八教十流?不说实话,我们要动手了。”  独孤苦道:“江湖上有句行话,三教九流满天下,天子脚下也有他,我们是八教十流,你们懂不懂?要动手?行!但要有条件!”  那少女喝道:“动手还有条件?”  独孤苦笑道:“当然,不然谁有闲工夫陪你们玩,这样吧!你们缺少男人,我们嘛,哈哈……”  九女大怒,青一色拔出长剑,看情形要立即出手了。  “金玫,把他们捉过来!”远处发出娇喝,前面那三十余女立刻把轿停下了。  九女之首闻声,立向独孤苦冷声道:“走!见我三教主去,你们死定了。”  独孤苦哈哈笑道:“你们是什么教?教主有多大了?”  “住嘴,走!死到临头还在作梦。”  独孤苦向童心寒笑道:“我们饿了,教主一定会请客,到时别只顾看,嘴也重要。”  一到地头,独孤苦向童心寒笑道:“我们到了众香国啦!”  四十几个女子,最大的也估计不出三十岁,而且没有二个猪八戒,说香真香,她们身上莫不散发出阵阵清香。  童心寒看到滑竿上的少女,比起来更美,一拉独孤苦道:“苦哥,她是三教主!”  那女子本来面带杀气,这时却收去不少,问道:“你们没有门派?”  童心寒抢答道:“别问题外话,前面滑竿上可是有病人,不找麻烦,我们能手到病除的!”  独孤苦立即叱住他道:“小子,你胡说什么?她们要找大夫,年纪起码男人要超过七十呀!”那位三教主似还未到二十,她一闻言,面色显出惊讶之情,立问道:“你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独孤苦笑道:“我对你手下头目说过,我是八教十流中人。我看三教主亦非儒、释、道、吧?”  三教主依然坐在滑竿上不动,冷声道:“你已看出我是什么教了,你别拿勾魂魁力眼看我,那是没有用的。”  独孤苦哈哈大笑道:“勾魂魅力是我天生的,我并没有故施玄功,天下女子除非  炼成三贞九烈玄功,否则她是无法逃过我天生神眼。  姑娘是绝情教,但不知前面滑竿上坐的人,得了什么病?我明白,我们年轻,不能与病者肌肤接触,但在下有特效灵葯,只  要说出病因,不接触诊断也能治。”  那三教主摇头道:“我们去找的是医天手华三绝——华长寿大夫。”  童心寒哈哈大笑道:“原来去找那个自称医术能医天的蒙古大夫,我知道,他住在六芝谷,离此还远哩!当心病人挨不到那里就…就……”  “心寒住口!”独孤苦喝住童心寒,他摸出葯丸又收回去笑道:“这些葯丸也粘上有我身上的气味了,当然三教主不会要。”  三教主没有表情道:“你们走罢,我不为难你们,但希望下次别遇上我。”  童心寒急急道:“你们可有吃的,放一份在地上,我们饿极了。”  三教主回头向那押人的头目道:“他很天真,不必计较,留下吃的给他们,天色已晚,他们买不到东西了。”  那头目的地位不小,在称呼中,已经明白她是护教,护教等于护法,只见她点点头,即吩咐一女子留下一包东西,接着大队即起轿而去。  童心寒打开纸包一看,惊喜道:“哈,两只大烤鸡!”  独孤苦笑道:“你这伸手的毛病,可以入四帮联盟的丐帮当小叫化子了,”  童心寒笑道:“管他,能解决五脏问题就行了,来,你一只,我一只,边吃边走。”  当独孤苦接过一只时,向他笑道:“心寒,我看你那一只,你是吃不成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童心寒尚未想出毛病,突然一阵风,他手中的烤鸡不见了i童心寒大喝一声,顺风扑出,吼叫道:“小要饭的,快还我!”  紧接着,右侧的荒草里打得十分激烈,原来童心寒已和一个  年纪差不多的小叫化子打开了。  独孤苦边吃边往那面走,同时哈哈大笑道:“夏乎淖,分他一半,别打了,你们这一周,当心引来古家幽魂。”  小俩个一听到“古家幽魂”三字,骇然跳开,那小花子急急道:“苦哥,真的?”  原来那小花子是丐帮帮主短竿子的最小师弟,号“偷天手”  夏乎淖,武功之高,在帮中,比帮主还高,比起童子杀手童心寒可说是半斤八两。  他这时分出一半烤鸡给童心寒笑道:“心寒,对不起,我是半年没有见到你了,找你开开心。”  童心寒跳起道:“你混蛋,这是什么地方,古家幽魂随时都能出现。”  夏乎淖不在乎他跳,急向独孤苦道:“独孤苦哥哥,你知道你刚才见到的那群女子的来历吗?”  “当然知道了,除了绝情教中高级人物,任何女子看到我的眼睛,她也发不出威风。”  夏乎淖道:“你知道她们的内幕?”  独孤苦道:“这就不明白了,过去我还不知还有绝情教的存在。”  夏乎淖道:“绝情教在北方阴山,她们有三个教主,大教主号南天太君,是老妇,二教主号孤仙花年纪还只有二十五岁。  刚才你们遇上的是三教主,号一朵莲,她还只有十九岁,该教中女子有一百多人,高手有七十个之多。“  独孤苦道:“这是一个大教罗!她们到南方来干什么?”  夏乎淖道:“我昨天听帮内几位长老说,绝情教中有几个年近二十几的美丽副护教失踪了,因该教人手多,又与我帮有联系,所以我  帮帮主大哥也下令全帮各地兄弟,会同绝情教人手展开查探,终  于知道是狂杀派的人施展下流手段捉去了。“  童心寒气道:“狂杀派越来越下流了!”  独孤苦道:“这次绝情教大举南来,就是要找狂杀派问罪?”  夏子淖道:“已经打过一次狠的啦!绝情教大教主与狂杀大帝打了几夭,大教主南天太君终于技不如人,遭了狂杀大帝什么邪功重伤,二教主孤仙花却被狂杀大帝五个徒弟围攻,似也受了重伤。”  童心寒道:“那一定是摘花、摧花、戏花、追花、采花五花王子干的,苦哥,我要找他们算账。”  独孤苦摆手道:“这时你到那里去找,同时你又自认能以一敌五?”  他又向夏乎淖道:“绝情教人马此次去找医天手华三绝,治好后仍不甘心?”  夏乎淖道:“那当然,只怕绝情教下次打算作破釜沉舟之举啦,也许绝情教从此会被毁灭。”  童心寒抓住独孤苦道:“苦哥,你不会袖手不管吧?”  “我自己的事可以放后,但又加上还阳门的雪瑟芬,我如何分身,你们要眼光放远一点,狂杀派正在受毒尾夫人压迫人还阳门、我如插手,狂杀派非被我逼人还阳门不可。”  两小一听,同声道:“我们那有你想得远,这怎么办,我们只有眼看绝情教灭亡了,这个教虽对白道没有帮助,但她始终与邪门不同啊!”  独孤苦道:“通知中原各派如何?”  夏乎淖道:“不行,绝情教除了与我丐帮有那一点点交情,她们对中原各派一直看不顺眼,常说中原各派好人少,坏蛋多,又视绝情教为外道。”  独孤苦道:“这怎么办,好啦,方法可能有,我们慢慢想。当前之事,我们先在她们后面盯着,看看那医天子华三绝能不能治好两教主的伤,童心寒跳起道:“对,老华如治不好,你再出手。”  独孤苦道:“人家要不要我治还是问题,我想大教主的邪功所伤容易治疗,那不必男女接触,至于二教主就难了,不接近诊断无法下葯,她连我身上拿出的葯都不肯接受啊!”  夏乎淖道:“我不信人不伯死,在老华的手中都治不好,她们还想找死?”  独孤苦笑道:“情绝情教的女子,有时情愿死也不愿破坏教义。”  童心寒惊奇道:“教义?”  独孤苦道:“她们的教规是,接触到男人的肌肉就等于对贞洁有损。”  二人追到天大亮时,夏乎淖指道:“前面有山峰,峰后就是六芝谷。”  童心寒问道:“六芝这名字好怪啊!”  独孤苦道:“不懂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蚀灵魔娲遭反噬 无情烈女动凡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