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 八 章 邪气侵人结鬼胎 玄功救女沐阳罡

作者:秋梦痕

在小镇上吃了一顿饱餐,独孤苦看到典、池二人要动身,笑道:“此去一连不知有多少天得不到休息,事前必须好好享受一下,我们带些干粮,两位大哥还准备一壶大水袋。”  池不服道:“你说过要对付还阳新鬼?”  独孤苦道:“有没有用目前不敢说,但也不能不作准备,有些事往往直想不到的功用,这时我倒担心你们说的那‘食人饕餮鬼’。  此人经过三十年如不死,他的武功不问可知,此去无事谷,只怕查不出失踪之人反遭遇那个邪门人物。”  典好斗向着池不眼问道:“吃人心的家伙本来就够邪了,他如活着,只怕又是第二个大主教吧?”  池不服想想后道:“我们三人都未超过三十年岁月,那家伙消声时,我们尚未出生,同时武林也很少有人提起当年有关饕餮鬼的故事。  他有没有什么邪门我们一点不知,不过我们三人之间,以独孤苦弟对玄门是大行家,假设饕餮鬼有什么道行,我倒是希望苦弟露一手。”  独孤苦急急道:“玄门不似武功单纯,如大主教的古僵尸功,我就毫无办法,如无魔龙双珠在手,谁也治不倒他,两位别忘了,我们这次搜寻失踪之人,还真怕与大主教对面哩!”  典好斗道:“我们三人如此堂而皇之的去无事谷,只怕早已暴露行动  了。”  独孤苦道:“有什么办法,现在武林高明人物太多了,易容不管用啦!  除了行动秘密之外,谁也无法逃过有心之人,一切靠运气了。”  休息到日出,也将要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三个人只好上路,但在出镇时,忽见前途上走着三个江湖女子。  典好斗看出有点得眼,立向池不服道:“我们打个赌!”  “别打赌了,你想的与我料的一样,那三个女子是武林人。”  “嘿嘿,该不是沉鱼三女吧?”  池不服笑道:“看衣着,她们是大娘辈了,不信跟上去搭汕几句,瞄瞄她们的面容。”  独孤苦道:“她们带了面罩!”  “噫,苦兄弟,你是真高明,从何看出的?她们又没有回头呀!”  独孤苦道:“连头发都是假的,凭这点判断出来。”  池不服惊奇道:“头发?离开她们不下二十余丈远呢!”  独孤苦笑道:“两位大哥,真发的光泽经日光一照,反射柔和而轻飘,假发那怕是从女人头上剪下的,经过一段时期,一定会变质,其中原因很多,一言难尽。  典好外道:“兄弟,你这一套也是师父教的不成?”  独孤苦道:“我熟读一部名为‘兵法用己秘录’,其中包罗万有。”  追上了。三个女子居然一齐回首,不出独孤苦所料,三女都是带着面罩,他不服拉住独孤苦轻声道:“你能透视什么程度?”  摇摇头,望着池不服,独孤苦也轻声道:  “你看出她们的面罩是什么作成的?”  这一问,池不服愕住了,轻声道:“难道她们不带兽皮面具。原来怕透视,那她们的面罩是特殊东西做的。”  “是”玄冰蝶‘的幼虫丝炼制的,里面看外面毫发现,外面看、里面是一抹黑,这种东西并不稀少,产在南极。”池不服嚷声道:“我在南极学艺十九年,既易忽略,但令师不能不知,也许他未会提起。”  典好斗道:“苦弟,你怀不怀疑前面三女就是沉鱼三女?”  独孤苦道:“怀疑易起误会,不如走着瞧,就算是她们,我们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家师要的是化解。”  池不服道:“你不能让那玉肤女永远掌握魔龙双珠,她有双珠就有控制大主教和毒尾夫人之力,这样你要挨打到什么时候?”  独孤苦道:“我不是等着挨打,我无时不在动脑筋。我甚至想叫小要饭的去偷。”  典好斗叹道:“这个女子可真绝,她甚至连面貌都不给人看到。”  池不服突然发出惊讶声道:“怪事邪门年年有,没有今天多了,你看后面和左右的路上。”  典好斗骇然道:“是不是我们的眼睛出了毛病?”  独孤苦看完笑道:“真想不通!”  原来三人后面及左右,这时也是三人一批,后面跟三女,但三女后面也是三男,左侧前是三男,后跟三女,右侧却是三男三女平行,相隔有十余丈,但绝对不似男女一秒。  前面三女似也看到,不过她们毫不惊奇,独孤苦走了数里后  向池、典二人道:“两位大哥注意,真是奇怪,连我们在内,算是八批了,已经过了几处岔道,怎么了,方向都不变,难道都是去无事谷?”  这时池不服似又看出什么道:“苦弟,另外六批未带面罩。”  “池兄,再留心看你会更觉奇妙了。”  “什么奇妙?”  “没有一个上了年纪,也没有一个是我们见过,难道是为谋我而来。”  一直走到天黑,算是离无事谷不远了,这才发现八批人物进入一座森林后分散了,池不服轻声指着前面道:  “前面是三瀑谷,西面崖头高与峰齐,上有三瀑布挂泄而得名,出了森林就是我们先到谷中去吃东西,初更过后才扑无事谷。”  巧得很,当三人趁着黄昏定到第一道瀑布下时,发现有点楞然,原来那儿早已有三个蒙面女子了,不错,正是在路上先见到的那三个。  “池兄,听说中间那瀑布更雄伟。”独孤苦示意典、池二人。  “姓独孤的,你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要是不好意思,怕背跟踪嫌疑,那就算了,中间瀑布是三条瀑布最差的一条。”三女之人开口点破独孤苦的心里。  池不服哈哈笑道:“原来姑娘早已认得我苦兄弟了,行,只要姑娘们不怕打扰,这条瀑布确实比另外两条雄壮,休息地方也干净。”典好斗道:“那就坐下来吧!”  那女子道:“三位如果未带吃的,我这里正多着,何不坐过来。”  独孤苦笑道:“这是说,三位姑娘不见疑了!可惜的是,在下等来历姑娘清之楚,而姑娘们的来历我们又不敢动问,也许…”  那女子道:“也许什么?也许我们是你的敌人?”放心!今天所见,可以说,没有一个想动你们,他们也都在谷内,同样要去‘鬼雄洞‘。”  池不服惊奇道:“姑娘,能不能说明白点?”  女子道:“三位都不知道须弥有‘三十六门’吧?”  典好斗道:“从未听说过,何谓‘三十六门’?这是第一次从姑娘口中听到。”  “三十六门,就是三十六炼气门,各门有各修炼之秘。很少涉足江湖武林。各门人数不多,男不收女徒,女不收男徒,以练剑为用,长生为旨。  近年有好些门遭遇失窃之苦,如丹葯、秘法、剑底坐功心法等无翼而飞,可是失窃之门却有同样发现,行窃者均留下一件冥衣。”  独孤苦道:“鬼道大法的标帜!”  女子点头道:“苦公子真是见多识广之人。”  典好斗道:“苦弟。什么是‘鬼道大法’,非常厉害?”  独孤苦道:“数干年前,武林出现一个道士,他根据炎皇宝典中各法精华,独创一法,名为‘鬼道大法’,可是此法从无传人。”  那女子道:“后来三十六门失窃,各门虽无连系来往,也不仰仗另站,但一致认为无事谷有问题,你们所见的六批人就是失窃六门中人。”  独孤苦道:“不包括姑娘?”  “好厉害的联想,不错,我们此来另有所因。”  池不服道:“可以想到,三位姑娘对无事谷什么都明白。”  那女子望着独孤苦道:  “你对鬼道大法还了解多少?”  独孤苦摇头道。  “法随人变,邪人运正法,正法亦邪,反之亦然。”  女子道:“这谷中有个比大主教之邪,有过之而无不及之人,他叫鬼雄,有妻名鬼蛾又名鬼子母,其夫食人心,妻食婴儿,徒众现有三代全以鬼号。”  三人闻言大惊,池不服惊叫道:“三十年前的饕餮鬼未死。”  那女子道:“你错了,饕餮鬼只是鬼雄的首徒而已。”  独孤苦道:“鬼雄已炼成鬼道大法?”  “不错,已经知道他施展过的有”冥王衣‘,此衣他是从不脱下,对手在白天看到他的衣服,瞬间呈现眼前的,全是鬼雄晃动的影子,夜晚看见他只是一团鬼火。”  典好斗道:“还有更厉害的!”  女子道:“焰口法,口喷火焰,那不是凡火,烧在敌人身上,跳入水中都不灭,甚至烧死为止。”  此外有“幽冥寄魂法”,以鬼胎侵敌,受害者三日即大腹便便,痛苦不堪,第四种是‘鬼箭’,发出时,敌人听到盈耳尖啸声,无形无影,中者痛苦呻吟,至死方休。”  池不服大惊道:“罡气不可抵御?”  女子道:“凭你们三人可以抗短,但防不胜防,鬼雄的门规不许明战。”  独孤苦耳在听,心在想:这女子为什么要将魔鬼的厉害告诉我们,甚至似单独警告我。  吃完东西夜色更浓,那女子又提仪道:“三位,可否一同探进无事谷,说我们女子胆小也好,说我  们有心仰仗诸位的武功也好。”  独孤苦笑道:“两样都不是!”那女子惊怔一下,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独孤苦道:“只是下意识吧!没什么,我们走!”  另两位女子始终不发言,只是互相耳语,又听那女子道:“三位此来必有目的,难道也与我一样,另有所图不能说。”  池不服抢着道:“没有不能说的,我们有一批朋友无故失踪了……”  独孤苦怕他说漏了嘴,急补道:“听说饕餮鬼喜欢食武林高手的心。”  女子一听犯疑,一顿后问道:“仅仅只怀疑这一方?”  独孤苦道:“当然还有大主教!”  典好斗发现情况有变,气味也不对,立即岔进道:“苦弟,这座谷可不小,另外六批连影子都不见了。”  那女子似知自己逼人太紧,有失身份,语气不似初见,立代独孤苦答道:“北极武癫也熟悉南方幽秘之区,不错,此谷确实不小,但不完整,形同丁字,名称很多,俗称就叫丁字谷。”  独孤苦笑道:“离无事谷不远。只怕那鬼雄早已发现,我替那六批人担心。”  那女子道:“我告诉三位,鬼雄真正的出身来头不小,他是犹习性固守,人不入其死地,绝不越境攻击,此谷离无事谷尚有三里,从有发现,也只派出一部分徒子徒孙扰乱而已。”  独孤苦道:“姑娘,我们的历史上有个空城计,想必你不陌生,诸葛亮一生不冒险,冒一次险却把司马懿吓得寸步难进。‘诸葛一生惟  谨慎‘之语也不可靠呀!”  “你是说,这谷内已经有鬼雄布下了陷断?”  独孤苦道:“你已说过他的‘鬼箭’、‘幽冥寄魂’法、‘焰口法’、‘冥王衣’四种功能,但我很明白,一个得到‘鬼道大法’的人,他不可能只炼成这四种,一部鬼道大法之内,比这四种更玄,更厉害的势秘还多得很。  当然,更妙更玄的也更难炼,他是否已炼成或尚在悟炼之中不得而知,但我们不能肯定他没有,你说对不对?”  这将合理而又认真的分析,那女子似已口服心服,视其神情,她似对独孤苦有了某种认识和敬佩,声音也和顺多了,只听她向独孤苦道:“独孤苦,你这人非常细心和冷静,我只凭所知的事实看来不够了。”  典好斗哈哈笑道:“他的长处不是武功,而是使人有依赖感。”  女子轻笑了,发出和声道:“北极‘武癫’、南极‘武痴’之所以作了他的左右手,那当然不是以武力能制服的。  不是我当面夸你们,论真真实实的武功,当今魔头中的第一流如狂杀大帝、霸东盟主金星、盖世法王也不在你们之上,你们确有独来独往的本钱,现在你不是为了大联盟,而是服了一个人,那就是独孤苦。”  独孤苦急急道:“不不不,在下绝对不敢当,我只是蒙典、池两位大哥看得起。”  池不服大笑道:“苦弟,这位姑娘不是凡女,她确实是看透了我和老典的心,服就是服,有这位姑娘说出来更是名正言顺。”  典好斗大乐道:“苦弟,我们有资格能作你的左右手,也许这位姑娘大夸张了!”  那女子轻笑道:  “我想你们三人至今对我还是抱着怀疑态度,以称呼上来说就很别钮,这样吧,叫我姝姝好了。”  独弧苦笑道:“那是小名吧?”  姝姝闻言一怔,急问道:“独孤苦,看样子,你是心里有数了。”  独孤苦又道:“姝姝姑娘,犯疑最易生误解,我们不是很投机嘛!就算我对你很了解,那也无害呀,你也不是对我很了解,我绝对不提防你有暗算,这话希望你明白。”  姝姝点头道:“我也不提防你,否则你已早出手了。”  二人这一打哑谜,可把典好斗和池不服搞糊涂,只见二人楞楞的。  忽听姝姝身边一发出声道:“姝姝,什么臭?”  池不服跳起道:“有还阳新鬼来了!”  “我们说话不留心,疏于嗅觉了,池兄,这是死人臭不错,但不是还阳新鬼或古家幽魂。”  典好斗道:“风正来西吹来,姝姝姑娘,不可大意。”  独孤苦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邪气侵人结鬼胎 玄功救女沐阳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