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 十 章 玄碑示卜

作者:秋梦痕

既然识破了瓷盘上神龙行云图的秘密,郑雷同方芳即告辞直奔龙虎山。

三天后,二人到了龙虎山下。

龙虎山因张天师而闻名天下。

龙虎山的挺拔峻秀,巅峰相接,岗岳起伏气势雄伟,正如其名,有龙盘虎踞之势。

循石级而上,一路风光旖旎,景物神奇,但其形势与瓷盘上的图,则似乎找不着相

似之处。

二人虽然怀疑,但仍拾级而登,往天师府前进。

沿路古树名花,彩色缤纷,一石一土,莫不神奇天成。行不半里,只见一龙昂首张

口,喷出红色神珠一颗,形状凛然,令人惊绝。

二人仔细一看,原来路边有一寻丈白石水池,池中央有一个雕刻精致青筛石龙头,

龙头张口喷出一拳大的水柱,有丈余高,水柱顶端滚动着一颗红色玛瑙圆球,始终不坠。

池旁立有石碑一块,上题四个大字:“神龙戏珠”。

大字后,并叙明这一奇迹为上一代天师所留,如果有人窃去宝珠,必将遭受天谴等

语。

看罢,二人又循路而上,不数里,有一路亭在旁。

二人意慾小憩,走进路亭,亭中玉础石柱,具雕刻龙凤饰物,极为精致。

亭中央有玉桌一张,桌上摆有三只御赐九龙玉杯,杯中碧绿琼浆,酒香四溢。

郑雷与方芳徘徊桌旁暗忖,此地无人,为何置有如此珍贵玉杯及美酒?

二人回眸一看,原来亭后有一石碑,题名“御酒亭”,并叙明此为第三代天师所留,

及其神奇事迹。

二人再回至桌前,依言将杯中美酒饮去,只一眨眼间,杯中美酒依然如故,郑雷大

为惊奇。方芳更高兴得连饮了三四杯。

二人依碑文所说,再又察视,这三只九龙王杯,看起来就如普通酒杯一样,放在桌

上,不用力轻轻可晃动,但想用力取起,反而如生根一般,不能动弹分毫!

再走数里,是第二代大师所留终年香烟缭绕的“炼丹炉。”

最后是第一代天师所留,就在天师府前的广场中,有一块高约两丈的“无字碑”。

碑上平镜光滑,连一个字都没有。旁边另有一个碑,说明人有诚心,神有感应,只要跪

在碑前,三拜九叩,诚心祷告。碑上就可显示字迹,指示迷律。

郑雷看到碑旁的说明,有点不相信。

女人到底不同,方芳早已跪在碑前,三拜九叩,嘴里念念祷告起来。将告甚久,方

芳愣愣的望着石碑,似在深思。

郑雷一看,石碑上仍然平滑如镜,并无异样,乃道:“姊姊,你看到什么?”

方芳道:“你没有看见,这上面不是有很大的一个字。”

郑雷惊讶道:“哪儿有字,我没有看见呀!”

方芳道:“是一个‘受’字。”

郑雷道:“我怎么看不见呢?”

方芳道:“大概因为不是你求的,所以你看不见。”

郑雷道:“姊姊,你求什么?为什么求出一个‘受’字来了?”方芳脸一红,忸怩

道:“不告诉你。”

郑雷哪里理会女孩子家的心理,继道:“你知道这‘受’字指的什么意思吗?”

方芳噘着嘴道:“我就是想不透。”

郑雷道:“那你为什么不把你求的事情说出来,让我替你解释呢?”

方芳哼一声道:“说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郑雷道:“那你起来,让我来求求试试。”

方芳站过一旁,郑雷正襟肃立,缓缓下跪,方芳在旁急问道:“弟弟,你求什么?”

郑雷一怔道:“你都不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方芳娇嗔道:“弟弟,你说说看,我看你求的是不是跟我一样?”

郑雷道:“你求的什么吗?你说!你求过了我就不再求了。”

方芳道:“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就走了!”

郑雷笑一笑道:“我求姊姊将来有一个……”

方芳伸手就要拧郑雷,道:“你说什么?小鬼,我拧死你。”

郑雷连连求饶道:“姊姊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方芳生气道:“你要求什么快求吧,时候不早了!”

方芳站过一旁,郑雷诚心诚意的开始祷告一番,然后瞪着眼望着石碑,嘴里念念有

词。

万芳惊喜道:“弟弟你求出字来了?”

郑雷嗯了一声,方芳又道:“有多少字?”

郑雷道:“好多好多字。”

方芳道:“你念给我听嘛!”

郑雷朗声念道:“故园芳草地,零落不成春,浪迹江湖日,欢笑终有时!”

方芳沉吟一下道:“弟弟你求的什么?”

郑雷拜谢站起,笑道:“我什么都求。”说罢他跳跑着就向天师府奔去。

二人进人天师府,是一遍白石为径,绿草如茵的广场,过广场,才是天师府巍峨高

耸的正门。

正门紧闭,门上挂了一块“天师奉诏离府,游人请勿擅入”的金字红底木牌。

郑雷一看,不由摇头叹息道:“天师为一方世外仙人,一旦沾上官家,连一块牌子

上的两句话,都官气十足!”

不得其门而人,郑雷只好拉着方芳,又走出天师府,正巧碰着一个砍柴的樵子,由

山后走来。

郑雷上前施礼道:“前辈,请教这龙虎山上,有无五行山或者五峰山?”

老樵夫沉吟半晌,摇摇头道:“老夫从未听说有此地名。”

郑雷道:“前辈,您想想看,有没有象五峰山或者五行的这种形式的处所?”

老樵夫摇摇头道:“没有,老夫龙虎山几乎跑遍了,足迹所到之处,从来没有见过

这种地形。”

郑雷道:“前辈,你再想想看。”

方芳道:“天不早了,没有,我们就回去吧!”

老樵夫突然惊叫道:“有了!”

郑雷欣喜道:“前辈,在什么地方?”

老樵夫道:“你知道了亦没有用。”

郑雷讶然道:“为什么?”

老樵夫道:“小小年纪,前途无限,老夫看你们还是快回去吧!”

郑雷不悦道:“前辈,为何不肯明告?”

老樵夫犹有余悸的道:“那是死无葬身之地,老夫告诉你又有何用?”

郑雷施礼道:“前辈但说无妨!”

老樵夫这才将肩上的木柴放下,拍拍身上灰尘,四处张望后道:“由此往后山再上

行十数里,遥望龙虎山峰顶,云雾迷漫,终年难得清晰。”

郑雷赶忙解下包袱,取出瓷盘将盘子倒过来,递给老樵夫看道:“前辈,您说的那

个地方,是不是如此模样?”

老樵夫左看看右看看点点头道:“有点相似。”

郑雷道:“那儿为何是死无葬身之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