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一百章 喜悦的花朵

作者:秋梦痕

陈方和郑雷及其一妻四妾,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云雾狂人,争论了很久,都说不出

神龙剑为何突然会发挥如此大的威力?

大家问郑丽丝,郑丽丝亦只知道是由于“神龙曲”的深奥变化而来,至于“神龙曲”

对“神龙剑”竟有这么大的妙用?那就非他们所知道了!

好久,他们才谈到处置云雾狂人的问题。郑雷是一直没有讲话,他的脑子对于这种

出主意的事,还不太习惯。

最后决定,是云雾狂人亦仿照云雾狂客一样,断去一双臂,挖去双眼,让他们双双

回到西域去,忏悔一辈子。

决定好了,这种事,众女孩儿家都异口同声的要郑雷动手,郑雷显得痴痴呆呆的,

大家怎么说怎么好,他在众人催促之下,手执“神龙剑”,削铁如泥,只一挥之间.云

雾狂人仅有的一条右臂,已与他分了家,鲜血如泉,流了一地。

云雾狂人这一剧痛之下,狂叫一声,两眼一睁,醒了过来。

郑雷立即剑交左手,双指一伸,“混元指功”应念而发,一式“神龙探爪”,就凭

两股劲风,云雾狂人还来不及闭眼,两颗血淋淋的眼珠,已经从胸脯上滚到地上。

云雾狂人立即一声痛叫,想不到他此时竟用内功,从眼眶内逼出两股血箭,喷了郑

雷一脸,随即他又晕了过去。

郑雷直挺挺的一楞,就好象一尊石像一样,站在云雾狂人右侧木然不动。

大家一看,他连两个眼珠都不会转动了!

这一下,可吓得翠莲等五人全哭了起来,陈方含悲忍泪道:“媳妇们!别哭,雷儿

毒性已发,他就要去了,我们赶快把他抬进村庄里去吧!”

郑雷服了“神毒”,大家早就知道他最后是发狂而死,但他最后并未发狂,只不过

记忆已失,变得残酷好杀一些罢了,所以大家以为有了转机,郑雷不会死了。

如今郑雷突然如此,他们经陈方一提,知道郑雷还是无救,眼看他就要弃众人而去,

连身子都硬了。

于是在一阵抢天呼地,嚎啕大哭之后,陈方和郑丽丝跟在一旁,翠莲等四人抬着郑

雷直挺挺的身子,就一路哀啼的向村庄内走去。

玉山观音听着哭声,早跑了前来,神医张道泉则扶着一根拐杖,等在酒店门口。

她们把郑雷抬到屋内,放在一块木板上,又围在四周,掩面哭泣着。

张道泉一拐一拐的走了过来,端详了郑雷一阵,突然惊惶地叫道:“不得了!不得

了!”

陈方等怦然一惊,全停止哭泣,瞪着张道泉,谁也想不到张道泉这么大惊小怪的为

了什么?

张道泉一手扶着拐,一手乱挥,结结巴巴半天,才冲口而出道:“你、你、你们快

把他、他、抬出去。”

陈方怒斥道:“为什么,难道这儿停不得?”

张道泉又期期艾艾的道:“抬出去,再、再说!”

陈方等人都知道他老成持重,决不会危言耸听,他既然如此惊慌,必然大有道理,

于是立即含悲止泣,赶忙的又将郑雷抬起,重新往村外走去。

陈方与张道泉走在最后,张道泉看到翠莲将郑雷抬出,似乎才显得惊魂始定,于是

陈方问道:“道泉兄,为何如此惊惶?是不是郑雷毒性,死后可以害人?”

张道泉长叹一声道:“不是,郑雷这小孩子,天资禀赋心地俱佳,但苍天为何没有

眼睛,而非叫他发狂至死不可?”

陈方讶异道:“道泉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道泉身为神医,自然一目了然,他道:“他本来不至于死的,现在却非死不可

了!”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悚然,陈方急道:“如此说来雷儿原来是不至于死的?”

张道泉道:“详情我不太清楚,据我看来,郑雷以前因服过太阴神rǔ,历以他服了

“神毒”以后,毒和rǔ在体内交争,最后只是失去了记忆,而并未发狂是不是?”

陈方惊道:“你怎么知道?”

张温泉说:“根据毒理,我判断应该如此,既然我的判断不错,那以后的情形,恐

怕就很少有转好的可能了!”

说到此处,她们已经把郑雷抬出村外,陈方仍等不及,问道:“依你想以后会如

何?”

张道:“等一下再谈。”

于是他叫翠莲等将郑雷放在离村子远远的草地上,然后叫大家回村子的边沿,八人

全躲在一道矮墙后。

刚才张道泉讲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此时翠莲又催问张道泉:“张前辈,郑雷以后

究竟会如何?”

张道泉望着睡在草地上的郑雷,显然是在注意有无变动,他缓缓地道:“如果你们

知道了,希望你们一定要节哀应变,不然……”

他说到此处,略略一顿,回头望望陈方翠莲等人,陈方道:“你说好了,你不要怕

我们难过!”

张道泉沉吟久之才道:“我相信你们不会怀疑我,我如果说出来,不知道你们愿不

愿意做?”

陈方泣道:“道泉兄,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张道泉目眼光又扫过众人,沉吟一下道:“我想,如果你们不愿意郑雷痛苦而死,

倒不如趁现在先把他杀了!”

此言一出,众皆大惊,翠莲等更是怒目相向。

陈方道:“道泉兄可否详告,是何原因?”

张道泉喟然叹道:“这一次郑雷醒后,他会神志不清,疯狂痛苦,一直到死,所以

我想,我们既救不了他,何不叫他少受痛苦!”

陈方悲声道:“达段时间大概要多久?”

张道泉道:“大约最多不过两个时辰。”

翠莲突然插嘴道:“前辈刚才说他可以不死,为何如今又非死不可呢?”

张道泉迟疑一下道:“这是我的猜想和判断,据我所知,云雾狂人曾两次将他的血

洒在郑雷身上,刚才你们抬郑雷进来时。我见他满脸是血,这血一看而知是云雾狂人

的。”

陈方一怔道:“何以见得?”张道泉道:“这血才是云雾狂人最毒的毒葯,神毒与

之相较,亦等于小巫见大巫了。”

这简直是天下奇闻,古今中外用毒的大名家,恐怕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毒葯,只听得

人瞠目结舌,不知所以。

停了一停陈方才道:“人的血,为什么是毒葯?”

张道泉又叹一声道:“这是普天之下最毒,亦是最不容易培养的毒物,这种毒物称

为‘天命毒’,用的人平时把它培育在自己的血液里,到用的时候,就可以伺机会使用,

如果洒在人身上,还好一点,但是他将它喷在郑雷脸上,侵及皮肤,所以再亦无法施救

了!”

大家听得全放声痛哭,陈方哭道:“难道这种天命毒就没有解葯不成?”

张道泉道:“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有,亦有些人练过,但听说都没有成功。”

翠莲哭着道:“这都怪我们不好,是我们要他去割云雾狂人的臂,和剜他的眼的,

走,二妹四妹五妹,我们去把哥哥杀了,我们去把云雾狂客杀了,我们再死在他面

前……”

说至此,哭泣不已。

张道泉玉山观音和陈方三人,赶快把她们拦住,陈方道:“这无济于事……”

一句话刚说了一半,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号,郑雷身子平平的就蹦起四五丈高。

云雾狂人亦适于此时,从晕睡中醒来,受惊坐起,他盲目的四下侧耳倾听。

张道泉急道:“快躲好,千万不能让他发现!”

一言甫毕,郑雷就象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一样,佝偻背,两手前垂,嘴里显得极为

痛苦的“呀呀”乱叫。

他一眼看着地上坐起的云雾狂人,马上就象那兽性大发的猩猩一样,眦目裂嘴,两

手一抓一抓的走向云雾狂人。

还离云雾狂人七八步,只见他牙磨得“吱吱”乱响,两手一伸,就把云雾狂人双足

抓起。

又是一阵“咿咿晤晤”的乱叫,双腕一扭,云雾狂人立刻被血淋淋的撕成两半。

郑雷抛去一半,另外一半就往嘴里放,喝了几口血,咬了几口肉,他然后将半边尸

体一抛,就躺在地上打滚。

他衣衫尽破,肌肤白皙,却未受伤,但地上的乱石却被他滚得粉碎,他显得痛苦已

极,不住的痛哼。

滚了差不多一刻之久,郑雷又发出一声狼啼虎啸的悲号,一个身子飞起七八丈高,

然后猛然一扭,就平平射了出去,差不多有四五丈远,才又一个纵身。

直往来路电奔去众人都跑出墙外,陈方扛起郑丽丝,就领先往前追赶。郑雷纵跳奔

驰太快,但他的痛叫惨号之声,却很久很久没有在山野间消失,陈方她们又哪儿追得上

呢?

不过郑雷是一路呼叫着奔跑,所以老远别人就听见躲起来了,他沿途虽然没有杀什

么人,但他的呼叫声却很容易打听,陈方她们一路打听着往前追,才发觉郑雷原来是朝

龙虎山奔去。

一个人疯狂了,或者失去记忆也好,他往往有种意识,能循着旧路奔跑,在疯狂的

人是不自觉的,别人也无法说出其所以然。

郑雷就正好是如此,所以张道泉以医学的道理,判断郑雷必然是奔去龙虎山墓或明

阳泉洞一带去了。

陈方一问翠莲,知道神龙行云郑慧和金麟芳芳都在龙虎山,还不知道下没下来,她

想:“如果要没有下来,他们又不知情,如果碰到郑雷,岂不……”

她不敢往下想了,她只是心里暗暗祷告苍天,千万别让郑雷碰见他们。

等他们追到龙虎镇时,已经是暮色四合,夜色逼人了!他们籍买干粮之便,打听之

下,据镇民说,有一个呼叫而过的人,并未入镇,过去才不过一刻,听声音是奔向龙虎

山方向去了。

他们一听之下,都暗暗感到惊讶!按郑雷的速度,一路下来,他们都至少相差三刻

的足程,为什么他过去才一刻呢?

他们急急出镇,谈论之下,认为郑雷不是走了弯路,就是痛苦已难支持,恐怕离死

不远了!

于是,他们虽然买了干粮,连吃的时间都没有,就拼命的登山。

一路上都没有碰见一个人,连蒙面人及丐帮的人全撤走了,他们追到天师府,转过

山后,到黑夜中就已经看到郑雷踉跄的身影,看来连呼叫都没有力气了,只是痛苦呻吟

的往小人国方向奔去。

陈方和翠莲等,都忍不住悲伤之极的哭泣着,尽力向前奔赶。饶是如此,仍较郑雷

稍慢一步。

忽然,坐在陈方肩上的郑丽丝,拨动琵琶三两声,这声音之凄凉哀伤,到这黑夜荒

山上转了出去,更加触动人的情怀。试声以后,郑丽丝立刻弹奏出一曲“同命鸳鸯”。

这琵琶一出,郑雷不知为何,似乎连站都站不住了,跌跌仆仆的,但仍然是纵跳的

往山上奔去。

到桂花谷,郑雷一转身就往古墓方向奔去。

郑雷此时连呻吟都非常微弱了,琵琶声反而盖住了他的声音,此时陈方她们已经可

以赶上,但在张道泉劝导之下,又不敢追上,因为恐怕郑雷发狂,连自己人亦乱杀一起。

郑丽丝的一曲“同命鸳鸯”弹罢,看来并未发生任何效果,于是她一转调,又一曲

“心心相印”,弹奏起来。

弹了一半,郑丽丝就停止不弹了,陈方道:“三媳妇,怎么了?”

郑丽丝悲声道:“没有用了,哥哥连心都死了,他听不懂,我琵琶上亦得不到感

应!”

原来这玉石琵琶之所以称为宝,就是它的声音能给人以感受,同时弹奏的人,亦可

以弦上得到心灵的感应,所以不论多远,郑丽丝弹奏琵琶时,如果对方能接受这琵琶,

她立刻就能获得感应,所以她以前能用琵琶找到失踪的郑雷。

琵琶声停了不久,郑雷总算爬到古墓的石阶前了,最后他一跤跌了下去,爬了几爬,

终于停止不动了。

翠莲等再也不顾了,立刻冲了过去,伏在郑雷身上,号啕大哭起来。

山风呼啸,哭声随着风送了出去,又从四方反应回来,似乎连山上的一草一木全哭

了,这夜深人静的荒山,显得更凄凉了!

张道泉和玉山观音站在一旁,亦陪着默默地流泪。

哭了一阵,翠莲首先不哭了,她拔出长剑,选了一个地方,就不声不响的挖起上来。

一人开始,接二连三的,金凤,饶梅,饶兰都拔出长剑,参加了挖土工作,她们谁

也没有出声,但她们似乎心心相印,共同挖了一个大坑,足可以埋葬六七个人那么大。

张道泉和玉山观音在一旁看到,不用多猜,自然一猜就猜着了,但是他们相视一皱

眉目,却不知该如何劝起。

眼看着大坑就要挖成……

倏然,古墓一阵“轧轧”乱响,石碑倒塌的洞口里跃起来了四个人。

大家一惊,擦拭了泪眼一看,原来是神龙行云郑慧和金麟芳芳,还有一人却是守墓

的贺荣。

陈方和五个媳妇全奔了过去,相拥而泣,郑慧望望地上的郑雷惊呼道:“方妹,雷

儿怎么了?”

陈方更泣不成声的道:“他死了!”

郑慧又道:“他怎么死的?”陈方悲悲切切,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张道泉才将郑雷

服了“神毒”,又中了“天命毒”的简略经过道出。

郑慧立即安抚地拥着陈方道:“方妹,不要紧,大哥已经研究成功能解这两种毒物

的解葯。”

此话一出,全部停止了哭声,惊喜地望着郑慧。郑慧摸出一个朱砂瓷瓶,一边倒出

解葯,一边道:“大哥知道云雾狂人最厉害的就是这两种毒物,而这两种毒物连云雾狂

人本身都没有解葯,所以大哥苦心研究,终于让他研究成功,莲媳妇你服侍他服下,只

需四个时辰,天亮以后,雷儿就可以复原了!”

翠莲立刻用口度给郑雷,运功逼下郑雷腹中……这是一个最长的夜,是一个令人难

耐的夜!

天亮了,大地全让露水湿润得亮晶晶的,阳光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和谐,龙虎

山开满了喜悦的花朵,武林中永远流传着“小飞龙”这么一个故事。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翠谷狂龙》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秋梦痕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秋梦痕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