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十一章 老樵玄语惊飞龙

作者:秋梦痕

“那儿是人迹罕到,有去无回的神秘所在,在那儿山脚下,有一块‘擅入者死’的

大石碑,去的人没有回来,小哥你说谁会相信他还幸存不死?”

郑雷道:“前辈,您可会知道,山上住着何人?”

老樵夫摇摇头道:“这可从来没有人知道。”

郑雷抱拳躬身道:“谢谢前辈,在下就此告辞!”

等到老樵夫想喊住他们时,郑雷与方芳早已双双转过后山,不见踪影了!

郑雷二人,腾跃奔驰,绕过天师府,迎面就是一片黑丛林,穿过黑丛林,眼前山势

陡变,二人不由吃惊一望。

原来自此以上,重山峻岭,峰峦起伏,山势凶险,犬牙交错,尤其接近山峰顶部,

云雾深锁,神秘莫测。

尤其令二人惊奇的,在他们足前,小径纵横多,看方向都是蜿蜒穿入重山,但却不

知应走那条路才对。

他们放眼一看,每一条小径路口都有同样大小一块石碑。每一块石碑上都有同样的

五字;“泰山石敢当。”

二人在石碑前转来转去。

郑雷始终没有什么特殊发现,他彷徨无措,竟不知该走哪条小径,才能直通山顶?

倏然,方芳惊叫道:“弟弟,你快来看啊!快来看啊!”郑雷走了过去,方芳指着

她足前的石碑后面,郑雷一看,不禁“噫”了出声。原来石碑后面,有一条栩栩如生的

“小飞龙”!二人察看其他路口的石碑,则无!

于是,二人又走回先前那块石碑旁,再俯身察言观色看,除后面一条“小飞龙”外,

亦别无异样!郑雷毅然道:“姐姐,我们就顺此路而上。”

郑雷在前,方芳在后,直往小径奔去。红日西沉,看来离黄昏已经不远。小径荒芜,

野草没径,行不多远,迎面横阻着一道千丈谷。

千丈谷宽约十丈,以郑雷二人轻功,势将无法飞渡天堑!但幸而谷的两端横生着一

棵大树,枝叶茂盛,伸出两三丈,若从这面树枝跳到对面树枝上,则以二人之功力,足

足有余。

郑雷首先腾身跳到树枝上,树枝一弹,他趁势飞起,如絮轻飘,单足落在对面树枝

上,然后一点足落到对岸。

方芳随后飞过,二人回头看看谷下,深不见底,谷下云海汹涌,目眩神遥,二人暗

暗叫道:“好险!”二人回身迈步前行,刚走出三步,只听身后传来“轰”然一声巨响,

连地都在阵阵晃动。

二人快逾闪电,一人拔剑,一人扬苇,同时旋身蓄势以待。但见方才借力渡谷的大

树,连根直坠谷底,早已没入云海中。

郑雷一叹道:“天无绝人之路,姊姊走!”

二人回身跃起,顺着小径,直往山上飞掠而去。

刚刚转了三弯,迎面却是座摩天绝壁。

郑雷看着楞了,一把拉着方芳道:“姐姐,我们恐怕走错了?”

方芳道:“何以见得?”

郑雷道:“刚才老樵夫说,从擅入者死的石处,才是人迹罕至,你看如今走这条路,

已经是人迹罕至,岂不是错了?”

方芳道:“那我们回去好了!”。

郑雷沉吟道:“不,这条路越危险我以为越值得一探!”

二人抬头望了望绝壁,不由倒抽了口冷气。

绝壁高约百丈,中途几乎无可落定之处。除非一跃登峰。郑雷与方芳,相视愕然,

一时间,想不出攀登之法。只一瞬间,郑雷猛然“啊”了一声道:“有了,姊姊你把宝

剑给我。”

郑雷接过宝剑,晃身飞起,势尽力竭时,一运功“当”的一声,宝剑插入石壁大半,

一个“鹞子翻身”,只见他巍巍的站在剑身上。

他运功伸臂,一连在壁上几抓,沙石纷飞,立刻弄好成一个踏足之处,然后人踏在

石上,抽出宝剑,足一点人又向上飞起,依法做去。

一连数十来次,郑雷已经达到峰顶,而方芳亦循着郑雷修的落足点,接踵而上。

二人到达峰顶,相视而笑,遥望脚下的龙虎山,真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

二人正在欣赏山下景色,忽然一声沉重的笑声,发自身后,二人旋身蓄势准备发招

应敌。

一看是老樵夫捋须立身后。

在天师府前时,看他不过是一樵夫,而今临风卓立,抚须微笑,真不啻仙风道骨,

神仙中人!

郑雷惊讶于老樵夫比他们先到达,所以他不便问老樵夫从何而来?

于是他施礼道:“前辈有何见教?”“小哥少年英雄,武艺高强,何必此去送死

呢?”

郑雷道:“前辈,您看我真的会送死?”

老樵夫道:“小哥吉人天相,但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夫适才有意将路径说错,望小

哥知难而退,但想不到小哥毅力过人,如今登上绝壁,进前不远,即是‘擅入者死’的

地狱之门,故老夫再度现身示警,请你们全身而退,尚未为晚!”

郑雷抱拳道:“前辈何方高人?请不吝赐告!”

老樵夫呵呵道:“不必了!人生何处不相逢,有缘自然后会有期,天色不早,小哥

下山去吧!”

郑雷一怔道:“前辈,‘擅入者死’的石碑,究竟是何人所立?峰顶究竟有何惊人

秘密?”

郑雷还未讲完,老樵夫立刻以手阻止道:“小哥最好别问,这根本谁也不会知道!”

郑雷看着方芳,意思是问方芳去还是不去?方芳满脸半信半疑之色,似乎有一探究

竟之意。

郑雷道:“前辈,多蒙指点,我与姊姊凭瓷盘神图至此,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上

去看看即回,但请前辈放心!”

老樵夫看看西天,西天晚霞如画,已经是黄昏最美丽的刹那。

倏然就在前面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嘈杂怪声。

一阵阵龙吟虎啸,一阵阵鬼哭神号!

老樵夫急道:“小哥,快走,不然就迟了!”他话声未完,人早已一缕烟似的往绝

壁下飞去。

空山寂寂,只有郑雷和方芳两人……

此时,二人不退反进,毫不犹疑的径往顶峰飞去。

行不到半早,一块丈余高的石碑迎面而立,上面有腥红的四个大字:“擅入者死!”

石碑以后,一条蜿蜒上山的白石小径,穿过黑松林,穿过峰岩起伏的山峦,就好象

一条摆动的龙腹。

郑雷大喜,方芳惊讶出声。

方芳疲乏:“弟弟,就是这儿。”

郑雷沉吟道:“姐姐,你就在此等我,天亮以前如我不回来,就请姊姊不必等我

了!”言下有慷慨赴义之意。

方芳一把拉着郑雷道:“弟弟,你这是什么话?你把姊姊当什么人?”

郑雷正色道:“姐姐的心意,我完全知道,但是多一个人去冒险,就多一个人白白

的牺牲,那是无价值的。”

方芳满眶热泪道:“弟弟,我们虽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说至此,已是便咽泣不能成声。

郑雷轻轻搂住方芳道:“姊姊,这寻人复仇全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万一使得姊姊有

个三长二短,那叫我如何是好!”

方芳俯首看看郑雷,毅然道:“不,我们不应该分彼此,这是我们两人的事情,而

且我偷跑出来的目的,亦是找神龙行云的。”

郑雷无言可说,只轻轻叫了一声“姊姊!”方芳亦叫了一声:“弟弟!”

二人相抱拥泣良久,郑雷仰起泪眼道:“姊姊,我们为什么要哭?”

方芳腆颜道:“都是你把人家惹哭的。”方芳推开郑雷继道:“弟弟,天已薄暮,

我们何不赶快进入一探?”

郑雷擦干了眼泪笑道:“姊姊我真好笑,我们真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方芳娇嗔道:“弟弟,你别听那些无情无义之人的鬼话,英雄为什么不应该流泪?

眼泪才是真情和人性的流露,难道英雄都是淹灭了情性的残忍人物?”

郑雷朗笑道:“姊姊,你真好,我以后,一定百依百顺!”

方芳嫣然一笑道:“少贫嘴,快走吧!”

这一次反而是方芳拉着郑雷,双双凌虚飞起,从石碑上就掠进小径。

这时四周响起一片龙吟虎啸,鬼哭神号,声震山岳,悲怆凄绝之声。

向前看去,小径仍与一般山路无异,但向上的小径时而被山峦遮没,时而被丛林隐

断,小径好象是一条毒蛇,被切成了无数的小节,所以久看之后,使人又有一种凛然的

感觉。似乎在平凡中蕴藏着不平凡的危险警号,使人在勇敢和胆怯中,交织出一种反常

心理。

方芳拔剑在握,郑雷蓄势待发。

方芳仗剑缓缓前行,郑雷跟随在后,就在小径快进入丛林之前,蓦见路旁有一座山

神庙!方芳“嗖”的一剑刺出,挑起庙门上的布帘,藉着晚霞的余晖,看清了里面除一

尊山神塑像外,别无他物。

他们离开山神庙,渐渐接近丛林,林深树密,在这暮色四合之际,遥望林中,早已

黑得看不清眼前一切景物。

他们停了一停待眼睛习惯了林中的黑暗后,才大胆举步迈入。

突然人影一闪,林中一人背向而立?郑雷方芳陡然一惊,此处禁地,难道还有更不

怕死的人吗?林中人影倏的一个转身,二人不由一惊!

这个人的面貌衣饰,就跟刚才山神庙中的“山神”一般无

方芳剑一指喝道:“你是谁?”那人捋须肃容道:“老夫本山山神是也!”

郑雷冷冷一哼道:“你在这儿装神扮鬼,居心何在?”

那人倏的压低声音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本山神现身示警,

你们还不全身而退,快快下山而去。”

郑雷凛然道:“这儿是人间胜地,竟变地狱,我们要揭开地狱的诡秘,让人间处处

是天堂。”

这话出自十三四岁的郑雷之口,更加使人感到无比的豪气千云!

那人似乎要说话,但嘴chún动了几动,可没有说出来。

方芳仗剑就缓缓向那人逼去,郑雷以为方芳野性难忍,不言不合就要动手。

方芳剑一指轻声道:“你是老樵夫?”

那人沉声道:“姑娘你好眼力!”

方芳道:“你为何三番两次阻拦?”

老樵夫道:“你们如果再前进,老夫就是有心救你们都无能为力了!”

郑雷接道:“前辈,你是否看管此山?”

老樵夫摇摇道:“小哥,你千万别错会,这山从来不要人看管。”

郑雷惊讶道:“那为何这禁地始能保持从无一人进过呢?难道张天师亦容人在龙虎

山上擅设禁地,而不闻不问么?”

老樵夫道:“张天师虽属半仙之人,但江湖浩劫,天命难违,他亦无法擅自更改!”

郑雷道:“前辈何不与我们共探此山,一观究竟呢?”

老樵夫道:“老去虽有此心,但现在尚非适当时机!”

方芳道:“你不同我们一起共探,你亦难逃一死!”

郑雷一征,老樵夫愕然道:“姑娘难道有杀老夫之心?”

方芳道:“没有呀!”

老樵夫道:“那姑娘道才所言何意?”。

方芳道:“进入碑界者,‘擅人者死’,你不是不能出去了吗?”

老樵夫呵呵一笑道:“老夫自然可以来去,姑娘尽管放心,言已至此,二位尚希早

早循原路而退,老夫去矣!”

蓦然一声号叫,好似出自九幽地府,老樵夫刚说完,显得有点神色慌张,身影一晃,

早已穿出树林,消失在浓浓夜色中。

一时之间,黑色毒雾迷漫了来路,渐渐向树林逼来。

此时,郑雷与方芳,慾退不得,只好硬着头皮,向树林深处掠去。

月黑风高,树林中更黝黑得伸手难辨五指。

虽然他们眼力超人,但在这奇险暗林中,亦只得慢慢前进。

黑夜丛林,郑雷和方芳再胆大,亦难免寒毛直竖冷战连连的感觉。

惨啼号叫,四山悲鸣,林中到处都发出使人毛骨悚然的响动,二人俱觉得情形不妙,

停身四下观望。

方芳忽然惊叫一声:“蛇!”郑雷一看,亦不由一惊。

如果是普通的蛇,郑雷亦不会惊,方芳亦不会叫。

他们发现的是一条巨蟒,头如巴斗,身如巨桶,从树上吊下一两丈,银白色的胸腹,

一翻动舞扭,长舌乱卷,在空中荡来荡去!

如果就只有这一条巨蟒,郑雷的掌,方芳的剑,却早已将其惨毙当场。

但是,四周的响动不绝,显然还有多少毒蛇猛兽。郑雷为了开路,两指轻弹劲力如

丝就向巨蟒击去。

不管何种禽兽,大的一定笨,但这条巨蟒,却比小蛇还要灵活。

郑雷两指刚弹,大蟒立即惊觉,蟒头猛然一伸,蟒身一弹,早已顺着树梢隐去。

郑雷不由吃了一惊,这禁地中危机重重,老樵夫显然并非虚语。

此时,丛林中各处响动更巨,到处发现了犀麟虎豹的踪迹,树顶不知多少巨蟒游动,

“嘶嘶”不绝!

顶上有巨蟒,四周有猛兽二人被困林中。

但是,四周的猛兽亦很奇怪,他们似乎连看都不多看他二人一眼。

郑雷一看机不可失,沉声道:“姊姊,不管它,我们走。”

二人刚刚提足想迈出第一步,全林为之惊动,所有地上的犀麟虎豹,似乎全为之震

惊,两眼四光闪闪,注视他二人,俟机扑噬。

树上十几条巨蟒的头,都从林隙中吊下身子,对着二人舌信乱卷,蟒涎飞溅,腥气

扑鼻,令人慾呕!

下有猛兽,上有巨蟒,就凭郑雷和方芳二人,要想闯出这座从林,真比登山还难!

二人默默的站立当地。想了很久,想不出脱困之策。

但二人俱是初生之犊不怕虎,两个小孩,根本不考虑,能不能冲出去的后果。

郑雷在前,方芳跟后,就立即要开始行动。

他们冲的方向,仍然是继续前进!

郑雷哼声示意,领先前进,一步一步,每一步都象有千斤的压力,犀麟虎豹和巨蟒,

都渐渐围集在四周,占据了最佳攻击的位置。

二人几乎是同时起步,同时落足,象一个整体似的,仍缓缓向前推进。

野兽巨蟒,似乎亦知道这是一场避免的大战,都屏声凝气,在俟机攻击,猝然发难!

这时间虽然不大,但人和兽似乎都感到,有种焦躁不安,紧张难耐,郑雷才闯出不

过七八步,倏然一只金钱豹,腾身窜起两三丈高,张牙舞爪,扑向郑雷!

郑雷看到一豹攻至,要把这只豹击毙掌下,当然轻而易举之事。

但是,兽类最怕的就是见血,如果一旦血肉横飞,就会把所有的同伴激怒,疯狂之

至,凭二人之力,决难抵抗。

郑雷生长“翡翠谷”山中,常随父出外打猎,对兽性知之甚捻,虽然只有一豹扑至,

郑雷仍小心翼翼,候豹扑至最近距离,方芳一看危在旦夕,不由尖叫一声。

就在尖叫声中,郑雷对准了豹的胸前白毛一弹,“混元指功”发挥了最奇妙的作用,

金钱豹伏卧在郑雷足前,俨然如生,其实早已死去。

一时四周众兽巨蟒,见金钱豹伏在地上不动。不知死活,众兽皆怔怔的看着它。

郑雷轻轻一声道:“走。”二人趁机跨前一二十步。

倏然群兽中暴发两声虎吼,两只吊睛白额虎,同时左右扑向郑雷。

郑雷依然如法炮制,候两虎扑到身前,双掌陡然一翻六指同时分向两虎弹去。

郑雷的“混元指功”进步的神速,真是令人吃惊,这弹指之准,力道之恰到好处,

使得两只猛虎刚刚扑到身前,就伏毙指下,驯伏地卧在两旁。

郑雷凛然而立,就象一尊伏虎神童!

众野兽虽未见血,但两次的卧伏不动,似乎亦惊惧得起了一阵騒动。

郑雷趁此騒乱之际,又迅速地前进了二三十步。

丛林本来就不大,前面已经可以看到透人的星光,最多不足百步,就可以脱围出困

了!

如果能使用轻功,只一跃就可以出林,但是如今树上面爬满了巨蟒,二人又不能稍

有慌乱,如果丢下一人,要想再回来打救,更非易事。

就在他们再前进了二三十步以后,群兽都有了最大的警觉,此际郑雷等已经是寸步

难移了!

越是困难时越紧张,越是紧张越是想赶快脱围。

正犹疑间,一只小金豹未被它妈妈看往,一头就向郑雷怀里扑来。

郑雷突然灵机一动,暗道:“有了!”他伸手一弹,就把扑来的小豹抱在怀里,好

象抱一只大猫似的,显得十分亲热。

方芳惊叫道:“弟弟!你干什么?”

郑雷道:“不要紧,他已经死了,快!我们快前进吧。”

郑雷将小豹抱在怀里,一面理着它的毛,一面装着用脸亲它,这种和善的表示,众

野兽都楞然了!

郑雷等趁此时机,急急前进。

群兽见状,都四散让路,看来他们是怕惟恐了一旦进攻,小豹必然会死在郑雷手里。

野兽究竟没人聪明,它们想不到小豹为何会如此驯伏地在郑雷怀里?它们还没有发现小

豹己在郑雷的混元指下丧命。

郑雷一面前进,一面催促着身后的方芳,二人高兴之下,这一次他们一口气就前进

了四五十步。

脱困在即,郑雷打量着前面,准备乘群兽不备之际,一声令下二人同时跃起,猝然

掠出林外。

倏然,方芳失声尖叫。

郑雷扭头一看,糟了,一条挂身而下的巨蟒,因为看到郑雷的和善态度,探身下看,

并无恶意,却不料方芳在惊惧之中,一剑劈它掉半个脑袋,鲜血淋淋,整个数丈长巨桶

一样粗的身躯,眼看就要从树上掉下,把他们二人压在下面。

郑雷急忙之下把死豹扔在地上,“太上神功”猝然随意念而发,双手全力推出一掌。

就好象一连串的炸雷,爆裂出一连串的巨响,整个一条巨蟒,被炸成血肉、淋淋的

碎片,四散纷飞了。

五鬼是人,一条巨蟒不知比人大了多少倍,而“太上神功”竟然有了如此奇妙惊人

的进境,连郑属亦感到莫名其妙。就是“混元指功”能使用得如此得心应手,郑雷这亦

是初次。

可是一掌以后,郑雷亦恐惧起来了!

郑雷一再避免流血,恐怕激怒群兽,如今仍然不免,郑雷惊慌中招呼方芳,准备静

待众野兽的围攻。

野兽到底是野兽,郑雷却万万料不到,这一掌反而救了他们的命!这些散在地上新

鲜的蟒肉,却是野兽们最喜欢的食粮,群兽相争抢食,反置郑雷等二人于不顾,郑雷等

欣喜若狂,二人晃身就要飞起。

但头顶上的巨蟒,哀同伴之死,动了真怒,四条巨蟒“哗啦”一声,如山崩地裂,

从树上吊下丈余长的身子,昂头吐舌,挡往郑雷的去路。

郑雷一掌得手,心中顿然有了信心,“太上神功”随意念而发,加强控制,一股强

大的热流透过子午玄关,冲向“涌泉”,反激而回以全力透过掌心,双掌一圈一挥猛拍

而出。

这一掌威力之大,掌法之奇,完全是出于灵智的激发,一连串的密集爆炸,虽不能

震撼天地。眨眼间四条巨蟒震得血肉纷飞。

这是郑雷的聪明处,他又供犀麟虎豹们一顿鲜美的食粮,趁众野兽抢食之际,二人

迅捷绝伦的掠出了丛林。

二人长吁了一口气,两三个纵身,远离丛林,才停身下来,方芳把郑雷拉过,轻轻

搂住怀里,高兴得流着泪道:“弟弟,你真了不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