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十二章 毒禽逞凶死里求生

作者:秋梦痕

二人经过了这场危险,不但没有怯意,反而有胜利在握的雄心。

二人饱餐干粮以后,又继续上道。

这一次上山之路,除野草没径外,走了四五里,俱无发现。月黑星稀,山风呼嘴,

既凄凉又寂寞!

他二人走了里许,在前面走的郑雷突然伸手拦住方芳,骤然有了不平凡的发现。

郑雷压低了嗓子指着前面道:“姊姊,前面何来的灯火点点。”方芳伸长脖子,注

视着前面,在百步以外,果然有数不清的灯火,晶莹闪亮,明灭不定!老樵夫明明说过,

此地无人,然则何来灯火?

方芳惊讶道:“弟弟,你看那些灯火会动。”果然千百盏灯,就象浮游空隙,随风

摇幌。

二人掠空而前百步,仅不过两个纵身,已然到达。二人停身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灯”仍然在百步,与刚才发现时完全一样!二人惊奇中,又是两个纵身。

已经前进两百步了,但是,“灯”仍然在不可捉摸的百步之外。

二人在黑暗中拉了拉手,互相紧张地叫了一声:“姊姊?”“弟弟!”

二人本有一种飘然和幻灭的感觉,就象升到三十六天外,进入太虚幻境似的。

但经这一拉一叫,他们又有了现实的触觉。

郑雷道:“姊姊,这是什么道理?”

方芳道:“这不是魔灯,就是鬼火!”

郑雷道:“管它是什么,姊姊,你在这儿等等,让我先去看看!”

郑雷一式“飞龙身法”冲霄而起,人突然缩成一圆球,以快捷无比的速度,翻滚而

进。

这一滚几乎就是百步不坠。

郑雷刚一落地,又一点足,人又如飞龙腾空而起,只见他已经冲进灯阵,明灭的灯

火,显得更加闪烁不定。

飘浮的灯,看来似乎飘浮在郑雷周围,魔幻隐现。

方芳这一惊,立即飞起,一抹黑影,直随郑雷之后追去。郑雷听到方芳追至,已然

停了下来。

当方芳追到时,不禁大失所望,原来她紧张了一场,飘浮不定的灯,看起来还仍在

百步之外。

方芳刚一停下来,就生气地道:“这是怎么回事?我非要追上这灯不可!”她野性

大发,仗剑就往前闯去。

这一次没有两个纵身,她果然已闯入灯阵,只见她在灯中一剑一剑的刺出。

方芳这一舞动,郑雷在外面看来,又产生了蔚为壮观的奇景。

方芳一剑刺去,一灯劈为二,二变四,四变八,一时之间,千百盏灯,变为了千万

盏灯,美者极美,奇者极奇,郑雷惟恐方芳有失,立即飞身进阵。

此时,方芳已经奋不顾身,气氛难忍,又前进了数十步,抢着一柄剑乱砍劈,舞剑

如轮,呼呼风响!

郑雷此时已经看出这灯的玄妙,赶快跃身而前,拉住方芳道:“姊姊!往手。”

方芳停止下来。

郑雷突然指着地上道:“姊姊你看,走,还不快退出!”

原来满地躺着白森森的一具一具的骷髅,还有新死不久,被拉扯得血淋淋的尸体,

尸水横流,臭气熏天,令人恶心不已。

这些飘浮的“灯”,正是这些骷髅发出的鬼火。

鬼火,骷髅,人就好象走进了鬼魂世界,不禁机伶伶冷战连连!

除了这些死的尸体和骷髅以外,这地上还有蠕蠕而动的怪物,郑雷看清了这怪物是

什么东西时,简直吓得亡魂丧胆,连动亦不敢动。

这尸体骷髅间,有骇人听闻的两种怪物。

一种是天上飞的,一种是地上爬的。

天上飞的是“九头鸟”,地上爬的是“食尸兽”。

九头鸟,一个身子九条长颈九个头,羽毛呈黑褐色,翅展甚大,凌空飞动宛如大鸟。

但飞动时,因九个头各奔前程,所以把一个身子扯得血淋淋,此血奇毒,滴在人身

上,立即中毒而亡,尸体迅即腐化。

食尸兽专吃腐烂人尸,因性之怪,故其长得亦怪,其形状*头蛇尾,而身子则象晰

踢,四足却象袋鼠,后腿特长,善站立跳动,跳动时模样之怪,令人一见就会背上发凉。

这两种东西在一起,相互狼狈为姦,其毒狠无比。

人如果被九头鸟滴血而亡,却正好饱食尸兽的口吻。

就在这时,九头乌正发出呜咽凄号,一只只振翅慾飞。

这千百只九头鸟,如果一旦飞起,就是大罗神仙,亦难逃中血毒毙。

方芳只感到这两样怪物,看起来令人非常讨厌和恶心,她只是怀疑,为何郑雷起先

退出,现在连动也不敢动了!

她道:“弟弟,我们能否死里求生?”

郑雷紧张至极,沉声道:“别吵,它们一飞起,咱们就完了!”

方芳长剑一抡道:“趁它们尚未飞起之际,先杀它个痛快!”

郑雷赶快拉住她道:“千万使不得,你无法一一除去它,它们只要有一滴血溅在我

们身上,我们就必死无疑。”

方芳道:“那我们赶快退回。”

郑雷道:“它飞起时,羽翼蔽空,我们跑得过它?”

方芳道:“难道我们坐以待毙?”

郑雷手一指道:“天无绝人之路,你看!”

就在他手一指之际,千百只九头鸟,有的已振翅飞起,有的九头鸟你拉我扯,正挣

扎着要飞起。

血雨腥风,千钧一发!

就在此时郑雷早已发现前面丈余处,有一座山神庙,与第一次所见山神庙,形式完

全一样。

郑雷以“太上神功”护体,拉着方芳快速绝伦地双双冲入山神庙内。

山神庙虽不大,但足尚可容两人藏身,躲避九头鸟的奇毒血雨。

九头鸟见他们二人躲在庙中,鸟性通灵,似乎全体都在发出愤怒的鸣叫,声音的凄

怆激烈,令人毛发直竖。

所有的九头鸟,鼓翅成雷,似乎全都集聚在小庙上空。

郑雷把方芳挤在身后,轻声道:“姊姊,它们就将发动惨烈的攻击了!”

方芳道:“我来对付它。”

郑雷道:“妹姊的剑,挡不在它们的奇毒血雨!”

倏然郑雷一声惊叫道:“来了!”一只大若苍鹰的小九头鸟,对准庙门就冲将过来。

它冲过来不要紧,它九头乱撞,就想把毒血撞洒入庙沟,袭击郑雷二人。

郑雷左掌右指,左手推出“太上神功”,以劲墙堵住九头鸟的袭击,右指“混元指

功”同时弹出。

“吧哒”一声。攻来的九头鸟,应指而亡,坠落庙前。

战端一起,群鸟悲鸣,不但九头鸟蜂拥而飞,连食尸兽亦跳跃扑来,将小庙团团围

住。

鸟兽群起迎门攻到,一时之间,死在郑雷掌指下的不计其数。

血肉满地,奇臭无比!

眨眼之间,鸟兽伤亡过大,改从侧后攻击,小庙虽然是青石砌成,但也震得小庙摇

摇慾坠。

明知它们推不倒,啄不烂,但每一阵悲号,有一阵响动,就不由使人悬心吊胆,以

为小庙就要倒塌!

“呜”的一声,一只宛如大鹏的老九头鸟,他聪明之极,行侧面斜冲过来,避开了

郑雷的掌风,翅膀强力的从庙顶右角扫过。

“轰隆”整块青石的庙顶,突然飞起,眼见就要被揭开去“噗哒”一声,庙顶因揭

起不高,顿又恢复了原状。

但那只九头鸟,直是老姦巨猾,照样又回头斜冲而至。

血雨“滴滴塔塔”的滴在庙顶上,庙帘上流下奇臭无比的毒血,幸而郑雷用“太上

神功”逼住庙门,不然击攻的九头鸟,飞翅扇动的风,就能把毒血吹进庙内。

斜冲而至的九头鸟,又将冲至,郑雷这次无论如何不能让它接近庙顶,连用全力,

双掌扭身推出。

只听一声爆炸,九头乌左翼的羽毛,震飞了十余根。

因为郑雷的掌力不能转弯,他虽然扭身发掌,但不敢把手伸出庙外,所以掌力只能

扫中它左翼的尖端,震落了十根羽毛。

但九头鸟仍受惊盘旋在夜空,准备俟机再行偷袭。郑雷这掌发过以后,顿感手臂酸

麻,关节隐隐作痛。

他以为是发掌过多,运功过度,而产生的疲劳现象。

方芳哭在身后叫道:“弟弟!前面……”

郑雷一看,庙前有一食尸兽,站立如人状,前腿抓起一只九头鸟尸体,对准庙门就

掷了过来。

劲风锐啸,看来这食尸兽劲力实在可观。

郑雷左臂单掌推出,掷来九头鸟尸体立即爆炸成无数血肉碎片。

可是,郑雷立即皱了皱眉,闷哼了一声!

方芳搂抱着郑雷道:“弟弟,怎么样?”

郑雷道:“没有什么,不要紧。”

其实不然,郑雷左臂不但更加疼痛,而且有了肿胀的感觉。

可是,正于此时,几乎是所有的食尸兽都开始掷尸体碎块,同时猛烈攻击。

从两侧和后面掷来的,虽然不至于把小庙震垮,但从庙门前掷来的大半的九头鸟的

尸体,郑雷见状不得不用掌来抵御。

郑雷连发十掌以后,几乎是举掌维艰,两臂都肿起宛如碗大粗细。

但是食尸兽的攻击,方兴未艾,郑雷只得咬紧牙关,在呻吟声中发掌。

方芳急道:“弟弟,怎么样了!”

郑雷道:“中毒了!”

方芳惊叫一声道:“什么时候中的毒?”

郑雷竭尽全力的又推出一掌道:“我不知道!”

方芳道:“那怎么办呀?”

郑雷有气无力的道:“我不行了,姊姊你亦无法逃循,我连累了你,姊姊你同我死

在一起不会恨我吧?”

方阿姨抱着郑雷哭道:“我不恨你,弟弟我能同你共生死,我死而无怨。”

“砸”的一声,郑雷又身躯摇晃,两臂颤抖着推出一掌。幸而方芳抱着郑雷,不然

这一下郑雷就非倒地不可了。

郑雷忽然强打精神道:“姊姊,有了!”

方芳哭道:“弟弟,什么?”

郑雷道:“快,我怀里有一个小一点的瓷瓶,你快把里面的葯丸倒几粒给我吃。”

方芳依言在郑雷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倒出六七粒黑葯,一股清香扑鼻,然后放入

郑雷嘴里。

郑雷一边仍竭力发掌,一边用津液慢慢吞下。顿刻,郑雷呻吟立止,精神为之一振。

方芳道:“弟弟,好一点?”

郑雷勉强振作精神道:“好得多了。”

但是,这句话只不过安慰方芳而已。

郑雷吃下的丸葯只不过是一种止痛剂,而不是一种解毒剂,所以郑雷明知只能治表,

不能治本,葯性一过。后果更不堪设想。

郑雷此时也只好拖一时算一时,苟延残喘而已。

食尸兽的攻击,仍激烈不停,郑雷肿大的两臂,虽然迟钝一些,但因肿痛已正,所

以连发掌,仍然可以应付。

天已经微露曙光,这最长的一夜,真是不容易煎熬。

天已经大亮了!郑雷又发了数十掌,一看两臂不但肿胀,而且已经发紫,疼痛又起,

宛如刀割针刺,郑雷额上大汗直滚!两眼翻白!身躯又摇摇慾倒。但是,他仍然缓缓的

一掌又一掌的推出。

这时的发掌,已经不是为抵敌而发掌,似乎已经神志不清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惯性作

用,有敌无敌,照样发掌而已。

方芳用力抱住他,一看他这种亡神失志的情形,只是哀哀哭泣,早急得没有了主意。

方芳只哭声地连连呼叫:“弟弟!弟弟!你不能死。”

郑雷倏然一振,方芳说得很对,自己大仇未报实在不能死。

他两眼用力一睁,湛湛精光外露。

正于此时,一只九头鸟的尸体,迎面掷来,已经飞进庙门,一股劲风,吹动了方芳

失神的惊觉。

“呀——”

方芳一声骇极拖长的惊叫,使得郑雷意念顿苏,双掌“嗖嗖”的推出。

不但把九头鸟尸体整个推出庙外,而且一连串的爆炸,炸得尸体无影无踪。

方芳一看郑雷求生慾念又炽,人已经能勉强坐稳,她立即又从瓶中倒出最后的十余

位丸葯,放在掌心。

她将将要喂进郑雷嘴里,哪里知道,说时迟,那时快,一只食尸兽见有机可乘,腾

身跳起,直扑进庙门。

方芳惊慌失措,九葯打散一地,抓起宝剑,一剑就刺进食尸兽的胸膛。

糟了,就在这同时,数十只食尸兽,同时蜂拥扑至。

幸而庙门小,兽多反而挤不进来。

郑雷竭尽余力,双掌猛力推出,总算把食尸兽全部震出庙外,炸裂横死,惨毙当场。

但是,这一掌以后,郑雷再已支持不住,一头栽倒在供桌上面,把石香炉石烛台,

推得转动起来。

一阵轧轧机声,小庙天旋地转起来。

方芳仗剑全神注视庙外,亦为这突变惊觉。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青石的庙顶,终被九头鸟冲塌,飞滚在一丈余开外。

庙内陡然一亮……奇毒血雨如倾盆泻下……

郑雷与方芳在山神庙中坚持一夜,终于不支晕倒,小庙屋顶被九头鸟揭去。奇毒血

雨倾盆而下,不要说中一点一滴即能毒发身亡,就是水,一时三刻亦淹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