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十四章 儿女情长伤别离

作者:秋梦痕

东方刚露曙色,郑雷两臂已经完全露出水面,肿胀全消,霍然痊愈。

方芳乃将地道中两名大汉跟踪追来的情形,告知郑雷。商议之下,二人付过船家银

子,告其必须等候两船开航以后,再行改航,他俩即跃身登陆,隐藏在江岸林中。

两船在这曙色初露之际,已经吆喝开航,一夜未被发觉,郑雷方芳俱感欣喜。

船行甚速,郑雷二人远远沿江岸跟踪,但因江面辽阔,使予监视,所以亦不愁两大

汉的船逃走。

从沪溪进入鄱阳湖,最后一个镇市,叫“湖口镇”。

湖口镇为鱼米之乡,亦为货物集散之地,所以码头船藏林立,街道整齐,热闹非常。

郑雷同方芳远远看见两大汉的船,已经弯向湖口码头,另一艘舱门紧闭的船,本来

不为郑雷和方芳注意,但它一步一趋,紧紧跟着两大汉的船,亦弯向码头,这就不能不

引起郑雷二人的注意。

天刚过午,郑雷二人已经进入湖口镇,他们为了跟踪两大汉,又要不为大汉发觉,

于是到成衣铺里买了一顶儒巾,一套文士袍服。

当他们两人再在湖口码头出现时,已经不再是一男一女,而是兄弟相称了!

他们到了码头,两大汉正在向一对姊弟耍无赖。两姊弟全身着红,姊姊大约十五六

岁,弟弟则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姊姊背上插一柄剑,弟弟则未带兵器。

两大汉缠着两姊弟,只有郑雷同方芳知道他是胡言乱说。

一个蓝衣大汉道:“小姐,公子,岛主请你们随奴才等一块回岛。”

红衫姑娘道:“你们说什么?”

蓝衣大汉又道:“岛主请小姐公子立刻回岛。”

红衣小孩愣愣的看着红衫姑娘,红衫姑娘斥道:“岛主是谁?我们不认识岛主!”

另一灰衫大汉道。“这就是小姐的不是了,你如何能这样说呢?”

红衣小孩突然道:“谁是你们的小姐公子?简直是胡说八道!”

蓝衣大汉怒目而视道:“公子,你不要骂人,我们是奉命行事,事身不由己,你有

什么话,尽可以回去跟岛主说。”

码头上聚集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都以为是谁家的小姐公子偷跑出来玩,家人奉命

找寻,小姐公子翻脸不认人,硬不回去。

只有郑雷方芳暗暗好笑,知道两个大汉把这一对姊弟认成他们了,在这人多的码头

上,他们只好耍无赖,不然难以找藉口下手。

红衫姑娘与红衣小孩商量了两句,红衫姑娘“呛啷”一声,一柄蓝汪汪的长剑在握,

挺身道:“你们要怎样?”

蓝衣大汉冷笑道:“小姐,奴才是奉命请小姐回去,小姐如果要动武,就休怪奴才

无礼了!”这样一来,他们更好正大光明下手。

围观的人,看样子就要打架,都退了开去。

这两个小孩,如何打得过这膀宽腰圆的两个大汉?众人都惊疑得不忍远离。

郑雷同方芳亦选择了一个好位置站着,准备必要时出手相助。

两个大汉一看人都退了开去,蓝衣大汉卷袖就想动手,灰衫大汉以目示意制止,上

前向红杉姑娘施礼道:“小姐何必与奴才们为难,逼着奴才们动手?”言下之意,不但

在争尽取观众同情,而且把责任全推给红衫姊弟两人身上。

红衫姑娘怒目圆睁道:“谁是你家小姐,你再说,就别怪姑娘无礼了。”灰衫大汉

又道:“小姐,你回去岛主大不了责备两句,或者你回去禀明了岛主,再出来玩不也一

样?”

红衫姊弟,气得无从解释。

那红衫姑娘一言不发,“呛”的一剑,剑光弹出三朵剑花,就向灰衫大汉前胸刺去。

方芳一看,向郑雷轻声道:“这姑娘不弱!”郑雷微笑地点点头。灰衫大汉不动不

让,一个笨重的身子,好象百炼钢绕指柔似的,随着剑尖后仰。

剑势一抡,灰衫大汉倏的一个扭身,从剑底翻起,快速绝伦,“嗖”的一声,反手

向红衫娘执剑脉门扣去。

郑雷与方芳同时一惊,这一手妙到极点,快得惊人,都为红衫姑娘捏了一把冷汗。

红衫姑娘果然身手不弱,抖腕振剑,挫步欺身,剑光稳健如山,唰的一声,就向灰

衫大汉扣来手腕削去。

这一剑当然伤不了大汉,但灰衫大汉却因此而小心了,知道这姑娘不是好惹的,以

后的一招一式,一来一往,就比较谨慎而稳健得多了!

红衣小孩趁此时机,腾身就要向码头下掠去。

蓝衣大汉一声:“公子,别逃!”一个大鹏似的身子,早已凌空飞起,拦住小孩的

路,同时一式“黄龙缠腰”,就向小孩抱去。

小孩出手毒辣,一式“二龙抢珠”,就要挖掉大汉的两只眼睛。

蓝衣大汉抖腕一式“独劈华山”,劲风呼啸,以雷霆万钧之势,兜头向小孩劈下。

在空中交了两手,最后逼得小孩双掌一封,不得不落回地面。

蓝衣大汉尚未落地,小孩不知为何,贴着地面,又想从大汉足下,向江边冲去。

大汉一式“千斤坠”,陡的飞起一足,就点向红衣小孩肩井麻穴。

小孩冲势太猛,看来是无法避让。

小孩经验虽不足,但灵活机巧,大逾常人,他右手骈指如戟,猛向大汉涌泉穴戮去。

蓝衣大汉这一下应该是非躲不可,但下坠的身形,要躲过红衣小孩这一戮,实在不

是易事。

蓝衣大汉看似笨拙,实则灵活已极,他藉着这跃出一脚之势,身子住后一仰,一个

反滚,头下足上,一手扣向小孩脉门,十手向小孩肩井穴抓去。

从完全挨打之势,一变而为双手抢攻,一个贴着地面低飞,一个空中急骤翻滚。一

个大的一个小的,但打来却精彩绝伦。不由使得全场爆发了一声“好!”

大汉双手,一抓一扣,堪堪有分厘之差,就要按实小孩,真是千钧一发,紧张万分。

有的观众,从窒息的紧张中发出压抑的惊叫。

郑雷扣指扬手,准备“混元指功”立即发出救援。

红衣小孩简直不可思议,两手猛按地面,人如星丸跳起“哗”的一声,反把大汉的

衣衫撕破一块。

蓝衣大汉大吃一惊,知道自己吃了轻敌的亏,顿时勃然大怒,他先碍着众人的面,

装着只要抓小孩回去,如今陡然招式一变,落地复又跃起,连环抢攻,招招狠辣,着着

往要害一边招呼。

如此一来,小孩情势越来越险恶,而红衫姑娘情势更加恶劣,很多人都在为红衣姊

弟着急。

人们都对这两个大汉起疑,为何两个家人敢对公子小姐如此下手?

于是,有很多人相信,这两个大汉一开始讲的话,就是一场骗局。

有大胆的人,就在人群中开始吆喝:“这两个大汉可恶,欺负小孩!”

一人讲话,众人相和,于是人群中立刻响起一片责难斥骂之声。

“呀!”众人吓得一声惊叫。

原来红衫姑娘一柄剑被震飞半空,红衫姑娘腾身想抢回宝剑,但灰衫大汉已经晚发

先至,二人同时向宝剑抓去。

在夺剑之前,二人必然要生死的一搏,红衫姑娘成了空手,显然不是灰衫大汉的对

手。

众人一声惊叫使得红衣小孩,亦为他的姐姐受惊分心,本来已经败象迹象,如今更

为蓝衣大汉趁虚一掌,眼看就要被伤掌下。

倏然,一声“坏蛋,看招!”两条黑影从人群中飞出,从两大汉身后攻到。

两大汉回身应敌,红衫姑娘抢回了剑,小孩亦返回他姐姐身旁。

红衣小孩道:“姐姐,我们赶快走!”

红衣姑娘剑一指道:“救我们两人的恩人,不是大汉的对手?我们怎能一走了事?”

郑雷赶快向红衫姑娘沉声道:“姑娘,你们快走,此地有我。”

红衫姑娘似乎对恩人安危,仍不能置之不问,迟疑着不肯离去。

郑雷催促道:“姑娘快走,我保证救你们的人,不会有丝毫损伤。”

红杉姑娘亦看郑雷年龄才不过十三四岁,不会是欺人之辈,乃点点头,正慾离去,

又回头问道:“你是谁?”

郑雷轻声道:“小飞龙郑雷。”

红杉姑娘红衣小孩同时“啊”了一声,幌身就向码头下掠去。

原来红衫姊弟的船就停在两个大汉小船的后面,是一艘双桅乌蓬子,二人飞身上船,

立即吩咐开船。

红杉姊弟在船头上摇着小手在渐渐离去。两大汉一看机不可失,舍掉二人,双足一

点,展袍飞起。

郑雷双指轻弹,“吧哒”一声二人莫名其妙的摔在地上。二人爬起,亦没有负伤,

抖抖灰土,看看红衣姊弟,看看身后的郑雷,但是他们没有时间来追查这结果,又疾向

江边追去。

他两人落在自己的船上,又腾身而起,正要飞过一直追踪他们紧闭舱门的小船时,

“扑通”两声,二人又莫名其妙的掉落水中。

红杉姊的双桅船顺江而下,眼看就要进入水天一色的鄱阳湖中。

方芳突然向前一拉郑雷,急道:“快走!”说罢,亦不等郑雷的回答,返身就挟在

人群中,向镇内急奔而去。郑雷楞了,等到惊魂甫定时,方芳已经走远了!

郑雷扫眼一下,见两大汉正从水中挣扎着爬起,观众都庆幸地在说说笑笑,他返身

赶快去追方芳。

等到郑雷追上方芳时,已经是在湖口镇的市中心了,郑雷挨着方芳,轻声道:“姊

姊……哎哟!”方芳重重的拧郑雷一把,郑雷痛叫一声,急忙改口道:“哥哥!天不早

了,我们是不是先住店?”

方芳道:“不住。”

郑雷莫名其妙,方芳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又道:“该吃晚饭了,我们到饭店去吃

吧?”

方芳急急地道:“不吃”。

郑雷亦急了大声道:“我们去哪里?”方芳道:“赶路。”郑雷无可奈何,只好道:

“好,等我去买点干粮再走。”二人买好干粮,直出镇北,暮色四合,已经又是残余的

黄昏。

一出镇外,方芳突然施展轻功,闪电急驰,郑雷这一下更加莫名其妙,只好紧紧的

跟在方芳身后。

二人飞腾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已经离湖口镇很远了,路边上有一座土地庙,方芳忽

然呼叫停住。

方芳走到土地庙前一看,庙内清洁,神龛内足可容纳两人休息,她弹弹灰尘,跃身

进入,然后道:“进来。”完全是命令似的口吻,没有容郑雷有一点考虑的余地。

郑雷觉得奇怪,要走亦是她,要休息亦是她,究竟为了什么?郑雷进入神龛与方芳

并肩坐下,方芳娇嗔道:“你刚才为何不把那两个坏蛋杀死?”

郑雷以为方芳生气,为的是这件事,急忙解释道。“我如果把他们杀死,怎么能追

查出岛主是谁?”方芳道:“那现在怎么办?”

郑雷道:“他们把红衫姊弟认作我们,他们一定会换船追入鄱阳湖,我们到前面雇

船入湖,一定还会追上他们。”

方芳道:“我们休息一会儿,不要急。”

郑雷将干粮取出,分而食之,一面道:“只要不久,我想不要紧。姊姊,你怎么一

下赶路,一下又不走了呢?”

方芳道:“我妈妈来了!”

郑雷惊道:“你妈妈在哪儿?”

方芳道:“刚才那两个大汉掉落水中,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郑雷摇摇头道.“不

知道。”方芳哼了一声道:“不要说你不知道,就是那两个大汉,他亦会莫名其妙!”

郑雷道:“这与你妈妈有什么关系?”

方芳道:“那艘舱门紧闭的小船里,载的就是我妈妈。”

郑雷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方芳道:“隔山打虎,是我妈妈的独门绝艺,她在舱门发掌,舱蓬不惊,所以你看

不出来。”

郑雷啊了一声道:“姊姊,你为何不领我去见伯母呢?”

方芳道:“我是偷跑出来的,她一定是来找我,如果我被她找到,她一定逼我回

去。”

郑雷道:“难道你不想回去?”

方芳在郑雷脸上拧了一把。

郑雷痛叫一声道:“姊姊,你拧我干吗?”

方芳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傻瓜,我回去,你还要不要姊姊?”

郑雷恍然大悟道:“我怎么不要姊姊,我同你一块回去好了!”

方芳哼了一声道:“我认你是弟弟,可是我妈妈不见生人,她不会理你。”

郑雷道:“那……那以后我们还见不见你妈妈呢?”

方芳把头伏在郑雷肩上,脸擦着郑雷的脸道:“你说你要不要姊姊?”

郑雷道:“把你当亲姊姊一样看待,我为什么不要姊姊?”

方芳扭着娇躯,有点撒娇道:“你真的把我当亲姊姊?”

郑雷急道:“你难道不相信,要我把心挖给你看?”

方芳整个的身子差不多都压在郑雷身上,郑雷顺势把方芳搂在怀里,方芳呓声呓语

的道:“弟弟!弟弟,你快点长大嘛!”

郑雷很奇怪地道:“我长大干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