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十五章 鄱阳湖里逞英豪

作者:秋梦痕

方芳道:“弟弟,你还小,你还不懂姊姊的心事。”

郑雷一想对了,她一会儿跑,一会儿息,究竟为了什么?于是问道:“姊姊,你有

什么心事呢?”

方芳知道郑雷不懂,她说的心事,碍难出口,她只好顾左右而言他道:“我怕妈妈

追来,我怕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久了!”

郑雷的情感,这才被重重的激动了一下,紧紧搂住方芳道:“姊姊,我不要离开

你!”

方芳呜咽道:“弟弟,姊姊舍不得你!”

方芳哭了!郑雷亦哭了。

郑雷感觉得到,方芳在流眼泪,他伸出舌头,轻轻替方芳翻着。

方芳亦柔舌替郑雷舐着。

他们两舌相交,最后不是舐眼泪,而是两人的舌头相互舐着。

郑雷第一次感到方芳的舌上,有股甜甜的津液,使得他有吮吸的渴望。

这是他从来没有尝过的,他周身感到寒战不已,头有点的晕胀眩然之感!

郑雷频频呼唤:“姊姊!姊姊……”

方芳亦连连呼唤:“弟弟!弟弟……”

这声音只有他们自己听得见,这声音充满着灵魂飘荡的愁怅,他们获得了最高的满

足,亦感到无比的空虚。

一个是未成熟的少男,一个刚怀春的少女,在纯真圣洁的爱里,他们谱出了最富灵

感的一章。

一阵风声掠过原野,二人从沉醉和迷惘中醒过来。

郑雷急道:“姊姊,快走,不然追不上了。”

二人兴奋地跳出小庙月朗星稀,二人加速顺着官道奔去。

月近中天,已是午夜,他们跑到了“瑞洪”。

瑞洪是鄱阳湖边的小镇,他们雇好了一艘三桅快船,连夜就向湖中航去。

他们这艘三桅快船,船小载重轻,又遇顺风,船行似箭,天刚露曙色,他们已追上

了一艘怪船。

这艘船本来不是他们追的目标,但却十分惹人注意。

这船很大,是一艘三帆大船。

这船的前头舱面上,放了一顶蓝呢大轿。

轿子的四角,挂了四盏风灯,轿门紧闭,显然轿中有人。因为郑雷方芳都看见有人

替轿中人送物递水。这轿中人坐船,为何还有坐轿中而不出来的道理?难道船舱里不比

轿中舒服,难道船舱里睡觉不比轿中坐着好?

此时方芳仍然穿着文士服装,与郑雷坐在舱面上,窃窃私议着这等怪事。东方已经

大亮了,他们同大船并排航行了数十里,始终不见红衫姊弟和两大汉船的影子,而对面

船上那轿中人亦始终未见出来一步。

方芳进入船舱,郑雷一人坐在舱面上,远望人天一色,白鹭横空,不禁百感交集。

他首先回想起在“翡翠谷”那段寂寞而难忘终岁月。

溪南一遍垂柳成荫,苍翠慾滴,名叫“柳树坪”。

溪北则是一片桃林,争红吐艳,名叫“桃花林”。

小溪则叫“翡翠溪”。

柳林中有一小庙,叫“柳神庙”,桃花林中有一香火祠叫“桃花祠”。

在郑雷的记忆里,是普天之下最美丽最令人百玩不厌的地方。他想起他爸爸郑飞龙

临死那天的情景时,他不禁盈盈慾泪。就在那天黄昏时——那是“翡翠谷”中最惨淡的

一个黄昏。他与他父亲,照例按时的跪在“桃花祠”门前。

“桃花祠”大门深闭。

郑雷从来没有走进过“桃花祠”!

他父系仍然与往常一样,喃喃地念着大门上刻着的诗句“记得去年此门中,人面桃

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父亲为什么每天黄昏领着他跪在这“桃花祠”门前?这诗句是谁刻的?父亲念它是

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谜,这是郑雷从来不知道的谜!

暮色逼人,他父亲牵着他飘然而起,回到他们自己住的“柳神庙”中。

当晚他爸爸自杀了,死时“柳神庙”的大门发现一幅“神龙行云图”,但是没有九

颗少女人头。

爸爸为什么要死了?爸爸的死究竟与“神龙行云”有什么关系?郑雷想到此,他茫

然了!

郑雷想到此处,他觉得自从离开“翡翠谷”以来,迭遇到许多茫然不可知的事。

紫云庄主是谁?是被害?还是隐藏起来了?

方芳不愿说出身世,连妈妈是谁都不肯道出。

几次遇到的蒙面人是谁?

“娘娘庙”的老尼是谁?为何临危传授郑雷“太上神功”?

“神龙行云”为何妄杀无辜?他为何如此嫉世恨俗?甘作武林贼,杀人如麻?

还有龙虎山的禁地,究竟是何人所设?与“神龙行云”有无关系?

岛主又是谁?这轿中人又是谁?

江湖上讲的光明磊落,行侠仗义,为何这些人全是鬼鬼祟祟,行事乖张,神秘莫测

呢?

郑雷不想则已,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糊涂!

方芳从舱内拿出食物,二人慢慢吃着。

天刚过午,湖上风向突变,成了逆风,船家只好将布帆收落,摇橹前进。

船橹激起浪花,哗哗作响,船夫们喝着韵律的歌声,及与浪声相应和,谱成了一曲

沉闷的诗章。

船比刚才走得慢多了,云似乎亦走不动了,越集越厚,太阳隐没在云中,风也越来

越大了!

天色大变,浪花汹涌,排山而至,船主紧张的掌稳了舵,船夫们更加用力的摇橹,

船颠簸着破浪前进。

人在舱面上几乎都难以站稳,但对面船上的那乘轿子,就象钉在船板上一样,连幌

都不晃动一下。

这显然是轿中人的功力惊人。

风势越大,雨趁风威,倾盆而至。风雨交加,浊浪排空,浪花卷起一丈余高,郑雷

他们所乘的船又小,载重又重,经不起风浪的颠簸,几次险遭翻覆。

郑雷同方芳,反正不在乎,这“鄱阳湖”中水,正是他们凌波戏耍的场所,所以郑

雷反而趁此机会,足下一用力,故意使自己的船向对面大船闯去,看你轿中人露不露面。

两边船上的船夫,都莫名其妙的高声叫喊,都想离开,但都离不开。

狂风巨浪之下,舟船极难控制,眼看两船几次要相碰,但在惊呼中,仅不过毫厘之

差,侥幸未碰上。

船上所有之人无不露惊骇之色,独那轿中之人丝毫不惊,连轿帘也未曾掀动一下。

郑雷实在气不过,足下一用力,船斜撒撒的就向大船闯去。

“咔喳”一声,木屑乱飞,大船还没有什么,郑雷的船差点就翻了过去。

方芳惊问道:“你干什么”?

郑雷轻声道:“我非看看轿中人是谁”?

但是这次轿中人仍未露声色。

郑雷再足下猛一用力,“轰隆”一声,两船相碰,郑雷趁大家注意两船之际,用足

“太上神功”,猛然向轿子硬推一掌,他本想使得别人误以为是两船相碰之力把轿子震

落水中,看你轿中人出不出来。

殊不知轿子连动都没有动一下。郑雷不由大为惊骇。幸而此时风雨又大,别人都注

意船,没有人注意人,郑雷暗暗招呼方芳,“扑通”两声,装着不慎掉进湖里。

郑雷同方芳跳下湖里,本来是想引诱大船上的人,来救他们上船,就想方法拆穿轿

中人的秘密。

殊不知郑雷在跳湖前的一掌,却给方芳认出来了,那轿中人化解武功之法,很可能

又是妈妈。

方芳作贼心虚,她就怕妈妈追来,于是她在入水时向郑雷道:“弟弟,轿中人是妈

妈,快逃!”

他们趁浪花的卷至,潜水逃遁。

倏然,那顶轿子,却凭空从舱面飞起,直向湖面落去。

湖水巨浪翻腾,那顶轿子落在湖面上,反而比船还要平稳。

风雨渐弱,郑雷和方芳正冒出水面一看轿子凭空飞落水面,这种“借花献佛”的武

功,真是罕见罕闻。

幸而有浪花的遮掩,郑雷同方芳仅两个头露出水面,不易为人发觉,二人赶快又潜

入水中,急速游去。

二人潜游十数里,最后一次冒出水面时,湖面上已经风平浪静,远远看见水天相接

之处,有一线黑影,那明明就是陆地二人欣然色喜。

倏然,身后又传来水声,方芳吓得潜水又要逃,郑雷觉得声音有异,急喊着方芳道:

“慢着!”

回首一瞥,原来是一群怪鱼游动。

这一群怪鱼,不但形状奇怪,就是游走的方式亦与众不同,领头一条,简值大得惊

人,这种鱼的大,不是长,长不过一丈,而鱼身的宽亦有一丈,几乎成一个正方形。

在江和湖的水域中,这种鱼几乎一生难得一见。

这种鱼无以名之,只好称为怪鱼,这种鱼就是捕鱼者见到,亦只好顶礼膜拜,不敢

网捕。

这种鱼游行的方式,简值奇怪已极,它一方面往前走,一方面一个正方形的身体,

不住的翻滚。

迎着阳光,翻滚着的鱼,鱼腹闪耀着一片晶莹白色,所以一看就知鱼群有多少,郑

雷一看这鱼群至少有数百条。

这种鱼是否吃人,他们不知道,但是郑雷同方芳心理上却怕怪鱼追上。

幸而这种鱼一面翻滚一面游,所以游得不快。

郑雷同方芳加快速度,急急向远远的陆地游去。

游了不到半个时辰,虽然没有被怪鱼追上,但心理上的威胁,使得二人始终在紧张

中令人觉得很累。

忽然方芳惊叫一声。

郑雷同时亦发现了,在前面里许,亦发现了游来一队鱼群。

这队鱼群来得快,亦来得猛,显然是对准了怪鱼群而来。郑雷同方芳夹在两队鱼群

中,腹背受敌,莫知所措!

来的鱼群近了,二人猛然一看,大吃一惊。

哪里是鱼,原来是千百颗人头露在水面,而且叽叽作人语声。

但是,当他们快速游来时,身后摆动的明明又是千百条鱼尾,而且每一条鱼看来都

有真人那么大。

郑雷大叫一声:“姊姊,这是娃娃鱼!”

“娃娃鱼”是罕见的珍馐美味,这儿都成群结队,大得惊人。

方芳道:“弟弟,怎么办?”

郑雷道:“看来就要发生一场残酷的鱼战,让我来试试看“看”字刚罢,郑雷小小

身子,早已从水中飞起,在空中一停,一式“飞龙”身法,一连几个翻滚,就向娃娃鱼

群射去。

郑雷到达鱼群上空,他大胆的就向“娃娃鱼”群领头的鱼王身上落去。

他单足向鱼王身上一点,鱼王激怒摇头摆尾,就从湖面飞起丈余高。但郑雷早已藉

这一点之力,腾身飞来两三丈高,正好在鱼王的上空。

郑雷不待鱼王落水,就疾速下坠,一下就跨骑在鱼王的脊背上。

郑雷“混元指功”连连轻弹,鱼王受制,平平稳稳的落在水中。

从鱼王的面貌眉目间,一看这鱼王就知是母鱼,郑雷一看她没有再反抗的意思,急

忙叫道:“姊姊,快来!”

方芳惊喜飞起,亦落在郑雷的身后,二人共骑一条女鱼王,方芳紧紧的抱住郑雷。

“怪鱼”同“娃娃鱼”群,这时都惊愕的看着这两条“人鱼”的凌空出现,停止了

前进。

郑雷骑着女鱼王,两腿一夹,用手右拨鱼头,女鱼王在一怪鱼群前面绕了个大弧形,

领着“娃娃鱼”群返身游向郑雷二人正慾前往陆地,一场鱼战,得以幸免!

怪鱼群悻悻然离去,郑雷同方芳骑着娃娃鱼的女鱼王,邀玩湖上。

水面上看陆地,往往是极目千里,看起来很近,航行起来却很远。

当那线黑线般的陆地,变成山峦起伏的弧形时,郑雷他们已经游行两个时辰了!天

已经黑下来,月亮的光辉,映得湖面上银波荡漾。

方芳搂着郑雷,迎着湖上的清风,又继续驶向陆地。

大约有一个更次,藉着月色,他们已经可以判定,这不是大陆,而只是一个小岛。

这岛不大,但在月色下看起来很清秀,中央一峰削立。所以看起来又很雄伟。

他俩在缓缓的前进中,不禁有了怀疑,郑雷道:“姊姊,这岛上为何不见灯火?”

方芳道:“也许是无人的荒岛!”

“如果这儿真的没有人,我们倒真的要好好休息几天再走!”

方芳喃喃地在郑雷耳边道:“听凭弟弟!”

郑雷忽然惊叫道:“哎呀!有人”。

方芳道:“你怎么知道?”

郑雷指向岛的右边道:“你看那儿不是有点灯火么?”

方芳急道:“若大一个岛,只有这一点灯火,恐怕未必是人?”

只见那灯火从岛上移动到岸边,其速度之快,远非常人所及,郑雷见此情景,倒也

有点相信方芳的话。

但当那火到达湖边时,背景空阔,视线比较清晰,方芳倒反而叫起来了:“弟弟,

是人,是很多的人!”

郑雷赶快拨转鱼头,在水面上下划了半个急弧,缓缓的向小岛游去。

果真有人,岸边人影幢幢,一时间点燃了数十个火把,灯火通明,看得也更为清楚,

一双双一对对的,跳上了岸边的独木舟,他们显然都有极佳的水上功夫,不用划,只一

点足,独木舟即滑向湖中。一个火把一艘舟至少总有四五十个火把。

他们亦不远离小岛,四五十艘独木舟,就在湖面穿梭的滑来滑去。越滑越快火光拖

着长长火龙,绕飞湖面,映在水中,简直是奇幻美极。继而每一支火把都同时舞动,每

一支火把都幻变成银花朵朵,变成数不清的火树银山,加上数十艘独木舟的飞快滑动,

在这银光闪闪的水面上,就好象一个大火球在飞跃滚动。

郑雷同方芳不禁暗暗喝彩,亦深为他们碰船翻舟捏把汗。天下会武功者少,武功高

超者更少,然而这海上从这几十艘独木舟看来,几乎人人都是罕见的高手,这使得郑雷

同方芳对这小岛更加神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