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十六章 风光旖旎情人岛

作者:秋梦痕

这几十艘独木舟作穿梭似的飞快滑行以后,即秩序井然的排成两个大小一样的心形。

歌声抑扬而起,这歌声好象从天宫飘飘而下,又好象从海底仙山冉冉而上,绕湖不绝。

二人闻声而惊,简直大出意料之外。

这歌声是女声主唱,男声附和,想不到这些高手中,却有半数是女子。

这是一首情歌,歌词虽然听不全懂,但浓重的抒情音韵,使得人一听即能深深感受,

就好象水面上排成的两颗心一样,似乎是一对男女诉说衷清。

一颗心不动,另一颗变成了一枝箭似的队形,穿过那颗心的中央。

歌声变得极为抑扬,是正象一箭射中红心,两心相印,两情欢乐,载歌载舞的情景

响澈湖面!

箭形的船队,又在缓缓交换队形,它在心形船队的中间,排列成一个稍小心形队形。

两心相合,互订白首之约,歌声又唱出海枯石烂,此情不变的韵味!

数十艘独木舟,正缓向岸边归去,约有百名男女,跳向岸边,猛然将火把回掷入湖

里,“嘶嘶”连响,全岛又变成一片漆黑,众男女亦随着黑暗消失了他们的身影。

稍停,即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郑雷同方芳已经接近了岸边,郑雷在女鱼王头上,轻轻抚摸,并娓娓向其致谢,两

人离背飞起,落在岸上。

然后,二人向右面湖岸掠去。

相距数十丈,耳闻传来喁喁私语声。

这声音不需要词句,一听就知道这是震人心弦的情人的私语。

“啧啧”的吻声,“吁吁”的气喘声,呻吟着的呼叫声……这些醉人的声音,交炽

成一片迷人的乐曲。

在朦胧的月光,烟波映照,他们看得很清楚,在草地上、在树下,在沙滩上,全躺

卧着一对对男女,衣衫零乱,交颈而眠。

方芳一看如此,赶忙回过身来,不敢正视。

郑雷暗忖道:“也许岛上风俗如此!”

二人踌躇不敢前进,只得轻轻地从后退。

“小飞龙!”

郑雷四周看看,这是哪儿传来的声音?又是一声“小飞龙!”郑雷震了,方芳楞了!

这孤悬湖中的小岛,为何有人认识郑雷?二人只见前面一对红衫男女,慢慢的在向足前

滚来。

郑雷惊叫道:“是你们?”红衫女子急道:“你们快逃!”

郑雷同方芳蹲下身道:“为什么?”

红杉女子回头看看那些男女,紧张地道:“快逃,晚一点就来不及了!”

二人看看那些男女,且在开始整衣衫,并无可惊之处,为何红衫女子如此惊惶,要

他们快逃呢?

郑雷道:“你们为什么不逃?”

红衫女子道:“这儿是情人岛。”

“噢!”郑雷同方芳不由的同时惊噫出声。

“情人岛”惊人的传说,使得二人不得不震惊。

在江湖已传言,误入“情人岛”者,从无生还,必遭惨死。

郑雷正想再问,抬头一看,一个个半躶土人装束的男女明枪执剑,已经团团把四人

围住。

郑雷同方芳和红衫姊弟都站了起来,郑雷在想:从他们刚才的水上功夫看来,要想

应付这近百人围攻,倒真不是件易事!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用刀一指红衫姊弟道:“你们这一对闪开。”

郑雷奇怪,这些岛民为何不杀红衫姊弟?难道这姊弟亦是这岛上之人。

红杉姊弟踌躇着并未离去,那中年男子用刀一指郑雷和方芳,又指指远远的一些大

树上道:“如果你们想获得全死,就效法他们,不然,你们连一根骨头都不会完整。”

二人向他指的树上一看,不由毛骨悚然,这儿哪里配称“情人岛”,简直是地狱魔

窟。

在那些树上吊着十几个风干的尸体有土著岛民的服装,也有外来的武林人物模样,

每一具尸体都是用一根粗绳打一个活圈,看来是那些死者自己用脖子套进活圈吊死的。

郑雷面对这个中年人的话,倒不觉得生气,而方芳则不然,早已沉不住气,“呛啷”

一声,宝剑从腰中出鞘在握。

郑雷知道,这不是硬闯硬杀所能解决的事。

红衫姊弟他们都不杀,大不了他们不慎犯了什么岛规,只要镇慑有方,慢慢再加以

解释,才是善策。

郑雷轻声道:“姊姊,不要乱来!”

这一声音虽小,但百十男女全听到了,百十男女连红衫姊弟在内,全怔怔然愣住了!

郑雷大感惊奇,他决然想不到这一句简单话,却收到了如不此意料不到的效果。

郑雷回眸看看方芳,才恍然大悟!

原来方芳还是女扮男装,还穿的一身湿淋淋的文士服,头上扎的一块懦巾。

郑雷觉得好笑,怪不得他喊方芳叫姊姊,别人都惊愕得瞪眼看着。

那个中年人又任大声吼着:“把衣服脱下。”

士可杀而不可辱,方芳乃一个女子,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脱衣服,这些土人,简直

不讲道理。

那中年人以目示意,周围站出来四个极为健美的半躶女子,他又吼叫道:“把她的

衣服脱下来!”。

四个女子,把刀入鞘,慢慢的走向方芳。

郑雷一看,这不象要杀人的样子,拼命叫脱衣服干吗?他轻声与方芳道:“姊姊,

你就把外衣脱掉,等一会打仗时方便一些。”

方芳把宝剑往地上一插,柳眉倒竖,四个健女子全胆怯地站住了!

方芳生气地迅快的就把外衣脱掉,露出了一身翠绿紧身女子劲装。

百十个土著男女,“轰”然一声呼叫,跳跃而起,在半空挥刀乱舞。郑雷方芳和红

衫姊弟全紧张起来了!

都以为大战终于爆发,百十个男女显然就将齐攻而上。

久之他们先是一阵挥刀乱跳,后来就变成整齐步伐的载歌载舞,围着他们四人,直

打圈圈。

郑雷方芳简直是莫名其妙?

郑雷轻轻问红衫少女道:“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红衫少女凝眸一笑道:“这位姊姊为何女扮男装?差点把人急死了!”

郑雷道:“姑娘,此话何意?”

红衫少女道:“我先到此半日,据我所知道,这儿不杀成对的男女。”

郑雷嗯了一声道:“对,这倒是名副其实的情人岛!”

方芳道:“那些吊死在树上的人,是为何?”

红杉少女道:“这我不知道,谁敢问这种事情!”

郑雷道:“请教姑娘芳名?”

红衫少女道:“我叫红姑,今年十六,这位姊姊……”

郑雷紧接着道:“她叫方芳,今年十七。”

红姑道:“原来是方姊姊,这是我弟弟红孩儿,今年十三。”

郑雷奇怪道:“你们姓红?”

红始道:“这是我们的小名,爸爸妈妈从来不许我们使用真名。”

郑雷暗忖:“方芳不肯说出妈妈是谁,红始姊弟连个真实姓都没有,江湖风险,难

道使得这么些人都隐姓埋名,不敢堂堂正正做人么?”他不禁感慨万千!

郑雷问道:“红姊姊,你们到此何事?追踪你们的两位大汉呢?”

这一问,可把红姑姊弟问得泪眼盈盈,红孩儿止不住饮泪暗泣,红姑道:“三年前

我爸爸失踪,三月前我妈妈出来,说是到鄱阳湖来寻找爸爸,但不知在鄱阳湖何处?我

们亦是遇风沉船,无意中飘来此处。”

方芳道:“红妹妹,你在这岛上打听过没有?”红姑点点头道:“问过一二人,问

不出一点端倪来!”

此时,岛民们歌舞已毕,那中年人上前抱拳施礼道:“阁下等驾临敝岛,岛主不胜

欢迎,请随在下前往一见敝岛岛主。恕在下先前礼貌不周!”

郑雷心里正有着两大汉所说的“岛主”的疑团,这儿既有岛主,去见见何妨,于是

立即还礼应允。

中年人在前,郑雷四人在后,其余岛民则在后井然有序的随同前进。

过沙滩,绕过岛的最有端,四时有不谢之花,八节有长春之草。靠山近水之处,竹

林茅舍,鸡犬相闻,是一片不小的村庄。

一个健美女子,首先奔前而去。

郑雷等穿过村庄,夜阑人静,不见一人,在山岩间,一排楼台亭阁,在月光下看起

来,更显得巍峨雄伟。

中年人领着走上数十级白石阶梯,刚刚阶梯走完,郑雷等惊愕得踟然而立,把身后

的诸人,全阻住不得前进。

中年人已经走了好几步,才回身发现这情形,又笑笑地候着郑雷,他以为他在欣赏

这阶前的雕刻杰作。

原来在郑雷面前,又是一幅两丈方圆的石刻“神龙行云图”!

郑雷受惊愕之后,越想越可怕,全身都微微颤抖。幸儿是夜晚,没有人发觉,他在

想:“这神龙行云太可怕了?几乎无处不是他的魔影!”

难道这岛主就是“神龙行云”?

郑雷一想到“神龙行云”,不由抬头瞬目观望。

“太真宫”赫然三大字出现眼前!

这“太真宫”虽然高大雄伟,但色彩结构,看起来却非常柔和。

而且顾名思义,这“太真官”亦不象是“神龙行云”这种魔王居住之所,难道岛主

是一个女子不成?

“当!”一声云极长鸣,郑雷从幻想中惊醒。

宫门大开,十六对宫女,手执宫灯,摆队而出。连向导的中年人,似乎亦感到惊讶

不已,退回几步,轻轻告诉郑雷道:“岛主破例出迎!”说罢,他立即退至郑雷身后。

郑雷小小年纪,哪里见过这些场面,而且中年人又告诉他“破例出迎”,使得他赶

快拉着方芳红姑,站在一起,一方面壮胆,一方面准备共同应付,以免失礼。

十六对宫女提宫灯排列整齐,又是十六对男童,各执一对对刀枪釜钺而出。

然后是八名半躶披绿纱少女们,簇拥一个美艳绝伦的中年妇人,婀娜而出。

中年人在郑雷身后轻声道:“岛主驾临!”他率众男女匍匐在地。

郑雷等四人,虽未拜倒,但亦排列整齐夕抱拳低头恭迎,朗声道:“在下小飞龙郑

雷等,承蒙岛主厚爱,破倒出迎,当面谢过!”

方芳在想:“岛主是一个女人,竟有如此威仪,真令人敬佩!”岛主轻启朱chún,声

似银铃道:“果然是你,免礼请进。”

郑雷微微一怔,心想:“她难道早知我要来?”

她难道早就认识我不成?

郑雷一声:“谢谢岛主。”即与方芳在前,红姑姊弟在后,登上石级,随在岛主之

后,进入“太真宫”。

“太真官”美仑美奂,进宫门,穿过一条蚌壳铺成飞鸟游鱼的回廊角道,然后绕过

“长生殿”,到达“九华宫”,“九华宫”显然是岛主休憩之所,里面陈设,极尽巧思,

檀木桌椅,金鼓银屏,珍珠垂帘,琴棋书画,琳琅满目。

其中一幅“小玉报双成”和“蜀裳仙舞”图,最为出色,令人百看不厌,不忍离去。

岛主挥手叫几名官女离去,然后把郑雷拉在身边分别坐定。

岛主仔细端详郑雷久之,玉手轻轻抚其头额,一股孺爱之情,使得郑雷深为感动,

不禁倚在她的怀中。

岛主长叹一声道:“真不愧郑家之后!”说时她竟然热泪盈眶,难以制止,扑籁而

下。

郑雷怔怔然不知所措,他立即垂手而立,肃容言道:“岛主是在下何人?”

岛主哽咽道:“我是你的姑——姑妈!”。说罢即抱住郑雷痛哭出声。

郑雷跪在地上,扶在姑妈的怀中哭了,方芳和红姑姊弟亦在不断的擦拭眼泪。

郑雷呜咽道:“我以为在这世上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想不到还有您姑妈!”

岛主哽咽问道:“你爸爸呢?”

郑雷硬咽道:“他已经死了!”

姑妈哭道:“他死在何处?怎么死的?”郑雷即将他们生活在“翡翠谷”,两月前

父亲如何自杀,发现“神龙行云图”,及自己两月来追踪“神龙行云”等事情,娓娓道

出。

岛主道:“你能确定你父亲是自杀?”

郑雷道:“当时我查验再三,没有发现被人杀害的痕迹。”

岛主又道:“你能确定你父亲自杀一定与神龙行云有关吗?”

郑雷点点头道:“不管是父亲看见神行云图才自杀,还是死后才留下的神龙行云图,

我想不论如何,神龙行云与父亲的死都有密切关系。”

岛主微点螓首,觉得郑雷说得很有道理,她突然问道:“你妈妈没有同你们住在一

起?”

郑雷痛哭失声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妈!”

岛主又摇头长叹道:“唉!她始终没有回来!”

郑雷道:“姑妈,你是说谁?”

岛主道:“我是说你妈妈!”

郑雷急道:“我妈妈是谁?”“她到什么地方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