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十七章 魔岛鬼城尽是迷

作者:秋梦痕

郑雷听他姑妈说话的意思,好象知道他父母的过去,又好象知道他妈妈的下落,这

几乎是郑雷从来无法知道,而且连一点影子也无法从旁人口中探出。

于是,郑雷急急问道:“我妈是谁?她到什么地方去了?”

岛主停了一停,好象在想该从什么地方说起,然后道:“自从我当了本岛岛主以后,

本岛岛规太严,江湖人士误入本岛而被越害者,颇不乏人,所以我不便离开本岛,而去

看看你们,你爸爸郑飞龙,是我的弟弟,我叫郑蕙如,你爸离开了情人岛,娶了你妈妈,

这些我都知道。”

郑雷怀念道:“我妈妈究竟是哪一个呢?”“情人岛的规矩,岛民娶了岛外的女子,

就不得再回情人岛,所以你爸爸一直在外定居,终而寂寞而死!”郑蕙如扶着跪在地上

郑雷的头,声声长叹,泪潸潸而下。

郑雷哭泣道:“那么我妈妈是否也死了?”

岛主又长叹一声道:“你爸爸至死也不告诉我你妈妈是谁!你一定想得到,这是你

爸爸极为悲痛的伤心往事,我不能不遵守你爸爸的遗言而说出你妈妈的名字。”

郑雷一听哀声道:“姑妈,你能告诉我些什么呢?”

岛主淡淡地道:“我只能告诉你,你妈妈亦是武林中人,一代江湖奇女子,她嫁给

你爸爸以后,听说你父母生活过得很美满,第一胎生了个女儿。”

郑雷望了方芳一眼,惊喜道:“姑妈说,我还有个姊姊?”岛主微点螓首。

天已经亮了,宫女等端来玉莲羹汤等早点,摆在各人面前之后离去。

岛主等她们出去以后,继续又说道:“不知你妈同什么人有了暧昧,等到生下了你

以后,你父母实在再也不能共同生活在一起,所说你妈妈便带着你的姊姊,不辞而别,

一去渺无踪影!”

郑雷道:“我的姊姊叫么名字?”

“叫芳芳。”郑雷同方芳听到同时惊噫出声。

岛主看着郑雷又看看方芳道:“你们惊叫什么?”

郑雷从地上站起道:“姑妈,她姓方名芳,就叫方芳。”

岛主眨眼道:“不对,你姐姐叫郑芳芳,两个芳字,都是芬芳的芳。”

郑雷哭泣地道:“妈妈为何一去十余年,都不回来看看我们呢?”岛主摇摇头长叹

一声道:“据我想,此中一定还有为外人所不知的秘密,可能愧见你爸爸总是主要原因

之一。”

郑雷道:“为何爸爸每天黄昏,都领着我去跪在‘桃花祠’前念那首人面桃花的诗

呢?”

岛主道:“据我所知,你妈妈确实是一个好人,不知为何,偶然铸成大错,在一起

时,你爸爸不能谅解她,离开后,你爸爸一往情深,也许为平静自己的心灵,才天天去

跪祷纪念她!”

郑雷道:“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妈妈呢?”

岛主道:“一个江湖人物,是一定会关心江湖大事的。你以‘小飞龙’的绰号出道

江湖你妈妈不会不知道的,如果你妈妈关心你,她自会来找你的。”

郑雷仰着小脸道:“姑妈,你是不是派了两大汉去龙虎山找我?非要把我同方姊姊

找来不可了?”

岛主道:“我虽然关心你的行动,但却没有命令两大汉之事。”

郑雷自言自语的道:“那还有什么岛主,要找我们呢?”

岛主道:“光鄱阳湖就有三五十个岛主,也许别的岛主亦与你或者是与龙虎山的禁

地有关。”

郑雷突然想起道:“姑妈你宫前的那块石头的神龙行云图,是什么意思?”

岛主牵着郑雷的手,盈盈站起道:“走,我们去看一个地方!”

于是,方芳红姑姊弟等都跟后面出了“九华宫”,到达“华清园”,登上望安楼,

岛主领着郑雷等,从南窗向外望去,窗外湖水绿波。

岛主玉指遥指百丈开外的一个小岛,小岛比这个情人岛不足十分之一,一览无遗,

在阳光下极为清楚,小岛通体是一座石山,不长一草一木,一眼望去,全是磷峋怪石,

插天削壁。就在这孤峰危石的顶上,有一座白石砌成的城堡,因为隔得远,看不清人影

的活动。

岛主指着那小岛道:“那就是魔鬼鬼城!”

大家不由一怔,这名字令人一听之下,即寒战不已。郑雷道:“姑妈,上面有人

吗?”岛主道:“当然有人。”方芳摆手道:“既然有人住,为何要取成么难听的名字

呢?”

岛主长叹一声道:“说来话长,这魔岛鬼城原来是湖盗出没之所,在十多年以前,

被一个不知名的岛主占所,这人得了致命的暗疾,但这人武功高强,残忍嗜杀。”

郑雷道:“姑妈,你见过这个岛主吗?”

岛主道:“我们只知道这魔岛鬼城中没有一个女人,所有的男人,全都得了可怕的

暗疾,从不肯以真面示人!”

郑雷怀疑道:“江湖上往往出现蒙面人,是否就是他们?”

岛主道:“这却不得而知了!”

郑雷又紧问道:“那岛主是不是就是神龙行云!”

岛主道:“我亦知道江湖上有一个杀人魔王神龙行云,但是无法证实这岛岛主是否

就是神龙行云!”

郑雷道:“姑妈,你还没有说到那幅神龙行云呢?”

岛主沉吟一下道:“直从魔岛有人占据以后,因为魔岛不出产食物,所以他们常常

来犯情人岛,经过几次的流血战斗和谈判,他们终于采取睦邻政策,誓言从不再犯,魔

岛岛主就送了那幅神龙行云的石刻,放置在天宫前,约言如果魔岛岛徒再犯本岛,即会

令其跪在神龙行云图前自裁,以示信诺。”

郑雷道:“以后呢?”

岛主道:“以后即从不敢有人来犯。”

郑雷惊慌道:“姑妈,不好!”

岛主惊道:“什么?”

郑雷道:“香山娘娘庙亦有三幅石刻的神龙行云图,最后是全部女尸惨遭分尸,未

留一个活口!”

岛主沉吟道:“这——这很难说,如果最近出现的那个神龙行云,就是魔岛岛主的

话,也许有这个可能。”

郑雷看看方芳和红姑姊弟后道:“姑妈,我同方姊姊去一探魔岛鬼城,看看岛主是

不是神龙行云?”

郑雷刚说了一个“去”字,红姑即紧接道:“郑弟弟,我们亦去。”

岛主叹一声道:“去不得,去了一定凶多吉少,凡去魔岛者,不论男女,从无生

还。”

郑雷道:“姑妈你放心,我们水性好,打不赢,却跑得快。”

岛主道:“我又不能去,如果我去,就违背了当年的约言,以后定会招来无穷的麻

烦,你们先别慌,等我想好办法再说。”

他们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于是他们又回到九华宫吃过早点,然后就到四处游玩,并

且尽量的充分休息,准备晚间一探魔岛鬼城。

初更以后,郑雷姑妈派了两对最高武功的男女用两艘独木舟,送他们四人出发。

郑雷一看这四个岛民,全换了与郑雷等一样的打扮,郑雷知道姑妈的用意,他与方

芳,红姑姊弟分乘两艘独木舟,两对男女根本不用桨,足一点独木舟即如箭离弦,直向

湖中射去。

他们不直接航向魔岛,先向一岛外驰去,然后再绕一个大圈,差不多化了一个更次,

才绕向魔岛的另一面。

离魔岛还有四五丈,为了避免暴露目标,岛民嘱他们四人下水游去。

四人紧紧依靠,即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分别下水,郑雷同方芳游向魔岛的东端,

红姑姊弟游向魔岛西端。

郑雷同方芳慢慢接近了魔岛,在夜色下仰望危石上的鬼城,白石森然,酷似骷髅魔

宫,加以湖面疾风怒号,更似妖魔惨叫,二人刚爬上岸边,衣衫尽湿,更感到紧张寒战

不已!

郑雷轻声在方芳耳边道:“姊姊,我先进。”说罢,郑雷看好地形,晃身就飞到鬼

城箭垛之上,一眼看见右侧碉楼之上,似有一个人影。

郑雷惟恐被发现,毫不犹疑,靠紧石壁,三两个箭步,冲上碉楼餐ā?

果不其然,正有一人,靠窗倚立凝神外望,并未发觉郑雷等人踪影。好个郑雷,得

势岂肯让人,手快眼快,骈指如戟,就向那人肩井麻穴点去。

指风所到,那人应指而倒,但倒地僵硬挺直,不似活人,郑雷注目一看,不由倒吸

一口冷气,受惊后退。

只听“哗啦”一声,那人象一堆朽木似的倒落地上。立即有一丛小箭自那人身上向

前后上下射出,布满全楼,同时不远处铃声大作。

郑雷暗叫:“不好。”但想要冲出楼门,已经来不及。郑雷灵机一闪,两掌自肩窝

反划一个半圆,陡然“太上神功”应念而发,小箭不但全部象碰在棉花上似的,立即纷

纷坠落,而根根被灼得半焦。

原来郑雷所点倒的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具穿戴整齐白骨惨惨的机关骷骸!“呀!”

方芳刚进来,一看到这情景,吓一声惊叫。“呀——呀——呀”全岛回应!

骷髅虽然机关发动,射箭响铃,但至今仍未发现人影。为何方芳一声不大的惊叫,

而能在这岛上引起回声不绝呢?难道这真是魔岛不成?

郑雷既感有些微胆怯,又不由的怒气不息,从这骷髅人的设置,就知这魔岛岛主绝

非善类,郑雷抬眼望去,只见附近几座碉楼上,全有一动不动的人影,想必都是这种骷

髅!郑雷想到此处,不觉呕心不止,杀机陡起……

这一声又尖又长,又颤抖阴森森的鬼叫声使得每人心弦,都为之震得寸寸裂断。

紧接着又响起,好象出自九幽地府,冤魂厉鬼的哭叫声“小儿郎,你来了,让我等

得你好苦!”

这一声叫过以后,鬼城四面响起回音,好象无数鬼魅,一连复说了数十遍,才渐渐

隐去。

但第二声又紧接而起:“阎王叫你三更死,岂肯留你到五更!”

回音依旧,而且越来越凄厉。

第二声余音未尽,第三声又更加尖啸而起:“黄泉路,幽冥谷!来到鬼城不得活!”

第一声使得郑雷拉紧方芳,感到胆怯。

第二声使得二人同感惊愕!

第三声使得郑雷怒火上冲,好好的人不作,偏偏装神弄鬼,他气得两足一蹬,猛的

一蹲身形,双掌猛抬,一座碉楼的屋顶,整个的被郑雷掀了开去,梁栋断折,屋瓦齐飞!

郑雷一抱方芳,幌身准备向门闯去。

方芳紧紧抱住郑雷,停了下来,从碉楼上看下去,二人都惊得呆了!

是人?还是鬼?一个个黑影,从古堡石屋中幽幽地走了出来,好象连走路都无力似

的。

倏然,全岛又发出一声锐啸,所有黑影不下三四十人,突然精力百倍,双臂舞动,

骨节一阵“咔喳”暴响。

二人这才看清,原来全是兜头盖脸,全身是黑头罩,黑色宽袍大袖的蒙面人。

这些蒙面人,忽然一挫身形,所有的黑袍,全都好象打足了气似的,饱满的鼓涨起

来。“嗖,嗖,嗖嗖……”

所有的蒙面人,全都腾飞半空,分布落在所有的屋顶危岩上,但是在郑雷所在的碉

楼上,却没有飞来一人。

一个个肃敬躬身而立,黑袍迎风飘幌,显然是在肃迎什么首领人物。

郑雷从这些蒙面人所注视的方向,亦看着鬼城中央的一座最高的古堡顶上。

在星光下,堡顶上泛起一片淡淡朦朦的青雾。

似行云,似飘雾,在所有蒙面人俱匍匐下跪时,在云雾中五种亮光闪闪生辉,渐渐

凝聚成了一个人形。

郑雷轻声惊叫道:“姊姊,这岛主果然是神龙行云!”

众蒙面人三拜已毕,齐声高呼:“参见岛主!”

神龙行云一摆手道:“平身。”

众蒙面人又朗呼一声:“愿吾岛主万岁。”

神龙行云抖袍高声道:“小飞龙等一干人,无故侵犯本岛,立即赐死!”

郑雷确定了现身的就是与他在香山娘娘庙所见的“神龙行云”一般无二之后。

立即告诉方芳道:“姊姊千万不要妄动,准备随时见机而退。”

他猛可一挫身,身形暴射而起,小小身子飞在半空,左手骈指如朝,右手坚掌如刀,

人如行云流水,就向“神龙行云”奔驰而去。

刚飞在半途,两个蒙面人左右截住,四掌翻飞,人未到劲风先至,内家真力悉叱而

出!

郑雷指掌并施,只听惨叫闷哼,同时骤发,两蒙面人一个不知不觉死去,一个开肠

破肚,血污满地。

但郑雷亦逼着停了身形,落在一柱擎天的危岩上。

方芳接踵而至,在郑雷耳边道:“弟弟,你看湖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