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十九章 瓷盘藏五行大惊小怪

作者:秋梦痕

湖水汹涌着,碧绿的湖水卷起层层白色的浪花,这是一个明朗的好天,极目千里!

天亮已经很久了!

情人岛的沙滩站满了人,似乎已经站了很久。

水际整齐地摆满了五彩缤纷的独木舟,有一股轴轳千里,旌旗蔽空的气派,看来他

们就将誓师祭旗,倾巢而出的样子。

忽然有人大叫:“来了!来了。”

在层层浪花的湖面上,远远的有两艘独木舟,箭射而来。

情人岛主郑蕙如,美艳绝伦中满含忧郁之色的走向水际。没有一个人不感到心清特

别沉重,明明独木舟中只有全身着红的红姑姊弟,郑雷方芳则不在舟中。

两艘独木舟一直冲到沙滩上,四男女和红姑姊弟跳下独舟时,六人都热泪盈眶,啼

嘘不止。

郑岛主朱chún动了几动,但不敢启齿相问。

郑岛主玉掌微微上举,只要她玉掌一挥,情人岛就要倾巢而出,血溅魔岛!

但是她究竟是一岛之主,不能如此盲动!

她强忍悲痛,问道:“红姑,他们呢?”

红姑痛哭道:“完了,他们完了!”

郑岛主虽然悲痛,但她不能象红姑那样痛哭失声,她只是吞声流泪,把红姑姊弟搂

在自己怀里。

郑雷是郑家唯一的后代,她深海没有阻止,至少她应该随同前往,使得魔岛岛主看

在情人岛的面子上,不致遽下杀手。

她等到红姑哭声渐止,她才松手再问道:“究竟情形如何?你们为何能逃离魔岛?”

红姑沉吟一下道:“我们是分两批潜入魔岛,当我同红弟一接近鬼城时,竟然被一

个蒙面人发觉,而蒙面人正是我们的父亲。”

红姑又哭不成声,久之,红姑继道:“我父亲不敢泄漏魔岛的秘密,他只是说叫我

们忘掉他,他已经终生不能离开魔岛,母亲他没有见着,可能找错了地方。”

郑岛主道:“那你怎么知道郑雷的情形呢?”

红姑继道:“就在此时,全岛鬼哭神号,我父亲十分惊慌,说是魔岛发现敌踪,我

这才告诉他,这敌踪正是与我们同来的郑雷和方芳,既然他们已被发现,我们也准备现

身接应。”

郑岛主两眼直盯住红姑,在催促她说下去,红姑又道:“但是我父无论如何竭力阻

止,他说擅闯魔岛者,必死无疑,我们出去,亦是多陪上两条性命”。

郑岛主道:“以后呢?”

红姑即将大岛主出现以后,一直到二岛主提着两人,踏船而去的详情道出。

郑岛主道:“你们又怎样奔出来的呢?”

红姑道:“我们哭着叫着爸爸一同逃走,他一再说他已经无法离开魔岛,我们问他

为什么?他亦不敢讲,我们要求他把头罩取下,见上一面,亦没有为他接受,他只劝慰

着哭着叫我们离开,所以等到我们潜游离岛时,已经看不见二岛主的船踪影了!”

郑岛主听完以后,立即挥动玉掌,众人纷纷跃上岸边的独木舟,她牵着红姑姊弟,

亦跳上一只独木舟,划破湖水,领先出岛而去。

近百只彩色缤纷的独木舟,井然有序的滑行在这碧绿银波的湖面上,他们直航魔岛。

船队浩浩荡荡前进,前面浩渺烟波,一望无际,然而后队却忽然响起一声胡哨,这

明明告诉岛主,后面发生情况。

难道魔岛岛主先发制人,已经来偷袭情人岛不成?

郑岛主循声扭头观望,原是在岛的极左端,飘荡着一艘无人小船。

这小船的形式,决非情人岛所有。

这小船的头上绘成一个魔头,船头就正是他张开的血盆巨口,红姑忽然惊叫道:

“就是那艘魔岛鬼船!”

郑岛主挥手示意,船队立即停止不前,她招呼身边的两艘独木舟,就直趋无人鬼船

奔去。

还有十丈远近,郑岛主已经急不及待,藉独木舟前进之力,人已凌空,飘飘飞起,

直冲向无人鬼船。

郑岛主离鬼船还不足五尺,突然船中一条人影飞起,直上九霄,好象这黑影力道没

有余尽的样子。

郑岛主喜出望外,惊叫道:“雷儿……”

黑影原是郑雷,郑雷兴奋地叫道:“姑妈!”

红姑姊弟欢呼抱掌跳叫道:“小飞龙,郑弟弟!”

“小飞龙,郑哥哥!”

郑雷身如蛟龙,一直向上疾升,宛如凌虚御风,无有余尽,直冲到二三十丈高,才

一个翻滚,环飞而下,慢慢的又滑向小船。

此时,郑岛主已经站立船头,一看方芳仍昏迷未醒,待郑雷落回船后,她牵着郑雷,

走进中舱,依身察视方芳。

郑雷眨眨眼十分惊讶道:“我怎么到了此处?姊姊怎么样了?”

郑岛主道:“雷儿,你不知道?”

郑雷道:“姑妈,我被魔岛大岛主击昏以后,刚刚在空中才醒过来。”

郑岛主征然惊愕道:“你冲霄升起,你不知道了?”

郑雷茫然地点头,显然无知般的天真,噘着嘴道:“嗯,我醒来时正看见姑妈飞

来。”

郑岛主道:“先别谈,等我救醒方芳要紧。”

郑岛主低头看看方芳,不过是点了普通的麻穴,点穴的位置倒极平凡,但点穴的手

法却极不平凡。

郑岛主正在感慨“神龙行云”二岛主,不仅是一个狂妄的杀人魔王,而从其点穴手

法中可见其灵巧机智,不是一个狂妄的人,所能具有的。

她高举柔夷,正要拍下,她眼角间,已看到郑雷两指虚空一弹,方芳已然蠕动醒来。

郑雷以前的武功如何,郑岛主虽然没有看见,但今天的一蹦一弹,显然目见比耳闻

的要高超得多,怪不得他在魔岛伤在大岛主之掌下,还被二岛主补了一掌一足,仍然不

死,却非偶然。

方芳眨眨眼悠悠醒来道:“弟弟,我没死?”

郑雷趋前扶起方芳道:“我们都没有死!”

方芳一看面前还有郑雷的姑妈在,原来已经是情人岛近旁,她惊疑的正要发问,郑

岛主点足舟行,迎风言道:“先别问,回去再讲。”

她挥手下令,船队重返情人岛,自己几条船,抢先直趋情人岛的沙滩——情场。

回转九华宫,果腹充饥,席间郑岛主仍不厌其烦的频频相问。

最后郑雷道:“姑妈,二岛主只承认家父之死,与他有关,但并非凶手,此仇是不

是还要报呢?”话中之意,显然他完全相信二岛主之话,对二岛主已经有感激之情!

郑岛主道:“此原因还需查明,我武林人士,以行侠仗义为主,神龙行云行事乖张,

杀人无数,不言父仇,亦必须为武林除。害。”

郑雷又道:“神龙行云既住魔岛,为何龙虎山禁地,又似神龙行云为图,暗藏禁地

出入路径!”

郑雷从背上包袱中取出瓮盘,把它倒放在姑妈面前。

郑雷在回忆中一面说出禁地地形,与图上吻合之处,他道:“我们起先以为这五朵

山形云,代表五座山,但实际地形只是山峦起伏,并未见有这五座云祥的山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