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二十章 江湖杀伐道义尽丧

作者:秋梦痕

她薄chún下弯,黛眉深锁,似在全神凝思这瓷盘的秘密!

郑雷要想说的话,都只好停下来,不敢打扰姑妈的思绪。

郑岛主忽然变为凝思的喃喃自语:“五峰山,五行山……五行山,五峰山……”

“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前面两句话,大家都听得懂,那是郑雷在天师府前问老樵夫的话,后面八个不相连

贯的字,则令人惊疑莫名。

郑雷忍不住道:“姑妈……”

郑岛主猛然击桌叫道:“有了!”

但她一听郑雷的叫声继道:“你先说下去。”

郑雷压抑住受惊跳动的心,继道:“这盘子后面,和龙虎山禁地入口,石碑后面的

小飞龙,与侄儿的rǔ名吻合,不知有何用意?”郑岛主道:“你还有问题没有?”

郑雷想了很久,方芳抢接道:“看守龙虎山禁地的老樵夫,和去找我们的两大汉,

既未蒙面,似乎不是魔岛人物,但他们所说的岛主,不知是指何人?”

郑岛主沉吟半晌,然后道:“我现在还没有把这几个问题的关连之处想出,但对瓷

盘上这个图,我不知我的想法对不对!”郑雷与方芳都高兴的催促道:“姑妈,你快说

吗?”

郑岛主慈爱的一笑道:“你们看,这五朵云,不是代表五座山,而是代表五行的方

位。”

方芳红始姊弟全围上来看,都觉得郑雷的姑妈说得很有理,不住的点头。

郑岛主看了看他们四人,继道:“你们看,这条龙身盘旋在五个方位之间,象一个

什么东西?”

郑雷首先叫道:“象一个八卦!”

郑岛主赞许地点点头,道:“我们看这龙头龙尾,只象有一条路,但实际不是,龙

身绕过五行方位,按遁甲易数就暗含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

这说法玄之又玄,四个小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郑岛主义道:“依我想,你们进入的那条路,正好闯进了‘惊’门,所以有惊无险,

还有一条地道让你们全身而退的机会,如果你们要是闯进‘休、杜、死’三门,你们就

绝无生还之望了!”

郑雷同方芳想起那些食尸兽和九头鸟,心中仍不寒而栗国,毛骨悚然,如果要闯进

了‘休杜死’三门,更不知如何可怕!

郑雷道:“妈妈,如何才能分辨出这八门呢?”

郑岛主沉吟道:“我想了很久,从这图上无法分辨出八门的方位,就是按遁甲上的

易理,这八门亦没有一定的次序,完全看设置的构思和技巧而走。”

郑雷看看方芳,似乎对姑妈的这解释。

仍感到无限失望,突然郑雷不禁“啊”了一声道:“为何丰都五鬼来抢这瓷盘以后,

就没有人再来抢夺这瓷盘了?”

郑岛主沉吟良久道:“我的解释,也许不着边际。”

方芳道:“姑妈,你讲出来人家听听嘛!”

郑岛主点点头道:“这龙虎山禁地是一件大秘密,但不是一件很多人知道的秘密,

这禁地中也许只对极少数人有用,而不是人人慾得的奇珍异宝,你们说,我的说法对不

对?”

谁也不知道郑雷姑妈这样的说法对不对,但四个小孩同时一致的点着头。

郑雷道:“姑妈,我还是去魔岛找二岛主查明报仇呢?还是先去龙虎山呢?”

郑岛主道:“你胜得过二岛主吗?”

郑雷道:“我没有把握。”

郑岛主对郑雷端详再三,赞许地点点头!

郑雷道:“姑妈,我想再与方姊姊,去探龙虎山?”

郑岛主道:“慾速则不达,你只要选择一个适当时机,再去一探,量无不可!”

郑雷乃禀明姑妈,就要告辞。

郑岛主送郑雷等出“太真宫”,穿过村庄,绕过山嘴,远远看见沙滩上已有岛民多

人在等候。

郑岛主叮咛再三,郑雷等分乘两艘独木舟,才泪眼模糊的离开了情人岛。

乘长风破万里浪,他们踏舟滑行了已两个时辰,此时已红日西斜。

在湖面,波光日影下,有一艘三桅大船独自迎面而行,显得是那么孤单,那么雄伟。

郑雷不禁自言自语道:“三桅船……”

坐在舟中的方芳,突然跃起,叫道:“三桅船!”

郑雷随着全身晃荡了一下,觉得奇怪,这三桅船为何值得方芳大惊小怪?

方芳急道:“三桅船在那儿?”

原来方芳先是反身坐着的,背向三桅船,所以不知郑雷看到的三桅船在那儿?

郑雷有:“你急什么?”

方芳急得几乎要跳起来,道:“你忘了,妈妈坐的不就是三桅船。”

郑雷顽皮地一阵朗笑道:“难道说这湖上就只有你妈妈坐的一艘三桅船?”

方芳一跺足,独木舟都差点翻了,红姑姊弟在另一艘独木舟中,看到好笑,郑雷赶

快两足分开平稳着小舟。

方芳急道:“弟弟,你快说嘛,三桅船在什么地方吗?”郑雷笑笑,遥指远处,方

芳不知看出什么蹊跷,急道:“弟弟快追!”

红姑突然抱拳向方芳道:“方姊姊,郑弟弟,我们要去找我们的妈妈,就此分手,

后会有期!”

郑雷同方芳都想不起什么话好说,任务各殊,只好分道扬镳,互订后会之约。

郑雷道:“一月后的今天,咱们在龙虎山天师府前相候。”

红姑想了一想道:“好!”

四人两艘独木舟,互相依依在湖上环绕两圈,红姑姊弟奔东,郑雷足下一吃力,即

依方芳之言,向三桅船追去。

从黄昏追到傍晚,距离是越来越近,但夜色逼人,乌云四合,风急浪高,视线却越

来越不清楚。

合郑雷方芳二人之力,但独木舟在这浪涛汹涌之下,却越来越难控制。

又追了半个更次,风势更加狂扫湖面,大雨骤至,浪涛卷起一两丈高,远远看见三

桅船,早已落帆下绳,完全靠人力在摇橹前进。

郑雷的木舟,早被浪花抛在空中飞舞,幸而郑雷内力大增,总算始终保持平衡,未

被倾覆。

但是,这样一来,看看追近的距离,又反而渐渐掉得远了。

倏然方芳惊叫道:“娃娃鱼,娃娃鱼!”

郑雷一看,简直是成千成万的娃娃鱼成群而至,在风雨中见女鱼王几次跳出水面,

好像表示重逢欢情。

郑雷在想:“娃娃鱼此时来干嘛?”

此时郑雷才发现,原来娃娃鱼所到之处,波浪不兴,浪涛只在鱼腹之下汹涌。

千万只娃娃鱼,把独木舟抬在中间,四平八稳的掠过湖面,疾向三桅船追去。

近了,三桅船上一切展现在郑雷和方芳眼中。

方芳惊叫一声,惶悚的道,“弟弟,你看!”

风急雨强浪涛高,狂浪猛卷,三桅船只偶尔在浪花中露角,只有三支桅始终露出浪

外,使人知道这三桅船还未被狂浪吞没。

在三支槐的前中两支桅上,多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在风雨中动亦不动,就像桅竿上突然高了一截。

中间一支桅竿上一看就知是“神龙行云”,但是,是大岛主还是二岛主,就无法分

辩得清。

前面桅竿上是一个女人,衣衫尽湿,曲线毕露,看起来是一个徐娘半老,风姿犹存

的女人。

方芳轻轻爬到郑雷身旁,几乎伏压在他的肩上道:“弟弟,那是我妈妈!”

郑雷一怔,方芳妈妈从不现身,干嘛同“神龙行云”面对面的站在桅竿上,不言亦

不动?

郑雷紧张道:“姊姊,他们在干什么。”

方芳一噘嘴道:“那我怎么知道!”

郑雷道:“他们是躲避排空巨浪?”

方芳道:“谁知道?”

郑雷又问道:“他们是在较量武功?”

方芳道:“跟你说,我不知道!”

郑雷这一次有点自语的口气,但这口气确非常有力,说道:“他们为何站在一起?”

这一问,正好问到方芳心里,方芳亦同样想着这个问题。

郑雷同方芳的到来,已经被桅竿上的两人发觉了,不然,他们二人还不知要僵持多

久!

摹闻方芳妈妈喝道:“你走不走,你再不走我就要下毒手了!”

郑雷同方芳简直是又惊又怕,方芳妈妈如此对待“神龙行云”,焉得不丧命在“神

龙行云”魔王手里?

“神龙行云”不知杀过多少女子,但这一次却显得畏缩不已。

郑雷在想“神龙行云为何不敢下手?”

方芳在想:“神龙行云该不会向妈妈下手!”

在强风劲雨中,怒涛澎湃中,只听得“轰隆”一声,原来是方芳妈妈果然出掌,双

掌力因而出,看来劲道十足,内力悉吐,真是痛下毒手!

劲势袭过“神龙行云”,似乎一接触他身子,即化为乌有。

“咔喳”一声,桅柱倒险些从中折断。

“哟!”方芳一惊,不知什么时候桅竿上亦站立了人,仔细一瞧,不是别人,不知

什么时候,郑雷从她的身边飞上桅顶,她还不知道。

风雨小一点了,浪亦小一点了,看来这辰光已经是午夜以后。

郑雷无论如何不能眼看方芳妈妈失手。爱屋及乌,他爱方芳妈妈跟爱方芳一样,他

不管有无危险,他飞身桅竿上,助一臂之力。

方芳一看郑雷飞上了桅顶,她也仗剑飞身,落到了前桅半腰的绳索上。

她轻轻叫了一声:“妈妈!”

“神龙行云”这个时候似乎才发现方芳和郑雷的来到。他看看方芳又看着郑雷,然

展袍高飞绕桅一匝。

在渐停的风雨中,看来他的身形并不太快,但方芳妈妈发了一掌,郑雷也发了一掌,

可是连袍角亦没扫到他一下。

这种几乎是失传二三百年的“浮光掠影”轻功,不能只凭快慢论高低,这种不可思

议的玄妙,在“神龙行云”连飞三匝时,郑雷似乎豁然贯通,大有心得。

方芳妈妈停止了发掌,郑雷亦忘了发掌,“神龙行云”猛然急冲而下,落在郑雷二

人所乘的独木舟上,冲开娃娃鱼群,风驰电掣的消失在黑黝黝的湖面上。

风停了,雨亦停了,湖水碧波如镜,云屑汹涌四散,云隙间已经可以看到点点寒星。

郑雷知道方芳妈妈不喜见陌生人,“神龙行云”走了,郑雷反而显得很尴尬,无法

处理这场面。

方芳妈妈一下飞在中桅竿上,劈掌如刀,劲风如万箭齐发,不问青红皂白,就向郑

雷劈至。

这一掌是“太上神功”,郑雷识得,但方芳妈妈的“太上神功”与郑雷的似乎各走

极端,方芳妈妈走的是阴柔,郑雷走的是刚强,殊途同归,各有其妙绝之处。

怪不得方芳妈妈能化解“太上神功”,郑雷惊异其为何对他发掌?亦只好运起“太

上神功”,以便同样能起化解之效。

方芳惊得几乎哭叫道:“妈妈……”

郑雷一挺之后,为了恐怕方芳为难,他一个翻滚就向湖面射去,他踏着娃娃鱼群,

尽快的远离三桅船。

他已经飞奔得远了,但他仍听到从湖面传来方芳和妈妈的声音:“弟弟,回来!弟

弟!快回来!”。

“谁叫你跟那臭小子在一起,你别想跑,快跟我一块回去!”

郑雷骑在女鱼王背上,女鱼王似乎知道郑雷的心情,奔射如箭,快通电光火石,瞬

间,已经离得远了,连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郑雷有一种自尊心被极度侮辱的难过,又有一种别离滋味在心头的悲伤,他想哭,

却又哭不出来。

郑雷想:“我有妈妈,我有姊姊,总有一天我会找到我自己的妈妈和姊姊!”

晨光熹微中,郑雷已经看到离陆地近了,青山绿野,郑雷觉得都在迎人而笑,郑雷

拍拍女鱼王的头道:“鱼姊姊,我们别了,但是我一定会回来再看望你的!”

他把真情付与娃娃鱼,也许有人笑他傻,但是没有人能阻止他与女鱼王之间灵犀相

同!

郑雷倏的闪电飞起,他仿效“神龙行云”“浮光掠影”身法,但他只能在鱼群上空,

绕飞两匝,就向岸边掠去。

郑雷别过鱼群,直奔官道,天色大亮,郑雷打听之下,原来这是一条直奔“饶州”

的官道。

不到一个时辰,饶州城已经在望。

路边有一个路亭,离饶州还有十里,但实际上路亭与饶州城,只隔一道港湾遥遥相

对。

如渡船过港即是饶州城,但如绕过此道港湾,就必须足足走上十里。

湖面的对岸码头,已经熙来攘往,显得相当热闹,渡船往来穿梭,阳光在水而闪闪

生辉。

路亭中没有人,郑雷为这水上风景的吸引,亦为脑子里思潮起伏的宁静,他不由得

坐了下来。

他茫茫的望着这水面上,但是他什么亦没有看见。

他似乎在想,但是他没有一条理得清的思路!

他就是这样忘我的坐在路亭中。

在他没有遇到方芳以前,他没有这种感觉,如今他失去了方芳,就像失去了舵的船,

在这茫茫人海中,有一种孤独和凄凉的感觉。

忽然,水上传来一阵吵嚷声,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江湖杀伐道义尽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