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二十一章 水上擂台笑话百出

作者:秋梦痕

“走,我们投降吧!”

由郑雷领头,大家默默无声的走出路亭。

足步缓慢,心情沉重,刚刚走出不过十丈,忽听一声斥喝道:“站住!”

郑雷首先停了下来,众人显得毫无主意,亦跟着垂首而立。

“帮主有令,你们速速把刀箭放在地上。”

郑雷回首看看大家,走在郑雷身后的蓝衣大汉牵着青儿沉声道:“小哥,我们都完

了!”

郑雷摇摇头道:“弓箭钢刀,放在地上。”

众人依言放下,郑雷又道:“你要他们,让妇孺们站起来。”黑衣大汉用劲的叫道:

“你们放起我们的老弱妇孺!”

金乌帮的又传言道:“你们先退后五步!”

众人依言而退。

不久,金乌帮的人已经令所有妇孺站起,一个个哭哭啼啼的集中在前面,五六十人

会坐在地上,被四五十个执着明晃晃大砍刀的壮汉,团团围住。

金乌帮的人又叫道:“帮主有令,金弓庄主受召进见!”

原来牵着青儿的蓝衣壮汉就是庄主,他向郑雷点点头,仍牵着青儿,缓缓迈进!

郑雷沉声道:“慢着。”

庄主停身回首,惊愕地看着郑雷。

郑雷道:“留下青儿,我同你前去。”

庄主将青儿交与黑衣大汉,牵着郑雷,环视众人,示意稍安毋躁,来后口身,就向

金乌帮主走去。

刚刚走到中途,金与帮主的又道:“金弓庄主,你手里牵着的小孩是谁?”

庄主征然停住,望着郑雷,无以为答。

郑雷一身蓝缎紧身劲装,腰紧丝巾,足登一双赭色快靴,梳一个冲天髻,人长得聪

明秀丽,英气中略带几分忧色,打扮和模样,全不像本地人士。

庄主想不起该说郑雷是谁?

金乌帮的又叫道:“帮主有令,你如有投降诚意,就先打死这小孩!”

庄主呆了,这大出郑雷意料之外,真想不到金乌帮的眼光如此毒辣!

其实,刚才金乌帮两次石雨攻击,连亭顶一块屋瓦都没有击中,就知亭中必有高人,

但他们却想不到是郑雷,不过他们心狠手辣,宁肯错杀三千,亦不肯放松一个可疑人物,

郑雷一看,离金乌帮主所在,至少还有二三十丈,离他预计发动突击的距离,已经不远,

他轻声的道:“设法继续前进。”

庄主抱着郑雷,大声哭道:“你们是不是人。你们好残忍,他是一个小孩什么也不

懂,你们为什么要我打死他?”他用这方法吸引着金乌帮的注意,他一边大步迈进,几

句话说完,又前进了三四丈。

金乌帮的高叫道:“放下他,站住!”

庄主道:“我是奉命而来,我们已经缴出武器,你们难道还怕不成?”

这一句话,却意想不到的发生了激将的效力,他们让金弓庄主继续前进,再没有出

言阻止。

离金乌帮主不足十丈了,金弓庄主正抱着郑雷低头疾进,忽然眼前刀光一闪,两个

执大砍刀的帮徒,用刀从中间一架吼道:“站住!把小孩放下。”

郑雷轻轻用力一挣,金弓庄主知道他要下来,他刚刚把郑雷放下,郑雷哭着:“妈

呀!妈妈!”的叫着,就往被包围着的妇孺奔去。

蓝衣壮汉亦楞了,难道郑雷真是金弓庄的小孩。

被围的妇女,敢情亦是吓花了眼,见有小孩叫着前来,也“儿呀!儿呀!”的乱叫

嚷。

守着妇孺的群众,大砍刀一扬道:“不准过来……”

话还未完,郑雷早已凌空飞起,“浮光掠影”,绕飞一匝,只一瞬间,围守妇孺的

四五十个帮众,全无声无息,哼都没哼声,就全倒在地上。

两个执大砍刀的“嗖嗖”两刀就向金弓庄主砍下。在路亭前二三十个金弓庄众,抢

回刀箭,就风驰电掣的扑来。

金乌帮主亲自率领众徒就向全体妇孺围攻而至。

这种择弱而噬毫无江湖道义的行为,更为郑雷所不齿。

郑雷正在空际,扭腰展臂,由“浮光掠影”突换“飞龙身法”,翻滚如轮,疾行如

风,直向金乌帮主一群人冲去。

“小飞龙!”

一声惊呼,金乌帮也吓得只恨爷娘少生两条腿。众人知道郑雷就是新近扬名江湖的

“小飞龙”时,郑雷正如龙一样的变化多端,早已不知去向。

他贴着树梢草丛,疾驰而去,所以不易为人发现。

他顺着港湾往里狂奔,他想看看先前那些小船的去处。

他真意料不到,这饶州城外,却如此战云密布,杀伐连连,刚刚才死亡累累,如今

他早又看见又是。处人山人海的战场。

在港湾的尽头,筑了一座高台,台近水滨,台上龙飞凤舞写着大字“水上擂台”。

从台口延伸约十丈,两岸有数根粗绳栏过水上,绳外挤满了小船,两岸挤满了数不

清的人数,只见万头攒动,黑影幢幢。

这时水面上空荡荡的,台上虽时时有人走来走去,但比武尚未开始。郑雷不愿去挤,

找一处高地,站在二三十丈外,远远的居高临下,注视场中。

郑雷觉得台柱上的对联怪有意思,反复的看了两三遍,对联是:“粉拳单打美男子,

绣腿只踢丑丈夫。”

这两句话,却令郑雷莫名其妙,这明明是女子摆擂,女子摆擂多半为的是把亲,但

从这对联看来,这女子恨尽天下男子,不论美丑,似乎都在斩杀之列。

郑雷虽然还是小孩子,但也不禁心感不乐,他倒要看看过女子究竟是什么模样,武

功高到如何程度?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为何竟敢如此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在一声震天爆响的叫好声中,台上出现了一个宫装美女,美得几乎无法形容。

这女子在娇艳中眉梢眼角间,有几分妖荡的春意,看不出她是不是武功超群,更看

不出她有何狂妄之气。

她环视两岸和水上,轻轻的拂袖为礼,朱chún微启,声如银铃,语似鸟啼,宛啭而出,

传得又远,听得又清晰,内力造诣,实为惊人。

只听那美女道:“奴家百蝶仙子朱玉奴,以武会友,请江湖朋友武林同道,多多赐

教!”

忽然在人群中有人高声叫道:“我的好姑娘,你笑一个怎么样?”

郑雷更加奇怪,这是打擂,又不是唱戏,怎会还有如此叫嚷的!

在郑雷锐眼搜索之下,原来叫嚷的不是别人,正是刚逃来的金乌帮主。

郑雷摇摇头不胜感慨的忖道:“刚刚帮众死伤累累,转眼看之间,女色当前,岂料

金乌帮主竟是这等轻薄忘形之人。”百蝶仙子朱玉奴停了一停,果然露齿一笑,全场爆

出了一声“好”。金乌帮主更是得意扬扬,一个人狂妄大笑。

随见百蝶仙子柳眉倒竖,朗声言道:“请邝帮主下场赐教!”

金乌帮主邝达,在鄱阳湖一带小有名气,为人心狠手辣,嗜好渔色,闻言立即笑叫

道:“我的好姑娘,你要输了,可要嫁给我啊!”说完又是目中无人的一阵狂笑。

百蝶仙子却不再答话,从台上拿起两块约两三尺长的滑水板,两手向台外一扬,人

即从台上飘然飞起。

衣袂飘飘,宛若仙姬临凡。

当她娇躯斜斜升至水面时,她两腿轻弹,直立的身体,立即变为斜斜俯冲,驶向水

面。

快临近水面之际,她玉手轻松,滑水板落在水中荡起阵阵涟漪,只一个小弹身,快

途电光火石,百蝶仙子早已盈盈站立滑水板上。

她娇滴滴一声:“请!”人如彩蝶飞舞,缓缓滑行于十丈方圆的水面上。

郑雷从她的身法看来,百蝶仙子不但轻功卓绝,而且内力精家,长裙、衣袂飘风使

得平静如镜的湖面上,划出两疲乏白练三,波涛滔天水花四溅,点滴不沾。

这时,人群中又是一阵欢呼雷动。

邝达脸皮再厚,也不能不下水应战,他哈哈一笑道:“我的心肝宝贝,你的老哥哥

来也!”

金乌帮主邝达,展袍飞身,背后斜插台剑一柄,凌空飞至台上。

他在台上亦取了一双滑水板,一式“大鹏展翅”飞临水面,然后一声:“我的小亲

亲!”倏然改为“苍鹰搏兔”,疾往水面急冲而下。

只闻“唰”的一声,他早已追在百蝶仙子朱玉奴身后。

滑水容易转身难,两人先在滑水的步法上,力求变化,让别人捉摸不定,让别人躲

闪不开,百蝶仙子是轻灵,金乌帮主是强劲,一老一少,一男一女,快逾奔马,灵如海

燕,看得人眼花缭乱。

只听“拍”的一声,两人交了一掌,这一掌只震得水花齐飞。

但郑雷对邝达这一招,却痛很其卑鄙无耻。

邝达这一招由“黑虎偷心”和“叶底偷桃”二式组成,这两式本来是极为普通的招

式,似合在一起,取其巧用其精,一手取手中,一手取手下,就成了一着绝妙毒招。

在百蝶仙子当时滑行中的姿态和角度,势之所至,要转躲过对方这招确是不易,同

时她的娇躯虽然较弱,似想扭身还攻,也实在大非易事。

但是,女人在防卫她胸前和两腿之间,是有一种习惯的本能,在不可思议出掌角度

奇妙莫测之下,“拍”的一声接实了一掌,邝达被震开滑去。

一合即分,忽然百蝶仙子看着要过去的身子,倏然宫裙抖飞,金莲乍现,“扑通”

一声,邝达吃了一腿,翻身跌下滑板滚入水中,游回岸边。

顿时又是一阵欢呼笑骂,这真是“绣腿只踢丑丈夫”了!邝达在人群中抱头鼠窜而

逃。

百蝶仙子朱玉奴缓下身形,一挫身娇躯冲霄而起,刚冲起两丈余高,两只三寸不足

的金莲,乍分倏现,一势“鹞子翻身”,又复向水面冲去,两手抓回滑板,就藉这一抓

一滑之力,一个美妙的身子,在水面滑了一个弧形,然后飞回台上落下,轻轻理着髯边

的乱发。

百蝶仙子在台上又是轻轻一拂,娇声道:“如有高手,请再下场赐教。”

只听一声娇滴滴的声音道:“姑娘,我窈窕公子来领教领教!”

绿影一闪,一个一身文士打扮的俊秀男子,轻飘飘落在台上。

全场鸦雀无声,都为这个男子的俊俏美貌怔住了。这明明是个男人,然而他说话的

声音却宛如豆蔻少女,令人销魂,连百蝶仙子亦楞得的看住他。

窈窕公子扭腰一揖道:“姊姊,请!”

百蝶仙子这才如梦初醒道:“公子,你……”

百蝶仙子一阵娇羞,眉宇间春意盎然,眼角间流露出无比的媚态,她轻声继道:

“你好可人!”

窈窕公子趋前一揖道:“好姊姊,你谬赞了!”

百蝶仙子扭腰摆臀,淡淡一笑道:“公子,你如果获胜,奴家就将委身于你,但不

知公子婚否?”

“这,这……”窈窕公子一连这了几声,才吃吃地笑道:“在下求之不得,但愿姊

姊手下留——情!”

这个“情”字,听来更是迷人,简直就是闺房私语。

百蝶仙子盈盈一笑,拿起两块滑水板,秋波横视着窈窕公子,就向台口走去。

突然一个全身黑色劲装,头扎黑色武士巾,手持两根乌钢竹节鞭,粗眉大眼的高大

汉子,堵住百蝶仙子的去路。

百蝶仙子受惊抬头,杏眼圆睁的怒叫道:“你是谁?”

黑衫大汉仰首一阵哈哈大笑。

“你是谁?这有什么好笑呢?”

黑衫大汉退后一步道:“夫人!你连我都不认识了?”

百蝶仙子勃然大怒道:“你是谁?为何在此胡说八道?”

黑衫大汉惊讶道:“你是真的不认识我?还是假的不认识我?”

百蝶仙子道:“你是谁?说话清楚点,谁是你的夫人?”

黑衫大汉道:“你不是百蝶仙子吗?”

百蝶仙子道:“谁不知道我百蝶仙子在此摆擂,还要你问!”

黑衫大汉笑道:“夫人,你还冒充姑娘作甚?我又没有老,你跟我回去吧!”

百蝶仙子厉声道:“你是谁?”

黑衫大汉大笑道:“我们已经是多年夫妻,你何必还当众故作此态呢?”

百蝶仙子怒不可遏,娇喝一声道:“看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