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二十五章 梨花一枝春带雨

作者:秋梦痕

男女间的感情,就是如此微妙,小别更使感情的急升,所以郑雷在失去方芳后而又

看见方芳时,就显得感情激动得无法控制。

这一追,转瞬间已追出数十里地。

地是越来越荒凉,然而旷野的回音却越来越大。

“方芳!姊姊!姊姊!方芳!”这四山响应的哭声,更显得空阔凄惨。

然而前面跑的绿衣身影,似乎就没有停止的迹象。

日落黄昏,山间暮霭四合,郑雷仓促间追进一个山谷,郑雷身影即告不见。

山谷南面,阳光为山所阻,谷内深度难测,特别显得阴气森森。郑雷一心只在寻觅

方芳,所以无暇多顾,及进入数十丈,才顿然为这眼前景色所惊。

他不禁喃喃自语:“这是天上还是人间?”

他顿感眼前一亮,阴森之气一扫而空,眼前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谷外已经是秋天,但这儿的温暖比春天尤美。

这谷中的花草树木,山崖泉水,一切都与众不同,每一件东西,都好像披了一件梦

幻的外衣,一切都是出人意外的美。

飘然慾仙。

郑雷飘飘然有无限茫然的感觉。

他发现他自己是站在一条蜿蜒的小溪旁,这小溪与他家乡“翡翠谷”的小溪,有一

种不同之感。

“翡翠谷”的小溪是呈现出山川灵秀自然之美,而这儿的小溪,则显出神奇莫测之

奥。

郑雷是站在白石为堤的溪岸边,溪水清澈见底,银色的细沙,五彩的纹石,大小彩

色统纷的游鱼,时而顺流而下,时而逆水跳跃,满山满谷百花怒放,和风阵阵身经其间,

何异是人间天堂。

郑雷正沉醉于花草之际。

谷中突然传来阵阵吟哦的声音,似远似近,令人迷惘。“相思因甚到纤腰?定知我

今,无魂可消。佳期晚,漫几度泪眼相照。人俏天渺渺,花外语香,时透郎抱怀……”

这声音似出自闺中少女,哀怨感人。

郑雷只感到,情无限,泪难忍。

他猛然想到,方芳姊姊呢?他游目四顾,只觉得这谷中,有如天涯海角那么辽阔。

究不知伊人何处?

候然,就在他近旁出现了一个声音!

“个郎难道不销魂?”

郑雷一惊,但四周末见一个人影。

郑雷不禁寒毛直竖,这女子是谁?为何闻其声音不见其人?

他顺着蜿蜒曲折的白石溪堤,茫然的踱着,走过了花园,沿堤都是翠绿金丝垂柳,

柳丝随风摇舞,婀娜戏水,彩色缤纷的游鱼,随柳而舞,穿梭水中,跳跃水面,真是人

间仙境!

郑雷又迷恋了,站在柳树下,让柳丝拂着脸面不觉,低头凝视而不动!

忽然,飓尺间传来一声女子的叹息,这叹息似哀婉,似幽怨,似少女多情的忧郁……

郑雷头更低垂了!

继叹之后又吟哦道:“问檀郎,莫道相思,自古多情空余恨,对景空惆怅,最是断

肠时……”

郑雷奇怪了,这是谁家女子?为何吟哦全是诉说自己心中的衷情?

他缓缓抬起头,但见空谷寂寂,并未见到发话人的迹影噫!就在他面前的柳树上,

有一只好精致美丽的鸟!

这鸟有野雉那么大,但前半部却似一只凤冠鹦鹉,后半却拖着一条二三尺长的尾巴,

羽毛则介乎孔雀和彩凤之间一样美丽。

这是一只天下少有的珍禽,但看起来有绝色佳人的风姿和机智,郑雷出神的看它,

好象满腔幽情都凝结在这鹦鹉身上一样。

郑雷泣声道:“姊姊!你知道我的方姊姊吗?”

鹦鹉摇摇头道:“笑渐不闻声渐杳,多情却被无情恼!”

郑雷一惊,郑雷想不到先前的吟哦都是由这鹦鹉所发。

在郑雷的幻觉里,他觉得这站在面前的鹦鹉,就是一个绝色美人所以他对它开口说

话。

等到这鹦鹉真的开口说话了,他才醒悟而惊,觉得这谷中别有天地,连鹦鹉都有超

人的灵性!

他知道胡乱不得,于是他道:“灵鸟……”

鹦鹉立即打扰道:“檀郎,叫姐姐!”

郑雷暗忖:“它刚才吟哦,多情自古空余恨,为何它多情如此,而要我叫它作姊姊

呢?”他苦笑笑道:“你为何要我叫姊姊?”

鹦鹉发出一阵银铃样的嘤嘤窃笑道:“你肯把相思忖诸流水,为何吝啬把相思忖诸

我呢?”

郑雷惊愕了,这不过是一只鸟,它为何能说出如此意境高超的话,这谷中的主人,

不知是如何了不起的人物?

郑雷肃容道:“姊姊,可否导引我见谷中主人,我要找寻我的方姊姊何在?”

鹦鹉吟哦道:“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飘渺间,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

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我们这谷中没有方芳,但我们这儿的方芳,

都比千百个方芳还美,还聪慧!”

郑雷对这几句诗不太理解,所以对后面的几句话,亦感到玄妙而掠奇。

郑雷惊愕道:“究竟方姊姊来到这儿没有?”

鹦鹉嘻嘻出声道:“她没有来,但是你要找谁我们这儿就有谁?”

郑雷楞了,不知鹦鹉此话何意?问道:“姊姊,你让我见见方姊姊如何?”

鹦鹉声道:“檀郎,随我来!”

鹦鹉的飞,不如说是它在舞,它舞动的翅膀间,隐隐作管弦之声,缓缓前导。

郑雷随它前进,走过柳树堤,就是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绿草间洒满了极为细微的

五彩花朵,草地四周全种满了高可及人的禅菊,花分十彩,每一朵花都象一张绝美的玉

靥,迎人而笑。

草地中央有一花岗右的石台,台的样式非常奇特好象是由许多男女躶体人命堆砌而

成,挺胸者有之少,曲肘者有之,媚荡者有之,雄劲者有之……

但仔细一看人像全失,又好象是些豺狼虎豹狮象之类,一个个张牙舞爪,似乎要择

人而噬!

郑雷跟惊讶,觉得这谷中的一切东西,似乎都幻变重重,飘渺不一!

台高九层,耸立数十丈,最上一层,有五六丈高闪闪发光的石碑一座,直插云霄。

碑上赫然个龙凤舞苍劲有力的大字:“虚无谷。”

郑雷对这谷的名称,还无暇多加思索时,从碑后艳光一闪,转出一个宫装少女。

“姊——”郑雷刚要叫姊姊,但陡然觉得这宫装少女有异。

这宫装少女极象方芳,但这种打扮服饰,却是郑雷从来没有见过的。

郑雷想找鹦鹉,解开他尽心中的疑团,但鹦鹉连个影儿也不见了。

郑雷再仰视宫装少女,觉得这少女是方芳,但比方芳更加艳光照人,觉得这少女就

是方芳,小别重逢,使得方芳更加多情温柔,笑靥可人!

郑雷不禁喜极而泣,哭叫道:“姊姊!姊姊!”

宫装少女从数十丈高的石台上,飘飘而下,真似仙女临凡,飘忽不定。

方芳刚落在郑雷前面丈余处,郑雷双手一伸,哭叫一声:“姊姊!”就扑向方芳。

郑雷扑了一个空,方芳的身子轻飘飘的,就好象因郑雷这一扑而成的风,就把方芳

吹走了一丈多远。

郑雷哭声更哀,又一下扑向方芳道:“姊姊!你知道我多么想你!”

这简直大出郑雷意料之外,方芳何来如此身法,这一次又扑了一个空。

但是,郑雷此时正为情所苦,这惊奇之感只在他脑子里一闪即逝,他满脸泪痕,引

颈企求的望着方芳。

方芳道:“你是谁?”

郑雷一怔,道:“姊姊,你为何连我都不认识了?”

方芳厉声道:“你究竟是谁?”

郑雷趋前一步道:“姊姊,你看看我,我是郑雷呀!”

方芳道:“你不是郑雷。”

郑雷放声大哭道:“姊姊,我是郑雷呀!你为何不认识我了?”

方芳惊楞道:“你是弟弟,你的声音面貌都没有错。”郑雷急道:“是呀,我是郑

雷呀!”

郑雷止哭为喜。

方芳喃喃地道:“你为何这么高呀?”

郑雷“啊”的一声道:“姊姊,我该死,我忘了告诉你,我长大了呀!”于是郑雷

将自己在将军岭“飞翠台”练功,如何一对之间长得高大成熟的经过约略道出。

方芳由惊愣而欣喜,兴高采烈,一下就扑向郑雷,把郑雷搂得紧紧的。

郑雷从窒息中获得紧张的快活,他如梦如幻,一个遥远的声音在他耳边的起:“弟

弟,你真的长大了呀?你把姊姊抱紧一点呀?”

郑雷拼命的抱着方芳,他只觉得抱着方芳,需要这么大的力气。

他觉得方芳柔若无骨,他觉得抱着方芳,就如同抱着一团火。

这团火已经融和在郑雷的生命里,在向全身发射似的发散。

他此时觉得全世界只有一个慾望,这强烈的慾望,似乎将要把他的生命融化在现实

里。

现实是美好的,亦是丑恶的,但他只觉得生命崇高的价值,就只有现实。

他宁肯在现实中毁灭,他宁肯在现实中牺牲一切!

他低着头,方芳仰着螓首。

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眸,都在射出慑人的异样的光辉。

郑雷的头越垂越低了,方芳惺松着一对朦胧的秀目。

他仍互相嗅着对方呼出的热气,他们全身感到血脉喷张,有炸裂纷飞之感。

倏然,他们两chún紧贴在一起。

他们再也没有办法支持全身的重量,两人缓缓的倒在地上。

chún贴得更紧了!手抱得更紧了!两腿缠得跟扭股糖儿似的!浑然忘我!

这普天之下,似乎再也找不出第三者的存在。

鹦鹉的窃笑冷嘲,蝴蝶对对成群的围绕他们飞翔,游鱼都跳出水面来羞他们,但是

他们全不知晓。

郑雷吮吸着……

他干燥的嘴chún,渐渐感到甜润,他快要夺腔而出的一颗心,获得了滋润和安慰!

郑雷喃喃的道:“姊姊……”

方方喃喃的道:“叫我妹妹!”

郑雷喃喃的道:“我长大了,还是你的弟弟呀!”

方芳喃喃的道:“你不是我的弟弟!”

“嗯。”

“让我叫你哥哥!”

“姊姊!”

“不,叫妹妹”

“妹妹!”

“嗯,哥哥!”

以下再没有他们的声音了。

彼此尽情地陶醉。

郑雷在焚毁自己,方芳接受这刹时间的慰藉!

郑雷亲方芳的鼻、脸,然后重重的亲着方芳雪白凝脂的粉颈。

最后,郑雷一头伏在她的胸前滚动着。

一阵快感,立刻窜遍了方芳全身,方芳抱得郑雷更紧了,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郑雷又开始梦一般的呓语:“姊姊,你不是希望我长大吗?”

方芳嘤声道:“我曾经朝思暮想,望穿双眼。”

郑雷道:“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呀!”

方芳道:“你长大了,你需要什么?”

郑雷道:“我需要姊姊!”

方芳“嗯”了一声。

“姊姊你需要吗?”

方芳“唔”了一声。

“姊姊我怕!”

方芳把郑雷使劲的一搂,然后轻轻的闭目仰面躺着。郑雷象一头疯狂的野兽,两只

血红的眼,盯视着躺着的方芳,张着口,气喘吁吁,似乎一口就要吞吃下方芳似的。方

方的衣衫顺手而开,郑雷三把两把就将方芳剥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粉颈玉臂,浑圆的肩部

*峰高耸,丰腻的大腿……

这神奇的曲线,这极美的化身!

郑雷嘴落如雨,疯狂的亲着,吮吸着,品尝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