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二十七章 此恨绵绵无尽期

作者:秋梦痕

郑雷闻声气妥,他不是没有勇气,而是找不出必须要前进的理由。

他这一心理上的改变,立刻呼叫的男声中,渐渐渗出女子的哭泣声。

这女子的哭泣声,冷冷凄凄悲悲切切!令人哀婉,令人怜惜!

这哭声之惨,令郑雷油然而起悲痛之情,不禁同声一哭,珠泪潸然!

只闻女子哭泣道:“你们是伪君子,你们才是魔鬼!

你们的阴谋诡计,全在光明伟大冠冕堂皇之下进行!

你们口口声声为别人,而其实你们全是为自己!

你们表面上是大公,其实你们才是最自私的魔鬼!

你们不懂得至情至性,你们只懂得自私自利!

我需要爱的滋润,我需要爱的灌溉!

难道需要爱是罪恶么?

难道需要爱就是婬荡么?

没有爱生命还有什么光辉?没有爱我已经快枯萎而死了!”

郑雷纯洁而崇高的情操,完全被这女子引发,他觉得这女子值得同情,值得可怜,

值得去拯救她。

她究竟在这些伪君子陷害之下,受着如何样的罪罚?

郑雷滑雪而前,身形如电,眨眼就到雪地尽头的宫殿面前抬头观看,原来是“寝

宫”。

从寝宫遗留的痕迹,和九曲回廊中途而止,显然在这一片雪地上,不知有多少辉煌

建筑,曾遭毁灭。

可惜废墟陈迹,全被皑皑白雪淹没了,连凭吊一眼都不可能!郑雷眼观四面,耳听

八方,小心谨慎的进入寝宫。

入宫门,是寝殿,过寝殿是书斋,绕过书斋,一排翠绿纱窗,隔纱窗就隐约看到富

丽堂皇,美奂美轮的卧室。

转过纱窗,一眼就看到纱帐低垂在玉榻上,躶体横陈着一个熟睡的女子。

肌肤赛雪,体态丰腻,郑雷低头不敢仰视。

他想:“这真是一个婬魔,独睡尚一丝不挂,如与人共宿岂不极尽引诱之能事!”

但是郑雷却没有想到,如此大雪严寒,她为何赤身露体,不畏寒冷?

他看到妆台上大有蹊跷,为何在妆台上却放置一叠黄绢皮纸,这本来应该放在书斋

之物,为何到了此处?

郑雷再不敢正视床上,轻轻走到妆台前,揭开绢纸,原来上面写满了娟秀的字迹。

郑雷心境波潮起伏,他深受感动的一直看下去。

有缘人:

想来想去,我应该称你是“有缘人”,才比较恰当。

你既已毅然进入宫中,难道我们不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么?

有缘人!你想想看,这个“缘”字,是不是含有顺乎自然的意思?

可是,你进入此处,遭遇了多少阻碍?闯过了多少难关?知道吗?

为什么人们要阻止你和我的相会呢?

发明“缘”提倡“缘”的是人,然而毁灭“缘”打破“缘”的亦是人!

人们称我是“婬魔”而不名,难道我真的是“婬魔”吗?

这是天大的冤枉,这是天大的谎言,这是一个大的骗局!

所以,我不惜赤身露体,呈现在你的面前,我已经是百岁以上的老人,但是你看,

我完全是年轻*女典型的体形,我允许你任意加以检查,而不以为忤。

我保存了上天赋予的“元阴”加以苦炼,而得以青春永驻,红颜不老!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接触我的身体,但是人们都异口同声的都称我叫“婬魔”!

你知道这隐藏着多么凄惨而又悲痛的一个故事吗?

我有一个温柔贤淑而又美丽的名字,我不愿那些伪君子叫它,所以我宁肯让他们叫

我“婬魔”。

我叫王宛华,“宛华”这个名字我很喜欢,但究竟我姓不姓王,我却不重视。

我是一个人海孤女,我的亲生父母姓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我的家在南海的一个明媚海湾处,那儿的风光旖旎,活泼、雄劲而有生气。

我们常常在海边拾蚌壳、捉海虾、戏水,看海上日出,看落日黄昏,童年的生活太

美了!

从十二岁开始,我有了一个他亦喜欢我,我亦喜欢他的游伴。

那就是“郑海龙”。

郑海龙他比我大四岁,他很象一个大人了,他有一对明澈澄清,看起来非常温柔而

体贴的眼睛,他有一付英武的身材,他有一颗与我同样爱好的心。

他不喜欢多说话,他不说话我就能深深体会到,我已经占有了他生命最重要的一部

份,他无时无刻不在关心我。我们相爱了三年,那是多么快乐,令人一想起就流泪的三

年!

有缘人!你想想,我们的爱是多么天真,多么圣洁,多么自然,多么悠久的三年!

我与郑海龙这难道不是有“缘”么?

但是,就在我十五岁的那年,我养父母要把我嫁给另外一个人。

我不意提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的名字我一提到就感觉丑恶。

我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当时我曾公然反对,但是人们却说什么书香门第,门当户

对,官宦之家,有财有势——

我不知道是不是“姻缘”,一定要包括这些传统而且冠冕堂皇的条件?

但我直觉这不是“缘”,是人们想出来毁灭“缘”,打破“缘”,叫人活不下去的

桎梏。

可是,我的反对终归无用,养父母仍然给我们订婚了!

订婚之日,真叫人侧目,没有人不赞赏羡慕的!

单是金银珠宝,就是我们全村庄亦找不出这么许多来。

人们惊羡这笔财富,亦谈论我的美丽,好象这笔财富就是我美丽的代价似的。

我可不理会这些,我决不愿以有形的代价,来出卖我的灵魂崇高的美丽。

我与海龙哥哥更加相爱,但是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相见的时候亦是相对无

言,流泪的时候多,欢笑的时候我们只有用更多的拥抱和缠绵来代替我们的心声,我们

相互吮吸着眼泪,那眼泪是苦涩的,亦是甜蜜的!

忽然,晴天霹雳,我的那个人得痨病吐血而亡!

我哭了三天三夜,我的眼泪都没有了,哭出来的都是红红的血液,我不是为他而伤

心,我是为我今后的命运而顿感悲痛不已!

虽然我不愿嫁给他,但是他的死会给我带来更悲惨的境遇。

我还没有出嫁与那人连一面之缘都没有,我已经注定要当寡妇了!我守的是“望门

寡”。

你读过李清照的“声声慢”吗?你能体会到百无聊赖的寡妇心情吗?

我从此做了寡妇,我必需要摒弃女儿家一切的爱好,大门不出,二门不过的躲在家

里。

终于,我因想念海龙哥哥病了!

有缘人,你知道害病的痛苦吗?那是任何病痛都无法可之比拟的,然而我都深深受

着相思的折磨!海龙哥哥知道我病了,他冒了极大的危险,他鼓起了极大的勇气,在一

个狂风暴雨之夜,偷偷的来看我了!他淋得全身湿透,索索发抖,我能忍心叫他冻病吗?

我叫他脱去湿衣服,睡进被子里来,我们说不完的柔情密意,我门互相叙述着天真的幻

想,最后我们是拥抱而泣,在传统,的桎梏下,我们只有无言的痛哭着。

我们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灵魂已经融化凝结在一起,我们就是携手走向死亡,亦是

极为快乐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老天爷是太残酷不平了!

他要索取一个人的生命,干脆就叫他早早死去,为何要磨折人到最悲惨的境地,活

受罪一辈子呢?

我们正拥抱着,被人发现了!

海龙哥哥赤身露体,我们共被而眠,虽然我们再清白,但是有口难辩,就是跳进黄

河亦洗不清。

海龙哥哥被打得半死,叫他们给赶出去了!

海龙哥哥被打得血肉模糊,但是他始终不叫一声,我知道他恐怕我听到他的叫声,

会伤心得发狂!最后我晕过去了!

我当时并未挨打,但是我以后的命运,却是受尽人间最悲惨的遭遇。

于是,两天后,我养父母就诬指我有麻疯,把我捆绑起来,用一只小船,载赴我去

海外的“麻疯岛”。

我哭得声音都变得嘶哑了,但是他们全是铁石一样的心肠,连一句同情怜悯的话都

没有。

我躺在船舱中,我静静的想:“留在养父母的家里,比去麻疯岛强不了多少,人言

可畏,折磨地活着,还不如静静地死去的好。”

我不再哭泣,我准备勇敢地走向死亡!到达了“麻疯岛”,船家解去我的绑,把我

扔到沙滩上,就扬帆而去。我从沙滩上,缓缓向岛上走去,我此时心里野兽巨蟒全不怕,

就只怕见到人。

我只为岛上所有的人,都是麻疯病患,所以当我要走尽沙滩时,我看到几人向我走

来,我转身向左,绕着沙滩,拼命就跑。

这一次跑了下来,我心里反而安稳了,因为我想他们既是病患,他们都会跟这次一

样,跑不过我,我只要远离他们。一时之间,就不怕麻疯的传染。

于是我绕过沙滩,再次向岛内走去。

我在丛林中觅食,夜晚我就睡在树上或洞里。

以后才知道,这岛子不小,那些麻疯患者,都住在我登陆的那一面,其他部份及丛

林和高山上就很难见到他们的踪迹。

我就这样跟野人一样的生活了好几个月,此时我除想念海龙哥哥,和自叹命薄以外,

倒没有了冷嘲热讽,人言可畏的痛苦。

这种茹毛饮血的生活,虽然既恐惧又艰苦,但是能远离丑恶的人类,我倒反而安之

若怡!

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中,我吃的苦,受的罪,那是在人类的世界中,是无论如何想象不到的。

我真想不到,在这岛上还有我恩师这么一个人。

她虽然没有麻疯,但是她有极为孤僻的个性,所以她自称“孤僻婆子。”

她大概亦有一个极为悲惨的身世,所以她养成孤身独处,远离人类的孤僻个性,但

是我发现她有极高的武功,所以我不惜向她跪拜哀求,愿拜她为师。

她对人类亦是蓄满了恨,幸而她看到我是一个年轻姑娘,大概亦动了她一点恻隐之

心,没有把我杀掉,我在三个月中,向她跪求了四十九次,她连理都不理我。

最后到五十次,她开口了,只说了一句话:“你就呆在我身边吧!”

从此我们就定了师徒之份,我一呆在她身边,就足足过了数十年,岛上无岁月,究

竟过了多久,连我亦记不清了,因为恩师性情的孤僻,所以我化了数十年的功夫,才学

会了惊人的武功,和元阴吐纳驻颜之术。

恩师仙逝了,数十年的仇恨难忘,我于是渡海又回到了家乡。

养父母早已逝世,我出现武林,人们还不忘我当年的污点,所以称我为“婬妇”或

者叫“婬魔”。我还是一个*女,然而人们却如此称呼我,我把抑郁在心底数十年的仇

恨,向看不起我污蔑我的人,尽情发泄。

名门正派,黑白两道,死在我手下的不计其数!

但是我的美,仍然为人们所赞誉。

可是,谁还敢接近我呢?既是“婬魔”又是麻疯,这些无稽的传言伤害了我的心,

我就这样孤独的在江湖上闯荡了二十年,等到我找到海龙哥哥时海龙哥哥早已离世!

一捧黄土,人天相隔,我亦无颜见海龙哥哥的后人,我偷偷的在他坟前祭奠,我没

有哭,因为我的眼泪早已在数十年来,深夜扪心,时时偷偷暗泣哭干了!

以后,我无意中发现了这“虚无谷”,我实在太疲乏,我身心都需要极度宁静的休

息,于是我在这谷中隐藏的住下来。

可是,我的仇人,我的敌人,还有些自命为名门正派的伪君子,他们不会饶了我这

“婬魔”,于是“虚无谷”中敌踪累现,一夕数惊,我不得不又开杀戒,一个个的杀掉

他们。

敌暗我明,敌众我寡,终于我中了燕山上人的“碎毒阴芒掌”,三月之中,如我没

有解救之法,我就必然毒发身亡,在我的敌人欢欣鼓舞之下死去。

其实我早应该死了,我已经活了将近百岁,我一生吃尽了苦,受尽了磨折,难道还

活不够?海龙哥哥亦死了,这世上亦没有再爱我的人,我还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恋的?

但是一股极强烈的恨使我又不愿死,正因为我的敌人们希望我死,所以我更不愿死

去。

于是,我把这“虚无谷”加以精心布置,除非绝对光明正大令我赞赏之人,是绝对

无法进入宫中的。我于是开始运功疗伤,想不到一着之错,竟使我走火入魔。

我对“碎毒阴芒掌”了解不够透澈,我疗伤不成,反而走火入魔,将毒性引发全身,

一发而不可收拾。

幸而,我立即封闭了三关七脉,五癸中和,以我仅有的余力,在我的寝宫中,布下

了巨毒。

任何人如果进入寝宫,必然中毒,无可解救。

但是,有缘人你别怕,你还有一线生存之望。

如果你愿意牺牲你的“元阳”,自废武功,你就能象普通人一样的活下去。

有缘人,你知道我一开始就称你叫有缘人的意思吗?

因为我的敌人他们无法进入这宫中,亦不敢进入这宫中,因为他们没有“元阳”,

不能救活我,他们因进宫而无可避免所中的毒,就不能解救。

所以我亲爱的有缘人,你只要把你的“元阳”注入我的体内,我就能立即得救,而

你的毒亦就可以化解了!

有缘人,你不要恨我,你虽然因救我而会废去武功,但这亦是没有办法的事,天下

很多人没有武功,不亦是活得很快乐吗?……

我说过,我还是*女,如果你救了我,你才是我真正的第一个男人,我一定把爱海

龙哥哥的心意,全心全意的来爱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