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二十八章 移花接木口难言

作者:秋梦痕

这儿乃是“虚无谷”的寝宫。

隔着一层纱帐睡着的乃是一丝不丝昏睡不醒的“王宛华”。

高耸结实的rǔ房,新剥鸡头肉的红嫩,浑圆的玉臂,细腰肥臀,丰腻的粉腿,看上

去王宛华仍然是二三十岁的绝色美人。

在王宛华的床前,跪了一个人,他已经整整在这儿跪了三夜。

这跪着的就是郑雷。

他为何向王宛华跪着?

他既不救她,又不逃走,跪着为何?

为何一跪就是三天三夜?

世间的事情,往往是太巧不过了,巧得叫人束手无策。

郑雷并不是不肯救王宛华,而是王宛华遗书中所说的救法,郑雷实在无法照办?

郑雷不是不肯为王宛华牺牲“元阳”,而是在王宛华面前牺牲“元阳”,这比叫郑

雷牺牲生命还要为难?

但是郑雷又非救王宛华不可,可是又想不出其他的救法,如果这样拖延下去,郑雷

同王宛华势必要同归于尽!

既然郑雷要救王宛华而又肯牺牲自己的“元阳”,为何又不肯照遗书中的救法施治

呢?

因为王宛华遗书中所说的“郑海龙”,就是郑雷的曾祖父,难道郑雷能同他的曾祖

母春风一度吗?

当年郑海龙被打得半死,赶出村庄以后,他自然无颜再在村里住下去,只好远走亲

戚家养好伤以后,即远走湖广道,寻师访友,学成了极高深的武功。

虽然郑海龙有了成就,但是他不思报复,他想:“自己躶体睡在宛华被中,毋怪别

人要误会,宛华既已成了寡妇,风俗习惯传统如此,我如果再回家乡去,陡然增加宛华

的烦恼,对她对我都没有好处!”

于是,因郑海龙予海边生活,爱水,所以就在鄱阳湖“情人岛”定居下来,“情人

岛”至今遗传下来的奇怪规矩,男女必须成双成对,就是郑海龙为纪念他与王宛华的相

爱,而订立下来的。

郑海龙之子郑蛟龙,郑蛟龙生郑惠如及郑飞龙姊弟。

郑雷之父郑飞龙,违犯岛规,逃离在外,他无颜把这段家世告知郑雷,郑雷还是以

后在情人岛遇到他姑妈郑惠如,才从郑惠如的口中知道的。

但是无论如何却想不到自己的曾祖父,突有如此一段韵事,他跪在王宛华的床前,

为难了三天三夜,他连正眼亦不敢看着王宛华,他始终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之策。

他悲痛极了,他眼泪盈盈的抬起了头,王宛华丰腻的玉体,尽入眼帘,他为了对曾

祖母的敬意,他不敢正视,赶快俯首在床沿上。

抽泣道:“曾祖母!您想不到您所希望的‘有缘人’,却是您的曾孙子,您叫我怎

么好救您呢?”

“曾祖母!如果我按照您说的办法救治你,你复活过来会怪我吗?”

“曾祖母!如果我不予名份,不依您的话做,您我都会同归于尽的啊!”

“曾祖母!您叫郑雷怎么办呢?”言下不胜悲痛,他不由得凄然痛哭出声。

他猛然站起,一下把帐帘拉开,俯身就把王宛华紧紧抱住。

啊!这多么富有弹性的胴体啊!

他想:“我救活了曾祖母,我就立即逃到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去,让毒发身亡,不

让外人笑骂!”

他又一想:“不对,我死后,罪恶仍然存在,江湖上口口声声冤枉她是“婬魔”,

如此一来,我就是救活了曾祖母,她又如何做人?”

“同时,这‘虚无谷’中,曾祖母所布置的幻境重重,等曾祖母醒来,我是不是能

逃出她的掌握,这就很难预料,如果逃不掉,真相大白,她和我又如何能立足江湖?”

他的眼泪流了王宛华一脸,郑雷身下的王宛华,似乎在连连颤动。

郑雷抬起头,看着王宛华饱实鼓挺的胸部道:“曾祖母,您知道吗?我是您的曾孙

子啊!”

他赶快把视线又移到王宛华的玉靥上,呼叫道:“您有没有别的办法,让曾孙好救

你啊!”

这句话叫出以后,郑雷更加失望了,他明明知道她不能讲话,这一叫使失望的郑雷

更加焦急了!

时间已经过了三天三夜,如果郑雷一旦发觉自己毒性已发,到时候,就是想救曾祖

母,恐怕亦心有余而时不予与了!

郑雷从王宛华的颈下,慢慢的看下去,胸……腹……腿……

郑雷只有一种圣洁的感觉,没有丝毫邪念,邪念不生,心旌不动,郑雷又怎能将

“元阳”注入王宛华的体内呢?

“移花接木,移形换位——借尸还魂,脱胎换骨……,郑雷咀念着三种武功的名字,

她忽然惊叫一声:“有了!”他身形如箭,就迅速如闪电的射出寝宫外。

雪封依旧,在白色天地中,远望古色古香的九曲回廊,玉石拱桥,令人倍增思古之

幽情。

但郑雷那有闲情逸致,欣赏这人间奇景,只闻桥那面传来金铁交鸣劲风嘶啸之声。

郑雷刚刚滑雪急行,倏闻几声惨呼:“哟!哟!哟……”

郑雷腾空而起,一式“飞龙身法”身形如轮,旋滚如风,落在九曲回廊的屋脊上,

放眼一看,不禁发出一声震耳慾聋的惨啸!

郑雷他来时引导他进宫的四个绿衣少女,已经三个血流满地,惨毙当场,只剩一个

已经千钧一发危在旦夕!

敌人是一僧三俗,和尚站在一旁,三个俗家壮汉在围攻仅余的一个绿衣少女。

绿衣少女的一柄剑,虽然舞得疾如光轮,毒辣凶狠,但显然是受三个少女惨死的影

响,气急攻心,招式浮而不稳,只攻不守,漏洞百出。

三个粗眉大眼,满脸横向短须的俗家壮汉,在逗引绿衣少女疯狂恨极之际,发出一

阵窃窃怪笑,三掌齐施,就要将绿衣少女震死当场!

正在这危急万分之瞬间,郑雷继惨啸之后,冲震而起!“浮光掠影!浮光掠影!”

郑雷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疾如鹰隼,飘落在绿衣少女身前两掌轻轻翻了几翻,就三

个壮汉蓄势待发的掌风化作柔风习习,救了绿衣少女一命。

郑雷护着少女,缓缓后退,站好地形,守稳阵势。

三个壮汉发现郑雷是一身潇洒美俊的文士打扮,顿时呆怔惊奇,这“虚无谷”中从

来不见男人,郑雷这年轻人从何而来?

三壮汉同时怒吼道:“你是谁?”郑雷冷哼一声道:“杀人者死!何必多问?”

三壮汉六掌同时一翻,紧张戒备,有死的恐惧,亦有杀人的威风!

郑雷冷笑连连,仍然垂手而立。

“哗—一哗啦啦!”三人六掌,疾逾飘风,先下手为强相隔二三丈,带起一阵雷声,

掌风激荡间,只见股股白雾中,闪闪荧光,排山倒海,迎面向郑雷汹涌而至。

郑雷反手将绿衣少女抱在身后,屹立不动。

绿衣少女在身后轻声急叫道:“放开我,快还手!”

郑雷早已将“太上神功”和“混元指功”同时运起,绿衣少女倒还不感觉什么,站

在一旁的和尚只见郑雷全身光芒闪闪,倏放倏敛,他急忙叫道:“三位快返!”

三个壮汉发出的掌劲,虽然声势浩大,但涌过郑雷身侧而郑雷则似乎视若无睹,加

以和尚的喊叫,三壮汉正呆怔间……

郑雷抖腕掌,掌指齐施,金光闪闪,爆炸连连,这是郑雷恨极而发,志在速战速决,

好快快回去救人。闪光炸声消失,三个壮汉早已残肢断腿,脑裂肠飞的横尸地上。

绿衣少女惊愕了,象一头小猫似的倚在郑雷肩侧。

和尚亦惊愣住了。

但是他由于极度的畏惧而动了杀机。

他想:“我如果不杀掉这年青人,婬魔必然得救,则后果不堪设想!”

和尚亦不答话,上前三步,左首打问讯,右手护胸,两目低垂,昂然垂立,郑雷一

看,知道这是罗汉十八掌的起始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