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 三 章 牛刀小试

作者:秋梦痕

二人哭够了,方芳收泪道:“弟弟,我们出去玩玩吧!”

郑雷一想:“对,我应该熟悉地形,以免今晚追踪神龙行云时,因地形生疏,误了

大事。”于是点点头。

二人起身站起,整整衣衫,便携手走出客栈。

二人逛了一圈,暮色四合,天已经黑下来了。

于是,方芳领着郑雷,去逛九江的多彩多姿的夜市。

江西景德镇的瓷器,驰名天下,但九江才是集散之地,所以九江的夜市,沿街摆地

摊的,以售卖瓷器者为最多。

上灯之夜,逛地摊欣赏瓷器,许多人都把它视作一件乐事,因地摊上不但有新的出

品,而且有多年罕见的旧瓷器出售,这一大特色,是普通大字号大庄家鲜有的。

二人逛过一条大街,一看前面有个地摊人特别多,二人。刚刚走到,只听人群中有

人叫了一声:“神龙行云!”二人同时一怔。

郑雷觉得奇怪,看看方芳。方芳也觉得奇怪,看看郑雷。二人拉紧了手,不约而同

的挤进了人墙。原来里面也是一个卖瓷器的地摊,地摊不算太大,一眼就能看清,并没

有九颗人头。

郑雷仰头看着众人,原来有很多人在注视地摊中间一个七八寸大的瓷盘,瓷盘上正

是一幅张牙舞爪、栩栩如生的“神龙行云”图。

这幅图跟郑雷的记忆里那一幅,全然一样,所不同的,这瓷盘上是以颜色绘就,显

得更加生动威凛。

郑雷伸手就想去拿盘子来看,手刚触及盘子,发现另外有一只手,比他还快,已先

握着了盘子。

郑雷回头一看,原来不是别人,正是方芳。

这一次,郑雷更加奇怪,为何方芳也重视这只盘子?

方芳心中也感奇怪,但方芳终于缩回了手。

郑雷看看方芳,在众目睽睽之下,不便说什么,郑雷犹疑了一下,终于又伸手去拿

盘子。

地摊贩子道:“小哥,小心别打破了。”

郑雷道:“打破了我赔。”

郑雷拿起盘子,仔细的看了一看,知道这是一件古董,毋怪地摊贩子叮咛小心,他

看看前面,又看看后面,看这盘子究竟有多少年的历史?

他翻过一看,怔住了!

通常瓷器后面都注记制造年月厂号名称,然而这只盘底上什么也没有,仅有一个指

头大的蓝色“小飞龙”。

这“小飞龙”的式样,与郑雷父亲用银链挂在他胸前的那块银牌上的“小飞龙”式

样完全一样,亦是他从小被父亲叫惯的rǔ名。

郑雷对这两个图记画在一只盘子上,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是何原因。郑雷问道:“老

板,这只盘子要多少银子?”地摊老板道:“十两银子。”郑雷掏出十锭银子,抛给老

板,拿起盘子,拉着方芳,就挤出人群。

所有围观的人都震惊了,这是哪家的公子,连价都不还,竟以千只盘子的价钱买一

个盘子就走了。

郑雷拉着方芳,二人迅速地又回到客栈,仍然进入了郑雷的房间,店小二掌灯退出。

郑雷坐在桌旁,似乎忘了方芳的存在,双手拿着瓷盘,愣愣的看着“神龙行云”出

了神。

方芳惊愕的望着他,只见他热泪盈眶,不久,泪水即“扑簌簌”的滴在桌面上。

方芳诧异道:“弟弟,你为何流泪?”

郑雷哭道:“我看到神龙行云图,就想起父亲死之凄惨!”方芳道:“是神龙行云

杀了你的父亲?”

郑雷摇摇头,方芳又道:“你为何看到神龙行云图要哭呢?”郑雷道:“我恨他。”

方芳道:“你父亲怎么死的?”

郑雷道:“自击天灵盖,脑浆迸裂而亡。”

方芳道:“那你恨神龙行云作甚?”

郑雷咬牙道:“我父亲死后,门上有一幅神龙行云图。”

方芳道:“所以你认为你父亲的死,必然与神龙行云有关?”

郑雷点点头,方芳又道:“你父亲是何名讳?”

郑雷道:“叫郑飞龙。”方芳紧接道:“你是不是看出与这瓷盘有何关连?”

郑雷道:“我rǔ名叫‘小飞龙’,我就是在想,这小飞龙为何与神龙行云图画在一

起?”

方芳道:“也许那卖盘子的知道。”

郑雷道:“决然不会,他一个摊贩,那里会知道这画中的奥秘?”

郑雷停了一停又道:“姊姊,我看刚才你对这只盘子也很注意?”方芳道:“我只

听妈妈提起过神龙行云。”

郑雷急道:“她说些什么?”

方芳道:“我一追问,妈妈就不肯讲了!”郑雷怅然若失。

但是方芳停了一停,又继续讲下去:“我总觉得神龙行云是一个魔影,他使得妈妈

在恐怖的阴影下,变成了一个反常的人,连相依为命的母女之间,都缺乏了生活的情趣,

我听说神龙行云出现江湖,所以我偷偷的跑出来非问他个清楚个可!”

郑雷一听,猛然拍桌站起道:“老天爷叫我们两人遇到一起,真太巧了,我想我们

一定会找到他的。”

至此,郑雷才把早上在“万寿宫”的发现,及预料“神龙行云”今晚必然出现,以

及自己决心追踪等情况道出。

其实,“万寿宫”的事,方芳亦亲眼目睹,她看到郑雷轻托店小二的一手,郑雷邀

请之后,转变了她撒野的态度。其用心她就是在找一个帮手。

如今二人志同道合,方芳一高兴,不禁指着郑雷笑骂道:“小鬼,你人小鬼大,怪

不得你进客栈就拼命的睡,我们在一起老半天了,你为何一直到现在才说?”

郑雷讪讪的道:“我起先原不想劳驾姊姊。”

方芳道:“好呀!你还把姐姐当外人。”

郑雷噘着嘴道:“我是好心,你怎么全怪罪我嘛?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吗!”

方芳在郑雷脸上拧了一下,一扭腰肢,青丝大辩一甩,身形早已掠出门外,只听她

燕语莺声的道:“弟弟,我就来!”

郑雷刚刚把瓷盘收藏好,方芳已经又婷婷站在郑雷面前。郑雷抬头一看,方芳已经

把大辫子盘在头顶上,绿色劲装的腰间,多了一条绿色缎带,长剑插右肩,显得英气勃

勃。

郑雷拍着小掌笑道:“姐姐,你好俊啊!”方芳娇嗔道:“贫嘴!”此时,谯楼传

来二更鼓响。

郑雷一听时间不早,赶快向方芳连连作揖道:“姐姐别生气,咱们快商量正事。”

商量的结果,郑雷主张分道扬镳,方芳则坚持要二人同行,她道:“你一个小鬼,胡闯

乱跑的,又不带兵器,你叫姐姐怎能放心?”

郑雷在满心不愿之下,仍然答应下来,二人熄灯出房,跃身登屋,想先去“万寿

宫”,二人刚刚到达屋脊,郑雷赶快一拉方芳,人贴身伏在屋脊之上。就在这谯楼鼓打

三更之际,一条黑影,宛如星飞丸泻直往“万寿宫”奔来。

郑雷紧张道:“姐姐,他发现我们了!”

方芳道:“我们不正是要找他吗?”

黑影快到“万寿宫”之际,忽然侧飞斜掠,直往城外奔去。郑雷一拉方芳道:“姊

姊,追……”

方芳一手压住郑雷,“嘘”的一声,郑雷不敢出声,仍然伏卧不动。

斯时,身后远远传来衣袂飘风之声,二人缓缓扭头探视,不禁大为震惊,同黑影同

样的身法。几乎是同样的速度,亦往城外奔驰而去。

郑雷道:“姐姐!这不会是神龙行云吧?”

方芳道:“神龙行云难道会有两人?”

郑雷道:“姐姐,你看,何止俩人!”原来又有一个黑影,几乎从他身边飞了过去。

方芳道:“为了神龙行云到九江来的岂止你我姐弟,今晚上一定会有场热闹戏可看

到。”方芳一拉郑雷,两人平掠飞起,随着前面三黑影,也往城外奔去。

二人到达城西,伏在城沿上左右观看。

右边是长江,灯火点点,江堤千里,黑压压一片尽是船舶,左边是甘棠湖,碧波如

镜,一望无涯。

一面显的喧嚣尘浊,一面显的寂寞凄清,但都看不出有何异样,二人正在惊异适才

那些夜行人,究竟何往时,忽然从江与湖之间的树林中,传来两声劲风呼啸之声。

郑雷轻轻拉了一下方芳的纤手,道:“姐姐,前面树林里有动静了。”

方芳急道:“别吵,你看!”

藉着湖水的反映,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人,足下踏着两只树枝,拖着两条白练,滑向

甘棠湖的中央去。

郑雷惊道,“这定是神龙行云……”语音未了,紧接着中又窜出一个黑衣蒙面人,

抖手扔出两根树枝,跃身其上、单足一蹬,滑水如飞,身形如箭的疾追光前那个黑衣蒙

面人而去。

两人刚一接近,“蓬”的就是一掌,掌风相交,两人身形被震后退。

两人又绕围接近,就这样拳来掌往,在水面上拆招拼斗起来。

郑雷起先以为找“神龙行云”容易,如今看起来,在茫茫人海,莽莽江湖中要找一

个人,实在很难。

在郑雷一阵思忖之间,甘棠湖上从两个蒙面人的打斗开始,眨眼之间,已是八方风

雨,变成了十几个人的大混战。

这十几人中,僧道尼俗男女俱有,而且蒙面人亦由两人变为五六人,装束大致相同,

全都是空手,身法手法亦看不出有多大差异,简直无法分辨。

这场混战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大混战,竟然不分谁是敌我,几乎是每一个人,只要接

近任何一个人,都是拼命的辣手出击,连几个蒙面人互相间亦如此混战。

同时这十几个人,显然都不是江湖上泛泛之辈,武功均是第一流高手。

郑雷推推方芳道:“这么多人打架,多好玩,我们也去打架,好不好?”

方芳道:“小鬼,我们是来找神龙行云的,不是来好玩。”二人又看了一阵,方芳

手里捏着一块纱巾,递了过来。

郑雷接过纱巾,正感不知是何用途,看方芳也拿着一块纱巾,蒙在脸上,只露出眼

部以上,才恍然大悟,原来方芳也准备化装成蒙面人!郑雷也跟着把纱巾捆在脸上,看

着方芳以手示意道:“等一等。”

此时,甘棠湖上混战更加激烈,湖水被掌风剑气,激得波涛滚滚。

方芳紧张地对郑雷道:“我先出去,我叫你时你再出来。”

方芳纵身而下,如rǔ燕穿帘,飘然出现湖边,大叫一声:“神龙行云!”所有湖上

诸人,闻声立即停手罢战,一个个怔怔的望着这乍然出现的蒙面女子。

郑雷知道,方芳用这种突然叫的方法。想分别出谁是“神龙行云”?但是,她这一

声,并未出现奇迹。

方芳一计不成,紧接着又是一声尖叱:“小飞龙来矣!”郑雷一听,心想方芳好怪,

这明明是叫他出去,他这一出现,必须要恰如其份,俨然“小飞龙”划空而至,才能镇

慑群雄。

他双定一点。小巧的身子,突然弹射而起,使张手并腿,一连在空中打了数十翻滚,

真好象一条“小飞龙”凌空而至,以惊人的速度,直向湖心射去。

方芳差点要惊叫出声,想不出郑雷在耍什么花样。湖上诸人也全楞了!郑雷真是初

生之犊不怕虎,艺高人胆大,趁大家楞楞失神之际,他单足向一人手中的剑身上一点,

小巧的身子,又藉力飞起,一连在空中划出几个大弧形,跟着几个翻滚,人才轻飘飘地

落在方芳身旁。方芳长长地吁了口气。

这时,湖上十几个人,一个个腾身飞起,四散奔逃,眨眼消失在夜色之中。

二人大失所望,“神龙行云”连个影子都没有看见,二人只好返身回城,赶回客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