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三十章 喜怒无常奈何天

作者:秋梦痕

神龙行云走了,但留给王宛华的是极端的烦乱和急躁,她怒目皱眉道:“哼,故弄

玄虚。”

她转对郑雷和翠莲道,“扶我进去。”

郑雷同翠莲扶她转进书斋,她坐在书斋的座椅上,沉吟一刻,右手一摆道:“你们

去吧!”

郑雷一楞,翠莲亦怔怔的看着郑雷,她似乎一切都等候郑雷的安排。

郑雷却感到奇怪极了,暗忖:“难道曾祖母不要人侍候?她为何要我们离开她?”

王宛华眼中闪着泪光,怒斥道:“你们为什么还不走?”

郑雷跪下道:“曾祖母,叫翠莲姊姊留在您身边,侍候您好了!”

王宛华厉声道:“你想始乱终弃!”

郑雷急道:“曾祖母!您为何不相信我?”

王宛华道:“男人没有好人,我谁也不相信。”

说完她又流着眼泪道:“海龙哥哥他死得太早了,让我一人活受罪!”

郑雷仰着脸道:“曾祖母!我们走了,您一个人住在这儿也不行,我看您到我姑妈

家去住吧?”

王宛华狠声道:“你们滚,我什么地方都不去,我不愿见任何人!”了

郑雷跪在地上找不出话来说。

王宛华又道:“你跪在地上干什么?”

于是郑雷才将自己在四五天内,必须赶去龙虎出去会见红姑和红孩儿,共探龙虎山

禁地秘密,他愿意带翠莲姊姊一块前往,但希望她答应去住在“情人岛”,他探得秘密

后,再来接她共赶“神龙行云”所说的盛会。

喜怒不定的王宛华,这次却慈祥地问明了郑雷第一次探龙虎山的详情,然后道:

“你把那瓷盘给我看。”

郑雷从身后取出瓷盘,递给王宛华看,王宛华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然后把瓷盘递还

给郑雷道:“这玩意越看越糊涂,我看我同你走一趟好了!”

郑雷道:“曾祖母,您的腿。”

王宛华一瞪眼道:“你同翠莲两人,轮流的背着我走好了!”

于是,两人都没有说话。

宛华突然又平和道:“以后你别叫我曾祖母,如果你叫我曾祖母,我的徒儿嫁给你,

这辈份亦不合适,以后你就叫我……”她说到这儿,拖长了声音,说不下去。

王宛华停了一停,又道:“这样好了你跟着莲儿叫我师父,我实实在在的教你几套

武功好了!”

于是,王宛华又问郑雷武功的进境。

郑雷才将自己跟父亲所学武功,以“混元指功”为最上乘诀窍,后来又承香山娘娘

庵老尼,临死传给“太上神功”,但无法施出,后被“神龙行云”劈了一掌,摔了一跌,

“太上神功”才能随意念施展,及以后来虽然有几次于危急中能将“混元指功”和“太

上神功”融和施出,但过后总是忘其所以,始终无法达到“融融泄泄”的地步。

王宛华听完以后,伸手一招道:“过来。”

郑雷正作势前进,就在她这一招之间,顿感一股奇大吸力,一下就把郑雷吸了过去。

郑雷正惊异间,王宛华的一支细白柔嫩的手,已经扣住郑雷的右手脉门,另一只手

就伸进郑雷的衫内,按在郑雷的肚脐眼上。

片刻王宛华忽然怒斥道:“娃娃!你为何心跳得如此厉害?”

郑雷看着这年轻貌美的曾祖母,嗫嚅得说不出话来。

他猛一回头,看到翠莲那种似妒似笑的娇羞面孔,才总算把一颗猛跳的心,慢慢安

静下来。

王宛华先是静静揣摸,然后忽然惊问道:“你说神龙行云是两人?”

郑雷道:“是的。”

王宛华紧接着又问道:“谁杀死飞龙?”

郑雷道:“二岛主只承认父亲之死与他有关。”

王宛华道:“第一次掌击你的是大岛主还是二岛主?”

“不知道。”

“第二次呢?”

“第二次是二岛主救我脱离魔岛,救治我的想来一定是二岛主。”

王宛华更加吃惊地道:“你不是说二岛主是你杀父仇人吗?”

郑雷看她又问,非常惊讶道:“是的!”

王宛华道:“你是不是觉你武功大得有进益。”

郑雷道:“曾祖母——啊!师父您怎么知道?”

王宛华双手一松道:“神龙行云两次的救治,在你身上施了手足。”

翠莲一听,两颗豆大的眼泪,立刻滚在眼眶边上。

郑雷疑惑的望着她道:“师父!我还有救吗?”

王宛华讶异道:“什么!”她立即明白郑雷误会她说的话意,笑道:“他拍开了你

闭塞的穴道,而且他使得你武功在继续不断,绵绵不绝的在进步。”

翠莲含着眼泪笑了。

郑雷惊愕地看看翠莲,又看看师父,他们都没有说话,他们都在想:“一个人的武

功,为何在仇人的救治之下,不断的增进?”

王宛华道:“刚才来的是大岛主还是二岛主?”

郑雷道:“这个——我分辨不出。”

王宛华道:“刚才我本想助你将‘混元指功’和‘太上神功’二股真气汇合,但是

不行,旁人对着你都无能为力,只有靠宛自己的智慧和机运,如果你一旦融会贯通,你

就可列入武林第一流高手。”

王宛华继又说道:“雷儿,过来,赶快背我走。”

郑雷暗忖:“师父的脾气真是难测?”

郑雷看看翠莲,翠莲睨着眼微微点点头。

郑雷把王宛华背在背上,就往寝宫外奔去。

刚刚跃出宫墙,郑雷同翠莲不知为何,王宛华又突然叫道:“站住!”

郑雷同翠莲只好停住。

王宛华更加厉声道:“站住!”这一声简直震得人耳膜作痛。

郑雷同翠莲都没有什么发现,已经停下来了,她还叫谁站住?

只见石碑座前人影一闪,燕山上人在高高的石碑上,突然出现。

这中间相隔至少有十丈,燕山上人虽然出现,但显然并无敌意。

王宛华在郑雷背上催促道:“走”。

郑雷只好缓缓前进,一步一步的,过了几乎很长的时间,才前进了五丈。

王宛华早已不耐,怒吼道:“快!”

郑雷一个纵身,就飘落在石碑座上,与燕山上人相隔不过丈余。

燕山上人合什道:“婬魔……王姑娘,老袖误听人言,江湖以讹传讹,老袖特来负

荆请罪!”

王宛华道:“秃驴!你叫我王姑奶奶,我亦非杀掉你不可。”

燕山上人稽首道:“姑娘暂息雷霆之怒,容老衲详述。”

王宛华“笃”的一下,手心贴在郑雷背心“灵台穴”上,喝斥道:“雷儿发掌!”

郑雷犹豫了,不知该不该发掌?

燕山上人看见王宛华的留书,已彻底忏悔,不然他足有力量阻止郑雷救人,如今出

现,当然不会有敌意。

然而,王宛华的孤僻个性,却使得郑雷不敢不遵命发掌。

郑雷缓缓抬手,一面言道:“师父,他是真心后悔了!”

王宛华贴在郑雷背心上的手掌猛力一压道:“雷儿,杀死他!”

翠莲在一旁急道“师父,他如果不知侮,他尽可以阻止郑哥哥救师父!”

王宛华厉声道:“没有师父,你哪来的郑哥哥,好呀!你现在就跟雷儿一鼻孔出气

了!”

但回头又在郑雷耳边道:“娃娃!你发不发掌?你不发掌我就将你错骨分筋,叫你

痛苦至死!”

燕山上人肃容道:“郑小侠,你发掌好了!”

他合什凝神显然准备挨上一掌。

郑雷觉得王宛华简直不可理喻,一肚子的气,就在心中七上八下的,郑雷不理会王

宛华的警告,向燕山上人施礼言道:“上人来此何意?”

燕山上人道:“八月中秋龙虎山之会,王姑娘及郑小侠是,否参加?”

郑雷道:“已决定前往。”

燕山上人道:“如此,老衲不用多言,就此告辞!”说罢,他闪过石碑,却告不见。

燕山上人去了,这一下可解了郑雷的困窘,然而王宛华却在郑雷背后痛哭失声,捶

手蹬足的道:“放我下来,什么地方我亦不去了!”

郑雷一看王宛华并未如言下毒手,向翠莲一呶嘴,一溜烟的就往谷外奔去。

奔出谷外,才不过傍午,一片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王宛华见到这谷外的自然景

色,自然而然的亦就安静下来。

奔到下午,他们到了“罗汉镇。”

郑雷找了一家客栈,慌慌张张的就闯了进去,开了两间厢房,把王宛华背进东边的

一间,放了下来,就赶着叫店小二弄东西来吃。

王宛华从出谷以后,一直没有讲话,她在大自然的境界里,好象冬眠似的。

翠莲见师父已睡,就转身出房。

郑雷亦随着追出室门,伸手就要抓她,只见她一个玉笋似的食指,放在小嘴上,

“嘘”的一声。郑雷立即放轻足步停了下来,只听房中道:“海龙哥哥!”

郑雷与翠莲相视一笑,知道师父在做梦,于是二人挽手走到窗下,看着院里的枫叶,

静静地听着王宛华的梦语:“我要有孩子怎么办?”

梦中的王宛华又道:“海龙哥哥!我生孩子你高不高兴?”

“哼!一百多岁不能生孩子?谁说的?”

郑雷同翠莲相视噗味一笑,一看远远的店小二已提着莱盒前来。

郑雷赶紧一拉翠莲:“姊……”翠莲眼睛一瞪,郑雷赶快改口道:“妹妹,你赶快

进去把师父喊醒,店小二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