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三十二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作者:秋梦痕

郑雷进入大火之中,一方面他运功逼住火势,一方面向火势小的地方迅速窜进。

其实,郑雷施出“太上神功”,火势都逼在五尺以外,但是在外面的人,则无法看

出,只觉得他在火中窜跃。

郑雷只两三个窜身,已到达他所住厢房,厢房正火势熊熊,郑雷从已燃烧的窗户望

进去,翠莲和师父早已不见,郑雷顿悟,她们二人必然已经逃出。

郑雷一想,她们要逃必然从后面废园逃走,于是他纵身向后面废园寻觅。

废园中火势零落不大。很多人在废园中堵住救火,郑雷在园中来回找了几遍,不见

翠莲和师父的身影,他趁众人不注意之际,飞身就向墙外掠去。

墙外是几条小弄堂,穿过小弄堂就是他刚才去湖边的道路,夜色茫茫,又到何处去

寻她们师徒踪迹呢?郑雷正茫然不知所措之际,他突然惊忖道:“这大火必然与百蝶仙

子有关,我先清了这笔帐再说!”

他一式“飞龙身法”,就疾如鹰隼的向湖边急掠而去。

他到达先前湖边的林中,哪儿还能找到百蝶仙子的倩影呢!

芳踪渺渺,但一棵树枝上仍飘动着一幅罗帕!

郑雷取下罗帕,罗帕上用胭脂写满了字迹,香气浓郁,郑雷闻出正与百蝶他子身上

的芬芳相同。

郑雷藉着月色,展帕观看,上面不但字痕累累,而且泪痕斑斑,文曰:

$r%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埋藏在心底的记忆,全因你而复活了!

我明明知道你不一定再回来,但是我留下这幅罗帕,以作为我俩在这林中相遇的纪

念!

人就是这么傻,往往在无可奈何之下,就做一些自己觉得是有意义的事情。

我的好人儿,你如果回来,就留着这罗帕作为我俩有缘的信物吧!

           百蝶仙子朱玉奴留$r%

郑雷看完信,又茫然了!

他觉得如此一个多情女子,不会与这场大火有关联。

他快速地走出树林,手里仍捏着那幅罗帕。

他不知该是扔了好,还是该留着?

他顺手将罗帕塞入怀里,他仰望天色,已经曙色迎人,镇上大火虽已熄灭,还是继

继续续冒起阵阵浓烟。

他又走回镇上,向店小二拿回自己的衣巾,找了一阵,仍然找不到翠莲师徒。

他终于决定,向龙虎山进发。

于是,他大步向镇外走去。

郑雷抑郁的走出镇外数里,只见路旁树上留有字迹:“龙虎山。”落款画一株莲花。

一看就知这是翠莲留的标志,郑雷不禁欣然色喜,顺官道就往前奔。

第一日,郑雷宿在下埠,郑雷找遍了所有的客栈,竟没有翠莲师徒的下落。郑雷无

论如何不相信,沿途既未遇见翠莲师徒,翠莲难道比郑雷还快,已经过下埠而未停宿不

成呢?

郑雷找遍了客栈,和庵庙寺院,仍然是渺如黄鹤。

郑雷一生气,毅然道:“走,不住了!”

刚走出下埠,就在镇头上的墙上,又是赫然有“龙虎山”三字,下面落款又是一朵

莲花。

郑雷又是欢喜,又是大惊!

郑雷暗生奇怪,翠莲背着师父,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走得如此之快?

乘着夜色,路上无人,不到午夜,郑雷飞奔到将军岭下的将军镇。

夜深了,郑雷正在寻思,翠莲师徒不可能再会赶到前面,客栈寻人,现在又不是时

候,他正没精打采的街上踱着。

倏然,远远一座高楼上,一抹黑影一闪,郑雷赶快闪身,据下环视左右并无动静,

身形宛如青烟升起,就往高楼掠去。

到了高楼窗外,窗门紧闭着,却不见刚才所见的黑影。

郑雷往窗内看去,窗是粉白桑皮纸所糊,里面灯光明亮,但却看不见里面情景。

郑雷暗忖:“难道这楼中住的竟是武林人物?”

他左手扣指用“混元指功”如游丝一样弹出,无丝毫声音,窗底下已经多了一个豆

粒大小的小洞。

郑雷贴窗而观,房内红烛高烧,布置得富丽堂皇,好象结婚不久的新房。

罗账低垂,在起着波浪似的震抖,帐内传出急促的喘呼声。

郑雷顿感心族摇晃,一股热气,直往丹田冲窜。

郑雷赶快将头退离窗纸,夜风早有凉意,赶走了心头的邪念。

但是,此时窗内传来了极为清楚的语声,每一个字就象猛击一锤,使得郑雷刚平静

的心,又象要跳出口腔一样。

男声:“妹!你?”

女声;“哥!心心,开了!”

男声:“要不要?”

女声;“要要,哥,快!”

郑雷在血脉喷张中,只以为刚才的黑影,是婬贼来此幽会,他没有管这种闲事的兴

趣,他扭身就要离去。

他一回身,只见不出五六丈之外,有一个黑影一扬手。

他一惊,以为这人在如此之远.居然扬手发暗器不成?没有一点声息,原来那人在

向郑雷招手。

郑雷一怔,腾身向那人飞去。

黑影疾如脱兔,快若流星;就向镇外奔去。

郑雷随后就追,眨跟之间,郑雷与黑影已经相距不过两三丈,原来前面是一个全身

着黑色劲装的女子。刚追出镇外,迎面是一个大稻草堆,黑衣女子转过稻草堆一闪而逝。

郑雷站在稻草堆这面,轻声道:“姑娘何人?要在下来此,有何见教?”

只听一声娇滴滴的声音道:“你过来!”

郑雷一听声音很熟,但不敢确定是谁?缓缓的绕过草堆,双掌微举,戒备前进。

那女子倚坐在草堆旁,郑雷一见惊讶道:“是你?”郑雷反身就走。

那女子厉声道:“站住!”

郑雷停止不动,那女子突然哭泣道:“我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

郑雷回身,一个箭步,跃近她面前,斥道:“你又有什么诡计?”

那女子道:“我没有诡计呀!我在你面前,完全是真情流露。”

郑雷怒斥道:“在下埠我住的客栈被大火焚毁,我师父和翠莲下落不明,是何人所

为?”

百蝶仙子道:“你师父是谁?”

郑雷道:“我师父王宛华,你问她作甚?”

百蝶仙子娇躯往后一仰,冷哼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声名狼藉的她,你尊她

为师父,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最后一句,几乎是声色俱厉。

郑雷并不肯示弱,怒骂道:“你这个贱妇,我凭什么相信你?”

百蝶仙子先是一阵失常的笑,后来又是极为悲惨的哭,她呜咽地道:“小飞龙,你

坐下来!”

郑雷一惊,她怎么知道我是小飞龙?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小飞龙?”

百蝶仙子变得柔情似水的道:“你坐下来,我会告诉你。”

郑雷道:“我不坐,你讲不讲,你不讲我立刻就走。”

百蝶仙子道:“你难道打不过我?怕我?坐下来讲你都不敢?”

郑雷道:“坐下就坐下,难道我怕你吃了我不成!”郑雷跃身就倚着草堆坐下。

百蝶仙子道:“你坐那么远干吗?你坐过来一点!”

郑雷一跳而起,怒道:“你说不说?你不你说我就走了。”

百蝶仙子亦盈盈站起道:“你走好了,我就跟在后面。”

郑雷一回头,看她果然已经站起,她穿一身黑色紧身劲装,显得胸前双峰高耸,在

夜色衬托下,令人有极为丰满和凸出之感。

郑雷道:“你跟着我干吗?”

百蝶仙子娇嗔地哼了一声道:“我见人就说你欺负我,男子汉大丈夫,在一个女子

面前耍威风。有什么了不起?”

郑雷道:“我什么时候欺负你?”郑雷已经没有走的意思了,回身面对面的道:

“你要我说什么?你讲嘛!”

百蝶仙子双峰一晃,扭腰摆臀道:“坐下来!”她自己先坐下,仰着一双色迷心窍

的媚眼,一眨不眨,痴痴地,望着郑雷。

郑雷只哼了一声,一屁股就坐在草地上。

百蝶仙子更加如小女儿的娇嗔,嗯了一声道:“你坐过来一点嘛!”

郑雷气犹未息道:“有话快说,坐那么近干什么?”郑雷挪了一挪,离百蝶仙子只

不过两三尺,坐下来道:“快说。”

百蝶仙子一绷脸道:“你刚才为何骂我是贱妇婬妇?”

郑雷本想出言辩驳,但回想一想,亲嘴虽然是她的主动,但自己亦还是有几分坏意

的,于是改口道:“连通天太岁那种坏蛋,都知道你身上有疤痕!”

百蝶仙子呵呵一笑道:“你真是傻瓜,连通天太岁那种人的话,你都会相信!”

郑雷嘴一噘道:“我怎么傻?”

百蝶仙子笑道:“通天太岁是有名的吹牛大王,所以江湖上才送给他通天太岁的绰

号,他在台上随便胡说,难道我还能脱了裤子给人看?说你傻瓜就是傻瓜!”

郑雷冷冷地道:“我不相信!”

百蝶仙子急道:“那我脱裤子给你看好了!”她果然站了起来,解带退裳,真的要

脱的样子。

郑雷赶快回过头,双手蒙着眼道:“我不看!我不看,你赶快穿上吧!”

百蝶仙子道:“你相信不相信?”

郑雷道:“我相信!我相信!”

百蝶仙子紧紧靠着郑雷坐下,拉开郑雷的手道:“你蒙住眼干吗?”

郑雷道:“你穿好了没有?”

百蝶仙子拉着郑雷的手道:“你摸摸看!”

郑雷仍闭着眼睛,一只右手让她拉住,按在她的大腿上,郑雷捏了一捏,一颗心猛

然狂跳,眼亦睁开了!

百蝶仙子一只肥满丰腻的大腿,虽然隔着一层夹裤,郑雷从柔若无骨的感觉中,人

就好象从百丈高摔在棉花堆上似的,只感到一颗心要狂炸的感觉。

百蝶仙子早看出郑雷的心境,双峰一颠,同时往郑雷身上如“泰山压顶”而下。

郑雷不知在说什么,只“磕磕”的说不出声。

最后,在冷清中,变得最热,在寂静中,达到了gāo cháo。

久久……久久……

郑雷两手捏住了百蝶仙子的双峰,慢慢把她托起道:“姊姊,我受不了!”

百蝶仙子扳开郑雷的双手,一个软绵绵的身子,又投入郑雷怀里,她的粉脸在郑雷

脸上滚动着道:“亲亲,你叫我姊姊,我好高兴啊!”停了一停,她又喘气地象呓语似

的急道:“好人儿,我愿为你死,你把我吃下去吧!你把我化成灰吧?”

百蝶仙子瘫软了,象一条冬眠蛇的一样,静静的躺在郑雷怀里。

郑雷环抱着她,两人都有一个相同的想法:“但愿人长久,只羡鸳鸯不羡仙!”

郑雷幽幽地道:“姐姐,我们坐好讲话好不好?”

百蝶仙子嘻嘻道:“我的好人儿,你要乖,我亦乖乖的听你的话。”

她翻下身,轻轻倚着郑雷坐下,双手理着微乱的鬓发。

郑雷:“姊姊,你怎么知道我叫小飞龙?”

百蝶仙子道:“我的好弟弟,你还不知道?江湖上都在注意你呢!”

郑雷道:“我是个小孩子,他们注意我什么呀?”

百蝶仙子道:“这可不知道,你一日之间,长大成人,你知不知道,武林中谁不震

惊?”

郑雷惊讶地在想:“我为何如此惹人惹目呢?”他不禁地自言自语道。

百蝶仙子一只手抚着郑雷的脸,头靠在郑雷肩上摇晃道:“我的好弟弟,姊姊要有

了你,就一切都美妙极了!”

郑雷仰首看看天色,晨曦在望,郑雷轻轻推开百蝶仙子,一跃而起道:“姊姊,我

要走了。”

百蝶仙子一怔,泪光闪闪的咬着嘴chún道:“你去何处?我跟你一齐走好吗?”

郑雷迈前两步,然后回首道:“不,姊姊,后会有期!”郑雷转身而去,百蝶仙子

珠泪潸然而下,泪眼模糊的看着郑雷远去的背影。

突然,百蝶仙子又破涕为笑,郑雷却去而复返。

郑雷伸手递给她一件东西道:“姊姊,这个还你。”

百蝶仙子接过一看,原来是她留在下埠村中的那幅罗帕,她满脸欣喜祈求之色的,

双手捧着罗帕,螓首迎着朝阳道:“帕儿!帕儿!你真是到了他手里呀?”

郑雷奇怪地看了她几眼,然后转身离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