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三十三章 秋山空寂悼芳魂

作者:秋梦痕

郑雷刚走了几步,百蝶仙子厉声道:“站住。”

郑雷惟恐她趁机出手,倏然转身停住,戒备而待。

百蝶仙子满脸肃穆之色,紧咬嘴chún,忍着哭泣,珠泪顺腮滚落,她呜咽道:“我要

跟你一齐走!”

郑雷一惊,他奇怪百蝶仙子为何突然变得如此肯定?

他道:“姊姊,为什么?”

百蝶仙子坚决地道:“我把这幅罗帕留在林中时,我就跪在地上发了誓,如果老天

爷让这幅罗帕落在你的手中,我就是……”呵气如兰,郑雷闻到她口里喷出来的温香一

颗心早已软化了!

郑雷紧接着道:“姊姊,是什么?”

百蝶仙子含羞低头道:“我就是,我就是你的人了!”

“噢。”郑雷惊噫出声。

百蝶仙子噗的一声,跪在郑雷面前,仰着泪痕狼籍的脸道:“你带我走,我要跟你

走,不然我立刻死在你面前!”她举起右掌,放在自己的天灵盖上!

“唉!”郑雷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你既然如此,那只有跟我走吧!”

金风飒飒,黄叶飘零,龙虎山上的秋天,显得比别处来得更早。

空山寂寂,白石小径上,偶尔飘落一两片黄叶,龙虎山显得更凄凉了!

此时,“御杯亭”里坐着两人一男一女,这两人显得甚为畏缩不振,好象他们在萧

瑟的秋天里,连心都涸零了!

秋雁横空,一声哀婉的雁叫,才使他们怔然地一惊,同时抬头望着长空,神色间却

显得失神无望。

这时,女的醉态荡然的道:“人生难得几回醉,来!我们再喝几杯!”

男的道:“朱姊姊,不要再喝了,你喝得太多了!”

原来这一对男女,就是小飞龙郑雷和百蝶仙子朱玉奴。

百蝶仙子扭着蛇腰道:“这是永远喝不完的仙酒,我们喝了这酒,我们就是神仙眷

属。”

她摇摇晃晃,几次险些儿从坐位上倒了下去。

郑雷赶快扶她一下道:“朱姊姊,你醉了!”

百蝶仙子趁机双手紧紧握着郑雷的手道:“弟弟,我们一块儿醉死好不好?”

郑雷愕然道:“为什么?”

百蝶仙子哭丧着脸道:“弟弟,你不知道活着多痛苦!”

郑雷莫名其妙的道:“人死了又有什么好?”

百蝶仙子道:“死了你就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她藉说话之势,娇躯向前一扑,一个作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抱着郑雷

的双腿,仰着楚楚的眼泪,痴痴地看着他。

她这番痴情,使郑雷大为感动,他仍坐回石蹬,让百蝶仙子伏在他腿上,他捧着百

蝶仙子的脸,含泪不语。

二人痴望了半晌,百蝶仙子含着眼泪笑盈盈站起道:“弟弟,你先叫我朱姊姊,你

现在叫我姊姊就够了,幸福极了,我已经找到我所要找的人。”

郑雷看到百蝶仙子笑,感到周身都起了阵阵凉意,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百蝶仙子笑嘻嘻的道:“弟弟,你再叫我一声姊姊。”

郑雷对百蝶仙子油然而生了爱怜之意,点点头道:“姊姊!”

百蝶仙子笑得非常凄凉的道:“弟弟还有点最后的要求,你能不能答应我?”

郑雷道:“什么要求?”

百蝶仙子道:“这两点要求,不会叫你太为难,如果你答应我,我从此离开你很远

很远,不再打扰你。”

郑雷以为她要去出家,乃道:“我答应是可以的,但是我不希望你太消极。”

百蝶仙子回眸一笑道:“我们双双喝完这最后一杯酒。”

郑雷心想:“这一点要求,还如此郑重其事?”他笑笑,俯首喝干了杯中碧绿的琼

浆。

百蝶仙子看到郑雷喝干的玉杯中,慢慢的又浸出来半杯酒后,才低垂螓首,亦喝干

了杯中的酒。

郑雷望着她,等着她提第二点要求。

百蝶仙子望着郑雷惨淡的一笑,泪珠如雨。

郑雷微微一怔,百蝶仙子倏的站起,快捷如风,一头就往亭上猛力碰去。

郑雷惊慌失措,不由得惊叫一声。

但见脑浆迸裂,血肉模糊,百蝶仙子倒卧血泊之中。

郑雷赶快趋前扶起百蝶仙子,她奄奄一息,尚未绝气。停了片刻她悠悠的睁开眼来,

嘴角上有一抹惨然的笑意,她道:

“我第二点的要求,就是要你亲手埋葬我,但是我现在,幸而还能说几句话,我要

求你赶快除去我的衣衫。”

郑雷微微一怔之后,只以为她尚有救治之法,立即依言为她除去衣裳,一付丰满如

玉的胴体,完全躶露出来。

百蝶仙子双手微举,微弱地道:“弟弟,抱起我,抱起我来!”

郑雷这时亦顾不得许多,依言双手将她抱在怀。

百蝶仙子呼吸急促地道:“弟弟,我能如此死在你怀里,我幸福极了,我已十分满

足!”她说话越来越吃力,最后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道:“弟弟!抱紧我!吻我!”

郑雷含着泪,两手颤抖地用力抱紧她,刚要俯首吻她的嘴chún,只看她一笑而逝。

郑雷惊愕之下,哭叫两声:“姊姊!姊姊!”就伏在她胸前悲泣起来。

郑雷抱着百蝶仙子的赤躶娇躯,感到渐渐冷却,松弛,僵硬,郑雷才止住哭泣,他

抬起头闷闷的在想。

他似懂得非懂地,想不透百蝶仙子为何突然自杀,而以死在他怀里为满足。

这种情感上的微妙变化,才不过十四岁的郑雷,他当然想不通。

郑雷选择了一块空地,他抱着百蝶仙子走出亭外,把她放在地上,抬起衣衫将她全

身盖住,然后他才开始用树枝石块掘坑。

不久,将坑已经掘好,他蹲在地上正准备抱起百蝶仙子,忽然想起百蝶仙子从下埠

林中,将军镇外,和一路来龙虎山一幕一幕的情景,一一掠过眼前,他不禁又悲从中来,

愕愕的蹲在她的身前,似乎有点不相信百蝶仙子已死。

郑雷忽感眼前亮光一闪,他倏然一惊,原来在百蝶仙子足前站了一个人,手中握了

一柄耀眼生辉的长剑。

郑雷还来不及抬头看他的上半身时,这人快速的长剑一挑,把百蝶仙子的衣裳挑去,

露出了赤躶的玉体。

两人同时惊叫一声,郑雷气愤填膺,猛的站起,正想责备来人,不料一柄闪闪的长

剑,已经抵住他胸前“巨阙”穴上。

郑雷此时对百蝶仙子的情感,已经与她死前大不相同,他自然而然有一个想法,他

认百蝶仙子的玉体不能令第二人再看,如今来人竟然挑开衣裳,令百蝶仙子玉体外露,

他恨不得一掌就把来人劈死。

但是当他看清来人虽然蒙面,却显然身子娇小玲珑一女子,他愤恨之情就不由减了

几分。

他不理会蒙面女子的剑,蹲下身去,将百蝶仙子的衣衫替她遮好,伸手就抱起百蝶

仙子的尸体。

蒙面女子抡剑就在郑雷面前晃了晃道:“你侮辱了她,想偷偷埋葬了事?”声音嘶

哑难听。

郑雷想不到面前这一蒙面女子,嗓音会如此难听,而且出口伤人,不由昂然站起,

瞪眼道:“你管得着?”

蒙面女子娇斥道:“你做出此事,还想抵赖,看剑!”

她抖腕震剑,刺向郑雷。

本来俩人的距离就很近,郑雷虽然闪让得快,但“嘶”的一声,胸前衣衫仍被挑破

两三寸长的一个洞。

郑雷陡然大怒道:“你不问青红皂白,为何就猛下毒手?”

蒙面女子冷哼数声道:“事实昭张,你明明侮辱她,又杀之灭口,你还有什么可说

的,我为天下女子向你讨个公道,看剑!”这一次她又毒又狠,“嗖嗖嗖”一连向郑雷

攻出三剑。

郑雷武功近来大为精进,而且这次早已注意,他一连躲过三剑,心中愤怒已极,心

道:“你既不分青红皂白,打就打,谁还怕你不成?”

郑雷同蒙面女子打了一阵,他始终以普通招式抵御,虽然他心中非常气愤,但他终

于不忍遽下杀手,他觉得刚刚一个百蝶仙子糊里糊涂为自己而死,尸骨还未寒,自己怎

么又下得起手伤这蒙面女子呢?

郑雷一边应敌,一边心里在胡思乱想,他一会儿又想到百蝶仙子对自己的痴情,一

会儿又想到现在已经都近中午了,为何还不看红姑娘和方芳等的影子?

他一会儿又想到王宛华和刘翠莲,他想起在将军镇外,与百蝶仙子还共同发现翠莲

留的“龙虎山”和下面一朵莲花的记号,但是不知为何,自将军镇以后,就从未再发现

同样的记号了。

他越想越神往,幸喜这蒙面女子武功不算太高,所以他虽然这般失神胡想,也能打

个平手。

蒙面女子亦不知在想什么,似乎亦并未施出全力,当她发觉郑雷武功不过平平,然

而自己却未能取胜,觉得大失光彩,她倏的一连攻出七招,剑法陡变,与先前大不相同。

郑雷大吃惊,他不只是吃惊于这招式的诡绝,劲力的浑厚,而且觉得这每把每式,

都觉得似曾相识,好象在哪儿看过。

郑雷堪堪避过这凶狠的七招,只听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两团白云从山下飞了上来。

在战斗中的两人,都发觉了,郑雷一喜,早已看清来人是红姑和红孩儿,正要出声招呼,

忽然一惊又噤住了没有出声。

原来正在此时,蒙面女子虚晃一剑,转身就往山上奔去,郑雷愕愕的看着她消失的

背影,感到疑云重重。

他想:“这美好的娇躯,这丑恶的嗓音,为何不肯以面目示人?这似曾相识时剑法,

这骄横不讲理的个性……”

他正想到这儿,眼看红姑和红孩儿走过他面前,只愣愣的看他几眼,不理他就往山

上而去。

他奇怪,陡然打断了他对蒙面女子的疑想,叫道:“红姑姊姊!红孩儿弟弟!”红

姑和红孩儿悚然一惊,望着郑雷道:“你是谁?”

郑雷惊讶道:“我是小飞龙郑雷,你们为什不认识我呀?”

红姑和红孩儿还是愣愣的,满脸怀疑之色。

郑雷“啊”了一声,才想起只不过分别一月,自己已经长大成人,怪不得他们不认

识了。

于是,郑雷才将自己在将军岭如何练功,如何长大成人的经过简略说了一遍。

红姑和红孩儿再仔细一看,郑雷除了虎背熊腰,美武伟岸外,依稀乃是一月前的模

样。

于是,二人帮助郑雷葬埋好百蝶仙子,然后三人坐在“御杯亭”中,郑雷问过红姑,

知道他们寻母并无下落,才将自己一月来的经过详细讲述一遍。

他讲到神龙行云勒令各帮主各魔头喝水和解之事,都觉得神龙行云一定在进行一件

大阴谋,这阴谋必须要等到七天后中秋节的龙虎山之会,才能揭晓。

郑雷在讲到救曾祖父的情人王宛华,王宛华如何被江湖上误为婬魔的各节,都讲得

非常清楚,惟独对刘翠莲移花接木那一段隐而未讲。

再讲到百蝶仙子之死,他们三个都是小孩,当然对百蝶仙子这种看起来毫无道理的

殉情自杀,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

最后他才讲到与方芳的失散,以及刚才的蒙面女子,不问情由就仗剑出手,以及他

对她的疑惑各点。

红姑一听之下,不由惊叫道:“郑弟弟,也许她就是方芳姊姊?”

郑雷先是一怔,然后他立即摇摇头道:“不对,不会是。”

红姑亦跟着摇摇头道:“是不象,但是我总觉得方芳姊姊应该会来龙虎山。”

郑雷短叹一声道:“我也是这样想,但是我又怕她妈妈硬把她押回去了!”

红姑忽然天真地道:“郑弟弟,你长这么大了,我以后再叫你弟弟多不好意思了。”

红孩儿道:“那你就跟着我叫郑哥哥好了!”

红姑嗔道:“你半天不讲一句话,讲一句话就这么难听。”

红孩儿奇怪道:“叫郑哥哥有什么难听?难听你为什么让我叫呢?”

红姑玉靥飞霞,双颊红得跟她紧身劲装一样,笑斥道:“少噜嗦,不跟你讲。”

郑雷排解道:“红姑姊姊,你以后就叫我郑雷好了。”

红姑含羞地道:“那你亦叫我红姑好了。”

郑雷嗯了一声,诧异地在想:我没有长大时,希望快点长大,方芳亦希望我快点长

大,我真长大了,为什么一切都显得变了?

百蝶仙子因我而死,红姑因我而羞,方芳看见时,又不知怎样了?郑雷想到此处,

无可奈何的突然一顿足,长长叹了一口气。

红姑惊愕道:“郑雷,什么?”郑雷笑道:“没有什么,我只是觉得我还是不该长

大。”

红孩儿道:“郑雷哥,我想快长大,你教给我好不好?”

郑雷苦笑笑道:“好是好,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样教你。”

红姑忽然叫道:“郑雷,我们赶快上山。”

郑雷道:“干什么?”

红姑站起道:“那蒙面女子孤身一人,往山上乱闯,可能发生危险?”

郑雷心想:“女人给我太多的麻烦,我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所以他没有做声。

红姑急道:“走,快走!”人随声起,在落叶飘零的秋风里,向龙虎山上奔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