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三十五章 三小硬闯龙虎山

作者:秋梦痕

这简直大出郑雷意料之外,郑雷急问道:“你为何如此打扮?”

蒙面女子似羞得无地自容,伏在郑雷怀里嘤嘤哭泣,显得十分娇弱可怜。

郑雷先还有一股被玩弄的气愤,经她这一哭,也就烟消云散,自己坐了起来,但仍

把她搂在怀里。

郑雷又柔声问道:“昨晚上也是你?”她仍紧靠在郑雷胸前,点点头,轻轻嗯了一

声。

郑雷想起昨晚自己狂风暴雨的吻她时,她是如何尽情迎受,郑雷昏昏沉沉,有如幻

登仙境的感觉,他心中亦掠过几抹淡淡的欢悦,他喃喃地道:“姊姊!你……”

原来这蒙面女子却是红姑,红姑知道郑雷急慾知道她扮着蒙面女子的原因,于是理

了理鬃边的乱发她才说出一番道理来。

原来红姑听郑雷说过,他上次与方芳来龙虎山的经过,所以她亦跟郑雷一样,也想

到可能方芳会到这些与郑雷旧游之地所以她亦想起到潭边来等候方芳。

但是她想到方芳见到她就跑,所以她就脱下红衫。换上黑衫,蒙上黑巾,装扮起蒙

面女子来了。

至于她对于郑雷的亲热,为何毫不抗拒?她私心想郑雷把她当着方芳,而获得郑雷

的热爱,因为她已经偷偷爱上郑雷,但她不好意思公开表示,她只想从这种误会的方式

中,暗中享受郑雷的情爱,就是一旦让郑雷发现,亦有藉口,这些真心话,她都没有道

出。

郑雷听着红姑的说话,他心里尽想着昨晚紧抱热吻,他只以为红姑忍受自己的凌辱,

只是为了安慰他对方芳的相思,他在衷心感激之下,不由得又紧紧抱着红姑道:“姊姊,

我对不起你,你不会怪我吧?”

其实红姑哪里会怪郑雷,这正是她梦寐难求的事,她仰着脸,小嘴就在郑雷腮下说

道:“郑雷,但愿方姊姊能早点回来。”

一股兰麝的甜香,热热的喷得郑雷心族荡漾,情难自禁,郑雷一低头,正好红姑的

嘴就在眼前,他看见红姑的樱chún在微微搐动,吐气如兰,显然渴急有所需求。

郑雷心猛然一跳,一下就压了下去。

他突然推开红姑,转过身去。低头泣道:“姊姊,原谅我,我不是有心的,这样我

会对不起方姊姊!”

红姑突然感到羞惭,心里感到无限的歉疚!

二人同时听得嘻嘻一笑,抬头原来又是一个蒙面女子一坐在头顶的横枝上,两脚荡

来荡去,显然无逃去之意,只是窃窃嘻笑。

二人同时一惊,郑雷喝道:“你是谁?”

蒙面女子一下就把自己的面巾扯去,郑雷同红姑不由得一同时感到羞惭已极,一个

侧过身,一个低下头。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红孩儿跳下树,捕捉了红姑的一幕旖旎风光,想不到还有人

在树上一览无遗。

而且这看到的,又是二人都避开的红孩儿。

红孩儿一跃下树,郑雷突然想起道:“昨晚上也是你?”

红孩儿只是笑着,并不言语,红姑一扭身子就往林外奔去,嘴里叫道:“快回来,

不早了!”

果然四野鸡鸣犬吠之声不断,已近黎明,郑雷拉着红孩儿就随后追出,跟在红姑身

后向镇上奔去。

在奔驰中,红孩儿小声道:“郑哥哥,你不要抢走我的姊姊。”

郑雷又羞又好笑,无话可答。

又跑了一程,红孩儿又道:“郑哥哥,我以后是不是该改口不叫郑哥哥了?”

郑雷听不懂是什么意思,有点惊奇道:“叫什么呢?”

红孩儿一本正经的道:“是不是该叫姊夫?”

郑雷一肚子的气,被他一说都没有了,拉着他的手一用劲,往上一摔,红孩儿借势

用力,一跳就骑在郑雷的肩上,二人童心大发嘻嘻哈哈飞也似的狂奔,眨眼就跑在红姑

之前。

红姑一看,喜上眉梢,她伸舌舐着自己的嘴chún,觉得余味犹存,她想:“就是我三

人在一起,但愿老天不让别人打扰我们!”

三人回到客栈,一夕无话,一连两三天,上下龙虎山,找遍龙潭镇,仍然没有方芳

和王宛华等的下落。

郑雷这几天的奔跑,虽然仍然不能除去对方芳三人的想念,但这几日与红姑的相处,

心情已大不相同了。

每当郑雷目不转睛的看着红姑时,红姑玉腮生晕,一股娇羞喜悦,楚楚惹人怜惜之

态,令郑雷越看越动情。

郑雷与红姑的感情,是一日千里,三人在一起,比亲兄妹要好。

到了第四日,已经是八月十二,到了晚上,三人回到客栈,吃过晚饭,集聚在房里,

郑雷又拿出他那个瓷盘,三人翻了半夜,仍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郑雷最后一拍桌子道:

“管他妈的,明天我们就再来一次硬闯。”

这一决定,这晚倒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起来,就准备了丰富的干粮食水,才不

过午末未初,他们就到了山神庙前,坐下来休息,好好饱餐了一顿。

郑雷一面吃、面在想:“第一关的‘蟒兽阵’,上一次已经闯过了,不用顾虑,但

第二关的魔灯幻景尸阵,实在想不出安全之策。”

他想了很久,越想脑子越乱,郑雷特别有年青人的坚毅和固执,他想:“管他的,

走一步算一步。”

他们绕过“擅入者死”的高大石碑,就往山上冲去,郑雷领前,首先进入第一阵的

林中,林内肃静无声,蟒兽绝迹,郑雷感到大为惊奇,反而怔在林沿,不敢前进。

郑雷看来这禁地是变了,他想不管是怎样变,不用说是越变越厉害了,他顺手在地

上抓起一把石子,选了一些放在身上,又抓一把,一路选着,缓缓的一步一步推进。

红姑同红孩儿在后面跟着,一看什么都没有,而郑雷却如此紧张,红孩儿不由得道:

“郑哥哥,你不是说有蟒有兽吗?为什么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见着?”

郑雷两眼炯炯,一直注视着前面道:“要见着就好了!”

红姑抢到前面,与郑雷并肩前进道:“没有不是更好吗?”

郑雷道:“这一变难道会变好?八成是越变越坏!”

红孩儿加紧脚步,三人并肩而行,他道:“那我们何必瞎闯呢?我看回去算了。”

郑雷道:“这儿越是危险,我们更必须要闯。”

红孩儿一想:“也对,我们如果获得大宝物,我就可救出父亲,说不定就能找到母

亲了!”

他们正走着,已经走到林子的中心,忽听林中到处发出一阵怪声,腥臭扑鼻,三人

赶快停住呼吸,注目环视。

郑雷一看情势不妙停身不得,忙拉着红姑姊弟二人,选定一个方向,快逾强弓怒箭,

纵身就向林外掠去。

三人身形刚飞出不到一丈,郑雷抖发丹田之气,猛叫一声:“危险!”硬生生把前

扑之势,陡然收住,拉着红姑姐弟二人,向后一仰,一个筋斗又翻了回来。

红孩儿道:“好臭!这又是什么?”

原来就在这顷刻之间,树林四周出现了无数巴斗大的蜘蛛,眨眼间织成网阵。

当郑雷发觉之时,还有一空隙可过,等到郑雷拉着红姑二人扑前时,正好一个蜘蛛

掉下,珠网立成,幸而郑雷收势翻回得快,不然性命险些不保。

原来这些都是极毒极毒的毒蜘蛛,它们的蛛网只要一碰,立刻就如龙须卷至,千万

条卷在你的身上,不但坚如绳索,且毒性极强,决然无法逃得活命!

只不过片刻工夫,四周的蛛网越织越密,不要说人,就是飞鸟亦难以闯过,但是这

些毒蜘蛛似乎很有灵性,只留下郑雷他们周围丈余宽的空地,似是要活生生的把他们困

死在这网中。

郑雷此时才知这种蜘蛛的厉害,忙将蛛网的狠毒告诉红姑姊弟,红姑听了,倒还没

有什么,只倚靠着郑雷站着,红孩儿开始埋怨郑雷道:“我刚才说回去你不肯,现在等

死吧!”说罢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

郑雷也轻轻搂着红姑,在红孩儿对面倚着树干坐下。

停了半晌,郑雷道:“我不是说过,神龙行云说八月十五在龙虎山有盛会吗?这盛

会必然是件武林大事,但是据我看到‘神龙行云’到处替人和解争端,我想这里面必然

有一个大阴谋。”

红孩儿道:“这阴谋与我们上山探险有什么关系?”

郑雷沉吟道:“我想有关系,但目前还无法知道。”

红姑忽惊叫道:“郑雷,你看!郑雷,你看!”

大家往四周一看,原来先前未见的蟒和兽,现在全来了,都虎视眈眈的在蜘蛛网以

外走动,爬行,形成了层层包围。

郑雷重重叹了一口气。

红姑关怀地道:“郑雷,你叹气做什么?”

郑雷道:“我后悔!我后悔当时忘了问家父破除这毒蜘蛛之法了!”

郑雷狠狠地,摸出刚才一路拾来的石子,放了五颗在左掌心上,然后用右手指将五

颗石子一弹出,石子去势如风,劲道惊人,每一颗石子击中一个蜘蛛,石子透入蛛身。

然后发生炸裂,炸得肚肠碎裂,坠毙地上。

红孩儿高兴得跳起来道:“郑哥哥,你把它们都打死不就好了?”

郑雷摇摇头道:“你看。”

原来几只蜘蛛一死,其余的都遇得远远的,而且有树枝树叶的遮掩,哪里还能击它

们。同时,五只蜘蛛虽死,但它们留下来的蛛网依旧,郑雷道:“我们把蜘蛛全击毙亦

没有用,它们蛛网早已布成,我们仍只是束手待毙!”

红孩儿好奇的走到一根最近的蛛丝前,一看这蛛丝差不多有红姑的金钗那么粗细,

蓝汪汪的,他拾了一根树枝用劲向蛛丝向下压去。

红姑惊叫:“弟弟,小心!”

红孩儿赶快就地一滚,滚了回来,气喘心跳,暗呼:“好险!好险!”

原来红孩儿树枝一压时,蛛丝向后一弹,不但未断,而且弹性极强,一下滑开树枝,

弹了回来,幸而红孩儿翻腾得快,不然定被蛛丝卷住。

红孩儿虽然吓了一跳,但是他除了觉得这蛛丝粗一点外,究竟有什么厉害,他仍然

没有看出个名堂来,他道:“郑哥哥,你只说厉害,究竟这蛛丝有多厉害呢?”

郑雷道:“我只记得当时父亲讲的那样子,想来决不是普通毒物所可比拟的。”

红姑猛然指着林外道:“弟弟,你看,马上你就知道厉害了!”

一言甫毕,原来一只离群孤雁,已经飞入林中,一头就碰到蛛网之上。

先远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只是被蛛网缠着,不能展翅飞起,但不到一刻,孤雁似乎

已经中毒过深,晕了过去。

红姑姊弟都齐声叫道:“快救它!快救它!”

郑雷摸出石子连弹七颗,将缠着孤雁的几根蛛丝弹断,孤雁掉在地上,但两翼仍然

无法张开,只发出一阵极为凄厉的惨叫,在地上乱踢乱跳,最后一头碰在树干上,脑浆

迸裂而亡,想来是受不了毒性的痛楚。

红姑看见这死状之惨,一脸凄苦,默不作声。

红孩儿却突然举着小手道:“郑哥哥,你这样弹断条条蛛丝,我们不就可以出去

了?”

郑雷手一指道:“你看。”

原来刚才弹断之处,一转眼间,一只蜘蛛早已补好,郑雷又道:“就是它们不补上,

蜘丝零乱,满地满树都是,我们要应付蟒兽的进攻,就须保住不碰上,一碰上不就完

了?”

红孩儿听后,两手一摊,默不作声。

郑雷一看林外,夕阳西下,天色不早,如果不趁天黑之前出得林外,一到天黑蜘蛛

再把这剩余的空间,亦偷偷来个蛛网密布,那只有死无活了!

他灵机一动,猛然想到:“猛兽都怕火,这秋天林木比较干燥,我放他一把火不就

可以趁机出林了!”

他高兴得直叫出来:“好,我们用火攻。”

但是一问,三人都没有带火种,于是三人都感到死多活少,气馁地坐在地上。

片刻,郑雷一跃而起,小声道:“有了,姊姊你把宝剑给我。”

他这一高兴,第一次叫红姑只称姊姊,恋爱的真情亦毫无顾忌的流露出来了。

红姑拔剑出鞘,递给郑雷,郑雷叫二人先拾了些干树枝叶堆了一堆,然后砍了些臂

粗的树枝交叉放在堆上。

弄好了,郑雷才叫红孩儿取出包食物的油纸侍候,他“太上神功”猛贯右臂,一剑

往树干上刺去,剑身陡进一尺,然后他迅疾无比的进出旋转,嘶嘶作响。

红姑姊弟这才明白了,他原来要效法古人的钻木取火。

郑雷内力近来大有进展,这一伸缩旋转,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已是火星四溅,油纸

立即熊熊着火。

红孩儿立刻把树堆引燃,暮色四合,林中宛如黑夜,只片刻工夫,树枝着火,火光

四射,蜘蛛蟒兽,全显得騒动不安。

郑雷先扔出几只火炬把后面树林引燃,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然后每人拿两支火炬。

郑雷开路,毒蜘蛛见火就逃,蛛网是一种毒性胶液凝成,见火就着,丝毫不剩,只听一

阵嘶嘶乱响。他们走过,连一路的树枝都引着了。

林中一片火海,巨蟒猛兽早已逃之夭夭,毒蜘蛛网大多焚毙林中,尸体焦臭,令人

作呕。

三人闭住呼吸,迅速逃出林中,顿感空气清新,大家深深地呼吸几口新鲜空气,离

树林远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夜色朦朦,星月在天,他们心中余悸犹存,连呼:“好险!好险!”

郑雷一下仰睡倒草地上道:“天为帐,地为毡。我们只有在这里露宿一宵了!”

红姑和红孩儿倒在郑雷两侧,睡在他的手弯子里,郑雷顺势一搂,左拥右抱三人高

兴得在草地上打滚。

他们对明天的危险,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