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三十七章 将军岭上说恩仇

作者:秋梦痕

这一掌相隔虽然丈余远,可是中掌之人,不但衣衫立即成灰,如果近前去看,连尸

体都血肉模糊,变成腐朽。

翠莲把头偏到一旁,不忍正视,另外有和尚看到这情形,立刻就跑进去,想来是通

报当家主持去了。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庙门口涌出来十几个人,站在门外的石阶上,僧道尼俗全有,

王宛华一看也不禁愕住了,心道:“怎么这些老怪物全到了,看来燕山秃驴这一掌之仇,

又有得麻烦了。”

燕山上人在这一群中,似是并非佼佼者,他站得稍后,前面一排是五人,峨眉老禅

师、玉山观音、岭上大师和武夷樵子,这些人王宛华都认识,惟独站在当中的一个俗家

人王宛华却从未见过。

这俗家人看起来似乎不是武林中人,一身员外装,五络长须,飘拂胸前,脸如满月,

精神灼灼。

俗家人趋前两步,抱拳为礼道:“在下紫云庄主陈平,特率众友人欢迎王姑娘到庙

内一叙。”

王宛华一听,知道燕山上人已把自己的真正实情告诉了他,不然江湖上只知婬魔而

不知有王某的,同时陈平称她为“王姑娘”,就等于尊敬她是*女,她心里透着一丝儿

喜悦,但是她立刻觉得不对这是一个阴谋。

她冷冷一笑道:“陈庄主,久违大名,想不到也是一个笑里藏刀的伪君子。”

陈平在江湖上是有名的正义之士,王宛华早已闻名,尤其是陈平一开口的一番话,

就显得有一付凛然之气,然而王宛华一肚子的复仇火焰,早使得她恍如未觉。陈平听王

宛华的话,先是一怔,然后才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乃含笑道:“在下有要事相告,

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尽,放在此庙外谈论,诸多不便,而且亦非待客之礼,在下等决无

算计姑娘之心,请姑娘不必多疑。”

王宛华被燕山上人偷袭一掌,险些送掉性命,如今两腿尚行动不便,但以陈平在江

湖上的盛誉,所说当非虚语,可是仍无法使王宛华压抑得住内心一股复仇怒火。

王宛华仍然冷漠地道:“陈庄主你别称我姑娘,还是叫我婬魔听起来舒服,阁下也

是江湖知名之士,当知道冤有头债有主,难道这一掌之仇,就凭阁下三言两语就能化解

得了?”

她回头向燕山上人娇声喝道:“燕山老贼!出来领死。”

陈平微微变色道:“请姑娘容在下一言,燕山上人和诸位老友,都是由我小老儿陈

平远道邀请而来,准备八月十五月赴神龙行云龙虎山之会,姑娘这段过节,可否在八月

十五旧之后,另行约期一叙呢?”

王宛华怒道:“择日不如当日,我追他已经一天两夜一了,陈庄主请勿再多言,不

然休怪我婬魔对你无礼。”

燕山上人从武夷樵子之后走了出来,稽首会什道:“姑娘,请赐招。”

王宛华冷笑连连道:“你叫我姑娘,你以为我就会饶你?”

燕山上人施礼道:“老衲并未存侥幸不死之心,但老衲自从知道姑娘身世及造成江

湖误会之情后,对姑娘深为敬佩,老衲不慎失手伤了姑娘,深为后悔,老衲愿领受姑娘

一掌。”

王宛华亦感微微一怔道:“你敢不还手?”

燕山上人合什皱眉,朗诵一声佛号。

众人大惊,连刘翠莲亦暗感惊奇惋惜。

以王宛华的“化腐吹灰掌”,在场的人全知道,燕山上人竟准备不还手,如此说来,

燕山上人是宁愿死在王宛华手下,来化解这一场冤仇了!

王宛华虽为婬魔,一向性情偏激,嫉恶如仇,但亦犹豫着迟迟未能下手。

“阿弥陀佛!善哉!”峨眉老样师为峨眉派人有名的长老之一,他朗喧一声佛号,

缓缓趋前,站在燕山上人之前,合什施礼道:“冤仇宜解不宜结,姑娘是否亦有化解之

意?”

王宛华杏目一睁道:“没有!我只是想如何逼着他在还手之下受死!”

峨眉老禅师长眉一掀道:“姑娘,老衲有几句话,不知当讲?”

王宛华冷冷地道:“老禅师请讲。”

峨眉老禅师两眼神光一闪即敛道:“以老衲之见,如果不是燕山上人一掌,江湖上

对姑娘的误会,以及姑娘令人同情的身世,恐怕终不会见谅于江湖,塞翁失马,焉知非

福,只要姑娘能从此处着想,天大的仇恨亦就可以化戾气为祥和了,不知姑娘以为然

否?”

王宛华道:“如果我一掌死了,就是不死,现在我成了这样子,武林的谅解,对我

又有何用?”

紫云庄主抢口道:“文天样自愿受死,以全忠义之名,姑娘仅不过双腿受伤,而换

得武林的敬佩,又有什么不值得呢?”

王宛华一听,眼睛一冷,她素来就听不得这些忠义正直之事,她自己与郑海龙推诚

相爱,有什么不好,但人们却不惜用最残酷的方法破坏她,所以她认为什么三从四德,

什么忠义正直,全是欺人之谈。

于是她勃然大怒道:“我本来就是婬魔,原非忠义之士,我杀人几十年了,再多杀

你们这十几个老儿,又有什么分别!”

陈平冷冷一笑道,“姑娘难道要与小老儿等为敌?”

王宛华也冷冷笑道:“我婬魔几十年来,哪一次不是遭人围攻。不然燕山老儿去偷

袭得手?我早知你们虽然自称为一代宗师,武林前辈,哼!其实还不都是以众欺寡之

辈!”

陈平微微变色道:“如果我等是以众欺寡之辈,又何必徒费chún舌,与姑娘说这么久

的废话?”

王宛华与陈平二人争论之间,须眉皆白的峨眉老禅师始终沉吟不语,至此他忽然毅

然道:“老衲愿替姑娘医治腿伤。”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连王宛华也不由一怔。翠莲知道师父是从不受人恩惠的,她

自己中毒走火入魔昏死之后,还在房中布下巨毒使进入房中的处子,因为中毒而不得不

救她,她认为这样就不欠别人什么,双方都没有什么恩惠可言。

可是刘翠莲今天看到师父,仅仅为峨眉老禅师一句话竟如此动容,而且满脸尽是真

诚感激之色,她觉得一向冷酷的师父,今天更美了,这几乎是从来没有过的。

但是,刘翠莲她哪里会知道,峨眉老样师这一句话,确是有了不起的牺牲和干系。

紫云庄主一脸悲戚之色的,急忙向峨眉老禅师一躬到地道:“老禅师虽然慈悲为怀,

但八月中秋,即将到来,难道老禅师不以武林安危为念?”

峨眉老禅师含笑不语,一股凛然慈和之气。

立即又有僧道尼俗四人走近前来,向峨眉老禅师深深一礼,那个头戴羽巾,三绺黑

髯的道士道:“王姑娘的腿伤就让贫道等设法医治如何?”

刘翠莲感到很奇怪,医治腿伤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这么多人来阻止,她想师父一

定会对这些人痛恨不已。

峨眉老样师微笑道:“诸位善意,老衲心领,但老衲一言既出,岂能失信于王姑

娘!”

王宛华突然道:“多谢老禅师纵有舍生教人之心,但我王宛华从不受人恩惠,就此

告辞,莲儿,背我走。”

说罢,她轻轻的单手向地上一撑,一个身子飘飘而起,伏在翠莲背上,就催促翠莲

赶快下山。

翠莲正在想:“医治腿伤,师义为何言重到‘舍生’二字,难道还会死人不成?”

只听峨眉老禅师突如古庙钟声似的,朗喝一声道:“站住,如姑娘不肯,老衲就要

强留了。”

王宛华声音显得有些儿颤抖地道:“老样师为何苦苦相逼?”

峨眉老禅师道:“老衲岂是轻寡信之徒,一言既出,如果不与姑娘医治,江湖上岂

不笑老衲是以一句戏言,将姑娘骗走,老衲岂能背此不义之名?”

王宛华道:“但是我王宛华又岂是受惠之人?”

峨眉老样道:“老衲和燕山上人同是佛门弟子,他把你击伤,老衲替你医治,这算

不得恩惠。”

王宛华嗫嚅不能答,似有允意,翠莲听师父久未说话,她亦不待师父的示下,就背

着师父向将军店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