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三十八章 佛渡有缘人

作者:秋梦痕

王宛华一双腿,一方面中了燕山上人的“猝毒阴芒掌”,一方面是走火入魔,这毒

和魔全让她逼在一个穴道中,她这双脚除了峨眉老禅师的“一阳指”遍点全身穴道,将

其炼化,否则再也无法复原。

然而峨嵋排师利用修炼多年的神功将其魔毒炼化必将大伤真元,少则非三五年苦修

方能复原,稍有不慎,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紫云山庄陈平道:“大师何必执意如此,早有传言她与“神龙行云”有所窜连,大

师不惜牺牲本身为其治伤,很可能会被神龙行云乘虚攻击,我们所作的所有努力都将化

为泡影,不如乘早让其离去。”

接着陈平又面对王宛华道:“希望你快快离去,否则别怪我们以众欺寡了。”

王宛华冷哼一声道:“只有我自己叫我自己走,你们这样我偏不走,谁不怕死谁就

先出手好了呀!”

站在左侧的武陵樵子,趁王宛华未曾注意他之际,陡然身形飞起,以外门中最高武

林,一势“开山掌”猛劈而下,真是名副其实的有裂石碑之能,只见劲势均力敌如泰山

压顶,当头罩下。

王宛华看都不看,反手就是一掌拍出。

这一掌无声无息,毫不惊人,但是翠莲知道,师父这一出手就是绝招:“化腐吹灰

掌”。

就在这一掌发出之际,武夷樵子凶猛的来势,顿时变成无声无息,只听武夷樵子闷

哼一声,一个庞大的身子,硬生生被弹了回去,落在原地,一件套在外面的灰色大褂,

变成蝴蝶般的小块,随风飘逝。

众人脸色陡变,不敢擅自妄动。

王宛华因为无法与人过招,所以一出手就是毒招。

但是。峨嵋老禅师却知道王宛华已经手下留情,不然武夷樵子早和前面和尚一样的

命运。

老样师觉得王宛华亦是性情中人,她几十年的苦,已经吃得够了,他长叹一声,肃

容道:“佛渡有缘人,老衲之意已决,请大家不要执意拦阻!”

陈平急急忙忙向峨嵋老禅师施礼道:“老样师,神龙行云的毒计!我们不能不察。”

“不会的,老衲知道。”

峨嵋老禅师似乎不愿再多说话,只说这两句话,就迈步在前,翠莲赶快紧随于后,

走入庙内,顺着大殿外,走进左厢一间小室中。

峨眉老禅师把门关上,这房中四壁萧条,除了一张竹榻之外,就是四个蒲团,一张

矮桌。

老禅师命翠莲将王宛华放在蒲团上,点上一根线香,插在矮桌上的炉中,他告诉翠

莲道:“你瞧着线香,点完了就叫我。”

翠莲答应以后,老禅师就坐在王宛华对面的蒲团上,向门上望一望,只听门外有极

轻微的足步声,他对王宛华道:“姑娘,如果等下有人硬闯,你尽管发掌好了。”

王宛华真象一个小姑娘似的,显得一派天真,含羞地点点头。

这是师父从来没有过的娇态,翠莲心中暗暗感到奇怪,亦暗暗高兴。

老禅师又道:“你全身放松,不论有何痛苦异状,姑娘绝不可运气抵御。”

老禅师嘱咐毕,即闭目垂眉,入定用功。

翠莲见师父闭目不语,只见她玉容色变,片刻间时而忧戚,时而凄凉,时而愤恨,

时而委靡万端,几乎是不断的在反复变换,显得她心中极不安静。

当然以翠莲的年龄,她不会理解到,王宛华心中正在天人交战,而渐渐在人性康复

舒展之际。

翠莲看看师父,又回头看看线香,已经燃了大半。

她默默地又等了许久,一看线香只余最后的一缕青烟,她转呼道:“老禅师,完

了!”

峨眉老样师忽地跃起,左掌抚胸,右手伸出食指,缓缓地向王宛华头顶“百汇穴”

上点去,王宛华身不由主的微微一跳,只觉得一股热气从顶门直透下来。

老禅师一指点过,立即缩回,只见他身子未动,第二指已点向她百汇穴后一寸五分

处的“后顶穴”,接着“颈间”、“脑户”、“藏血”、“风府”、“大椎”、“灵台”

一路点将下来,片刻间已将她督脉的三十大穴顺次点到。

站在一旁的翠莲,只见他出指舒缓自如,丝毫无龙钟老态,银髯飘拂,面带慈祥,

点这三十大穴,竟用了三十种不同手法,每一招却又是堂皇开阔,各具气象。

翠莲随师父多年,见过的高手不少,但这种身手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瞧得

她神驰目眨,张口结合,她想:“就凭老禅师,师父未必就是对手,他如此对待师父,

真不愧是名门正派的一代宗师!”

督脉点完,老禅师坐下休息,翠莲又点上一根线香,刚刚烧燃不过一寸,他又跃起

点她的任脉的二十五大穴。

这次用的全是快手法,但见他手臂运动,犹如蜻蜓点水,一口气来完,已点完任脉

各穴。

这二十五招虽然快似闪电,但着指之处,竟无分毫偏差。

翠莲心里不禁惊呼:“嘿,天下竟有这等功夫!”

待点到阴维脉的十四大穴时,手法又自不同,只见他龙行虎步,神威凛凛,俨如罗

汉转世,天神下降。

阴维脉一完,老禅师迳不休息,直点阳维脉三十二穴,这一次是遥点,他身子远离

王宛华丈余外,倏忽间,欺身点了王宛华颈上的“结喉穴”,一中即离,快捷无比。

翠莲心道:“师父的化腐吹灰掌,就不如他这手法快,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了!”

翠莲又换了两支线香,老禅师已点完王宛华的阴、阳两脉,当点玉肩头的“肩井穴”

时,只见王宛华突然身子一震,老禅师的点穴法,突然一变,却更加幻出无数变化。

原来老样师己开始点她的冲脉,刹时间冲脉已就点完,如此一来,奇经七脉已经点

完,就只剩最后的带脉了。

最后带脉一通,即是大功告成,那奇经七脉都是上下交流,带脉却是环身一周,绕

腰而过,状如束带,所以称为带脉。

这次老样师背向王宛华,倒身而行,反手一指,点到她的“章门穴”上。

这带脉共有八穴,老禅师出手极缓,似乎点得极为困难。口中呼呼喘气,身子摇摇

晃晃,大有支撑不住之态。

翠莲大吃一惊,见他额上大汗滚滚,长眉梢头,汗水如雨而下,银髯上亦是汗珠粒

粒,晶莹闪亮,要待向前相扶,又恐误了大事。

她再向师父着时,只见老禅师每点她一个穴道,她即大大的震动一次,她全身衣服

亦被汗水湿透,颦眉咬chún,看来是在竭力忍住身上的痛楚。

单点这带脉八穴,翠莲就一直换了三根线香,她刚刚把第四支线香点上时,忽然敲

门声急,翠莲拔剑在手,轻轻将门拉开,一看原来是陈平端着一碗水,拿着一个葯瓶在

外。

翠莲横剑而立轻声道:“老样师嘱咐不让人进来。”

陈平怒道:“完了,你还阻拦什么?”

翠莲回过头来。

只见老禅师已盘膝坐在蒲团上,脸色惨白,僧袍尽湿,气喘吁吁,萎顿不堪。

她再一看师父,王宛华已经跌倒在地,一动不动,不知是生是死,翠莲大惊,抢过

去扶起,看她脸时,白中泛青,全无血色。

翠莲赶快伸手一探鼻息,只觉呼吸甚是沉稳,大力放心,她满脸感激之色的抬头望

着老禅师。

这时陈平已将水放在矮桌上,葯瓶打开,倒出二三十粒绿翡翠的丸子,异香满室,

陈平道:“老禅师,这是点隐士从云南带来的‘白露百宝丸’,请快快服用。”

峨眉老禅师睁开眼苦笑道:“佛救有缘人,这种难得的仙丹,偏偏老衲就遇得着,

虽然吃了不能立即复功,但至少老衲不需要再等待三五载。”

说罢,他即接过丸葯服下,此时门外围满了人,脸上均有焦虑神色,不发一言。

翠莲再低头看着师父,见她脸色渐渐泛红,心中更喜,岂知红色愈来愈甚,到后来

双额如火,一摸她额头,触手烧烫。

再过一会,额上汗珠渗出,脸色又渐渐红变白,如此转了三回,发了三次大汗,王

宛华“嘿”的一声低呼,睁开双眼,说道:“海龙哥哥,抱紧我!抱紧我!”

翠莲听说话,喜悦不已,轻声道:“师父!我是莲儿。”

王宛华四下一望,才想起这是怎么回事,她摇摇头,又疲倦,又羞惭的把头伏在翠

莲怀里,便柔声道:“老禅师怎么样了?”

老禅师缓缓睁眼道:“姑娘,你的伤好了,还需要休息三天,别乱走乱动,那就没

事。”

王宛华道:“我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手指头儿也懒得动一动。”

峨眉老禅师道:“你背你师父到后面去休息,三日内不要再来见老衲,老衲一二日

内就要反回峨眉去了!”

翠莲将师父放下,爬起来就向老禅师连磕了四个头,待翠莲拜完以后,一向倔强的

王宛华,从不相信恩德仁义的她,也轻声叫翠莲扶起了她,向老禅师盈盈跪拜下去,低

声道:“禅师义举,宛华没齿不忘!”

峨眉老禅师微笑道:“何必多牵挂,还是转眼忘了的好,老衲说过我们中间没有恩

惠,我这是替燕山上人还你的欠债。”

老禅师如此一说,王宛华满脸歉然之色,翠莲看着她眼角上滚出几颗豆大的泪珠,

这是翠莲从来见过的。

陈平转身对翠莲道:“你师父需要休息,你背着她随我来。”

翠莲背着师父,随着陈平,又转到一间裳馒俱全,设备俱雅的客房,翠莲把师父安

顿好,陈平递水,送饭送食,一切都是躬自亲身,侍候得非常周到。

翠莲不知这紫云庄主陈平是何许人,看他先前千方百计阻止老禅师教师父,可现在

又变得这样的好,翠莲心中实在大惑不解。

待陈平出去以后,翠莲将房门关好,把师父被汗透的衣衫脱去,用热水慢慢的替师

父擦抹全身。

王宛华一身白里透红的肌肤,翠莲在擦拭中,真是我见犹怜,她哪里会相信师父已

有八九十岁,教任何人看来,最多亦不过三十年岁的风韵绝色的少妇。

翠莲不禁为师父惋惜,她想:“这世间难道真是红颜薄命么?”

替师父换过衣衫以后,她又服侍师父进食,王宛华只吃过少许,就沉沉入睡。

两天在平静中过去,陈平始终服侍如一,翠莲亦不便启齿相问,只得小心翼翼,不

敢随意离开一步。

两天后,王宛华已经能起床走动,打听之下,知道峨眉老禅师己走,本来王宛华就

想离去,但陈平百般挽留,显得一片城意,王宛华亦感到自己中气不足,只好遵老禅师

之嘱,再休息一天。

翠莲乃将这两天陈平服侍情形,告诉师父,加以陈平的殷情挽留,王宛华心中就难

免狐疑不定。

王宛华从来就不相信世间有好人,一向是多疑嗜杀,这次经峨眉老禅师医治了她的

腿伤,亦同时医治了她心灵上的创伤,要不然她不问青红皂白,不是杀得乱七八糟,就

是恨气不告而别。

如今,她好多了,她只以为八月中秋龙虎山之会,少了一个老禅师,陈平希望她鼎

助参加,按理说这是应该的,更何况神龙行云与郑雷有杀父之仇。

但是,王宛华一向对名门正派就无好感,同时陈平邀这么些名门正派的当代高手来

对付神龙行云两人,她亦觉得不是英雄行径。

虽然她现在不会把陈平等当作敌,但是她认为要向神龙行云寻仇,就是她同郑雷两

三人亦就足矣!

本来她想问问陈平,他与神龙行云之间有什么仇恨,但是她在矛盾的意念间,始终

寻不着一个两全其美的措词,所以她亦就懒得问了。

她叫着翠莲,二人缓缓的散步出屋,向庙后走去。

她师徒二人正缓缓的在花圃中跟着,陈平匆匆走来,向王宛华深施一礼道:“前辈,

你好了?”

师徒二人俱悚然一惊,以前称“姑娘”,现在为何又称起“前辈”来了?

王宛华疑惑地道:“陈庄主,你别折煞宛华了?”

陈平肃容道:“应该如此称呼,前辈有所不知。”

于是陈平请王宛华师徒在花圃中的“三宝亭”上坐定,才道出一番原委。

原来陈平是郑雷的父亲郑飞龙的岳父,算起来他是郑海龙的晚辈,故他称王宛华应

该称前辈。

燕山上人虽然当时看过王宛华那篇身世的遗书,但是他不知道郑海龙与郑雷之间的

一脉关系,所以在燕山上人讲王宛华的身世时,这一点就讲得不清楚。

后来王宛华被老禅师医治伤完毕,在昏迷中醒来呼海龙哥哥时,被陈平听见,再与

燕山上人一谈,陈平才确定郑海龙就是郑飞龙的祖父。

所以,这两天来陈平特别侍候周到,事必躬亲,原因就在此。

神龙行云两人,陈平并不知道,神龙行云如何逼死郑飞龙,他亦不知道,因为郑雷

的妈妈失踪以后,郑雷的父亲即与陈平断绝来往。

郑雷的妈妈失踪,陈平知道,但郑雷的妈妈究竟带着她的女儿藏匿何处?陈平则不

得而知。

神龙行云到庐山紫云山庄,逼向陈平问郑雷的妈妈究竟在何处?陈平无法作答,他

知道神龙行云的利害,只得焚庄逃走。

但是他并不知道郑雷亦在后面追,而且他已经很久未见过郑雷,就是见面,陈平也

不会认识了。

陈平逃到香山娘娘庙,娘娘庙的老尼是陈平出家的妻子,当郑雷发觉陈平的家人时,

陈平知道行藏败露,又匆匆逃离娘娘庙,他刚走不久,娘娘庙即全体惨遭神龙行云杀害。

陈平于是赴三山五岳邀约高手,然后向神龙行云下武林贴,约定八月十五龙虎山之会。

王宛华师徒听陈平娓娓道来,才知道这内中有许多牵连,同时觉得神龙行云逼死了

郑雷的父亲,还要打听他失踪的妈妈,这究竟是何道理呢?

说他要赶尽杀绝,但为何对郑雷都不斩草除根呢?

郑雷的妈妈为何始终隐匿不出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