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三十九章 金童玉女情感天

作者:秋梦痕

郑雷等三人,小人国大雨盆中,突然山洪暴至,眼看就要淹没洞口。

三人冲出洞口,全身尽湿,视线模糊,但见洪水浊浪滔滔,滚滚而至,他们此时已

不暇细看,也没有丝毫选择和考虑的余地,三人同时腾空往洞口上的崖壁掠起。

郑雷同红姑一人抓住一株小树,红孩儿则是抓住壁间的葛藤,低头一看,离下面已

经有一两丈,谷中的一切美好的景物全被淹没了,现在只剩下滚滚浊浪。

郑雷放眼看去,不竟惊叫出声:“哎呀,糟了!”

此时三人才看到,原来有不少小人们,都攀在桂花树顶上,洪水还在继续上涨,情

势非常危急。

小人们亦看着他们三人了,郑雷亦看到那个美若塑像的女王,正扬着手向郑雷高声

呼叫求救,众小人也跟着呼叫,在雨声水声中响彻了一遍悲号的求救声。

但此时郑雷等自身难保,哪能救人,郑雷大吼一声:“快,上崖。”

三人立即展开轻功,向屋顶攀纵,但因这崖壁全是泥土,经这大雨一淋,大半松动,

不但难于落足,就是连小一点的树枝葛藤,都承受不住,一经攀扶,就立即坠落。

三人几次险些坠落谷中,才不过上升三四丈,遥望崖顶,差不多还有十丈之高。

郑雷一看洪水已经又上涨不少,在矮一点树上的小人,已经被洪水冲走,浮沉浪中,

刹时就被吞没。

剩下在树上的,还有数百小人,拼命的在向郑雷等呼叫,亦在向着崖顶呼叫。

郑雷抬头一看,原来有很多小人已经逃至崖顶,他们看到他们的女王还在谷中,只

急得一片哀啼。

这时崖顶上的小人亦发现郑雷他们,立刻吊下来三根结好的葛藤,郑雷高兴慾狂,

大声叫进:“快上,快上。”

三人沿着葛藤揉身而上,刹时间已到崖顶。

几乎所有的小人都跪在大雨中,求郑雷设法抢救他们的女王,郑雷一看他们有很多

葛藤,他急中生智,望着红孩儿一笑道:“有了,还是老办法。”

他又回头向小人们道:“你们赶快把葛藤接起来。”

先接好三条,郑雷叫红始红孩儿把葛藤试了一试,然后把三条葛藤都牢牢的接在树

杆上。

郑雷急道:“你们先看我的,如果不慎掉落水中,亦千万不要松手,沿着葛藤还可

以爬起来。”

说罢,郑雷把上身衣衫脱去,以免累赘,露出一身虎臂阔肩,虬筋肌肉,他把一根

葛藤系在腰上,另外一只手抓紧一根葛藤,用手臂把脸上的雨水一擦,呼啸一声,人即

凌空飞起,直向谷中女王那棵树上斜斜掠去。

屋顶谷中的小人,响起一阵欢呼声。

郑雷正飞在半途,突然心中暗叫“不对。”

原来三条葛藤太重,在身后坠着,使得他身子到不了女王的树上时,就有坠落之势。

他倏然在空中,拧身弹腿,力贯全身,一个波浪起伏,硬生生将“飞龙身法”,突

变而为“浮光掠影”,直回头往崖壁冲去。

在崖顶的红姑姊弟,和所有的小人,都为郑雷耽心,不知他为何回身不进,都停止

欢叫,暗暗吃惊。

殊不知,郑雷冲回崖壁,刚刚到达崖壁,随猛冲之势,双足用尽全身之力,猛力一

跃,崖壁上垮下一片泥上,他一个身子,又笔直的冲向女王面前,稳稳的落在树上。

崖上崖下响起了一片轰然欢呼鼓掌之声。

此时红姑与红孩儿亦各接好一报葛藤,亦学着郑雷,选好降脚的大树,腾身而下,

飘落谷中。

于是三人立刻将葛藤拉紧,结牢在树上,片刻间就等于在崖顶和树顶间,架起五道

绳桥。

三人就在树上跃来跃去,把小人们都接在绳边,小人们虽不会轻功,但都身手矫健,

一个连一个的往崖顶爬去,崖顶上响起一遍欢笑呼叫及悲号声。

雨已经快止了,洪水没有继续上涨,等他们把数百人都救上崖顶时,天已经快黑了!

由女王的领导,郑雷穿上湿衣随着她走进小人国的王宫。

王宫是一个巨大的石洞,洞中到处是火炬火堆,光亮如昼,温暖如春,洞是花岗石

和石rǔ构成。

小人的男女都是半躶,穿得极少,他们毫无拘束,坐在火堆前,就把身上仅有的一

点衣物,亦脱下来在火上烤着。

红姑想了一阵,只好先把背的包袱解开,里面的衣衫有的尚未全湿,她先把它烘干

了,再找地方换下身上的湿衣来烘,他们一边烘衣衫,一边吃着食物。

第二天郑雷醒来,一看女王睡在自己的怀里,女王虽然几乎全躶,但郑雷却毫无邪

念,郑雷奇异地抚摸着女王,他觉得非常奇怪,女王全身每一处,都有一种妙不可言的

弹力,而不象小孩那样的松弛软弱。

女王被摸得痒痉难煞,扭动着忍不住就要笑出声,她小手向郑雷直摇,指指身后尚

未醒来的红姑,意思是说:“我要笑了,等一会她听见,多不好意思!”

郑雷摇摇头,呶呶嘴,麦示说不要紧,他笑一笑,心道:“这小女娃娃懂得真不少,

红始不会和你这女娃娃吃醋!”

在他心里根本没有把女王当成人,其实女王在小人国已经是十分成熟的少女了。

他再捏捏女王的腰,那真是纤腰一握,女王笑得更厉害了,两只小拳头在郑雷胸脯

上捶着。

红姑亦被她笑醒,回过身来,亦把女王抱着,大家笑作一团。

天已经大亮,洞外阳光普照,于是大家起来,清洗以后,又围坐在一起吃着早餐。

郑雷在早餐中向女王道:“从此处是不是可以到龙虎山之顶,女王,你们知道前面

那些毒虫猛兽是什么人所设,他们为的什么?”

女王道:“敝国与外界隔断,从不外出,我们完全自给自足,所以我们不知道前面

设施是何人所为,我们只知道那面是人间地狱,我们的人从不到那面去,我们这儿有条

路可以上山,但却非常险阻,我们从不敢前往。”

郑雷道:“女王是否可以派人领我们前往?”

女王必恭必敬的道:“你们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万死不能报答,我亲自领你们前

往好了。”

郑雷阻止道:“女王为一国之主,不敢有劳大驾。”

女王娇嗔道:“大恩人太客气了,我与你们早已不分彼此,你再这样,我就要生气

了。”

郑雷微笑点头,女王高兴极了,跳起来就要点派武士,郑雷道:“不用了,有他们

也不方便。”

于是,她向那位相爷吩咐几句后,就领先走出洞外。

昨天因天黑路滑,我们没有注意到这附近的形势,如此走出洞外,在秋阳普照之下,

只见鸟语花香,满山满野都有人们在耕种畜牧,真是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他们在小人们的欢呼声中,穿过田野,女王在前,郑雷在后,鱼贯前进,地势渐峻,

女王不断的频频回顾郑雷,郑雷笑道:“我的小仙女,上来吧!”

女王早想如此,她高兴得一跳,郑雷把她接住,放在肩上,她抱住郑雷的头,显得

那么亲密娇美。

女王在郑雷头上拍拍道:“大恩人,你们叫什么名字,我们这么好了,还没有请教

呢!”

郑雷道:“我叫小飞龙郑雷。”

女王急道:“哟,你不小嘛!”

郑雷道:“是的,我不小,我父亲叫郑飞龙,所以我叫小飞龙。”

女王一听,故意笑着拍他的头道:“那我就叫你大飞龙了!”

郑雷指着身后的红姑姊弟道:“她叫红姑,他叫红孩儿。”

女王点着头道:“他们的名字倒挺好记的。”

红孩儿道:“你除了是女王,应该还有个名字。”

女王点点头道:“我叫娇丽丝。”

红姑笑道:“啊!你的名字跟你人一样的美。”

女王笑道:“红姑,你好美啊!郑雷是你什么人?”

红姑腆颜道:“他是我弟弟。”

女王又笑道:“你怕不怕我抢走你的弟弟?”

红姑摇摇头道:“我不怕。”

女王大笑道:“如果我是大女人,你就会怕了!”

于是四人都大笑起来,他们已经走了不少的路,地势越来越陡峻,郑雷猛然想起道:

“娇丽丝,从这儿到山顶有没有什么危险?”

女王娇丽丝道:“没有呀!”

郑雷心道:“不对呀,照前面的设施看,不会如此安全,难道这条路就是图中的

‘生’门不成?你来过没有?”

她道:“我常常来。”

郑雷疑惑之心未解,但是他想:“反正到了上面再说。”

于是他又道:“娇丽丝,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她道:“好,可是你别讲太怕人的呀!”

郑雷道:“我讲一个很美丽的故事,在天宫里有一个仙童和一个仙女,这个仙童很

英武,这个仙女亦很美丽,所以他们的爱情也是很美的,因为他们都是天上的神仙,所

以他们的爱情更加比常人要缠绵。”

红孩儿在身后叫道:“郑哥哥,你看前面全是悬崖深谷!”

郑雷“嗯”了一声,继续沿着悬崖,往上走去,他继道:“他们爱得越久,爱情越

深,他们就动了凡心。”

娇丽丝道:“他们是不是想结婚,他们既然相爱是应该结婚的。”

郑雷道:“但是神仙是不可以结婚的?”

“为什么?”

郑雷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神仙是不能过凡人生活的,结婚是凡人的事,从

来就没有听说过神仙会结婚生子,所以他们偷偷的商议,两人就准备下凡投胎,变作凡

人长大后再结为夫妻的生活,以偿二人痴心的宿愿。”

“他们选择的投生人家,正是一个大院的两家人家,在一岁多他们已经在一起玩了,

到四岁的那一年,玉皇大帝知道他们已逃出天宫,于是就派天兵天将下凡,要捉他们回

去惩治他们。”

红姑姊弟当然知道这是神话故事,但娇丽丝她却畏惧地道:“玉皇大帝会不会处死

他们。”

郑雷继道:“天宫没有死刑,神仙是不会处死的,但是神仙所受的惩罚,往往比死

还要难受,比如牛郎织女,一年只能见一次面,永远不能在一起,如果那织女要是人,

不知要死过几千万回了!”

娇丽丝伏在郑雷头上嘤嘤哭泣,郑雷心想:“这小女王却想不到如此多情!”

他亦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又道:“后来观音菩萨知道了,慈航普渡,观音菩萨是天上

最悲悯人的神仙了,他知道如果这仙童仙女被玉皇大帝抓回去,那他们的悲惨命运一定

比牛郎织女还要惨,所以观音菩萨就把他们收在身边,成了金童玉女。”

红孩儿道:“那不是很好吗?”

娇丽丝似乎亦觉得这结果很圆满,哭泣的声音渐止。

郑雷道:“那好什么,他们自从让观音菩萨收去以后,就永远象四五岁那么大,永

远成了金童玉女,从此不能结婚,再也不能过凡人的夫妻生活了!”

红孩儿道:“能天天在一块儿玩,不也是很好。”

红姑斥道:“你不懂,有什么好,你少废话!”

娇丽丝呜咽着道:“这故事不是这样的。”

三人都不由一怔,郑雷道:“娇丽丝!你亦知道这故事?”

娇丽丝轻轻“嗯”了一声,哭声更哀,郑雷觉得她全身都在发抖,郑雷又急道:

“娇丽丝你怎么样了?”

停了一停,娇丽丝才道:“郑雷!我知道这故事还没有完。”

郑雷笑道:“神仙的故事是不会完的。”

娇丽丝道:“不是这样的,后来金童长大了,长得昂武七尺,英俊可爱,但是玉女

却始终长不大,她悲哀极了!

她痛苦极了!

于是她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