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 四 章 凌波仙子

作者:秋梦痕

一夜辛劳,连个“神龙行云”的蛛丝马迹也未寻到,郑雷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好

不容易刚刚入梦。

只听店小二在院中道:“姑娘,神龙行云又出现了!”

郑雷一听,翻身跃起,拉开房门,窜身就跳了出去。

店小二惊叫一声,道:“小祖宗,你别吓唬我好不好?”

郑雷急道:“在何处?”

店小二道:“在临江码头。”

郑雷一拉旁边站立的方芳道:“姊姊,走!”

方芳一摔手道:“你急什么?现在去已经迟了!”

方芳口眸向店小二道:“神龙行云如何出现?”

店小二道:“一大清早就传遍了全城,昨天万寿宫失踪的九颗女子人头,在西门外

临江码头出现了!”

郑雷同方芳不由惊愕互视,昨晚江中没有蹊跷,湖上并无人家,混战之夜,他们始

终未曾离开,“神龙行云”。如何出现?

一时之间,真是想他不通。

郑雷道:“姊姊,我们去看看。”

方芳道:“等一等。”

方芳走回房去,郑雷亦走自己房里,匆匆盥洗完毕,走到院中,等了很久,方芳还

没有出来,他就向方芳房间走去。

郑雷站在房外道:“姊姊,快点,不早了!”

方芳在房里道:“弟弟快来,快来。”

郑雷不知何事,急急窜进房去,只见方芳刚刚把辫子编好,一只手捏着辫子,蹲在

地上乱找。

方芳道:“弟弟你帮我找,我扎辫子的绳子掉了。”

郑雷真没好气,伸手就向方芳背心“灵台”大穴抓去,方芳快若闪电,错步窜前,

拧腰旋身,杏眼一瞪道:“你干什么?”

郑雷笑道:“你扎辫子的绳子不是在背上吗?”

方芳也笑得花枝乱颤,赶快摸下绳子,很熟练的把辫子扎好,然后把宝剑背在肩上,

双双走出厢院,在柜上结了账后,一直奔西城而去。

临江码头没有多少人家,除了一部份饮食小铺以外,就是一排排的仓库堆栈,郑雷

和方方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人头和“神龙行云图”究在何家门上?

二人远远看去,码头江边围了很多人,二人乃向江边走去。

原来众人议论纷纷。正在谈论“神龙行云图”的事情。经打听之下,昨晚有一艘乌

蓬大船,停靠在这江边,船上不知搭载些什么人,只见舱门紧闭,船身显得装载很重,

一夜亦看不见一点灯火,船夫们亦不与别人搭讪,情形就显得不寻常。

今早天刚亮,就有人发现在它的舱门上,有九颗血淋淋的女子人头,中间就是功力

出奇、刻画豪迈的“神龙行云图”。

但是,这只船上乘客仍未出现,“神龙行云图”亦没有人敢动,一清早那艘乌蓬船,

顺江而下,现在至少下行四五十里了!

郑雷、方芳听后,退出人群,商量之下,还是决定从陆地追赶。

黄昏郑雷和方芳追到彭泽一到江边一打听,是有一艘乌篷船,但没有在彭泽停泊,

已经连夜下行了。

郑雷匆匆买一些干粮,又沿江追了下去。

入夜,沿江一片荒凉,郑雷道:“姐姐,咱们顺江而下,好不好?”这句话正合方

芳的意思,昨晚郑雷在甘棠湖所显露的一手“飞龙现身”,确是绝妙,方芳好胜心强,

她尽量在找机会要表现自己,郑雷这一说,正好是一个机会。

方芳连树枝都不要,只在树上摘了两片大一点的树叶,玉腕一抖。

两片树叶向江上飞去,她娇躯升起,踏在两片树叶上,飘飘然就向水面落下。

郑雷叫一声:“姐姐,你好俊的功夫!”

说着,身如rǔ燕穿帘,一个小巧的身影,直向方芳扑去。方芳岂是泛泛之辈,柳腰

轻扭,一个身子往后半倒,而足底反向前滑出,玉腕上伸,就想抓郑雷的双足。

她嘴里叫道:“小鬼!你想死呀?”

方芳以为郑雷连一草一木都未带,如何能涉江渡水,所以才向他抓去!

郑雷“嘿嘿”一笑,眼看方芳抓到,两腿向上一翘,两手一张,变成了一式“倒竖

蜻蜓”,郑雷两手摇晃着的,正是两根不过尺余的芦苇。

原来郑雷从江岸飞出之际,顺手在水边折了两根芦苇;动作之快,连方芳都未发觉。

郑雷落到水面,两人一个踏着树叶,一个踏着芦苇,沿江顺水如风驰电掣而下。

江上的清风与山间的明月,这季节正是已凉天气未寒时,明月映照着水波。

二人踏波而行,郑雷始终跟在方芳后面,不疲不疾,显得非常轻松洒脱。

方芳拉不下郑雷,芳心大为着急,她噘嘴皱眉,右足猛然一蹬,一式“金鸡独立”,

单足贴江滑行,风声呼啸,衣带飘飘,快速绝伦,眨眼间,郑雷就落后十余丈。

方芳笑叫道:“弟弟!你快追呀!”

郑雷依然笑道:“我追不上你!”

方芳为了要看郑雷是真追不上,还是假追不上,乃道:“你不肯追!”

郑雷道:“我要追上你,你得叫我哥哥!”

方芳娇嗔道:“小鬼!你油嘴,小心我拧你。”

郑雷道:“那我更不敢追了。”

方芳道:“你追上了,姊姊会给你好处。”

郑雷道:“真的?”

方芳认真的道:“我要骗你,你从此不要理我。”

郑雷道:“什么好处?”

方芳道:“你追上来我就会告诉你!”

郑雷朗笑一声道:“姊姊,我来了!”

郑雷身形一蹲,两足交替作螺旋弹蹬,快逾电掣,向方芳追去。

方芳一看郑雷快速绝伦、奇妙无比的身法,先是一愣,继之发出由衷的娇笑,她足

下一用劲,疾速向前滑进。

白浪横江,微波不扬,只见两抹黑影,扫过江面,如果不是方芳发出滚珠似的笑声,

那里会知道这江面上是两个人呢!真是一泻千里,转眼间就顺江直下了百余里,郑雷已

经追到方芳身后,几乎到了伸手就可触及的距离。

方芳心里一急,回头一看,突然郑雷失去踪影。

如此宽的江面,郑雷能躲身何处?难道潜入水里不成。

方芳惊疑之间,突然耳边一声笑叫道:“姊姊,我追到了。”

方芳回首向前一看,郑雷不知何时,已经绕到前面,共距不过咫尺之间,方芳收势

不及,笑叫道:“弟弟你好坏!”

人却如花蝴蝶似的。双臂一张,就扑到郑雷怀里,笑个不停。

郑雷仰着小脸,天真地道:“姊!你给我什么好处呢?”

方芳停止笑声,柔声道:“弟弟!你要什么样的好处?”方芳这一问,反而把郑雷

问住了。

郑雷想了一想道:“姊姊!你自己说的嘛!”

方芳道:“是我说的,你要什么吗?”

郑雷道:“我不知道,姐姐!你说嘛!”

方芳玉手连招道:“来!我告诉你。”

郑雷以为方芳有什么秘密话要说,走近方芳,侧耳斜听着她,方芳轻轻搂住郑雷,

在他耳边叽哩咕噜一阵,然后“啧”的一声,在郑雷脸上甜甜的吻了一下。

郑雷道:“不行,不行,你先亲我不行,姐姐你让我亲亲吗!”

方芳道:“弟弟!你不听话,船还追不追?”

郑雷道:“好!我听话,姊姊你得答应我。”

方芳道:“答应什么?”

郑雷道:“你欠我一次!”

方芳笑道:“好。”方芳拉着郑雷的小手,两人真似仙童仙女,随着江水又追了数

十里,远远发现了船的黑影。

二人一见黑影,脚下一加力,转眼便已追上。

夜色深沉,船上既无灯火,亦无人声。

郑雷和方芳出现在船的周围,船上视若无睹,毫无惊慌之态,摇橹的船夫,就象机

械人似的,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推浪前进。

郑雷和方芳绕到船的前面,大吃一惊。

船舱的门上,九颗少女人头所围绕着的“神龙行云图”,在这黑夜之间,由于江水

的反映,看来更是惊目惊心!

如果不是那九颗血淋淋的人头,这“神龙行云图”确是一幅气势磅礴的浮雕,决看

不出是杀机重重的追魂索命帖。这一发现,简直是令人想不通的一个谜!

这船舱内闭门不出的究竟是何人?既然连夜开船逃跑,为何不把人头和“神龙行云

图”弄去,难道留着让敌人好寻上门来?

郑雷想:“老在这江面上易被人发现,既然‘神龙行云’其人科留在此,必然他会

再度前来的。”

他道:“姊姊!我们上船去。”

方芳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双双跃至船上,站在船头,环视全船,他们更加不

胜惊!

这种惊讶,不只是怀疑,而是令人有阴森森的感觉。全船所能看见的船夫,仍然摇

桨的摇桨,摇橹的摇橹。

对于郑雷和方芳的出现,似是不曾见到一般。

二人干脆就坐在船头上,迎着江风,遥望这江上夜景。互相示意地看看,亦不便讲

话,只默默地坐着。

每当方芳拧郑雷一次,郑雷就有所发现。

但每一次情况的发现,都离船非常遥远,是这些情况的显示,这艘船不但是为郑雷

方芳重视,还不知有多少人,在随时随地监视着这艘神秘的乌蓬船,身后顶上的布帆,

突然发出一声异样的怪声。

郑雷和方芳不约而同的跃身站起,回头一瞥。

原来桅顶上突然多了一幅白缎为底,彩线绣成的“神龙行云图”旗帜,随风招展,

唬唬作声。

然而,并未发现人踪。

郑雷窜身而过,一式“直上青云”,跃登桅项,将旗帜取在手中,反复观看,突然

他一声锐啸,从桅顶飞身,就直向江面扑去。

方芳大吃一惊。

拔剑出鞘,跟着也跃登桅顶。

此时,郑雷真象一条“小飞龙”,翱翔空中,连翻带滚,反手将旗帜扔回给方芳,

人却向数十丈外的滚滚江面投身而下。

“噗通”一声,水破天惊,江水急流如旧,郑雷却毫无踪迹可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