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四十一章 旖旎盛会现敌踪

作者:秋梦痕

在这宫殿似的大洞里,到处是火炬,四处是火堆,一个狂欢的庆功会早已开始。

浓郁的烤肉香,酒香,狂乱的音乐,放肆的欢笑,以及随着节奏而发出原始的乐声,

把偌大一个可以容纳千人的洞,充塞了一片狂热。

这动地的声乐,令人听来即有狂热的兴奋,又有战斗的紧张,只感到热血沸腾,无

法宣泄。

因此,乐声一起。

小人们就自然而然的随乐而舞。

先如蛇行,后如雀跃,最后就是男人发出如猛兽噬人的唬声,女人发出忘形的呓语,

于是一场原始而爆炸的狂舞开始。

这乐声,这狂舞,简直令人有无法抗拒之势。

郑雷内功深厚,尚能镇定心神,红孩儿年龄还小,除了感到好玩以外,还没有什么

其他的感觉。

而红姑则双颊绯红,两只平时如秋水一样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迷雾,她张着

小嘴吁吁地望着郑雷。

郑雷正思念间,他感到一个火热的娇躯,半倚到他怀里来,他一怔,低头一看原来

是心跳气喘的红姑。

就在这郑雷抱着红姑,莫知所措之际,倒是娇丽丝解了围。

娇丽丝一下跳到郑雷的腿上,拍着红姑道:“大女人,你别哭,今晚的郑雷属女

王。”

红姑一惊,拾起头苦苦一笑。

红姑经这一哭一惊,奔放的情绪,立即平和多了。

她点点头,站了起来道:“娇丽丝!我们出去走走再回来。”

说罢,她即拉着红孩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郑雷痴痴的看着红姑出去的背影,娇丽丝的小手拨回头道:“郑雷!吻我,抱紧

我。”

狂热的乐声,突然变得象炸裂一般的轰乱,洞壁上一幅金绒绣花巨幕拉开了,除幕

前的两支火炬外,全洞的火炬都立即熄灭。

音乐停止了,一个人生原始灵肉的gāo cháo开始。

郑雷看着那火炬幕后的景象,亦感到血脉贲张,心魂俱醉,险些收慑心神不住。

郑雷指着巨幕后的一对塑像道:“娇丽丝!那是什么?”

娇丽丝在郑雷怀里猛扭动腰肢道:“那是我们崇敬的神。”

郑雷惊惊讶道:“这是神?”

娇丽丝道:“我们人就是这样来的,难道我们不能敬奉它为神?”

郑雷道:“在我们大人国认为这是猥亵。”

娇丽丝庄重地道:“胡说,这是灵和慾最高的极峰,我们应该奉若神明。”

郑雷心忖:“说它猥亵亦可,说它是神明亦无不可。”

他觉得无可争辩,只好默然不语。

娇丽丝以为他未心服,又道:“郑雷,你知道吗?我们国度里平时都是男女分居,

如有违犯,我们就视若亵渎神明,为国人所共弃,只有在各种节日狂欢后,才允许如此,

这难道不应该奉若神明的么?”“啊!”郑雷惊噫一声,恍然醒悟,轻声道:“娇丽丝!

我抱你出去走走。”

娇丽丝没有作声,郑雷抱着她走出洞口,明月在天,夜凉如水,满腔情热,获得了

清醒和平静,郑雷看着娇丽丝半躶的娇躯,惟恐她怕冷,紧紧把她贴着胸脯抱着。

其实娇丽丝并不怕冷,但经此冷风一吹,却停止了哭泣,她伸小手摸着郑雷的领口

和颈肉道:“郑雷,我的梦中常常都有月亮和星星,我永远记得今晚的梦境!”

郑雷笑道:“娇丽丝,这不是梦,我不会忘记你,我还会走回你的身边!”

娇丽丝惊喜道:“你还会回来?”

郑雷认真地道:“娇丽丝!你记住,我一定会回来!”

郑雷又道:“红姑他们到哪儿去了,我们去找他们。”

于是,郑雷抱着娇丽丝,就往被洪水淹过的桂花谷走去。

快走到崖边,娇丽丝忽然在郑雷身上拍打着:“糟了,我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

了!”

郑雷用:“什事?”

娇丽丝口噘小嘴道:“现在讲亦没有用了!”接着长叹了一声。

郑雷急道:“究竟是什么事?你讲讲看。”

娇丽丝又叹一声道:“讲了你亦没时间去办!”

郑雷在地上踩一足用:“你快讲,只要我能办我今晚就去办。”

娇丽丝道:“那倒不必,我讲过了你下次再来办好了!”

郑雷道:“这样好了,你讲了我教你一样武功。”

娇丽丝高兴地道:“什么武功?”

郑雷道:“我看你们的体质,学轻功最好,一定事半功倍。”

娇丽丝缓缓的道:“在这桂花谷的对面,我们有一个敌国。”

郑雷道:“他们是大人,还是象你们这样的小人?”

娇丽丝道:“他们是大人,不知他们多少人,但是他们出现时,每次都不过三两人,

他们每次来时,都抢去我们很多食物,他们武功了得,我们每次抵抗,都会有不少的伤

亡,以后他们来了我们就逃,等他们抢过了我们再回来,这样虽没有伤亡,但我们的损

失可就大了!”

郑雷把娇丽丝放在石上,自己盘膝坐下道:“娇丽丝,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出气,

来我先教你练轻功的秘诀。”

于是,郑雷先把提气轻身的要领说一遍。

郑雷接着又将精神三者如何合而为一,如何呼吸吐纳,使之运用自己如何练功法门,

详细的讲述一遍,又教娇丽丝跟着自己练了几遍。

郑雷正在为丽丝娇的聪明,一学就会而高兴嘻笑时,突然看到桂花谷的对面,火光

一闪,娇丽丝一声惊噫之后,立刻又发现一个黑影,向他们奔来。

娇丽丝一下跃到郑雷怀里,郑雷赶快搂着她道:“不要,是红孩儿。”

红孩儿刚到跑到,郑雷先道:“红姑姊姊呢?”

红孩儿道:“谷里发现有很多人,姊姊在监视,叫我来报信。”

娇丽丝道:“要不要我们的国人出动?”

郑雷道:“不要,我们先去看看。”

说着就要前往。

娇丽丝赶忙阻止道:“不行不行,我要回去,刚才你不是看见对面出现火光,说不

定又是敌国的大人来抢食物,我们警哨一定发现了,他们要等我的命令行事,我不能跟

你去。”

郑雷沉吟道:“娇丽丝你真是一个好女王,走!我们先回洞去。”

郑雷抱着娇丽丝在前,红孩儿紧随在后,因为惟恐被敌人发现目标,所以只快步轻

身的向洞门奔去。

奔跑中娇丽丝轻声的道:“郑雷,怎么应付这两面而来的敌人?”

郑雷嘻嘻地道:“我的小妹妹,我说,你先叫他们都起来,只留下少数的人藏在这

附近,如发现敌人,就发信号,我就找他们打架去。”

娇丽丝娇声道:“那我呢?”

郑雷道:“你当然要藏起来。”

娇丽丝道:“不,我要看你打架。”

郑雷道:“我要你们藏起来,就是兔得我有顾虑,好痛痛快快的打一架。”

说着已经到了洞里,发现敌踪,显然小人们全都知道了,所有小人全都披挂整齐,

集合待命。

娇丽丝跳下地,登上高台,就依着郑雷的吩咐,下达命令。

郑雷把红孩儿拉出洞外,轻声道:“你还是去桂花谷,有什么发现再来告诉我。”

红孩儿领命疾奔而去。

郑雷转身回洞内,只听娇丽丝还在发号施令道:“着到绿色信号,不得变动,看到

红色信号,听相国的命令,分头包抄出击。”

说完娇丽丝双臂交叉一挥,众小人秩序井然毫无声息的向洞后隐去。

娇丽丝跳下台来,跳跃着到郑雷面前,郑雷道:“你们后面还有秘密通道?”

娇丽丝天真可掬地道:“嗯!不告诉你。”

郑雷笑道:“哟!你还不相信我?”

娇丽丝道:“你不是已经知道有密道了,还要我告诉你什么?

至于如何走法,我现在亦无法告诉你,等一下需要走时,我会带你去。”

郑雷讶异道:“你不跟他们去?”

娇丽丝道:“我去干什么?我要看你打架!”

郑雷急道:“这不行的呀!如果他们来的人多,伤害到你怎么办?”

娇丽丝道:“你背着我打架不可以?”

郑雷道:“你才是开玩笑,那不成!”

娇丽丝神秘的一笑道:“我有办法了!”

郑雷道:“你有什么办法?你快走吧。”

娇丽丝双手叉腰道:“郑雷,你听不听话?”

郑雷莫可奈何地道:“好好好,听话,什么话你说吧!”

娇丽丝命令似的道:“你把腰带结紧。”

郑雷摸摸腰带道:“已经很紧了”。

娇丽丝道:“把衣襟解开。”

郑雷惊讶道:“什么?解开衣襟干什么?”

娇丽丝扭着腰,她胸前和裙上的饰物,在火炬的微光中,闪闪发光,她娇嗔地道:

“你听不听话嘛?”

郑雷笑嘻嘻道:“娇丽丝你看,我这不是已经解开了吗!”

娇丽丝双手一冲,笑得媚极道:“郑雷,抱起我!”

郑雷刚刚将她抱起,她一拉郑雷衣领,就钻进郑雷衣襟里,伸出一个头道:“你看

这样好不好?”

郑雷双手连连挥动的大笑道:“娇丽丝你这个小脑袋,怎么尽装的这些鬼名堂?”

娇丽丝嗔道:“郑雷不许侮辱我,我是女王。”

说着她两支小手,就在郑雷腋下抓起痒来。

郑雷痒得大笑不停,双手赶忙紧紧的搂住她,娇丽丝才无法伸展手足的停下来,郑

雷俯首道:“我的女王,你别动,我们出洞去看看。”

郑雷一面将衣褴扣子扣好,一面向洞外走去。

“不要吵,有人来了!”

来的仍是红孩儿,他一停下就道:“事情非常奇怪!我想这儿不会要紧,郑哥哥,

你跟我去看看。”

郑雷立即应允,两人惟恐敌人发觉,籍着树荫山石背月之处,疾速往桂花谷纵跳如

飞而去。

快到崖边,红孩儿放缓身形,原来红姑躲在一个大石后,红孩儿带着郑雷,走到红

姑身旁,红姑低声道:“刚才谷下闹得一团糟,现在又静下来了。”

郑雷从谷中看去,从洪水淹没过的山谷,虽然洪水已退,但早已面目全非,除桂花

树大部还好外,全谷中几乎都为山石泥沙掩盖,一条小河亦显得懒洋洋的了无生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