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四十三章 蒙面女郎究竟是谁

作者:秋梦痕

郑雷跟着娇丽丝往后洞跑进,后洞有好几条通道,娇丽丝带着走进一条通道,这条

通道又窄又矮又黑,郑雷只好低头弯腰摸着石壁,仍无法前进。

郑雷叫道:“这条路难走死了。”

郑丽丝笑道:“谁叫你长这么大,这是最大的一条了。”

郑雷道:“快吧!快找地方放下她来。”

刚走进丈余,娇丽丝不知怎样一弄,右侧的一道石门自动开启,这石门小得只能容

娇丽丝可以进去,里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娇丽丝走了进去,郑雷在外叫道:“我怎么进去嘛?”

娇丽丝在里面嚷道:“你进来干什么,你把人放下来,推进洞来不就得了!”

郑雷把蒙面女子放下,揭开她的蒙面黑巾,但洞中漆黑,根本无法看清,郑雷蹲身

往门里一推,娇丽丝在里面一拉,蒙面女子就睡到洞里去了。

娇丽丝跳了出来,手在石壁上一摸,洞门又自动关上,郑雷心急,站起来就想急奔

洞外。

“碰”的一声,郑雷忘了这通道不够高,头在洞顶上碰了一个大疱,天族地转,两

眼金花直冒。

郑雷跑出洞外,回身埋怨娇丽丝道:“你亦不提醒我,你看,撞了好大一个疱!”

娇丽丝弯腰捧腹的笑道:“慌慌张张,自讨苦吃……”

郑雷一跺足就往洞外奔去,娇丽丝在后面追着,哭喊着,郑雷跑到洞门口,停身回

头看,这一下可真的惊得呆了。

一看娇丽丝离自己有一二丈多远,她自己似乎亦惊奇得停止了哭喊,只两纵就到了

郑雷身前。

郑雷高兴得一下把她举起,对着她道:“娇丽丝,你成功了!”

郑雷顺着就把她塞进衣襟里,就往红姑那里跑去。

郑雷老远看着三个瘦长的黑影,已经顺着崖边逃走,红姑二人在后面追赶,显然这

三人打不过红姑二人。

郑雷抄近路,一势“飞龙身法”,凌空落在他们三人前面,把他们拦住。

三人一看势惊人,早吓得呆立当地,面面相觑,互相一递眼色,三人手中都是同样

的兵刃,一张四尺来长的乌钢铁背弓,带着强韧的劲风,同时递向郑雷。

郑雷一想他们还打不过红姑,哪把他们看在眼里,只等三把弓都递在面前,他突然

凌空起来,快得惊人,三人连看都没有看清,三把弓已被郑雷两手抓住两边来的铁弓,

两足勾缠住中间一人递来的铁弓,就象三人把郑雷托在空中,三人越想收回快弓,越是

拉不动。

红姑姊弟亦已追到,站在旁边看热闹,娇丽丝从衣襟里伸出头来,鼓掌欢叫。

此时郑雷才看清,这三个瘦高个原来都是野人打扮,赤躶上身和下腿,只在中间围

了一块兽皮,腰间挂了匕首,背上背了箭囊。

三人一看娇丽丝在郑雷的衣襟里笑叫,他们更加惊慌,他们以为郑雷是娇丽丝请来

专门对付他们的,三人越是心慌,越是忙乱无主张,又看红姑二人站在旁边,如果没有

铁弓,那就更不用想逃走。

三人在招式上斗不过红姑二人,但是手上劲力却不小,尤其中间一人,如果不是郑

雷两足的力量,恐怕早被他挣脱了。

郑雷悬在空中,将“太上神功”运足,贯达两臂,没见他有一点作势的样子,两边

两个野人,哪里还握得住铁弓,只感到铁弓上传来一阵极强的震力,就好象要把周身骨

节全抖散似的。

两人哭叫连连。

双手赶忙松开,只痛得双臂下垂,连抬都抬不起来,郑雷顺手就用铁弓点了他们二

人的“鸠尾穴”,“噗通”一声,二人同时倒在地上,睁着眼睛,不断呻吟。

郑雷双足落地。

双弓指向中间一人,大吼一声:“跪下。”

这人他明知逃不出掌握,双手挺着铁弓,“噗通”一声就跪在郑雷面前。

郑雷喝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人道:“我们是看守龙虎山禁地的。”

郑雷一听,微微一怔,心中立刻有了主意,暗道:“这不能杀,留着有用!”

郑雷又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道:“我叫贺荣。”

郑雷道:“你们就只有三人?你是领头?”

贺荣唯唯道:“是的。”

娇丽丝伸头叫道:“郑哥哥,把他们三个都杀掉,我们就永绝祸患了!”

郑雷双弓向他面门一指道:“你听到没有,如果我要杀你,易如反掌,如果我不杀

你,你愿不愿意?”

贺荣把铁弓放在地上,不断的叩头道:“谢谢不杀之恩!谢谢不杀之恩……”

郑雷朗声道:“我不杀你,但有一个条件你必须遵守。”

贺荣急叩头道:“不要说一个,十个我也答应。”

郑雷道:“要十个干什么?你记住,从此不许侵犯娇丽丝女王的国境,而且要彼此

相助,如有丝毫逾越,那是定杀不饶。”

贺荣忙道:“发誓遵守,绝不有违。”

郑雷又问了两个睡在地上人的名字,贺荣说一个叫张千,一个叫李万,郑雷走到二

人面前,一人踢两足,二人穴道被解,郑雷递还铁弓。

张千李万一看头目贺荣跪在当地,亦起身走至贺荣身后跪下,跟着贺荣又拜了三拜,

贺荣道:“拜谢恩人不杀之恩,请恩人踢告名讳。”

郑雷道:“我叫小飞龙郑雷,你们去吧!”

三人再拜站起,向郑雷又看几眼,一溜烟的消失在黑暗里。

娇丽丝道:“郑雷,你为何不杀他们?”

她虽然如此问,但并非不赞同郑雷这一处置。

郑雷道:“一言难尽,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转头向红姑姊弟道:“你们就在这里监视谷下,必要时撤回洞里来。

说罢,他又反身就往洞口奔去,他急急想回去,揭开蒙面女于是否方芳之谜。

郑雷到了洞中,先点好两支火炬,然后才走进地道里,娇丽丝跳下地,走过石门,

一摸壁上开关,石门即自动开启。娇丽丝刚回头,石门中一股风声,一个黑影射出,长

剑“噬”的一声,刺在石壁上,只见火星四溅。

变起突然,藉着这火星微光,郑雷已看清是蒙面女子窜了出来,郑雷正堵住出路,

洞狭路窄,退无可退,蒙面女子杀气冲天,拼着性命要冲出去,郑雷又怕出手伤了蒙面

女子,又怕给她逃走了,简直不知所措。

郑雷正急得一团榴,蒙面女子已经长剑平伸,狡如脱兔,身形凌空,迎面向郑雷冲

来。

郑雷一看蒙面女子来势凶猛,只好全身往后一例,准备让她冲出去。

蒙面女子志在脱逃,并无意伤敌,她一个身子正好在郑雷面上飞过,刚飞过去一半,

郑雷灵机一闪,亦顾不得危险不危险,双手一抱,正好抱住她一双小腿。

蒙面女子一声闷呼,织腰一弓,长剑陡往下戮,郑雷只觉剑风袭向西门,急切之间。

双手用力往洞外一送,把蒙面女子硬生生推出洞外。

娇丽丝一跃到郑雷上,哭叫道:“郑哥哥,你伤到那里?”

郑雷仰身坐起,抱着娇丽丝道:“娇丽丝,你放心,我不会负伤。”

娇丽丝在郑雷身上乱摸,听郑雷说没有负伤,她抱着郑雷的颈子,紧紧的亲着郑雷,

甜甜蜜蜜的,又笑又哭的道:“郑哥哥,你还不赶快追?”

郑雷抱起娇丽丝,慢慢站起道:“不用慌,她跑不过来郑雷。”第一次点蒙面女子

的穴道时,郑雷惟恐伤了她,手下留情,所以她到了洞里没有多久,就自己运功解开。

刚才郑雷一推一送之际,又趁机点了蒙面女子的腿弯上的“并儒穴”,双腿麻软,那里

还能跑得了?

郑雷抱着娇丽丝,走出地道,一看蒙而女子伏卧地上,郑雷放下娇丽丝道:“娇丽

丝,我说她跑不了,你看怎样?”

娇丽丝笑得娇眉极了,一坚大拇指道:“好哥哥,你真了不起!”

郑雷脚下使劲,将蒙女子翻身,一看蒙面黑巾已经没了,想来是被摔掉了。

郑雷在翻蒙面女子娇躯时,就大吃一惊,因为他点的“井儒穴”,只能两腿麻软,

人还是清醒的,不致摔坏,但是郑雷一触手之际,就知道这女子已完全昏迷过去,大出

意料,待到翻过来,再仔细,不禁惊叫站起道:“是你?”

说着,郑雷下身去,在那昏迷不醒的女子,腰上和小肚子上捏了几把。

只见她睁眼看看四周,这若大一个可容千人的洞,只有两支火炬,黑黝黝的,而这

洞的四用雕刻壁画,全是小人国的古老艺术,与通常所见,迥然不问,所以她讶然的喃

喃地道:“我是到了阴间吗?

这是地府还是地狱?阴森森的,好怕人!”

她又用力的眨了几下眼睛,突然发现在足前的郑雷和娇丽丝,火炬的阴影投在二人

的脸上,使得她一惊而起。

手撑地往后退,惊叫道:“鬼,鬼,鬼……”

她突然醒来,在火光闪烁之下,在这阴森森的洞中,到面前蹲着两个大小不同的郑

雷和娇丽丝,她神志不清,所以连连呼鬼。

郑雷一纵到她身边道:“翠莲,我是郑雷!”

这时令郑雷一直惊疑不定的事,无论如何她想不到这女子会是刘翠莲,她一把抱住

郑雷哭过:“郑雷,下埠一别,我就耽心你惟恐被害,如今我们在黄泉路上相见,总天

老爷开眼,没有拆散我们啦!”

郑雷嗫嚅地一时不知所措。

良久郑雷拍着翠莲道:“翠莲!我没有死,你也没有死,你仔细看看我?”

郑雷轻轻推开翠莲,捧她的脸,二人四目相对,翠莲摸郑雷的两颊,郑雷替她擦着

眼泪。

翠莲望着郑雷,从泪眼渐渐展开笑靥,渐渐了,她突然猛抱住郑雷,哭道:“哥哥!

哥!我想得你好苦啊!”

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郑雷轻轻抚慰着莲道:“翠莲你怎么到这儿?你为何蒙着面与他们在一起?”

翠莲愕然地道:“什么?我跟谁在一起?”

郑雷道:“你刚才从地道中冲出来,只点了你的并儒穴,你又没有摔伤,为何昏迷

过去了?”

翠莲更加惊愕道:“我从来没有蒙面啊!我没有从地道冲出来呀!我怎么到这里的,

连我也不知道。”

郑雷。跳而起道:“那你不是蒙面女子,蒙面女子已经被我点中并儒穴,她怎么能

跑掉呢?”

郑雷一把拉住翠莲站起又道:“是什么人点了你的晕穴?”

翠莲回忆一下道:“是一个中年妇人。”

郑雷急道:“在什么地方?”

翠莲道:“在离天师府不远的后山,我是奉师父……”

郑雷一把把娇丽丝抱过怀里,往衣襟一放,拉着翠莲就往洞外跑去,一面道:“一

切先别说,我们赶快去追蒙面女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