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四十四章 母子重逢龙虎山

作者:秋梦痕

且说紫云庄主陈平和王宛华等,于八月十三日晚,已经到达龙虎山下的龙潭镇,十

四日一整大,龙潭镇上却不见神龙行云一帮人的任何形迹。

陈平他们商议之下,决定连夜探山,恐怕神龙行云在龙虎山中,有什么阴谋布置。

如果让他们亲自出动,显然有失一派宗师的风度,不够光明磊落,所以想来想去勉

强可能派出的,就有翠莲一人。

他们嘱咐翠莲,不论有无消息,在天亮之前必须返回龙照潭,他们好根据消息,以

谋对策。

翠莲奉命之后,知道此行危险,任务重大,但她因找遍龙潭镇,不见郑雷,她知道

郑雷一定已上龙虎山,她盼此行能找到郑雷,则一切危险她都不放在心中。

翠莲到达天师府后山,已经是月明星稀,天交初更之际,虫鸣鸡啼,秋风瑟瑟,空

山寂寂,翠莲徘徊在这错综的小径之前,更感到悚然可怖!

她不知该走那条小径好,正无主之际,突然有异声传来。

翠趁赶紧找一僻静之处,屏息躲藏。

转眼之间,只见一黑影奔来,向一条小径口的石碑后面一看,就速捷绝伦的向小径

奔去。

就这么继续不停的,有二三十条黑影都往同一小径奔的人经过石碑时,都往碑后一

看。

所有的人全都以黑巾蒙面!

所有的蒙面人全都是单身独闯,连二人同行的都没有。

过了二三十人后,翠莲等了片刻,不见再有人到来,她跃身而出,走到石碑后面一

看,不禁惊喜交集,呆立碑前。

原来后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阴刻的小飞龙,她想:“郑雷不是叫小飞龙吗?难

道郑雷就在这山上,这些蒙面人全是郑雷邀约来的?”

她正在忖想,眼前一晃,一个黑影站在自己面前。

她吓得连退三步,她想这人来得好快,到眼前才被人发觉!刚才那些蒙面人的到来,

她都能听得出,这人是谁?难道是神龙行云到来不成?

她抬头一看,才长吁一口气,定下了一颗惶恐不艾的心。

原来面前是一个端庄美极的中年妇人,高髻、宫装、织瘦适宜,管上插有一文“金

步摇”,在月下闪闪发光,婷婷摇晃,更增这妇人高贵华丽之美。

区当翠莲仔细看看这高贵妇人的脸色,却在满脸忧郁之色中,还透着深深的杀气,

人一见就畏缩不安。

中年妇人峻言厉色道:“小丫头!你在这里偷偷摸摸索的干什么?”

翠莲心道:“哼,你想知道郑雷的秘密,我宁死亦不会告诉你。”

中年妇人一看她默不作声,怒道:“你说不说?你不说休怪我下手不留情!”

翠莲一看她这么凶,满脸杀气,出口伤人,动辄就威胁要下毒手,她想:“这一定

不是好人,一定是神龙行云派来的。”

她凶巴巴的说道:“你有什么了不起,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中年妇人娇斥一声道:“纳命来!”十指葱葱,就向翠莲全身扫到。

翠莲早有防备,挫身退后丈余,扬手就要拔剑。

这一次翠莲再也意想不到,这中年妇人如影随形,翠莲剑都来不及拔,就闷哼一声,

穴道点中,立即晕了过去。

其实这是一个误会,中年妇人以为翠莲是放下的椿卡,她为了秘密此行,所以她点

了翠莲的穴道,等到点穴道以后,她一想,干脆把翠莲留为人质,所以她夹着她一直胡

闯至小人国的洞外。

此时,正是郑雷二次进洞准备抱出蒙面女子,认明究是何人?侦讯他们到这桂花谷

有何阴谋。

当中年妇人看到蒙面女子从地道中冲出,她飘身过去揭开蒙面黑巾一看,她放下翠

莲抱起蒙面女子就闪电般奔出洞外,因为她惟恐身后追出的是神龙行云。

东方已现曙色,郑雷红姑等五人,正依着小人暗椿的指示,向着桂花谷外追去。

在追途中,翠莲将他们下埠一别的经过,扼要的说了一遍,郑雷听到王宛华两腿痊

愈,性情大变,心中暗暗庆喜,如果要毫无收获,那么今天的赴会,就完全是盲目以赴,

以神龙行云之毒辣姦诈,以昨晚所见的那些蒙面人的神秘推测,这一盛会无疑的是凶多

吉少!

他们正默默无言的沿着一条悬崖小径。

往前疾追,郑雷领先刚刚转过一个山角,谨慎的退了回来。

郑雷低声向翠莲和红姑说道:“是他们回来了?”

郑雷小声道:“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咱们来个三面埋伏。”

这小径是绕着一道悬尾的山腰蜿蜒而行,一边是悬崖一边是绝壁,大有一夫当关,

万夫莫敌之势的。

中年妇人牵着蒙面女子,急急沿小经而来,她俩转过一个山角,走了不到一半,只

见前面山角红影一闪,好像初升的太阳似的,原来是红姑姊弟仗剑挡着去路。

她二人回头一看,原来从她们来时的转处,一闪身出现了一个昂藏六尺的郑雷,她

们不由的多看了郑雷几眼,觉得这美武的少年,为何挺着一个极不相称的大胸脯?

崖顶上的响动,使得她们急急抬头观望,原来是翠莲站在崖上的大石旁边,似乎随

时都有将大石推下的可能。

这样三面包围的态势,中年妇人微微一怔之后,仍然显得凛然不惧的道:“你们拦

住我干什么?我要见神龙行云。”

红姑等一听之下,对蒙面女子是否方芳的希望,顿感一扫而空,郑雷倒并不觉得大

惊奇,他在桂花谷中看见蒙面女子,就不相信她会是方芳,她是方芳为何会同那些人在

一起,他劫持她,亦就主要想从她口知道一些疑点。

中年妇人未听有人作答,又思道:“哼!娃娃!你们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一个

个把你们都宰了。”

蒙面女子拉拉中年妇人,向她耳语一阵,她脸上开朗多了,一丝笑意掠过,突然又

肃容地指着红姑姊弟道:“你叫红姑,他叫红孩儿是吗?”

红姑道:“我们姐弟你怎么会认识的,我们与你们从未谋面,我们又不是什么江湖

名人。”

郑雷旁观中得知定是蒙面女告诉她的,除非蒙面女就是方芳,否则她怎么可能会认

识红姑姊弟呢?可是这位蒙面又不承认她姓方,她又怎么可能会是方芳呢?

中年妇人双眼注定郑雷,缓缓向他面前走来,郑雷陡然觉悟,中年妇人企图就搭讪

之机接近自己,大喝一声道:“你再动一动我就让人把大石推下。”

中年妇人闻声止步,声音颤抖的哽咽道:“你是郑雷,你的父亲可是郑飞龙。”

郑雷道:“你管我父亲是谁,这好象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中年妇人闻言双眉连皱,不悦道:“如果你的父亲不是郑飞龙当然与我没有一点关

系,如果确是郑飞龙那就又当别论。”

郑雷道:“无论你怎么说都休想达成诡计,不错,我父亲确是叫郑飞龙,本少侠亦

是为报父仇进入江湖,无论你我父有何怨仇,尽管冲着本少侠来就是了,何心如此浪费

口舌。”

中年妇人闻言脸色大度,泪水亦不竟流了下来,动情言道:“孩子想不到你都长这

么大了,真是大出为娘意外,我就是你的娘啊!”

郑雷大吃一惊,这不论在感情上和意识上都无法接受,呆呆的痴立当地,不知所措。

娇丽丝轻轻地在他胸脯上插了一拳,低声道:“小心了,谨防她的诡计。”

郑雷经娇丽丝一提醒,仿佛从梦中来,举目看向中年妇人,她原本重重杀气的脸,

已变得无比的温柔慈祥,泪珠似断线珍珠滚滚而下,突然扑向郑雷道:“雷儿,我的儿

呀!”

郑雷本就特别注意着中年妇人的一举一动,可突然之间想示意推下大石已不可能,

早以提聚的太上神功贯于双掌猛然推出,以阻止中年妇人向自己扑来。

只闻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飞沙走石,尘雾迷天,郑雷本想一举将中年妇人毙于掌

下,就可以立即赴会,以免多生枝节。

不到片刻,尘雾渐渐,所有的人全惊了,中年妇人不但无恙,于是缓声开口道:

“孩子,我确是你的母亲,我们母子虽然分离多年,但孩子你是娘的儿子却是不能改变,

娘还记得在你的脐下有一块铜钱大的朱砂胎记,你的北部有七颗黑痣,作北斗七星状,

孩子难道你还要怀疑吗?”

郑雷听到此处已经没有任何怀疑,只是感觉到实再是太突然了,自己幼失母爱,梦

里多少次希望向别的孩子一样,躺在母亲的怀中,可是梦醒后已是泪湿枫巾,如今母亲

就在面前,怎么能不感到万分意外呢,仿佛又回到往日的梦中。

中年妇人亦相当激动,泣声道:“孩子过来,让为娘他细看一看你。”

郑雷一头扑在中年妇人怀中泪水夺眶而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许久才在母亲的怀

中抬起头来,颤声道:“妈妈,你想的儿好苦呀!妈妈,这位姐姐又是谁,她怎么会让

识雷儿呢?”

中年妇人慈声道:“孩子,她就是你的同胞姐姐,你们以前见过的,她就是你姐姐

郑芳芳。”

芳芳姐,我的同胞姐姐,她为什么蒙着面不肯见我呢?中年妇人道:“孩子她已被

神龙行云所害,孩子你的爸爸呢?”

郑雷道:“他老人家已被神龙行云逼死了。”

郑雷妈一怔,泪水长流,她停了一停,又微微点头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想不到

神龙行云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所幸雷儿你脱出了他的魔掌。”

郑雷道:“我一定会替爸爸报仇,手刃神龙行云这个恶贼,但不知姊姊又怎么会被

神龙行云这恶贼所害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