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四十五章 罪加一等

作者:秋梦痕

郑雷问他妈妈道:“姊姊怎么被神龙行云害了?”

他妈妈却久久沉吟未语。郑雷虽然看不到方芳脸上的情,但他体会到,这一定是一

个不寻常的举动,要不是悲极,就是恨极!

他仍然地缓缓走到方芳跟前,他知道方芳是为了寻找他才被神龙行云害的,他只感

到心如绞痛,泪水夺眶涌出,他直愕愕的跪在方芳足前,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千言万

语,只挤出了一句话道:“姊姊!弟弟害了你。”

看来方芳已经是忍耐了很久,被郑雷这一句话的引发,突然痛哭出声,哭嚷道:

“我又不是你的姊姊,我没有你这个弟弟,你给我滚!”“拍拍”左右开弓,方芳给了

郑雷两个耳光。

郑雷不躲不让,雪白的脸上立刻冒起两个红红的手印。

但是,这两掌好像打在翠莲和红姑心上一样。

郑雷愣了愣一阵,伏在方芳膝上,仰着泪脸道:“芳姊,不是神龙行云害了你,是

我害了你,你应该打我,姊姊,你再打我嘛!你再打我嘛!”他用力的摇着方芳。

方芳别过脸去痛哭,显然对郑雷的恨意未消。

郑雷又哀求道:“姊姊,你取下面巾,让我看看你好吗?”

方芳俊的一回头,双手猛力一推,把郑雷推坐在地上道:“我不要见你,我永远不

要见你!”

方芳倏的站起,飞腿就给郑雷一足。

郑雷既不躲让,亦不运功抗拒,心甘情愿的承受了这一足,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翠莲与红姑立即上前,扶起郑雷道:“怎么样?不要紧吗?”郑雷轻轻把两人推开,

意思要她们退回去。

此时方芳又已经坐下,伏在妈妈怀里尽情的在哭泣,郑雷又走上前,正启chún慾语,

他妈妈已先道:“雷儿,你以前同姊姊是不是很好?”

郑雷道:“是的啊,原来我们不知是姊弟时,我们就已经认着姊姊,妈妈,你知道

我今年才十四岁,本来是比姊姊矮半个头,她还曾经说:‘弟弟,你快长大嘛!我如今

长大了,为何姊姊又不喜欢我了呢?’”

他妈妈沉吟未语。

要知此时方芳的心情,郑雷所能理解的,是极其微小的一部份。而方芳对郑雷早已

心生情爱,无法突然的适应这真正姊弟之情,才是方芳变得失常的最大原因,这一点只

有他二人的妈妈了解。

但是,这却是难以说出的,所以他妈妈沉吟久之,才长叹一声道:“雷儿,不要紧,

过些时你姊姊会好的!”

郑雷蹲下身道:“妈妈,姊姊怎么被害的?”

他妈妈道:“你姊服了神龙行云的毒葯,她已经不是以前你所见的模样了!”

郑雷一想暗道:“对了,怪不得她几次见我们都逃去。”

他道:“妈妈,这解葯什么地方有?不管多困难,我都要替姊姊取来。”

他姊姊道:“这解葯只有神龙行云有。”

郑雷急道:“我险些儿忘了,我们身边背有双头蛇酒,小人国的女王娇丽丝说,这

蛇酒能解百毒。”

他拿起水壶,揭开壶益,递与妈妈道:“让姊姊试试看。”壶盖一开,酒香四溢,

他妈妈刚刚接过水壶,方芳已经自己抬起头来,但当她闻到这蛇酒香味时,即低头向地

不断的要呕吐。

他妈妈赶快把蛇酒递回给郑雷道:“雷儿,快盖上,这蛇酒不能解神龙行云的毒,

但却有大用。”

郑雷盖好水壶,斜挂在肩上后道:“妈妈,你怎么知道?”

他妈妈道:“你姊妹闻到这酒,就要呕吐,证明神龙行云的毒和这蛇酒,只能相克,

不能相生,一个人先服了这酒,就能解另外一种毒,所以这蛇酒虽不能解神龙行云的毒,

但却能预防中毒,你带着去见外祖父他们,他们事先服下这蛇酒,就不怕神龙行云暗中

下毒了。”

郑雷讶然道:“妈妈,你呢?谁是我的外祖父?”

他妈妈道:“凡是服下神龙行云的毒葯,必须按时服下解葯,不然就会毒发身亡,

所以方儿还必须回到神龙行云处去,我也要去照顾她。”

郑雷急道:“妈妈你一个人去?神龙行云发觉你怎么办?”

他妈妈道:“时间来不及了,方儿再不回去就晚了,就必然会被神龙行云发觉,你

别耽心我,我对神龙行云了如指掌,他对我无可奈何,这中间的恩怨,很难说明,也许

有一天你会知道。”

她说这段话时,显得十分感慨,停一停又道:“紫云山庄庄主陈平就是你外祖父,

香山娘娘庙的主持老尼就是你外祖母,你赶快去告诉你外祖父,现在他们的人力不足与

神龙行云对抗,神龙行云目前在这龙虎山,集合有服过他毒葯的死党近千人,以禁地的

设施为基地,准备一举而消灭他们。”

郑雷轻轻咬着嘴chún道:“妈妈,让翠莲和红姑姊她们去告诉外公好了,我同你一块

儿去。”

郑雷他妈妈杏眼圆睁道:“不听母言就是不孝,你同去,反而会误了大事,你姊姊

同你都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陈方,你姊姊叫郑方芳,这就是我替她取名方芳的原

因。”

郑雷丧着脸道:“难道就让外公他们撤退,让神龙行云横行吗?”

陈方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告诉外公他知道,以后的发展,现在无暇道及,不

过目的神龙行云已经到了势力极为庞大之时,如果武林各派不消灭他,他就会称霸江湖,

称雄武林了!”

此时娇丽丝带了四个宫女,端来四盘食物,让陈方等食用,陈方拉着芳芳站起,分

别取了几块烙肉和果子道:“谢谢丽丝姑娘。”

她回首又向郑雷道:“雷儿,你告诉外公,不要挂念,芳儿在神龙行云处和我的单

独行动,这对大局也许更有帮助,你们亦必须赶快离开此地,不可再延误了。”

一言甫毕,陈方拉着芳芳已经飘然于两丈开外了,郑雷泪眼模糊的望着她们开去,

芳芳还不时回首看看郑雷,还同红姑姊弟扬扬手。

远了,顷间影踪已杳,郑雷对这些事情变化,感到非常茫然,他呆立着一动也不动。

翠莲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他丝毫也未觉察,翠莲轻轻拉着他衣角道:“师父还等

我回信,我们赶快吃点食物走吧?”

郑雷闻言立刻取用食物,他这才看到娇丽丝,正珠泪盈眶的怔视着他。

郑雷拿了一块烤肉,一边吃着,一边向娇丽丝招手,娇丽丝离郑雷约莫一丈,看到

郑雷向她招手,一纵身就扑到郑雷怀里。

郑雷只手一伸,接住她道:“妹妹,你真是天赋,轻功进步竟如此之快。”

娇丽丝在郑雷怀里抹着泪等道:“大哥哥,我同你一块去。”

郑雷抱着娇丽丝走得远远的,他避免他们的说话为那些宫女听见,他轻声道:“我

们同神龙行云在这龙虎山上,就将有一场大战。你们要随时注意,你不必跟着,你要以

你的聪明领导你的国人,避免这场可能是玉石俱焚的大难,你不要想念我,我随时都会

到你这里来。”

娇丽丝小手在郑雷脸上摸着,她象梦呓似的道:“这场大战完了,大哥哥我就永远

跟着你。”

郑雷柔声的道:“不,你应该替你的国家,生男育女,继承你的王位。”

娇丽丝哭泣道:“我不要,我要给你生男育……”

翠莲和红姑姊弟手里拿了些食物,走了过来,翠莲望一望天色道:“我们快走吧,

一时的延误,说不定会影响整个武林的存亡。”

刘翠莲这一说,郑雷亦不由的感到心惊肉跳,他双手捧着娇丽丝把她放在地上,从

翠莲手中拿过一个果子,向娇丽丝挥挥手,就领先飞奔下山。

他们经过两道千丈谷,一直到了天师府门前,他们才停下来,再仔细的看看四周地

形地势。

郑雷看到天师府前白石广场中,耸立的无字碑,不禁想起与姊姊在这儿求字时的情

景,当时芳芳求出的是一个“爱”字,芳芳始终不肯说出她心意。

如今郑雷想来,他知道当时他们已经是爱苗深种,他与芳芳那时已经不是姊姊的感

情,芳芳求出的“受”字与“爱”类似而实不是,大约眺含不能真意思。

郑雷不黎心中暗暗叹道:“这真是天机,玄机难测了。”

郑雷正想得出神,翠莲又催促道:“师父他们还没有来,我们赶快下山去吧?”

于是四人继续飞奔下山,不到一个时,他们已经到了龙潭镇,翠莲领着他们到“碧

潭容栈”门前,一个小叫化愣头愣脑的就向翠莲撞到。

翠莲惊噫尚未出声,两人一挫身,小叫化已经闪了过去,郑雷快速绝伦的伸手就扣

住小叫化的左腕脉门穴。

翠莲用手肘撞郑雷的腰一下道:“快放掉他。”

郑雷放掉小叫化,翠莲拉着他,红姑姊弟跟在他们两人跟着过客栈而不人,一直向

镇东尽头急急走去。

一直走出镇外,郑雷才忍不住小声问翠莲道:“翠莲妹妹,我们到哪里去?”

“你看嘛!”

红孩儿亦上前看到翠莲的掌心里,有三个字:“往东行”,郑雷笑道:“那小叫化

身手不弱嘛!”

刘翠莲微点臻首,他们又加快足步,顺路往东走去。

这一带右边一衣带水的沪溪河,左边则是陌纵横的广大田野,田野中偶尔有一两家

茅屋竹院的农家。

他们又走两三里,已到了一个三岔路口,他们在路口停下来四周看了一看,没有人

亦没有指标,他们只好装着欣赏这原野景色的茫然四顾。

她们四人正默默徘徊间,一条水牛倏的从友边发狂的冲来,他们赶快闪让两旁,待

牛冲到近前,他们才看清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抓着牛尾巴,被发狂的水牛带往前冲

去。

郑雷同红孩儿一看,动了侠义心肠,就想去制服那水牛。

翠莲伸手一拦,递给郑雷一个小纸团道:“别追了,你看。”郑雷一怔,赶快把小

纸团打开来一看,上面写看:“少管闲事,急向左行。”

郑雷也来不及多问,就同翠莲在前,折左快步前进,他们走了不到半里,郑雷回头

一看,红始和红孩儿己摔在十丈开外,看样子红姑妹弟不知在争论什么。

郑雷拉住翠莲停下来,想等候他们。

但是,红姑姊弟不但不加快追上,反而更加慢步不前,而且看到红姑在擦着眼睛,

好像是在抹眼泪。

郑雷同翠莲心中一怔,不知出了何事,赶快双双走了回去。刚刚快走到红姑姊弟身

前,突然红姑一跃身就向后倒纵逃去。

郑雷急不暇择,一式“飞龙身法”,快逾惊雷闪电,就从红姑头上掠过,落在红姑

头前,双手握着她柔臂。

红姑双手蒙着脸,郑雷不知她为什么哭,当然无从劝起,只好轻轻把她搂在怀里,

他轻轻在红姑耳边道:“红姑妹妹,是不是你弟弟惹你生气?”

红姑双手蒙着脸,小蛮腰一扭道:“他惹我生什么气,我没有你这个哥哥,你别叫

我妹妹!”

郑雷先是莫名其妙,只好又低声下气的向红姑道:“红姑妹妹,是我得罪了你呀!”

红姑一言不发,双手扶着郑雷双肩,伏在他的胸前,嘤嘤啜泣着。

郑雷抚着她的背道:“我们快走吧,这场大战迫在眉睫,我们必须赶快赶到外公。”

正在此时,翠莲不知同红孩儿说过什么,已经走到郑雷身旁道:“你这个傻瓜,你

同红姑弟弟走前面,我同红姑妹妹谈一谈。”

翠莲拉过红姑,郑雷看着她们二人苦笑,就走到红孩儿身前,拉着红孩儿急急向前

走去。

他们二人走了一段路,回头看翠莲和红姑已经谈得正起劲的跟在后面,于是郑雷才

小声问红孩儿道:“你姊姊为什么哭?”

红孩儿一噘小嘴道:“她看到你有了妈妈,她就想妈妈,一直从山上下来就不高

兴。”

郑雷讶然道:“那为什么现在才哭呢?”

红孩儿很神秘的道:“你跟翠姊姊好,她吃醋了!”

他说时,又回头偷看红姑一眼。

郑雷庄重道:“红孩儿,还是你这样不长大好,我没有长大时,她们都对我好,我

如今长大了,还得学着向她们低声下气,这真是活受罪!”

红孩儿笑道:“可别让她们听见,让她们听见了,你是罪上加罪!”

他们正携手而笑,听后面足声,回头一看,翠莲和红姑已经笑逐颜开的追上来了。

郑雷一想,到底是翠莲有办法,一下就把红姑劝好了,他正慾启齿相询,翠莲却先

道:“红姑妹妹比我小两个月,她真名叫金凤,红弟弟叫金鳞,他们爹爹还在神龙行云

手下,以后称呼还是要小心。”

郑雷这才接口道:“凤妹妹为何不生气了?”

翠莲倦嗔道:“你少问,以后对我和凤妹妹一般好就是了,你知道吗?”

郑雷长揖到地道:“是!”

大家全笑了,翠莲鼓着腮帮子道:“什么时候你学得这么长脸饶舌的?”

郑雷一缩脖子,赶快回身向前奔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