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四十六章 银虹宝剑

作者:秋梦痕

他们直到近午,才到了紫云庄主陈平作为临时总部的古刹。

古刹耸立在一片竹木疏林中,四周还分布有有八间茅屋,林内林外,到处都是三三

两两的人影。

他们四人心中都在暗暗赞叹陈平的部署严密,尤其是郑雷的心中,记忆犹新,紫云

庄主其人,虽然牺牲了香山娘娘庙的全体女尼,但是仍能安然的逃脱神龙行云血腥的魔

掌,如今卷土重来,真是不同凡响。

他想:“外公一定是个了不起的杰出人物,与诡计多端残酷无情的神龙行云相较,

倒是将遇良材,棋逢敌手。”

经两个壮汉的引导,他们进入古刹,古刹四处都聚集着不少的武林人士,僧道俗尼

男女乞丐全有。

郑雷在前,在这些高手面前,他心中都自谦为晚辈,所以不断的频频与众人为礼。

他们四人的英姿俊美,而且彬彬有礼,使得众人都一致的赞不绝口。

他们随着大汉从后殿登上藏经楼,楼上正有数人围着一张圆桌,不知在研讨什么,

婬魔王宛华首先发现他们上来,急道:“雷儿,快来。”

她指着一个峨冠羽袍,五绺长髯,显得严肃慈祥而富有机智的老者继道:“这是紫

云山庄陈大庄主,你的外公,快来拜见。”

郑雷赶快大礼参拜,翠莲和金凤姊弟以后,又依次拜见了在场诸人。

这楼上除陈平王宛华以外,还有六人。

燕山上人,和将军庙的住持岭上大师,郑雷见过,还有武夷樵子,点苍隐士,丐帮

长老多九公及玉山观音四人则是初见。

郑雷最后拜见玉山观音时,不禁多多看了她几眼,玉山然不可犯的神色,又有一种

仁慈而圣洁之美,手执银光闪闪的白尾尘,就是比观音背上多背了一支银色长剑。

郑雷见过众人以后,才将自己在龙虎山所见,及妈妈叮嘱各情,一一道出。

原来陈平他们并非是按兵不动,而是神龙行云约定的时间,是今晚子时,怪不得郑

雷他们下山时,山上还看不出有何异状。

陈平又再次问了郑雷,有关小人国的地势国情,及陈方母女某些疑点后,不禁叹道:

“想不到老夫与神龙行云的恩怨之争,却发展成武林除邪灭魔之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

卷入这场大战!亦不知有多少人,要为这场浩劫而流血牺牲!”

丐帮长老一捋银髯笑道:“天命如此,老叫化等躬逢其盛,应该深以为庆。

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贤外孙小飞龙郑雷,少年有为,天赋深藏不露,老叫化

虽不敢自谬为慧跟,但我看英雄倒非他莫属!”

说罢他一阵朗朗大笑,众人都看郑雷微微点苗,深有赞赏之意。

两个带领他们上楼的大汉,一听多九公说郑雷就是小飞龙,都不禁连连怔视着他,

为郑雷的美姿才华,十分心折。

众人又谈论一阵,陈平才吩咐他们道:“你们下去好好休息,天黑前听候使唤。”

四人拜别众人,告辞下楼,两个大汉领着他们出了古刹,离古刹四五十丈,领他们

走进了一间茅屋。

茅屋不大,铺设两床,明窗净几倒也干净。

两大汉刚一退去,金麟一伸懒腰就往床上一躺,两足朝天一蹬道:“好累!这真比

打场大架还叫人吃不消。”

郑雷道:“麟弟弟,你说什么?”

金麟跃起比手划足的道:“跟这些老头子在一起,我就象五花大绑一样连动都不敢

乱动一下。”

郑雷笑道:“我也是一样……”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郑雷醒来,他怕如果陈平派人来叫他,他犹在睡觉,所以他翻

身坐起,一看对面床上翠莲同金凤早已不在。

郑雷一动,金麟也跟着受惊醒来,他刚坐起,郑雷拍着对面床上道:“你看,她们

已经出去玩了呢!”

金麟坐在床沿一边穿鞋一边道:“她们女娃儿跟女娃儿一起玩,出去都不叫我们,

走,我们出去玩,理都不要理她们。”

金麟拉着郑雷走出室门,他们四周打量了一下,金麟一指后面道:“我们到后面山

边去玩。”

郑雷道:“我们不能走远了,恐怕外公找我们。”

金麟催促他道:“你外公说天黑以前,现在离天黑还早着哩!”

疏林茅屋间,到处隐约有人影,显然没有设防,二人缓缓向山边走去。

刚走了不远,二人看到翠莲和金凤正从一间茅屋中走了出来。

金麟拉着郑雷就掉换了方向,轻声道:“走,我们不要理她们。”

郑雷正心中暗暗好笑,无可无不可的跟着金麟走,只听一身后翠莲在叫他,金麟拉

着他道:“别回头,装没有听见,不要理她。”

翠莲一连叫了两声,郑雷见她们从茅屋中出来,知道不是去玩,一定有事,赶快拉

着金麟走了过去。

翠莲递给他们两面银牌道:“这个你们好生保管,只有这种银牌才能随意进出各

处。”

等他们收存好银牌,她才向郑雷道:“你一个人去,师父叫你。”

她指指她们刚才走出的茅屋。

郑雷点点头向茅屋走去,他走进茅屋,原来玉山观音同王宛华坐在一起,他拜见二

人后,王宛华望着他笑笑道:“雷儿,你同你姊姊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同莲儿的事,

就不用我耽心了,还有你同金凤姑娘的事,我将来都会一并向你妈妈说,你有了她们两

人,算是福缘双修了!以后你要多听她们的话。”

郑雷一听,他将名正言顺的获得两个美人儿,他当然兴致冲冲,十分喜悦,但听到

最后一句时,一种童稚的畏惧又起自心头,他想:“她们两人联合起来管我,这我倒要

小心了!”

他想虽然这么想,但还是赶快爬下磕头道:“多谢师父美意。”

拜罢站起,王宛华招呼叫他近前,抚着他的臂膀道:“你叫我师父,有机会我应当

教你一点武功才对。”

郑雷点首道:“多谢师父。”

王宛华突然凝神听听四周,有点紧张的压低声音道:“有一件最机密最重要的任务,

我已经向你外公保证,认为只有你去最合适。”

郑雷雄心万丈,越是危险,越是重大的事,越是能激起他出生入死的豪气,他微微

蹲身,侧耳凝神道:“师父,什么事?”

王宛华俯在他耳边道:“这后面的山,也是龙虎山的余脉,你现在一个人到后面去,

装着无所事事的察看去山上的路径,那出边住了很多是我们自己人,你亦不能让他们看

出你的企图。”

她停了一停又说:“这条路,是敌人攻击我们,亦是我们攻击敌人最佳的捷径,但

是很可能是困难重重,根本无法攀登,因为只有你对龙虎山比较熟悉,所以派你去。”

郑雷点点头道:“师父既然看重,雷儿一定不辱师命。”

王宛华额首道:“不只是你能去,你必须设法,将来我们大兵取这条路攻击神龙行

云的后路时,亦能难关飞渡,履险如夷。”

郑雷点点头,她又道:“你看好路径后,立即回来准备,一到天黑,你告诉莲儿和

金凤姊弟来我室中,你放单独出发,这一路没有兵器,很不方便。”

她指指一侧的玉山观音继道:“玉出前辈愿意将她的‘银虹剑’赠给你,你真是福

份不浅,赶快向前谢过。”

郑雷立郎迈至玉山观音膝前,真心诚意的拜了几拜,玉山白嫩细腻的双手,将早已

放在桌上的“银虹剑”递给郑雷,然后又双手扶起他,一只手在郑雷脸上摩着道:“这

孩儿真逗人喜爱!”

王宛华笑道:“玉山妹,你如果喜欢他,就收他做徒儿好了?雷儿你还不快拜过师

父!”

郑雷放了宝剑,又三拜九叩的拜了几拜,玉山又赶快将他扶搂在怀里坐下道:“宛

华姊,你是他的师父,你怎么又教他拜我做师父呢?”

王宛华仰首一笑道:“我这个师父是假的,他与莲儿有婚姻之约,他是跟着莲儿叫

的,他武功是得自他死去的父亲和外婆,你才是他真正的师父。”

玉山观音笑道:“那小妹更愧不敢作他的师父了。”

王宛华道:“不要紧,你只要把你压箱底的本事教他一招两式,就够他终生受用不

尽了!”

玉山观音绝美的一笑道:“说不得,只有勉为其难了。”

王宛华回眸向郑雷,从怀中摸出一只镶玉的匕首道:“我这柄匕首,与‘银虹剑’

都是断金切玉的武林至宝,你好好收藏,快些去吧!”

郑雷收好匕首,背好“银虹剑”,拜别辞出,一看翠莲等已经不见,想必已经回到

茅屋去了。

从茅屋到山边,大约有十余里,天色不早,郑雷不敢耽误,片刻间已赶抵山边。

离山边不远,显然是新搭盖了十几间茅屋,看来王宛华所说的话不假,陈平确是在

此屯驻了不少武林高手。

过茅屋,到山脚就没有什么阻碍了,但是茅屋中住了这么多人,要想不惊动他们,

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郑雷亦不想过茅屋引起别人的注意,就在原地看望山上,已经很清楚了,他装着若

无其事的徘徊一阵,他突然有了主意。

他想,天黑时,他可以堂而皇之的走出这戒备区,再顺着山边绕口来,从这茅屋后

面山壁往上攀登。

他打定了主意,就顺着茅屋往左拆去,从树木竹林间漫步前行,不时有人查看他的

银牌,他走了四五十丈,正准备转身回去,突然两个大汉从他身边擦身走过。

这两个大汉的模样,立刻使郑雷有似曾相识之感?但是又使郑雷一时间想不出是在

何处见过。

郑雷怔怔望着他们的身影,他猛然一击头暗道:“啊!这是在湖口码头上,向风姊

姊纠缠不清的两个大汉吗?”

郑雷跟在他们二人身后,边走边在想:“这二人当时向风姊姊口口声声说的岛主,

不知是不是说的神龙行云,如果是,这二人倒是在神龙行云手下,难得一见的未曾服毒

蒙面的两人。”

郑雷抬头看他们己走进那些新茅屋中,就停下来想了一想,仍不动声色的走回林中。

他想:“不管这两个大汉是否属于神龙行云手下,决非善与者,怪不得师父要我打

探这条路,要如此秘密了。”

他还没有走到自己住的茅屋,已经早看到翠莲三人在门口等候他了,他急急走了过

去,三人首先就围上来看他背上背的“银虹剑”叽叽喳喳的赞不绝口。

郑雷等走至室中,才把王宛华为派他的任务,以及拜玉山观音为师以及探山遇到两

个大汉的事,小声道出。

金麟一听,愤恨陡生,拉着郑雷道:“郑哥哥,走,我们去把他们杀了!”

郑雷拉着金麟低声道:“现在什么事情,都要听凭外公他们的调度,我们不能冒昧

行事,说不定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整个大局。”

金麟道:“郑哥哥,那你说怎么办呢?”

郑雷回首问翠莲道:“翠莲妹妹,你去告诉师父,把那几壶蛇酒带去,要师父外公

他们,谨防敌人暗中下毒,最好先喝一点蛇酒以作预防。”

晚霞已经散尽了余辉,暮色四合,逼人而至。

在天黑尽后,郑雷已经绕道到了山脚。

在开始的一段路,还有打柴狩猎的小径,郑雷很快的就循径而上,顷刻之间,古刹

的点点灯火,早已经落在足下了。

他停了下来,从灯火的位置,还隐约可以辨别茅屋的方位,他陡然有一阵阵茫然,

惆怅和凄凉之感!

一阵夜风吹来,他有似如梦初醒,不禁自己暗暗好笑道:

“走吧!快去快回,我想她们,难道她们不想我呢?”

于是,他纵身疾掠,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一个淡淡的身影,在空际划出一道道的光

弧,掠过山林。

才不过二更时分,他已经走到这座山的尽头,他有点大失所望,这是中秋之夜,但

乌云遮住了月色,从朦胧夜色中看去,有一座更高的山峰,在黑暗中,耸立在不远之处。

郑雷忖道:“那座高山不管是不是龙虎山,想必是去龙虎山必经之路。”

但是,他来回的看了一看,这座与对面那座高山之间,完全被深沟悬崖隔绝,而且

相距至少在十余丈以上,这决非寻常武林人士能一纵即过。

郑雷打量一下地形,方位,腾身就沿着山谷奔驰,眨眼间奔出七八里,果有了惊人

发现。

郑雷一路来都是土山,但现在眼前所发现的,完全是大石高耸的一遍石山。

大石高低不一,看来似乎就透着阵阵神秘和凶险,但是从这堆乱石山看过去,好象

可以到达对面高山。

于是,郑雷纵身跃入乱石中,在大石的夹缝急急向前走去。

因为大石的错综复杂,所以走不远就必须来一个转弯,左转右转,限前尽是白森森

的石壁,转了差不多。

有一个更次,郑雷估计应该走到尽头了,但是这乱石显然还是毫无穷尽,什么亦看

不到。

郑雷一想,这还不容易,来一个登高浏览,岂不是看尽四周风光。他一抬头,猛的

一个踉跄,张嘴结舌,简直给吓住!

原来顶山见不到蓝天,巨石全是高与天接,极目望去,连天亦是与大石一样,不知

是天低了,还是大石太高?

这一下,郑雷的“飞龙身法”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郑雷从来没有经过阵图之类,但他却道眸图的厉害,阵图的构成有用人亦有用物,

如果是用物,那就连一草一木,都含有高不可测的玄机。

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看来明明是天然约乱石山,怎么能变成人为的阵

图呢?

他赌气又转了一个更次,依然如前,他连东南西北全不知道了。

他想,干脆天亮再说,于是他就在乱石中吃点干粮后,调息起来。

过了很久,算来应该是天亮了,但是除了乱石阵中罩着一片晶莹的阳光外,顶上仍

是石天一色,暗淡得出奇。

郑雷再不能停滞不动,只得站了起来,周围看看,也不知该往哪里走好,他正犹疑

问,只听不远传来“叽”的,他听了一阵再叫不到第二声叫声,他陡的想到,这天不管

多高,我一直象鸟飞一样往上爬,总能爬上尽头。

这无穷高耸秃秃的大石,靠郑雷的轻功当然无法爬上去,他拔出“银虹剑”,拿出

匕首,一片篮晶晶阴森森的剑芒和刃辉,使郑雷心中泛起阵阵喜悦。

他一扬手,匕首划起一道光芒,只听“铿”的一声,冒起一片火花,匕首果然是宝

刃,已经入石至柄。

郑雷朗朗一笑,抱剑平身,呛然刺出,又是一阵火花起处,剑身又没入石中尺余。

郑雷这一高兴,简直无法形容,他把和剑震腕技出,运用全力,就腾空向上跃去。

不知跳了多高,过了多久,但当他势竭力衰,准备把剑或匕首探入石中时,突然头

晕眼花,四肢无力,手足朝天就摔了下来。

这一下可把郑雷摔得七荤八素,不醒人事,亦不知过多久,当他醒来时,看来还是

在石阵中,但是已非原处。

当他完全看清四周的情况时,很多令人惊奇之处,使得他装死察看,连动亦不敢动。

他睡的地方起来是一个石洞,洞中深不出来,他观在洞口丈余远,他是睡在地上,

但显然枕着的却是一条温暖软绵的人腿。

在洞口附近,传来一阵“叽叽”之声,他侧身偷视,原来是两只金丝猿,正拿着郑

雷的匕首宝剑,在一来一往的比划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