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四十七章 乱石阵中

作者:秋梦痕

郑雷楞了,这一对猴儿的比划,看来非常合乎武功的招式,而且劲力呼啸,好象一

场高手的较技一样。

郑雷再侧眼往里看,原来自己枕着腿的人,亦躺在地上,所以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样

的人?

他停了一停,枕着的人始终末动,想来也许是睡着了,郑雷两肘点地,已轻轻一挺

而起。

这一跳起,郑雷才想到,他曾经想从大石顶上逃出石阵,当时几乎是全力一纵,跳

得必然不低,为何现在全身并无丝毫摔伤之感?

他正意念间,睡在地上那个人,连一点声息都没有,已经纵身跳起,站在郑雷面前。

郑雷一怔,原来跳起的不是人,是一个四尺高大的金丝猿,看样子它见到郑雷醒来,

有不胜惊喜的模样,只望着郑雷咧嘴发笑。

郑雷手翻了几翻,本想出手伤猴,夺回自己的兵刃,逃出阵去。

但是,不由的反覆的想了几想,看来自己是被这母猴救的,不然自己筋骨再结实,

亦不会在晕迷中摔下而不受伤。

母猿救了他,还不伤害他,自己不能忘恩负义的出手伤害母猿。

此时两个小猿,己跳进洞中,拿着郑雷的兵刃,向郑雷晃来晃去的,站在母猿身后,

一付很顽皮的样子。

大小猿对郑雷全然无敌意,郑雷对它们立刻松弛戒备,双手垂下,轻轻松松的望着

它们。

母猿向两个小猿拿过兵刃,反身递给郑雷,郑雷接过剑和匕首,都把它归鞘放好,

他才充分了解,这一只罕见的金丝猿,原来是一只通灵人性的母猿,郑雷宽心大发,觉

得这大小猿真好玩,只可惜自己不通猿语。

郑雷向母猿表示谢意,母猿“叽叽”一阵,好似在说话,郑雷瞠目不知所措,最后

母猿双手按在郑雷肩上,意思是要他坐下。

郑雷此时才仔细打量这间石洞,这洞只有丈余深,洞门倒有六七尺大,所以光线很

充足,这洞好似天成,并没有经过多少人工的琢磨。

洞的底部好象是一个石台,但台上却堆了好几堆大石,洞的两旁,又有两个只能容

人进出的洞口,里面黑漆漆的,郑雷亦不知道通往何处。

郑雷观察了一遍,他才选定在距洞门不远的石上坐了下来。

母猿看他坐下以后,就进入左边小洞去了,两小猴就在郑雷身上跳来跳去,拉拉扯

扯,摸摸弄弄,显得十分亲热。

不久,母猿就用一个类似盘子的石块,端出来一盘枣梨桃杏,放在郑雷面前。

两个小猿伸手就要抓,母猿分给他们一些枣梨后,两个小猿叽叽几声,就跃出洞外,

不见踪影了。

郑雷拿出一个梨吃着,他在想:“这乱石山中哪里会有果子,这三只金丝猿,必然

能在石阵中进出自如,自己要出阵,倒非得靠它们不可。”

他吃完梨,反抓起几个枣吃着,他看看洞外天色,已经又快黑下来了,他知道自己

晕迷过去的时间实在不短。

他回头看看母猿,看她非常的注意自己,她在模仿着自己的坐姿和吃东西的样子,

看起来很好玩亦很好笑。

郑雷端详着它,觉得它跟人一样,有一股女子的温柔和母性的慈爱,他不由得想起

翠莲和金凤,他于是急急就想出阵。

他用声音招呼着母猿,用手指指自己,又指指洞外,意思是要它带自己出阵。

母猿叽叽叽的,只是摇手,又指指洞外,郑雷却猜不透是什么意思。

石盘中有四只扁扁的大桃子,母猿拿起一只,拉拉郑雷看看,然后她放在嘴边一喝,

桃肉就完全被吸去,只剩下了一果皮。

郑雷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挑子,拿起一个,轻轻捏捏,原来里面软软的,竟是一包

果浆,他学着母猿,咬破一个孔,先轻轻吸了一口。

“啊!”郑雷大吃一惊,原来这不是普通的桃子,就好象玉液琼浆羊羔美酒一样,

醇甜香芳,令人赞不绝口。

郑雷一口气把三个桃子喝完,只觉得周身血脉畅和,有温暖如春之感。

郑雷已经吃饱,站了起来,母猿把剩下的果子,端入左边洞内,才又出来,郑雷又

向它比手划足,表示要出阵。

母猿连忙很紧张的样子,向他摇手,正摇手中,两个黑影一闪,身形之快,令人吃

惊,原来两个小猿已经回到洞中。

郑雷抨然一怔,以为它们已经发现敌踪,就跃身到洞口,准备迎击来敌。

殊不知顷之间,山风骤起,大雨倾盆而下。

郑雷回首一看,见母猿咧嘴笑着,又指指洞外,郑雷这才明白了,原来山中禽兽,

能知天候地形的动变,母猿刚才一再的招手,就是知道狂风大雨将至。

郑雷无可奈何,只好退回洞内,母猿拉着他向右边小洞门进去,天已经完全黑了,

洞内无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郑雷拿出火苗一幌,三只猿猴想来是很少见过火光,都吓得躲在郑雷身后。

郑雷藉着火苗的光亮,才看清这六七尺见方的洞中,原来铺了很多毛茸茸的干草,

想来是三只猿猴睡觉之所。

郑雷收起火,心中暗笑道:“荒山石阵,狂风暴雨,说不得只好与猿猴为伍了!”

他只好仰身睡在最里面,他也不管三只猿猴怎么睡,他在黑暗中瞪着眼,听着风雨

呼啸,思绪如麻,竟然毫无睡意。

久之,他著着从洞门透进来的微弱光线,看清睡在他身旁的,是那只大的母猿。

他先还不觉得什么,过了一阵,只觉得全身血脉喷张,脸烧耳热,丹田中有一段强

烈的热气冲击,心神旌摇,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慾念。

他想:“我跟翠妹妹和凤妹妹在一起,都不会如此,这必然是刚才吃的果浆作祟!”

他正感不耐间,母猿毛茸茸的手腿已经压在他身上,呼气成声,胯间不断在郑雷股

间擦动,母猿的亲近,使郑雷灵智一闪,有如大梦初醒之感。

郑雷知道野兽是只讲求需要,而不会懂得理智的克制,母猿越来越凶,牙齿咬得格

格作响,郑雷只好趁母猿不注意的时候,迅即点了她三大晕穴,自己亦赶快坐起,盘膝

运功压制。

大约是午夜,听洞外风雨已止,他才解去母猿的穴道,自己双侧身卧下,母猿虽仍

是拥抱郑雷而眠,但那已经只是象一头猫伏在人的身旁一样了。

一夜的人兽同眠,等郑雷起身出洞时,母猿早已摆好一盘果子,在昨天郑雷坐过的

地方,郑雷一颗童心亦很受感动,他觉得母猿对他情意深切,他坐下来吃着果子,一时

间又不好意思说走了。

母猿在旁边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处处在模仿他,郑雷觉得母猿脑子虽然简单,但

对于他似乎已经竭尽全力,从摆果盘的地方就可以证明,母猿是在尽全心服侍着郑雷。

郑雷吃完果子,站起来向左边洞口走去,他看到母猿跟在后面,没有阻止他,他才

低头走入洞口。

这洞与他们昨晚睡觉的洞,差不多大小,原来这洞是堆食物的地方,但在洞底却有

一具很完整的骷髅,一看就知是一只大猿的。

母猿拉拉郑雷,指指那具骷髅,眼内淌出了泪水,郑雷向她点点头,表示知道骷髅

是她的丈夫。

他们又走出外洞,两只小猿,不断的拉他的手和足,母猿双手亦不断的向他比划,

看来是要郑雷与两只小猿比划拳足。

郑雷笑着点点头,于是一人三猿走出洞外,母猿立在洞口,就看着郑雷同两只小猿

动起手来。

小猿身子灵活,这洞外的地方亦不太大,幸而郑雷内功深厚,掌力雄厚,又能贴身

壁上,一时不坠,所以两只小猿始终无法接触郑雷。

但郑雷与两只小猿打了一阵之后,他有吃惊的发现,他发觉这两只小猿的招式并非

杂乱无章,而且神奇诡绝,在千变万化中,显然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但这规律却又很容

易使人看出。

但郑雷可以肯定两点,一是这招式是一种罕见罕闻的掌法,二是两只小猿尚未熟练,

如果熟练郑雷恐怕早已不是对手了。

于是,郑雷有了一探秘密之心,他想这小猿的掌法,一定是母猿所教,何不找母猿

较技,就可窥出她掌法奇奥之处了。于是,他纵身跳到母猿身旁,停了下来,母猿看在

两只小猿始终无法接近郑雷,侧目看着停在身旁的郑雷,满脸尽是赞赏之意。

郑雷向母猿比划比划,表示要与它较技,母猿叽叽乱叫,点头摇尾,表示很高兴,

于是一人一猿就在洞口开始打起来。

郑雷打了几招后,故意同母猿慢慢出手,母猿似乎明了他的意思,也慢慢的同郑雷

比划。

比划了三四遍,以郑雷的天赋和聪明,已经看出来母猿使的招式只不过是不同的八

招。

郑雷感到很奇怪,暗忖:“为何仅这么简单的八招,两只小猿尚未学全,亦未熟练,

而且内功基础不深,为何我险些儿招架不住它们的掌势呢?”

于是,郑雷立即与母猿改慢为快,一时掌风呼呼,郑雷只见母猿好似千手观音,幻

成满天掌影,几乎全身三百六十要穴,全罩在它的掌招之下。

这一来只逼得郑雷节节后退,一直退到洞中,打到后来,母猿简直是手足全施,如

果不是母猿手下留情,郑雷如不用“太上神功”和“混元指功”,就绝非它的对手。

最后,郑雷要脱出它的如山如海的掌足交错中,猛然跃起后退,因用力过猛,一屁

股坐在洞壁石台的乱石堆上,“哗啦啦”一片声响,乱石坍下来不少。

郑雷连连向母猿打躬作揖,拍拍屁股上的灰,跳下石台,心里却十分高兴,原来他

己看清这掌法诡妙之处。

郑雷定在左边洞壁前,摸出匕首,首先在壁上刻了行字:“灵猿掌法。”他为这掌

法取了这么一个名称。

他回头看母猿和两只小猿都站在身后,很有兴趣的看着他刻字,于是他一边想一边

继续刻下去:“灵猿上树,叶下偷桃,啸聚山林……”

原来郑雷是把“灵猴掌法”的八招,都按其形状作势,取了八个名称,一直到八个

名称完,他才收刀回身,很高兴的拉着三猿又跳又笑又叫。

跳叫一阵,母猿又进去端了一大盘果子出来,郑雷打了半天,亦实在饿了,跟小猿

一样,抓着果子就吃。

他吃着果子,又把“灵猴掌法”在脑子里想了数十遍,他吃了几个果子,又走出洞

外,把灵猿掌慢打几遍,又快打几遍,只看得母猿小猿不断点头,鼓舞欢叫。原来这灵

猿掌法入招看起很简单,但当快打时,出手都是左右分攻合击,至少一下就是不同的两

招,如果练到炉火纯青之际,一出手就是不同的四招,所以变化奥妙无穷,如果练得精

熟时,可以变化到八八六十四招。

打完后,郑雷不禁在想:“这金丝猿虽然是天下罕见异种,但绝不能创出如此武功,

这一定是什么人教给它的。”

他虽然想得有道理,但郑雷不懂猿语,只好把这个闷葫芦放在心里。

郑雷笑嘻嘻的走向洞口,刚走近洞门,他不由一怔,他凝身跳上石台,原来他看到

石台上一屁股坐垮的那些石头后面壁上,显然还有不平凡的雕刻。郑雷足推手搬的,把

乱石推下石台,他向母猿连说带比的道:“灵猿,把石头搬出去。”

母猿果然听懂了,还叽叽一阵,叫小猿同时往外搬石头。

郑雷把石上的乱石拨开之际,简直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这石堆后面是一块平滑的大石,大石正中刻了直径约三尺的一幅“神龙行云

图”。

这幅阳刻的“神龙行云图”,显然雕刻的手法高超,看起来这幅“神龙行云图”似

乎与以前看过的都大不相同,但仔细端详,又说不出其相异之点。

但郑雷的观感上确有一个极为不同的感觉,他觉得这幅神龙行云图,没有丝毫恶戾

之气,完全令人有神圣庄严超俗之感。

郑雷看出这幅神龙行云图的石块,是嵌在这石壁上,他用力推动几下,没有什么异

状,他把石台扫干净,这才看出石台上有一点令人惊疑之处。

原来在这石台的中央,四下去好象云状的一块,这回下部份中却刻有一条极为精致

的小飞龙.郑雷这一下惊疑不定,一时想不出这其中的奥妙?

这一幅神龙行云图,神龙行云采用,又有神龙行云的瓷盘,而瓷盘上的神龙行云图

又与龙虎山的禁地吻合,他又叫小飞龙,在龙虎山泰山石敢当的碑后有小飞龙,瓷盘后

面有小飞龙,这里桌上亦有小飞龙,而且他胸前还佩有一枚他父亲遗给他的小飞龙银牌。

他一想到自己贴身佩的银牌时,他猛然惊叫出声,连三只金丝猿都诧诡得怔住了。

邓雷赶快从颈间取出银牌,看了看银牌,又看了看台上凹下的地方,他点点头,把

银牌往那凹下的地方一放,大小正好吻合,平平稳稳的放了下去。

顷刻,风雷震动,地动山摇,郑雷他们迅即跃身洞外,原来朦胧终日的石阵中,突

然眼前一亮,顿使整个石洞明光照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