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四十九章 初露锋芒

作者:秋梦痕

瞬间,山下有人来报道:“禀报庄主,山下有敌人用强弓毒箭攻击,我方伤亡二十

余人。”

陈平一怔,正苦无主意,山上又有报道:“山上火势渐弱,冲进敌人已大部残灭,

但敌人有继续进扑之势,燕山上人请庄主迅作决定。”

大势所趋,众人都知道目下成了前无去路,后不足以阻追兵之势,但群豪对神龙行

云都敌忾同仇,都有作一死战的决心。

陈平仰首望天色,夜色深沉,算来已经离明下远,他不得不立即作了一个决定,他

首先向山上的人道:“回去察报燕山上人,我立即派人增援,如见信号升空,立即回师

往山下冲杀!”

山下来报那人,正待反身奔去,翠莲立即从身后走出急道:“回来!”

翠莲小声向陈平又道:“庄主,晚辈有一妙计,庄主愿否采纳?”

翠莲说话,有一股庄重、矜持、严肃而充满信心的神色,陈平急道:“愿闻其详,

姑娘请说!”

翠莲急对那人道:“立即多砍些树木,加大火势,听命行事!”

两人看着陈平,陈平虽不知翠莲妙计底细,但知她必有妙谋,立即向二人道:“快

去,依翠莲姑娘之计行事。”

二人去后,王宛华虽然知道翠莲是她四个女徒之中,最具聪明才智的一个,但对于

这种调兵遣将,胸怀蹈略的事,她也难以置信,不禁问道:“莲儿,你有把握?”

翠莲对目前的困境,似乎确有致胜信心,她笑嘻嘻的道:“师父,庄主,你们放心,

待我吩咐多半,再为详禀。”陈平和王宛华都惊疑参半的点点头,翠莲立郎吩咐伐木掘

土,加紧工作。

翠莲这时又走到师父身前,看看负伤的金凤,臀间的伤痕,已被王宛华闭了穴道,

血流已止,人已被王宛华点了睡穴,早已安详入睡。

她侧目向站在旁边的金麟道:“弟弟,你不管任何情形之下,都跟在师父身后,保

护凤妹妹。”

金麟点点头,她又走到“神龙戏珠”的水池边,看看正在池边盘膝调息的总管欧阳

杰。

欧阳杰听见足声,睁眼望着翠莲一笑,翠莲道:“大总管,已否复原,能否再战?”

欧阳杰才不过四十左右,人高马大,精力旺盛,纵身跳起道:“莲姑娘,你说的话

我已经听到了,只要有信心有决心,就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姑娘有什么吩咐,我欧

阳杰惟命是从!”。

翠莲笑道:“总管谬赞,不胜汗颜,请俯耳过来……”

欧阳杰听后,不断哈哈大笑道:“妙计!妙计……”

就跳跃着去指挥众人工作去了。

欧阳杰这一活跃起来,正在伐木掘土的众人,都陡然精神大振,倍加兴奋。

翠莲又走回陈平王宛华身旁,缓缓地道:“庄主是不是要听晚辈的计划!”

陈平道:“老夫愿洗耳恭听!”

翠莲赶忙深施一礼道:“晚辈愧不敢当,单不足道之论,庄主等下一看就知道了!”

她停一停又道:“庄主,师父,请坐下来安心调息,等下可能要有大战。”

于是王宛华亦把金凤平放在怀里,与陈平同时盘坐运功,闭目凝志的调息起来。

翠莲拉着金麟去看伐木掘土的工作情形。

在欧阳杰指挥之下,用土木已经沿着“神龙戏珠”的水池,作了一条宽约四五尺的

深沟,直往山下引去。

翠莲看后,望着欧阳杰脉脉含笑,满脸尽是赞许之色,欧阳杰趋前轻声向翠莲道:

“姑娘,如何?”

翠莲微点螓首道:“再延伸一丈后,要众人作充分休息,准备一战。”

欧阳杰十分兴奋道:“姑娘,一切放心。”

翠莲仰头望望,天色微明,已现曙光,她拉着金麟往回走,金麟神秘一笑道:“翠

姊姊,你的妙计我懂了。”

此时正好陈平与王宛华走了下来,翠莲和金麟赶快站在一旁,躬身为礼,陈平看到

欧阳杰指挥工作的情形,神情欣悦,拍着翠莲的肩,不断的赞许道:“姑娘,你真了不

起,但不知何时发动?”

翠莲恭谨地道:“如晚辈估计不错,明天就可以了!”

陈乎微现讶异道:“姑娘,还有什么估计?”

翠莲朗朗而言道:“丐帮长老多九公,率领丐帮弟子固守古刹,山上大火,他必然

早已看见,因天黑,恐中敌人埋状,大一亮,他必然倾巢来援了!”

陈平微微一抱拳道:“啊,你真顾虑周到,以后全仗姑娘了!”

王宛华背着金凤在一旁笑道:“大庄主,你别对她那么客气,她早已是你的外孙媳

妇了!”

陈平一听,先是一惊,接着哈哈大笑道:“呀!真想不到雷儿有如此福份,那,那

以后老夫就叫你莲儿了。”

翠莲侧首看着地下,不胜娇羞之态。王宛华又笑道:“我这徒儿与雷儿,已经早

有……”

她本想说夫妻之实的,但一看翠莲在旁,又恐他人听见,故立即改口道:“还有我

背上背的这一个,他们三人已经早有婚姻之约,我准备等雷儿妈妈到时,就为他们撮

合。”

陈平叹道:“老夫早知道,就不该派雷儿一人去,应该让她们二人亦陪着雷儿一起

去。”

王宛华笑道:“你都派去了,现在何人替你退敌呀?”

陈平笑道:“天意!天意……”

翠莲仰首一看,已经天色不早,她立即拉过金麟道:“你快上去告诉燕山上人,继

续加大火势,发现信号,立即回队冲杀下山。”

金麟风驰闪电的奔去不久,天色已经大亮,晨曦满天,与熊熊大火相映,山天一色

一遍红霞。

因为他们离山下近,居高临下,山下的动静他们比较容易发觉,片刻之间,他们先

是发觉约有两三百蒙面人,在调整队伍,有行动的迹象,继之一阵騒动,显然是丐帮的

人已开始与他们发生接触。

果然顷刻之间,较远处己传来厮杀之声。

正在休息中的众人,不由精神一振,跃身而起,刀剑出鞘,准备大战。

厮杀之声渐近,呛然一声龙吟,翠莲拔剑在握,举剑娇喝道:“快放池水!”

欧阳杰早已有备,剑掌全施,池沿立即开缺四五尺,池水汹涌澎湃滚滚而出,大水

真象从天而至,沿着筑成的深沟往山下冲去。

翠莲再竖剑娇呼道:“施放信号!”

一连三只火箭升起,翠莲一拉金麟,首先双双扑身下山,水到火熄,随着池水冲开

的缺口,就向黑衣蒙面人之处陈平率领众人,紧随翠莲身后,汹涌而出。

不久燕山上人亦率领一批在后的人,杀下山去。

欧阳杰一看,池水己竭,不足为害,立即奔下山去,待欧阳杰下山时,蒙面人早撤

走,只遗下十数具尸体,紫云山庄和丐帮之众,都已安全退出龙虎山。

这一仗,陈平这方面伤亡不过二三十人,较之神龙行云方面,可算大获全胜。

他们回到古刹,立即整顿队伍,加强布署,准备大事庆功。

众人在兴高采烈之际,纷纷谈论,翠莲定计,一战成功,立时间连丐帮帮众都传遍

了!

于是,在庆功宴上,陈平和王宛华、玉山观音、多九公、燕山上人、武夷樵子、点

苍隐士八人,即席商定,由陈平统领,燕山上人率紫云山庄三百庄众,多九公率丐帮二

百帮众,而公推翠莲为军师。

一场散漫的战争下来,如此才算有了较为严密的组织。黄昏时下了一场大雨,直到

午夜才止,此时郑雷正因食桃浆,心荡难眠,盘坐半夜才安宁思睡,与金丝母猿拥抱而

眠之际。

可是,翠莲都不知为何,此时突然醒来,久久不能入睡。她看着身边的金凤,她觉

得今生能与金凤共事一夫,亦是天缘巧合了。

金凤臀腿间的剑伤不重,回来后经过敷葯包扎,已经能慢慢行走,而夜来亦睡得香

甜安适,彻夜不醒。

她自受军师重任,郑雷又人出未回,她几乎是以一弱女子,而系武林存亡生死的大

任,她衷心惴惴,更加思潮起伏,她突然想到,大雨初止,夜哨者易于疏忽,她轻轻翻

身而起,走到金麟床前拍醒他。

金麟被拍惊醒,嗯声道:“翠姊姊,你跟我睡好不好?”

翠莲怜惜地道:“弟弟,什么?”金麟鼓着腮帮子道:“我跟姊姊睡惯了,我一个

人睡,老是做恶梦!”

翠莲道:“你同我出去走走。”

金麟娇声道:“什么时候了?出去干什么?”

翠莲沉声道:“你去不去吗?”

金麟坐起道:“我去,我去,等下回来你陪我睡好不好?”

翠莲答允后,先走到窗前,从窗缝中向外窥视。

雨后初晴,夜空显得又蓝又亮,地上水盈盈的,灼灼反光,所以虽然夜深,仍然看

得很远。

翠莲陡然一征,只见不远的疏林丛草间,有两个黑影闪躲窜行,能看清不是蒙面人,

但亦不象巡逻值更之人。

金麟已经走到翠莲身后,翠莲急道:“把我的剑拿来。”

翠莲嘴里虽讲话,但眼睛却正继续注意两人行踪,突然又不禁微微一怔。

原来在身后不远,又出现了一黑影。

这黑影显然是在跟踪前面两人,而且犹未为前面两人所发觉。

后面黑影身形高大,身手敏捷,一看而知就是总管欧阳杰。

翠莲大感诧异,但她脑子灵智一闪,她猛然记起来了,她背好剑,立刻一拉金麟,

开了门急追出去。

翠莲追向欧阳杰,高声道:“大总管,辛苦了!”

欧阳杰等翠莲到了近前,他才急得跺足道:“姑娘,你误了大事了!”

翠莲微笑道:“你是说的两个人?”

欧阳杰大感惊异道:“姑娘已经知道了?”

翠莲嗯一声:“我们在未摸清他们的姦计之前,要尽量放松他,我有意使得他们二

人知道,你在跟踪他们,迫得他们有什么好计,必然趁早实施,我们就可以知道他们的

用心了,不然这种人是难以叫他招供的。”

欧阳杰连连道:“姑娘高见!姑娘高见!”

翠莲道:“你多派人监视他好了。”

于是欧阳杰告辞前往他处巡逻,翠莲则拉着金麟向西走去。

走了几步,金麟低声道:“翠姊姊,这种人把他们杀掉就算了,留下岂不是祸根?”

翠莲道:“神龙行云手下,从来没有不蒙面的,这两人太重要,我们不能不多下一

点工夫。”

金麟笑道:“翠姊姊,你好象一日之间长大了许多。”

翠莲亦娇笑道:“如果你身系重任,亦是一样的仔细了,难道秦甘罗,十二岁封为

上卿,还鼻涕眼泪的要妈妈不成?”这一说,两人都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