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 五 章 八方风雨

作者:秋梦痕

长江自湖北宜昌以下,江面宽在十里以上。如此宽的江面,不论轻功再高,在桅顶

插旗以后,不可能立刻逃得无影无踪。

他来时既未被人发现,他去得又如此飘渺,这人如果不是潜入水中,就必然仍藏身

在这船上。

当郑雷跃登桅顶,拔下旗细看时,发现旗帜虽干,但杆上尚留有水迹,于是就暗中

在注视着水面上。

忽见水纹一动,他就使出他自己想出的“飞龙身法”直向江面扑去。

郑雷投入水中很久,只苦了站在桅顶的方芳,急得她东张西望。

船行甚速,转眼间已下行百丈,方芳这一急,只急得滚出两颗泪珠,她晃身飞起,

人也糊里糊涂的往江面飞去。

眼看她要落入水中,她借着手中的“神龙行云”旗挥动之势,人又凌空拔起,又飞

出十数丈。

方芳爱郑雷心切,也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把“神龙行云”旗纳入怀里,她双腿一收,

双手抱剑,就如“玉女执拂”似的,飘身落回水面。

这时,忽然水中伸出一只手,把方芳一托,方芳藉力而起,娇躯又飞向半空。

原来是郑雷从水中冒出,一托之后,叫道:“姐姐,天色不早,我们回到岸上去

吧!”

方芳在空中叫道:“小鬼,你真急死人了!”

郑雷道:“追踪插旗之人。”

方芳道:“追到没有?”

郑雷长叹一声道:“又迟了一步!”

瞬间,二人到达江岸,方芳落至岸上,郑雷亦随即从水中跃出,方芳看见他混身湿

淋淋的,不禁焦急道:“弟弟,你全身都湿透了,怎么办?”

郑雷道:“不要紧,赶快追船要紧!”

郑雷拉着方芳,一看乌蓬船早已在十里之外了,二人腾身飞掠,就顺着江岸往前狂

追!

追了二三十里,远远看见乌篷船已转向江岸驶来,二人高兴之余,立即缓下身形,

一面注视着乌蓬船,一面缓缓前进。转了一个弯,远远已经看到倚岸一个不小的市镇,

乌蓬船正在向镇市靠近。

天已经大亮,赶赴镇市的人很多,郑雷同方芳再不便施展轻功,反正乌篷船已在靠

岸,不怕它逃去,于是二人迈步前行。

二人赶到前面市镇时,原来这市镇是江西所辖的“香口镇”。

二人穿过镇街,早市零落,他们不暇多顾,急急赶赴码头。

码头不大,可容二三十艘船只,一目了然。却不见乌篷船的踪影。

二人诧异大惊,偌大一艘船,明明看见它已经靠岸,就是转向开走,也不可能在短

短一刹那间就失去踪影。

这乌篷船到何处去了呢?二人在码头上转来转去,茫然不知所措!无可奈何之下,

他们正想找一个人探询一下。

倏然,人声纷嚷,有人在大喊大叫:“失火了!失火了!”

二人随着人潮,顺着码头下跑,不到一箭之地,原来有条小河汊子,弯到镇后,乌

篷船正停在这河汊之中。

着火的正是乌篷船,火已经烧到船舱,火势熊熊,两岸人潮如涌,但徒然纷嚷叫喊,

无法施救。

郑雷和方芳一看,就知道船上早已无人,这显然又是焚船灭迹!

郑雷把方芳拉出人群,沉声道:“走!找人要紧!”二人匆匆重返小镇,他们找遍

镇上所有的客栈,虽然他们不认识乘船的人,但昨晚他们曾看到船,依然还能认识,但

找遍了小镇,连一个船夫都没有看见。

镇上此时已经热闹起来,小小的几条街道上,摩肩接踵,极为拥挤,在这些赶集的

乡民之中,显得有股不寻常的现象。有很多男女乡民,甚至于老弱妇孺,都在肩上斜背

了一个黄布口袋,挤在人群之中,循着一个方向前进。

郑雷一拉方芳,随着背黄布口袋的人,就往镇西走去。

出得街口,郑雷一看,果不出自己所料,于是兴冲冲的一迈步前进。

方芳一看,这一路上除了背刀仗剑的武林人士外,尽是三步一跪,九步一拜善信男

女。

方芳心中奇怪,不知郑雷跟着他们走干什么?

于是问道:“弟弟,你到那里去?”

郑雷沉声道:“你没有看见,他们在赶赴一个庙会。”

方芳一怔道:“赶庙会干什么?”

郑雷轻声道:“你不觉得神龙行云足迹所到之处,都是有盛大集会么?”

方芳道:“你能确定神龙行云到了香口镇?”

郑雷道:“当然!”

方方急道:“何以见得?”

郑雷道:“神龙行云在紫云山庄和这乌篷船上留记,都没有下手杀人,但是,焚庄

灭迹与焚船灭迹,如出一辙,你说这乌篷船上是不是就是紫云山庄庄主?”

方芳默然无语,又重重的点点头,郑雷又道:“神龙行云两次留记,而未下毒手,

必然有特殊原因,但是我想他绝不会甘心任由紫云山庄庄主逃去。”

方芳觉得郑雷确有见地,于是道:“那我们快走,不然又迟了!”

二人走了数里,已能隐隐闻到山间传来的钟鼓之声,二人加紧退步,随着地势,渐

渐往上爬行,不数里,迎面一山耸峙,苍翠雄伟。

就在密树丛林之中,露出几角红楼殿宇,只听钟鼓悠扬,香烟绝缭绕,显然这庙会

的热闹非比寻常。

郑雷同方芳随着众人,拾级而上,在山腰途中,有一石砌平台,可供游人游览风景

小憩之用,二人走至平台,抬头一望,巍峨庄严的庙门上,横匾一块,原来这儿是“香

山娘娘庙。”郑雷同方芳在平台上停了一下,环视四周山势后,然后跑跑跳跳直登“娘

娘庙”。

庙门口一排红色合围的大柱,一律是雕刻雄伟的石兽石阶,令人未进庙之前,就有

一种肃然起敬之感。

跨过高大的石门坎,进入庙门是一个白石无尘的大广场,广场中有,座足有四五尺

高的古铜鼎,所有善男信女。持香跪拜至此,都将剩余香火,扔进鼎中,然后重新点香,

进入大殿。

所以这古鼎中火势熊熊,浓烟腾腾,适才远远所见烟雾,大多是由这古鼎中发出。

广场周围竖了一排排的石碑,他们也无心去观看,走过一看,又是一排石阶,郑雷

同方芳走至这石阶前,不禁愕然大惊,呆立不前。

郑雷看看方芳,方芳暗示他决不要稍露声色。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难道竟有如此偶然的巧合?

原来在郑雷和方芳呆立的石阶中间,有三块丈余见方的斜形青石,每一块青石雕刻

着一幅径约七八尺的“神龙行云图”,浮凸精致,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这“娘娘庙”俱是女尼,这三幅雕刻的“神龙行云”图,放置在此,显得非常不调

和。

郑雷同方芳环视四周,并无其他可疑之事,于是二人拾级而上,走圣殿门口往内一

看。

这大殿甚是宽敞,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殿中跪满了千余朝香男女,两旁跪了两行

披袈击银的女尼。

坐在神龛里的娘娘,较真人略为高大,着古袍服,面貌娟秀庄严。

娘娘足前一排雕刻精美金光闪闪的大供桌,供桌前的高蒲团上,跪了一个披大红袈

裟的老尼,念念有词。

偌大一个殿堂中,除了一片法器念佛之声外,不闻一点杂声,显得十分庄严。

郑雷与方芳为了察看地势,二人急急绕至殿后。殿后有排房,有经堂,有宾客休息

之所,极目之处,是一大花园,有楼台亭阁衬托其间。

花园中游人较少,二人正慾回到前面,突然从一个阁楼中闪出一人,大步的向后面

走去。

郑雷突然惊叫道:“是他,一定是他!”

方芳知道郑雷为何叫她。她突然如飞的向园中跑去,口里直嚷着道:“弟弟,快来

捉蝴蝶呀!”

她一个劲的乱跑,故意往那人身后闯去。

方芳身法之快,实在惊人,而且是有心惹事,但并未撞上那人,一个踉跄,扑了一

个空。

那人看不出有何异样,只不过一挫身,身子微微一闪,就将方芳让过。

方芳故意藉此装着收势不稳,一下摔在那人前面。

那人俯身伸手来扶,方芳趁机玉腕一翻,疾如闪电的扣向那人右腕脉门。

那人快如惊雷,缩手后退,他虽然没还手,但方芳两次落空,对那人更加莫测高深,

愣愣的望着那人。

郑雷近前一看,果然就是乌蓬艇上的舵把子。

郑雷临机一转,道:“请问大哥,庄主何在?”那人一楞,征然不知作答。

就在这僵持的一瞬间,前面大殿突然传来喧哗之声、郑雷急忙返身就向前奔去。

一面叫道:“姊姊,快走,不然又迟了!”二人跑到大殿门前,原来是一个老太婆,

大概是沿途太劳累,在跨大殿门坎时,晕倒在地。有几人正在嚷着抬她去一急救。

郑雷一看,再不采取主动就退了,他一看殿内两旁,一边吊着一口大钟,一边吊着

一块云钹,郑雷弹指虚空就向云钹截去。只听“当嘟嘟”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云钹吊

链突然凭空裂断,掉在地上。

“神龙行云来矣!”方芳尖叫一声,于是一时殿中秩序大乱,千余人拥挤在大殿门

口,急急向外奔逃。

郑雷趁这混乱之际,一拉方芳,二人双双飞身跃到殿内,藏身在“佑我黎民”的大

横匾内。方芳惊叫一声,原来匾内早有一蒙面人藏身在内。

郑雷与方芳是分由两端进入匾内,蒙面人居中,方芳“嗖”的一剑。郑雷劈手就是

一掌,两面夹攻,蒙面人却快如脱兔,由匾上一窜而出。

郑雷惟恐他又无辜伤害九命,立即飞身追出,谁知蒙面人凌空一个转折,反向大殿

梁间掠去。郑雷正好一式“飞龙身法”,一个急旋,随后追去。当方芳跃出时,一看二

人飞掠在梁间,她仗剑飞身,就想把蒙面人截住。

但蒙面人之机巧灵活,一似乎远在二人之上,三人在梁间飞来掠去,郑雷同方芳都

兜截他不住。

此时,大殿中男女虽已挤出殿外,但仍有小部份拥挤在殿门口,一时挤不出去,看

到梁栋上三人飞来飞去,不知是人还是神,吓得尖声锐叫,有的吓得晕了过去。

惟独老尼镇静如常,她返身站在供桌前,左手打着问讯,右手摇铃,只喧佛号,闭

目凝神,视若无睹。

这时,拥挤在殿门口的人群中,发出呻吟之声。

郑雷惟恐下面出了人命血案,同时这样追下去也不是办法,他选择一个适当位置停

下来,让方芳一个人追,自己则来以静制动,侍机发掌伤敌。

这样一来,蒙面人立时受制,一连两三次,郑雷都有发掌的机会,虽然蒙面人并未

受伤,但已是惊险迭出。蒙面人一个俯冲,直向殿中落去。“呛嘟”一声。长剑在握,

昂然站立当地,杀机重重,似是要把郑雷和方芳毙在剑下。

“呛”的一声,火花四溅,方芳愣头愣脑的与蒙面人硬拼,一剑,只震得虎口发麻,

后退五步。

郑雷一式“飞龙身法”直冲向蒙面人。

蒙面人昂然不惧。但却为他不断打滚的身法感到诧异,他暗暗蓄聚内力,凝注郑雷,

暗作戒备。

郑雷在打滚中两指用力一弹,施出他父亲郑飞龙的传家绝艺“混元指功”。

这“混元指功”发出时,仅不过游丝样的一缕劲风,专袭人体大穴,中者非伤即亡。

蒙面人显然非平庸之辈,他悚然一惊,“混元指功”仍逃不过他的警觉,劲风堪堪

就要触实。他错步晃身,长剑平出,反向郑雷点去。

郑雷打滚前进之势,实难躲过这暗藏多种变化的一剑,连蒙面人都在替郑雷着急、

看看这小孩有何绝艺?

蒙面人似乎对郑雷手下留清,长剑平出,并未出势格迎,中途微微一停,似在看郑

雷如何化解了?只听一声“龙吟”,蒙面人手中长剑,幸而收势得快,差点就被郑雷第

二次袭来的“混元指功”,从中震断。

就在此时,方芳早已玉腕猛抖,剑花朵朵,又从侧面攻上。

蒙面人虽然没有落败的征象,但是他却无恋战之意,一式“蛟龙出海”,剑气如涛,

逼退两人,晃身就要逃去。倏然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嘎嘎”连响,殿外突然飞进五个

身影。身影触地,郑雷方芳不由一怔。

这五个人,一律长剑在握,打扮相似,也是黑纱遮面蒙面人。

郑雷同方芳对付一个蒙面人已经竭尽所能,如此一来,顿成劣势,众寡悬殊,胜败

似乎已成定局。

倏然,“呛啷啷”一阵虎啸龙吟,后来的五个蒙面人,长剑陡出,绝招齐施,攻向

先前的蒙面人了。

郑雷和方芳同时一惊,后退七八步,庆幸地站在一起。刚刚开始时,是五个打一个,

打到后来,这六个蒙面人打成混战了。原来他们是各自为政,互相为敌,没有一个是联

手的。

郑雷拉拉方芳道:“姊姊,这究竟谁是神龙行云呢?”

方芳一噘嘴道:“谁知道?”

郑雷道:“那怎么办呢?”

方芳道:“管他的,把他们通通杀掉!”郑雷道:“我们能打赢他们?”

方芳道:“弟弟,你还有绝招没有?”

郑雷道:“我没有了,我就是混元指功。”

方芳道:“我还有,你看我的。”她振腕抖剑,锐叫一声:“神龙行云,看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