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五十章 激战终夜

作者:秋梦痕

大战过后,一连三天都出奇的平静。

暴风雨的平静,有一种令人难以忍耐的沉闷之感。

第四天的下午,是一个阳光普照的好天气,金凤正坐在窗前,翠莲则在室中缓缓地

来回踱着,虽然是一动一静,但显然难以抑制惴惴不安的心情。

金凤两眼凝视着窗外道:“以神龙行云的江湖上神出鬼没残暴诡诈的素行,和毒制

群雄称霸武林的雄心,他决不会在一战之后,就销声匿迹,遁藏不出!”

金凤说完,停了许久,翠莲才自言自语的道:“有谁见过神龙行云的庐山真面目,

他究竟是谁?他武功奇高,连外公也不敢独力与他抗衡,他又是用毒专家,他的师门究

竟是谁?

你们说在魔岛鬼城,神龙行云有大岛主二岛主,那为何在江湖上从来看不到两个神

龙行云?”

翠莲每说一段话,都要沉吟很久,好象她运尽智力。

金凤一直等她不说了,才回首疑惑地望着她道:“翠莲姊,你想这些干什么?”

翠莲定到金凤椅旁道:“凤妹妹,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对神龙行云几乎是毫

无所知,我们怎么能定计作战?”

金凤仰眸望着她道:“我们知道他以龙虎山为基地,大约有多少蒙面人,难道还不

够?”

翠莲笑道:“我的好妹妹,你不想想,龙虎山这禁地究竟是何人所设?与神龙行云

有何关系?

郑哥哥去过之处,已经危险重重,禁地中象那样的地方,还有多少?神龙行云率领

那么多人深藏其中,又如何能自由进出?”

金凤娇憨地抖着腰儿双手连连摇晃地道:“你别尽提问好不好,我让你都搅昏了,

这些问题,我是一无所知。”

金麟在旁肃立道:“适才有人来报,大总管监视的那两个坏蛋,这几天都不见有所

行动,但他们总是找机会,打听郑哥哥的行踪。”

翠莲沉吟道:“这两个人很奇怪,他们似乎一直不注意我们同神龙行云的胜败,而

只注意郑哥哥,是不是他们另存阴谋?”

她停了一停,又道:“还有什么事?”

金麟道:“这几天以来,每夜都有许多行踪诡秘的蒙面人上出,但从不见有人下来,

据统计总在三四百之数。”

翠莲叹道:“这不重要……”

金凤接口道:“翠姊姊,你为何不重视这消息?”

翠莲站起,紧闭着嘴chún,沉吟一阵才道:“神龙行云是以毒葯控制属下,只要他有

下毒的机会,为他效死的人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所以这种情形,早在我意料之中,

我刚才不是说过,我所想要知道的,是神龙行云个人的底细,只有明了他,我才有把握

打胜这场仗。”

金凤姊弟双双同声的道:“那你说怎么办呢?”

翠莲想说而未说,笑一笑道:“现在先别说这些,沉闷了几天,我想该有场厮杀了,

我们到各处去看看。”

于是他们三人,到各处去看看防御设施,一切都是井井有条,他们又到偏处一隅的

丐帮帮主那里去拜访一阵,翠莲跟多九公秘密交谈几句,等回到茅屋时,已经又是一个

惨烈的黄昏了。

每到天黑以后,翠莲照例要去古刹藏经楼上聚会,晚饭后,翠莲特别换去她一向所

喜爱的绿色劲装,而拿出一套黑色劲装穿上,金凤不禁问道:“翠姊姊,你为何换上黑

衣,你只要一蒙面,岂不跟蒙面人一样?”

翠莲笑道:“夜间行动,还是穿黑色的好,你们这红姑红孩儿的名字亦早该取消了,

换上别的衣服好,不然目标太大。”

说罢,翠莲就向门口走去,她刚走到门口。远远传来一声紧急戒备的哨声,一时四

周接着传遍开来。

翠莲回首看金凤姊弟正在换衣服,笑道:“我知道他们该来了,果不出我所料。”

换好衣服后,三人急急跳进古刹,登上藏经楼,陈平王宛华玉山观音等,早已在藏

经楼,凭窗而立,焦躁的四周瞭望。

翠莲上楼后,即向大家一一施礼,然后道:“现在还早,请大家暂时养养神,今晚

上的战况可能会更要惨烈。”

等陈平他们都坐下来以后,翠莲招呼着金凤姊弟和欧阳杰等走到窗前,此时暮色四

合,从窗口看出去,古刹四周除了深沟高垒一些防御物外,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金凤和金麟正暗暗感到奇怪,心道:“这哪里是如临大敌的样子,人都跑到哪里去

了?”

天已经黑了,但夜色甚好,以她们的目力,居高临下,百丈内的一切活动,仍了如

指掌。

候然,四周又响起一阵长长的哨声。

翠莲仍一瞬不瞬的看着窗外,沉声道:“大总管,你下去看看,有什么情况随时报

告。”

欧阳杰这个大个子,自龙虎山一战后,对翠莲就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恭恭敬敬的应

了一声,就去了。

翠莲望了望平静的窗外后,退回到楼中桌旁,陈平此时才道:“莲儿,丐帮不会让

他们以大吃小吃掉吧?”

翠莲微微一笑道:“以晚辈看,他们应该先袭丐帮。”

陈平急道:“我一直总觉得丐帮分兵屯驻在外,是不是有力量分散?”

翠莲似乎在很吃力的翻动她机智的扉页,低着头不看任何人,握紧拳咬紧着下chún道:

“在道义上我们是正,神龙行云是邪,但是在用计上,他们力量强大,我们就非以出奇

制胜不可。”

一言甫毕,欧阳杰匆匆上楼道:“姑娘,庄主,蒙面人已整个把古刹周围团团围

困。”

翠莲问道:“神龙行云出现没有?”

“没有。”

“蒙面人有进攻迹象没有?”

“似在待命发动。”

“请大总管传令下去,末奉号令,不得擅动。”

翠莲问完欧阳杰,立刻反身向陈平王宛华等施礼道:“大战迫在眉睫,请恕莲儿无

礼,诸位前辈请候莲儿传话行事,请诸位千万别擅离此楼。”

翠莲说完,也不待回答,拉着金凤姊弟,跃出窗外,窜身就到了楼顶,三人一排的

站在屋脊上。

翠莲首先四周打量了一下,金凤姊弟亦随着环视一圈,这才惊奇翠莲的布置严密。

在深沟高垒后,全蹲满了人,强弓张弩,一个个凝神以待,自此以后到古刹之间,

则是八个人一个小圆圈,错综复杂的布置在古刹周围外面的人是无法看见。

再远一点,可以看到有无数的蒙面人围的四周,每人都手执一块盾牌,兵刃则长短

不等,盾牌和兵刃在夜色中都闪闪发光,令人看起来有点悚然的感觉。

翠莲拉着他们二人坐下来,显得格外的镇静,金凤道:“翠姊姊,他们在等什么?”

翠莲道:“不久你就会知道了。”

在左边的金麟拉着翠莲道:“姊姊,你们看,好多蒙面人去攻袭丐帮去了。”

翠莲哼了几声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看,立刻就有好戏看了!”

金凤和金麟果然不作声,他们看到奔向丐帮那面去的蒙面人,至少倍于丐帮人数,

但是回头看看翠莲,只见她在沉思,没有什么紧张的表示。

他们二人又回首看看奔去的蒙面人,已经离丐帮不远了,可以看得清他们手中的盾

牌一闪一闪的,在慢慢向丐帮阵地构成完整的包围形势。

二人极目望去,丐帮的驻地内,看不出有什么动静,他们二人心里随着蒙面人的移

动,在砰砰的跳。

正在此时,翠莲严肃的道:“凤妹麟弟,我有一条很重要的事情要交待你们。”

金凤道:“翠姊姊,你有什么事,尽管交待我们好了。”

翠莲道:“从现在起,我说话你们不要插嘴,如果我不在每天黄昏藏经楼的聚会,

凤妹代我来,夜里凤妹装扮成我出外巡视。”

金凤俯到翠莲耳边问道:“你要到哪里去。”

翠莲道:“等走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正说着,猛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原来包围丐帮的蒙面人,慢慢的缩小包

围圈,始终不见丐帮有所动静,于是一声呐喊,就明枪仗剑的冲了进去。

他们居高临下的看了过去,显然丐帮中全无抵抗,蒙面人立刻就占据了丐帮驻地。

金凤姊弟正在惊疑不定,翠莲突然娇笑出声。金凤姊弟刚回首望着翠莲,正感诧异,

忽然从丐帮驻地中响起几声轰隆巨震,立时火光冲天,许多蒙面人都象火人似的,从里

面冲了出来。

一时惨号之声迭起,想来蒙面人的伤亡不少。

金凤笑向翠莲道:“原来你使的空城计!”

翠莲笑道:“麟弟,快请外公他们上来。”

一时,陈平、王宛华、玉山观音、岭上大师、武夷樵子和点苍隐士六人都到了屋顶,

翠莲起身相迎道:“神龙行云偷袭受挫,必然会立即发动对我们的攻击,请六位前辈,

专门负责截杀神龙行云,其余的不必顾虑。”

一言甫毕,己见正前方一个银色闪闪的高大身影出现了。

大家不禁惊噫出声道:“神龙行云!”只听神龙行云沙哑的嗓音高声道:“陈平,

你漏网之鱼,公然邀约武林各派与本天王为敌,现在本天王一人与你们大战一场,用不

着劳师动众。”

翠莲向陈平道:“外公,你们去会他,用不着跟他讲江湖道义,他们一发起群攻,

你们就赶快进阵来。”

陈平等六人,飘身掠出古刹,只五六个纵身,六人已经到了阵外,在离神龙行云不

远远处停身而立。

武夷樵子一抡手中乌油油的旱烟杯向陈平一抱拳道:“让老夫先会他试试。”

神龙行云看武夷樵子一人上前,冷笑两声道:“武夷老儿,你一人上,岂不是自求

速死?”

武夷樵子诧然暗忖:“怎么他一见我就认识?”

他冷笑一声道:“何必大言不惭!”

神龙行云仰天狂妄一笑道:“老儿,你出手,不出十招见分晓。”

武夷樵子一抱拳道:“有僭了!”旱烟杆一分一合,快如追风的就点向神龙行前胸。

神龙行云一侧身,伸手如电“唰”的一声,就扣向武夷樵子的右腕脉门。

饶你武夷樵子躲让得再快,神龙行云的指风已经扫得肌肤火辣生痛。

武夷樵子心中一怔,但并未丝毫影响出招,翻腕扭身,在快得出奇之间,刺出两杆,

劈出三掌,踢出五腿。

但此时神龙行云倏的退出丈外,他身形远远的,但他施出的招式,不管武夷樵子、

杆、掌、腿所到之处,都布满了神龙行云的罡风,就好象要把武夷樵子吸过去一样。

这种奇怪的武功,武夷樵子实在是从未见过,知道如果近身相搏,不要说十招,就

是三招亦恐怕保不住。

于是他把旱烟杆往腰际一插,挫身后退,两人差不多隔了两丈,就这么虚空出招,

时合时分的打了起来。

翠莲在屋顶上急得要死,她知道武夷樵子决然不是神龙行云的对手,但陈平王宛华

他们,仍固执着江湖道义,在一旁袖手旁观。

果不其然,才不过八招,在一阵回旋罡气遍袭武夷樵子全身名大穴之际,武夷樵子

突然眼冒金花,闷哼一声,一个庞大的身影被翻滚着抛出,幸而岭上大师身法奇怪,将

武夷樵子凌空接住,但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就在这同时,王宛华和玉山观音已双双掠出,接住神龙行云厩杀起来。

岭上大师接住武夷据子,立即把他扶坐地上,伸手抵着他身后“灵台穴”,助他运

功疗伤。

过了片刻岭上大师又把他抱进阵中,重又奔了出去。

王宛华和玉山观音两人双战神龙行云,虽才不足十招,但战来则比较轻松得多。

她们二人的战法,仍与先前相似,分取两仪方位,相距神龙行云都在丈余,但在攻

守之间,似乎又看到三人缠斗在一起。

神龙行云有套独特的武功,他招势的攻袭伤敌,常常是只凭掌风劲气,而他能将掌

风劲气如使臂指,骤劲成形,随心所慾的攻袭犯敌。

幸而王宛华和玉山观音在共同起居的几日中,却相互想出一套配合攻敌的战法,加

以二人的内功都是至柔的路子,虽功力火候不足以柔能克刚,战胜神龙行云,但可维持

于一时。

刹时间,三人攻拆了三十招,神龙行云已经摸清了两人配合的一套战法,于是一阵

沙哑的声音,在王宛华和玉山观音的耳边响起道:“两位娘儿们,你们的手足功夫不错,

但不知你们的腰腿功夫如何?本天王想收你们两人做妃子,尝尝我另一套身手,保证你

们慾仙慾死。”

他是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发出。

玉山观音一听,一抖银毛拂尘,似剑似拂的攻得更急,而王宛华则素有婬魔之称,

她虽不婬,但却有较常人邪门之处,于是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告诉五山观音,两人陡的

各攻各的。王宛华是使出:“上天入地,大千世界,前无古人”三招。

玉山观音则正好配合使用“下海探珠,小刹天地,后无来者”三招。

在她们二人使出的是三招,但旁观者看来,则全似一招攻出一样。

在这同时,王宛华又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神龙行云道:“姑奶奶叫你流血五步,你

想做天王,我教你下十八层地狱,别想再做这绯色绮梦!”

这三招攻出,倒的确大出神龙行云意料之外,“唉唉”两声,神龙行云确实中了一

掌一拂尘。

但神龙行云却毫无负伤迹象,身形陡转!一阵狂飙卷起,飞沙走石,猛然问在三人

之间卷起一阵极为强烈的旋转气流,此时玉宛华和玉山观音不要说打,就是想退亦退不

出。

神龙行云气急喝道:“两个臭娘儿们,本天王不出十招,要不能俘你们回山敲骨吸

髓,从此退出江湖。”

眼见王宛华和玉山观音在气流之中,如溺浮沉,身不由主的勉强应付了三四招,如

迷醉般就要被气流卷去。

这一次陈平等再不能顾什么江湖道义了,一声斥喝,与岭上大师,点苍隐士三人,

挥手就冲了上去。

合三人的劲气冲至,总算暂时延缓了气流的卷动。

王宛华和玉山观音二人,总算争回了主动,五人占据好五行方位,又开始了一招一

式的遥攻近袭。

但是,饶是如此,仍然不出三十招,只听沉重的一声闷哼,点苍隐士一个跟舱,血

箭狂喷,退出八步,才就地盘坐运功调息。翠莲急道:“麟弟,连发四箭。”

金麟迅即取下背上铣弓,张弓搭话,连发了四枝火箭,只见四周拳大的熊熊火光,

在夜空中升起。

刹时间,在蒙面人的外围,四方八面,杀声陡起,箭矛火弹,纷纷从蒙面人身后袭

至,黑夜之间,一时亦分不清人数多寡,只听“活捉神龙行云,投降者免死”叫嚷声,

乱成一片。这一阵呼喝,使蒙面人立刻乱了阵脚,成了进退不得,有腹背受敌之险,神

龙行云再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恋战,银辉一闪,退出战场,立时响起一阵鼓号之声,

四周登时响应。

在神龙行云率领之下,看他们仓促间仍井然有序的分三路冲来。

在外围虚张声势的丐帮,只不过两百来人,所以也没有阻截和追杀,只好望着他们

撤走。

金麟鼓掌笑道:“翠姊姊,我们又胜了。”

翠莲显得极度沉重道:“这有什么用?”

金麟惊讶道:“这至少可以挫敌锐气。”

翠莲急道:“如果我们不能变挨打的形势为主攻,他们势力强大,我们终归要被击

溃而一败涂地。”

金凤“那……”的一声,翠莲立即又道:“事急也!我去去三日之内必回,郑哥哥

回来教他千万别去找我,莫忘我的叮嘱。”

人身声起,翠莲已跃出古刹,在金凤姊弟怔然不知所措时,她的身影已消失在夜色

之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