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五十二章 巧窥秘密

作者:秋梦痕

待郑雷醒来,已平卧池边,忆起刚才情况,十分茫然不解,他看着母猿,忽然记起

父亲所说的故事。

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在“翡翠谷”中一个桃柳向荣的春天,一向抑郁寡欢的父

亲,那天讲了一个“阴阳泉”的故事。

郑雷还记得非常清楚,他父亲郑飞龙讲这个神奇而美丽的故事时,显得非常神往,

而有一股特别不同于往常的神色。

他记得父亲郑飞龙说:“在一个很神秘很神秘的地方,有一个阴阳泉。”

每一个小孩听故事都喜欢问,郑雷记得当时他问道:“爸爸,什么叫阴阳泉?”

郑飞龙道:“这神秘的地方,有两个水池,这两个水池仅一墙之隔,一边是温泉,

一边是冷泉,那个老是觉得自己长不大,又深感荒山寂寞孤单的小孩,终于有一天他走

进了那神秘的地方。”

郑雷想到这儿,他暗道:“爸爸讲的阴阳泉,岂不就是此处?”他又想了下去。

郑飞龙又道:“小孩先跳入温泉,洗热了就跳入冷泉,初洗几天,除了感到洗后十

分舒畅懒散以外,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但半月以后,小孩感到自己突然长得更大了,

一月以后,这小孩已长得高大强壮,倍逾常人。”

郑雷又想起当时问父亲道:“这小孩的高大强壮与常人有哪些不同?”

郑飞龙对这个问题似乎想了一阵,才答道:“外形上他比常人只不过略为高大,但

他必须要讨很多的妻子才能满足他的慾望。”

他当时听父亲讲这个故事时,只以为是一般的神话,却想不到真有这么一个神秘的

地方,而且无意中真被他找到了。

但是,他奇异父亲这块银牌的来源,可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再想下去了,他突然高兴

得从石凳上跳了起来。

他一下把伏在膝上的母猿掀在地上,母猿莫名其妙的望着他,他这才觉得自己失态

好笑,立即穿上衣服,伸手拉起母猿,急急准备寻路出洞,因为他有一个美丽的理想。

他想:“娇丽丝能在这明阳泉中洗澡,她是不是能如爸爸所说的,长得高大起来

呢?”

于是,他带着大小三猿,急急从他对面洞中爬了进去。

原来这小洞里可不小,高约一丈,足可容二三人并排同洞内虽较暗,但可清楚见物,

且平坦光滑,母猿紧紧地依偎着郑雷向前走去,两小猿则跟随在后洞道笔直,所以他们

在洞内已看到洞外一片光亮如昼。

郑雷惊忖:“刚才在前洞,从石缝中往外看,似乎离天亮还远,这洞外又是什么地

方呢?”

他轻轻把母猿推到身后,双掌蓄势戒备,惟恐一出洞遭遇到出其不意的敌踪。

母猿看到他紧张之情,在他肩上一拉,连连向他摇手,响起一声猿啼,两只小猿随

母猿身后就冲出洞去。

郑雷一看,以为母猿发现人踪,因爱护自己心切,不顾一切的先行冲了出去。

此时郑雷与母猿之间,早已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情感,他后发先到,从三猿头上腰

身飞过,抢在母猴前面,首先冲出洞外。

原来洞外还有一间洞室,但是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这洞室比前洞路小,但却精美

极了。

这洞壁上亦刻了许多神像,这些神像刻得比前洞更有说不出的神妙,看起来气势雄

伟,庄严凛凛,又使人有千变万化,不可捉摸之感。

除神像之外,比前洞更不同的地方,是洞顶和神像空隙的地方,都刻满了宫殿,或

佛寺缨络形的很有规律的图案。

在图及神像间还嵌满了红蓝黄绿,晶莹rǔ白的各种宝石,最大的几乎有婴孩拳头那

么大,简直是绝世珍品。

他们就好象到了月宫宝殿,瑶池仙境,郑雷被惊楞得目不暇接,三猿则雀跃呼叫着。

郑雷看了好一阵,觉得这洞室内,似乎只有他们来时的这一条出路,但从石壁上的

壁刻图案,虽然看出有两道门的图形,无奈石门紧闭,他走过去运功猛推,亦未撼动分

毫,这洞室中间虽很光滑平坦,什么也没有,但对他们来时的洞口,却有一张凸出石壁

的供桌,其实就是一个石台,雕刻成供桌的模样。

石供桌上有香炉,烛台,木鱼,古罄等,这些东西远远看去,好象都是钢铁所铸,

在这些东西的前面,好象是摆架果的瓷盘,这瓷盘是空的,但看来应该是五只,而现在

石桌上只有四只,独缺正中的一只。

郑雷走前去一看,简直如雷轰顶,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四只瓷盘都跟他包袱中的那

一只,完全一模一样。

他摸摸桌上的香炉瓷盘等,似乎都能摇幌得动,但就是拿不起来。

郑雷赶快把包袱解下打开,取出瓷盘,照着其他四只瓷盘的方位,往正中有放瓷盘

痕迹之处,平平的放了下去。

母猿立即率领两小孩,严肃而庄重地跪到石桌前,连连叩拜不已。顿时这洞室中,

起了一阵不可名状的变动。

一阵阵佛光闪烁,乐声四起,清香四溢,彩霞缤纷,连郑雷亦感目眩心乱,就好象

到了玉皇大帝的天宫里一样,简直有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之感。

当一切都停止的时候,洞室中感到格外的光亮,乐声亦还隐约可闻,而洞室中亦多

了三个石门。

郑雷先跑到石桌右面石壁开启的洞门口,向里面一看,里面是一间无路可通的石室,

石室中的石床上盘坐着一个骷髅,骷髅怀中还抱有一具“琵琶”。

此时郑雷急急要寻路出洞,去找娇丽丝,想教她来洗“阴阳泉”,所以他一看这室

中无路,又跑到石桌的左边洞门去看。

左边门内也是一样,就是骷髅似乎没有拿什么东西,他也来不及看清,就往石桌后

面的洞内闪身而入。

他进去不久,又匆匆跑了出来,三猿已站在桌边,他走到桌前,将他刚放下的瓷盘,

从桌上拿起,立即如刚才那样,一阵闪光音乐起处,三个洞门关闭,又恢复了原状,只

剩他们来时的洞口了。

郑雷知道了这瓷盘的奥妙,又重新把瓷盘放下,挥手叫三猿走进中间石洞,不到三

丈,抬头可以看到顶上好象是一个井口,井外正是暗色朦胧,看来天亮不久。

一人三猿先后相继跃出,原来这出路不是一口井,而是一株中空的大松树,这株松

树枝繁叶密,虽然中空,竟然仍欣欣向荣。

郑雷等跳下大树,这大树原来是在一座密林中,这地方真是隐密,要找这树还真不

容易,郑雷取出首,为了怕引起别人的注意,他跳上树枝,刻上了一个记号。

他为了要寻找出林的方向,又继续纵身到树枝梢头,向四周打量。

他纵目望去,就在西北方,大约总在数十里之遥,有一座高耸而浓雾迷漫的山峰。

他一击掌,暗道:“这不是那座小人国后山,取双头蛇酒之处,所看到的不是龙虎

山的最高峰吗?”

郑雷这一高兴,看三猿早已跃上,蹲在他身旁,亦在模仿着他学击掌。

他想:“龙虎山朝南是前面,我只要偏北绕过后山,就可到娇丽丝那里了!”

郑雷一挥手,带领着三只猿猴,就在这林中的树梢上,纵跳如飞,疾往龙虎山方向

奔去。

约里许,他们出了密林,郑雷再回头默记了树林的方向和形势,看看四周的景物,

然后才直向北奔进。

在他们离龙虎山高峰不远时,郑雷非常机警,他惟恐给蒙面人发现,所有尽量隐藏

身形,缓缓前进,并不时游目四顾,凝神倾听。

幸而靠后山这面,乱石嶙峋,丛草没人,他们正好藕此掩护身形,从荆棘丛草中开

道前进。

“哟!”郑雷不禁惊呼出声,一个黑影向胯间扑至,郑雷扣指轻弹,原来是一只被

惊乱扑的野兔,郑雷笑了一笑把野兔拾交身后的母猿。

于是,郑雷又不由想起娇丽丝所讲的双头毒蛇,正是此山上所产,他又回身示意三

猿,要它们小心注意。

他们又走了不久,郑雷琢磨着大约不远,就能看见娇丽丝埋藏蛇酒的小屋了。

倏然,他从丛草中看去,远远有银光一闪,他悚然一惊,似乎有预感将有惊人的大

事发生,

他们迅即停身在丛草中不动,郑雷惟恐小猿捣乱,干脆把两只小猿点了穴道,放在

地上,母猿先是惊诧,后来郑雷连连往草外指划,母猿似乎才明白过来。

片刻,前山一个银色闪闪的高大身影,快若脱兔,直冲着后山奔来。

郑雷大吃一惊,心道:“这不是神龙行云是谁?”

他想:“我如果要被神龙行云发现了,我这探路的秘密,他一旦知道,必然先行有

备,我岂不前功尽弃?”

他又想:“而且自己还决不是神龙行云的敌手,如一旦自己遭到不幸,三猿难保不

会泄漏这条暗道的秘密!”

但他一回首,立即接触到母猿那一对善意而信赖的火眼,他对这一只母猿,与自己

相处几日之中,能如此善解人意,他对它已经有深厚的情感,抬起的手不由得缓缓落下。

他再往外望去,一看神龙行云在离他们四五十丈的地方,似徘徊又似在等待,看来

显然有点急促不安。

郑雷再看看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发现,看来神龙行云竟然是一人独自到此。

郑雷暗忖:“他到此作甚,既不象视察地形,又不象布置什么,难道他到此独自深

思,准备作什么重大决定。”正思念间,后山往娇丽丝那方向,有了一会一个宫装女子

飞奔而来,虽然其打扮不象人,但一块黑巾蒙面,却看不见她庐山真面目。当那宫装蒙

面女子,看到神龙行云时,突然慢慢的向神龙行云走去。

郑雷一怔,以为这宫装蒙面女子,与神龙行云在此约斗。

但从两人相向,一步一步接近的情形看来,转眼之间,郑雷在心中想了好几种可能,

可是都觉得与他们二人目下情形无法吻合。

郑雷始终想不出这一男一女,在这人迹罕至之处,是为了什么?

他的一颗心突然怦地一跳,原来他看到神龙行云一伸手,想这魔王还会有好事,必

然要骤下杀手。

可是,他紧张之情,眨眼间就松弛下来,原来,神龙行云这伸手,没有丝毫运用功

力的迹象,只好象常人举手要抚人肩臂一样。

虽然如此,而蒙面宫装女子,仍向后一让,神龙行云亦没有趋前的表示,自然的垂

下了手。

可惜郑雷离他们太远,而且两人又都蒙了面,无法猜测他们这一动作之下,是敌意,

还是善意?

停了一阵,看样子他们似已开始交谈,但郑雷离得太远,他们说话的声音,根本无

法听到。郑雷只能从他们站的姿势,和手足的动作猜忖,先还谈得和平,后来看去好象

已开始争论,因此说话的声音较高,零星地听清几个字。

“十余载,……冤仇……悔不……”“此心……日月……可表…”

“目前如何……助纣……”“悉听尊便……”到他们两次对答,一颗心几乎要脱腔

而出,他心中在不断的祈祷,但愿这女子的声音,仅是相似,千万不要是他想象中的那

人!

他们似乎从争论,而又变为和平谈判,他们渐渐的走近了,近得来就象一对情人唧

唧细语。

片刻,女子突然高声尖叫:“杀人是谁?”她倏的后退两步。

神龙行云垂首不动,显得毫无凶残之气,声音细弱道:“你明知故……”

宫装蒙面女子,突然一蹲身,长袖挥扫,劲风四起,纤纤玉手,宛如兰花朵朵,柔

美玉柱,拂扫而出。

郑雷暗忖:“这女子也太胆大了,在这魔王面前,居然自不量力,抢先出手,岂不

是自讨苦吃?”

但是他立即又想,“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女子如没有可凭藉之处,决不敢太岁

头上动土,我该有场大战看了。”

殊不知,神龙行云毫无还手之意,女子双手堪堪要拂中他要穴之际,突然收势迟立,

似有不胜凄怆娇羞之情。

又过了一阵,神龙行云轻轻搂宫装女子的纤腰,那女子似亦不拒,二人背着郑雷坐

了下去。

由于丛草乱石的遮掩,郑雷只能隐约看到他们两颗紧紧相依的头。

郑雷有点好笑,这两人年纪都不小了,难道还跟小儿女谈爱一样,一时笑,一时哭

不成?

他静静的等了不久,见神龙行云和那女子已经显得和好如初的纵身跃起,二人分别

离去。

就在那女子一转首之间,郑雷头皮发麻,四肢瘫软,险些就晕了过去。

原来郑雷已经发现,这女子正是他先前猜想中的那人,一切一切,全相似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