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五十五章 错综复杂

作者:秋梦痕

翠莲眨眨眼醒来,一看三猿和娇丽丝都坐在她身旁愣愣的看着她。

她脑子好像被重锤一击似的,一挺腰就坐了起来。她觉得这情况大异寻常,但一时

间脑子好像是张空白,又想不出什么不对,向周遭一看,不见郑雷。

于是,她一片模糊的记忆,开始渐渐清晰起来了!

娇丽丝看见她醒来,泪珠如线,喉头哽咽,一时间只知道哭,讲不出话来。

翠莲急叫道:“三妹!大哥哥呢?”

娇丽丝呜咽半天,才吃力的迸出几个字:“不,不,不见了!”说罢,她伸手递过

来一块两掌大的石块。

翠莲对她递过来的石块,根本不在意,一看自己现在身在前洞,她陡地跃身站起,

猛然想起郑雷说过的,也是她自己曾亲睹的化尸,她悲愤至极的叫道:“是不是化了?”

她说罢就想奔出洞去,刚跃过石桌,她才发觉洞门已闭,她又回身跃到石桌前,一

看瓷盘又不见了,她突的跪在地上,叫天呼地的哭号道:“我要出去!我要哥哥!”

她简直疯狂了。

母猿只知道流泪,娇丽丝人又小,又没有力气阻拦她,只是站在她面前,流着泪道:

“大姊姊,大哥哥没有化,是不见了!”

翠莲停下来,杏眼圆睁的望着她道:“他明明死在我旁边,怎么会不见了?”

娇丽丝愕然一怔道:“大哥哥死了?他没有死,大姊妹你看看这个。”她又递过石

块。

翠莲接过石块,低头一看,石上是用指力草草的刻了四个字:“三月愈归”,翠莲

再翻过后面看有“母方”两字。

翠莲看过这石上的字以后,一半是惊,一半是喜,但是她想不透郑雷为何得以不死?

郑雷的妈妈如何是神龙行云的敌手,能从神龙行云手里救去郑雷?

总之,她一脑子的疑惑,一时间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她向娇丽丝问道:“这石块从何而来?”

娇丽丝自从郑雷失踪以后,已经伤心了半夜,早已悲痛慾绝,现在她看翠莲神志已

清,她觉得这洞中无可凭依,只有翠莲是自己的亲人了,她依偎着坐在翠莲怀里,可怜

兮兮的道:“母猿听到叫声,把我叫出洞去,在林沿发现你躺在地上,在你的胸腹间放

着这石块。”

翠莲抚慰着她道:“你还发现别的什么没有?”

娇丽丝沉吟一下,指指地上道:“还有你的剑,别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翠莲低头沉思,久未作声,娇丽丝于是又仰着小脸道:“大姊姊,你怎么知道大哥

哥已死?你又是怎么负伤不起的?”

翠莲才慢慢追忆着,将她在堡垒中所见,以及郑雷抱着她狂奔,一直到林边发现郑

雷倒毙,及与神龙行云拼命大战,被点穴晕倒的详情,几乎是一字不漏的娓娓道出。

娇丽丝听完以后问道:“大姊姊,你能从这经过当中,想得出大哥哥是怎么负伤?

妈妈又怎么能将大哥哥救去呢?”

她也跟着郑雷叫妈妈了!

翠莲茫然而愁怅地道:“这个,我一点都想不出来。”

娇丽丝侧首想了一阵道:“大姊姊,这样可好?小妹来问,你来答,我以为你有经

验,有时从很多问题中,可以找出一个结果来。”

翠莲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娇丽丝又道:“堡垒中那男子,是谁?”

翠莲很快的答道:“不要说,我没有见着他的真面目,就是见着了,我也不认识他,

又能知道他是谁?”

娇丽丝紧接着问道:“那些女子的死,有什么可疑之处?”

翠莲道:“可疑之处太多。”

娇丽丝问道:“你看她们是强姦至死,还是被杀害?”

翠莲此时亦毫无羞意的道:“要说不是强姦,那男子和死的女子全是躶体,而且女

的都是下体血污狼籍,可是我又没有看见那男子强姦,而且就是强姦,那男子难道长的

是刀不成,怎么会一个个都是同样的死法?”

停了一停又遭:“你要说是杀害,那男子手中又无兵刃,而且又哀号痛绝。”

娇丽丝又问道:“你想那男子是好人还是坏人?”

翠莲摇摇头道:“我想他不好亦不坏,是一个狂人。”

娇丽丝道:“他撕杀女子,你亦不认为他是坏人?”

翠莲道:“你忘了我说过的当时的情景了?我想他是个疯子。”

矫丽丝道:“他既是疯子,为何有那些女子跑进秘堡去送死?”

翠莲道:“疯子只是一个假定,那些女子毫不反抗而遭惨死,则无法解释。”

娇丽丝道:“你认为那疯子,有没有是神龙行云的可能?”

翠莲道:“很少有这可能。我知道你一定会问:‘为什么?’

因为我们所见过的神龙行云,认来没有这种疯狂和神志不清的模样。”

娇丽丝道:“你认为大哥哥是在何时负伤?”

翠莲沉吟道:“这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在救我之前,已经负伤,他为了免使我亦

受害,所以他不顾一切的救我离开,一个就是在抱我之后,堡垒中发出伤我的暗器,正

好被他身子抵挡住了!”

娇丽丝道:“你想,堡垒中那男子如果穿上衣衫,再追你们来得及吗?”

翠莲道:“据当时郑雷所奔驰之速,除非他知道我们逃离的方向,不然决无法追

上。”

娇丽丝道:“如此说来,以后出现的神龙行云与堡垒中那个男子,应该是两个人?”

翠莲点点头道:“不错。”

娇丽丝道:“你既被神龙行云点穴,为何得以不死,而自动痊愈?”

翠莲道:“点穴法中,有一种限时点穴法,被点之人到时会自动解穴苏醒。”

娇丽丝惊疑道:“你说得出,神龙行云为何不肯置你于死地?”

翠莲急得只摇首道:“你别问了,这后面全是无法解释的问题,就是妈妈救去哥哥,

我亦不敢全信。”

娇丽丝又道:“大姊姊,大哥哥要没有了,我们三人怎么办?”

她的意思是连金凤亦包括在一起。翠莲咬牙哭道:“那我们就等他三个月吧!”

娇丽丝呜咽道:“大婶姊,大哥哥不回来,我不想长大了!”

翠莲劝慰她很久,她们都爱郑雷,当然她们最后一切还是依照郑雷的意思行事,翠

莲因为已到回古刹的约期,所以最后告诉娇丽丝要她安心住在这洞中,她不久会来看她

等话后,就拿着银牌率领三猿,与娇丽丝洒泪而别。

翠莲经过石梁到乱石阵,把银牌交母猿保管,然后在母猿引导之下,走出乱石阵,

循着郑雷的来路,在当天夜晚,回到古刹。

她与金凤商议以后,才将经过情形详详细细的报告了陈平和王宛华,最后她向陈平

跪下哭求道:“不管郑哥哥在是不在,莲儿都是外公的外孙媳妇,外公之命,莲儿不敢

不听,但郑哥哥一日不回,莲儿一日心神难定,所以自今日起,莲儿辞去军师之职,望

外公体恤莲儿,俯予赐允。”

翠莲这番话,说得既沉痛又委婉,陈平与王宛华相视愕然,但左思右想却又想不出

谁能出代翠莲,于是陈平道:“莲儿,你两次挫敌,所以三日来这儿都非常平静,在我

心里,实在找不出可以与你相比的人,我想在雷儿未回之前,你暂时多休息,尽可不必

问事。”

翠莲仍跪地不起道:“不,莲儿与凤妹麟弟已决定,暂时离此。”说罢呜咽不止。

陈平和王宛华同时惊讶道:“你们要去何处?”

翠莲泣道:“我们准备去阴阳泉洞,与娇丽丝在一起,等候郑哥哥。”

王宛华急道:“要是雷儿不回来呢?”

翠莲俯首泣道:“那莲儿只有负师父教养之思了!”

王宛华微怒道:“那你就全不以天下苍生,武林兴亡为念?”

陈平喟叹道:“莲儿不过是一女子,我们不能以大义苛责!”

翠莲伏身在王宛华足下道:“师父,你知道莲儿与郑哥哥已有夫妇之实,而郑哥哥

是为救我而失踪,我哪有心事来运筹帷幄,岂不将白白送些性命!”

陈平捋须叹道:“莲儿,你起来,你的想法很对,我们不能硬将这重责大任,压在

你的肩上,那样于事无补,你准备何时离去?”

翠缓缓站起礼道:“少则一旬,多则半月,莲儿就将与凤麟姊弟同时离去,而莲儿

军师一职,我推荐丐帮长老多九公担任。”

陈平点点头道:“我亦作如此想。”

翠莲继道:“在莲儿离去之前,有一些安排,而且我准备撰写一篇武林大事分析,

写就之日将交与多九公保存,作为对付神龙行云的一点浅薄贡献。”

陈平叹道:“莲儿,外公真恨不你是男儿身!雷儿有你,真是齐天之福。他亦无天

折之相,我想他不会死,盼望你们早早回来,共为武林立千万世不朽之基业。”

翠莲道:“多谢外公,但愿如此!”

于是她又向陈平和王宛华再拜后,即告退辞出。

在十二天当中,翠莲已经准备好入山应用各物,也写好了她那篇洋洋大观的敌我形

势分析和作战指导。

一切都在极机密的状况之下进行,这十二天当中神龙行云亦未大举进袭,但翠莲嘱

咐欧阳态所监视的那两个大汉,都曾两次深夜到翠莲住所探视。

在翠莲未明了他们目的之前,都故意将他们放走,但在翠莲她们准备秘密离去的前

一晚,两个大汉都突然失踪。

这是令翠莲十分震惊的事,她虽然不能确定他们的失踪与自己离去有关,但她凭空

多了些猜测和疑虑。

可是她一切仍系照原来计划进行,她们的离去,只有几个必须的人知道,在深夜三

更时,她和金凤金麟都整理停当,然后坐着欧阳杰亲自驾的马车,出了古刹的戒备区域,

舍车步行,绕道到了后山,连夜攀山急行。

这一次她们带了欧阳杰随行,也是翠莲为了要他熟悉这条秘径,作了如此的一个安

排。

在次日天亮不久,她们已经远远望到乱石阵,金凤欧阳杰他们,虽然听翠莲讲过这

乱石阵的神奇,但这乱石阵从外面看去,亦不过是普通的一座石山而已,他们摇摇头,

真想不到这乱石山却有玄妙莫测的神秘。

金麟正是孩童之年,玩性最重,他听小人国的女王娇丽丝在洞中,还有大小灵猿,

而且阴阳泉洗了可以快点长大,这些都使他非常向往,所以他一看到乱石阵,就一个人

先往前奔去。

他奔前不远,就停身挥手叫道:“翠姊姊!快,前面有人打架!”

说罢他就先冲了过去。翠莲金凤欧阳杰三人,跃身就随后前追,离乱石阵不远,翠

莲已经看清楚,三猿正在跟失踪的两个大汉激战,此时金麟已经加入战围。

翠莲立教金凤欧阳杰把背上包袱取下,拔出兵刃,她嘱咐二人道:“这二人无论如

何不能让他们逃去,能捉则捉,不能捉亦决不能留活口。”

于是,三人立即取包围形势,一拥而上。

这秘径既然被两个大汉发现,事关武林存亡,三人一拥一而上就是险招绝着,频频

如急风骤雨施出。

不出二三十招,两个大汉凭着两双肉掌,显然已经险象环生,守多攻少。

但是,集四人三猿之力,对这两个大汉一时间看来并无必胜之把握。

这两大汉,既有如此高的功力,想来应该是江湖上赫赫有名之士,但广见多闻的欧

阳杰却不认识他们。

虽然他们效力紫云山庄。

一个叫张彪,一个叫李胜,但早就预料他们使用的是假名,如今一战,更加证实无

误。

这两个大汉虽然与金凤姊弟曾有一面之缘,但因现在金凤姊弟装束殊易,亦长高了

一些,而且在古刹时,二人总是避讳他们,所以如今见面就战,两个大汉亦没有认出他

们。

又激斗了二三十招,两个大汉已经逼得大汗淋漓,衣衫被挑破了几大块,但仍咬牙

苦撑。

此时,翠莲才发现—件不平常的事,如果以武功来说,欧阳杰的内力掌法,都还超

过翠莲三人,但一直到现在,翠莲才发现他未尽全力作战。

翠莲娇斥一声道:“欧阳总管!”欧阳杰明白翠莲的意思,但他并未对翠莲作答,

他问两个大汉道:“二位仁兄,何必暗藏兵刃不用呢?”

原来欧阳杰早已发觉两大汉,衣衫胀得鼓鼓的,暗藏有软性奇形兵刃,他有意逼他

们使出兵刃,使用这种奇形兵刀的人武林中寥寥可数,他想也许能从奇形兵刃上,可以

认出这两大汉是谁?

翠莲已领会了欧阳杰的意思,在江湖上只要互相能提名道姓,就有如故的侠义之风,

所以欧阳杰如果认出他们是谁,那么他们的来意,就很容易让他们自动供述出来了,不

然人死了又何补于事呢?

于是翠莲一示意,人猿一致加紧逼攻,剑光洒地,掌影翻飞,两大汉就是想抽兵刃

亦抽不出来了。

一阵狂风暴雨逼攻之后,翠莲同欧阳杰又故意松一阵,其意就是在给予抽取兵刃的

机会,两大汉全身汗湿,但宁可苦撑,他们亦不肯亮家伙。

攻势一懈,两大汉陡然硬逼出三拳六掌,同时踢出八腿,一声:“走!”。

就往外冲。

可惜只冲出一人,短发如刺猬的大汉,正好到翠莲和欧阳杰之间!被一剑一掌的迎

逼,只震得逆血翻捅,险些踉跄晕倒。

幸而翠莲意在一网打尽,所以翠莲同金凤立刻纵开,母猿亦跟着跃离当场,剩下欧

阳杰和金麟都是空手,两只小猿只不过聊胜于无,压力大减,短发大汉才总算松了口气,

勉力又支持了下去。

浓须大汉,见同伴未冲出,又回身杀来,刚刚与翠莲等遇上,于是打成了两堆。

对这浓须大汉的重返,以及二人的始终不亮兵刃,看来是避免别人认出他们,而连

想到他们的幕后人物,这种坚守江湖道义的行为,深为翠莲和欧阳杰所赏识。

于是,翠莲先前志在除去二人,避免泄漏秘径的心理,顿然希望能知道他们的来意,

如不妨碍与神龙行云之战,放他们一条生路亦未尝不可。

因此,翠莲手下一松,故意逗引返回浓须大汉道:“阁下何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肯显露身份呢?”

大汉不答,欧阳杰也在对短发大汉道:“老子要宰了你,照样能知道你是谁?”

短发大汉亦照样是闷声不响,翠莲又对她们围攻的浓须大汉道:“看阁下是江湖赫

赫有名之士,既未服下葯,又为何甘心作神龙行云的走狗呢?”

浓须大汉道:“丫头!你胡说,老子岂肯供神龙行云驱策?”

翠莲心中暗暗好笑,姑娘的激将法不怕你不说实话。

翠莲怒道:“然则,你为何而来?”

浓须大汉道:“丫头,你心机再多,也别想从我口中套出一个字?”

翠莲冷笑道:“看剑!”

一套婬魔王宛华嫡传的“狂乱披风剑法”,如暴雨梨花晴天霹雳般猛攻而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