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五十七章 六亲不认

作者:秋梦痕

娇丽丝道:“不全是,我们小人国大多擅长歌舞,我刚学了两三天,那乐谱上的我

只记下了一部份,另外夹了些我原来记得的乐调乱弹一阵。”

翠莲恍悟道:“怪不得,我们听你奏出来的乐声,没有系统,缺乏连贯,使人有如

山*道上,应接不暇,生硬突变之感!”

金凤道:“三妹,你弹的时候,是不是想呼叫母猿?”

娇丽丝道:“它已经两三天没有来了,一方面我食物已经快完,一方面我感到寂寞,

所以我弹琵琶时,就自然而然的有股思念它之情,同时我亦想用琴声呼唤它。”

金凤道:“你弹了一阵,不见它出现,你是不是先有点激愤,以后又感到无限幽

怨?”

娇丽丝微感讶异道:“二姊,你怎么知道?”

翠莲笑道:“你的琴声中,有时如龙吟狮吼,有时如怨妇悲诉,可让二妹这鬼精灵

听出来了!”

金凤道:“三妹,你把洞门打开,我们再到洞室中去看看。”

翠莲道:“你是不是想找神龙剑?”

金凤道:“当时玉石琵琶神龙剑是同时出现,我想玉石琵琶已经重现武林,说不定

神龙剑亦在这洞中。”

翠莲道:“一柄剑那么大,三妹既然未见到,想必不在这洞里。”

此时娇丽丝己将瓷盘放上,洞门全开,金凤一面向右边洞室走去,一面道:“这洞

从乱石阵中的来路门上,有神龙行云图,这瓷盘上亦是以神龙行云图为记,我猜想这神

龙剑一定应该在这洞中。”

她们三人走进右面洞室,一看床上坐的那具骷髅,大概是因为娇丽丝取玉石琵琶时

的震动,已经垮做一堆,她们在室中穷搜一遍,也没有什么新发现,金凤则望着那堆骷

髅在沉思不语。

娇丽丝道:“二姊,你看什么?”

金凤道:“你们看出来没有,这是个女子。”

翠莲同娇丽丝经她一提醒之后,当然很容易看出金凤说得不错,双双的点点头。

金凤又道:“你拜过师没有?”

娇丽丝摇摇头,立刻跪下叩拜起来,金凤扶起娇丽丝后又道:“这边是女的,那边

洞里一定是个男的,神龙剑应该在那面。”

于是三人又急急转到左边洞室,床上盘坐的骷髅仍是那个的模样,一眼就能看出是

一个男子,但同时亦看清他手中背上却元宝剑,她们在室内找遍了,全没有神龙剑的踪

迹。

她们最后在床下找到一个同样的铁箱,但铁箱很小,根本没有装着宝剑的可能,虽

觉不可能,但她们仍想法把它打开,里面是一个小绢本,上面写的是篆字,金凤问娇丽

丝都不认识。

翠莲拿过来看了一阵,不禁大惊道:“这是‘神龙不传之密’六个字呀!”

她们翻开这个小绢本一看,里面尽是些吐纳练气的秘诀,她们一时也看不懂,但从

这小绢本的出现看,“神龙剑”应该在这洞室中。她们再仔细找了一阵,所有石壁地上,

全敲击了一个遍,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她们又到外面殿中找了很久,也毫无下落,

于是她们只好放弃寻找,又坐下来谈论着。

她们谈论了一阵,吃过晚餐,金凤就吵着要去看看郑雷失踪之处,本来大家在一起,

娇丽丝又已长大,应该是非常高兴的,但是就因为少了一个郑雷,一切都显得那么落寞

和凄怆,于是四人三猿都相偕出洞,洞外已经是夜色正浓了!

翠莲和娇丽丝在前,她们轻轻掠过树隙之间,七个黑影,迅捷的往林沿奔去。

翠莲到达那日被神龙行云点穴晕倒之处,她指着远远罩在浓雾中的峰顶,又简要的

重述那晚经过情形一遍,她在叙述时,先还能强自沉着,但到后来她亦叹咽难以成声,

众人亦唏嘘饮泣!

静静的夜,山风飒飒,加上她们这极为悲切的暗泣。

显得这深山荒野之夜,更加恐怖和悲惨!

忽然娇丽丝止泣悲声道:“二位姊姊,我弹琴连母猿都能听出在呼唤她,我想我现

在就在这儿弹琴,如果郑哥哥或者他妈妈听到了,一定知道我们在想念他。”

金凤道:“但不知他们能不能听到呢?”

娇丽丝道:“管他听不听得到,我弹了他总有听到的机会,总比不弹好!”

翠莲沉吟道:“妈妈要照顾郑哥哥,又要照顾在神龙行云控制下的芳芳姊姊,我想

他们不会住得太远,三妹弹起来定有听到的希望,但是怕引来神龙行云,发现了这秘密

的宝洞,一且来争夺这武林双宝,我们几人现在还没有抵御他的力量,如果双宝被他夺

去,岂不如虎添翼,贻祸武林?”

金凤是一心只想郑雷,没有翠莲那么多顾虑,她抢着道:“你错了,我们和欧阳总

管两个大汉听了琴声,既不能辩琴声的方位,亦完全受琴声控制,则盘坐不动,我想神

龙行云就是听到了,还不是一样。”

翠莲道:“你没有发觉,三妹弹出的琴声,视人的功力深浅感应本同,三妹琴声刚

一停,那两大汉就能立即纵身而逃,我们就要稍晚才能恢复自觉,如此看来,神龙行云

比两个大汉的功力更为高深,三妹的弹奏对神龙行云是不是发生作用,还很难预料?”

娇丽丝亦是一个热情如火的女子,她几乎是不顾一切的,甚至用生命去换回郑雷都

可以,她突然庄重地道:“大姊,你不要担心,我到远远的地方去弹,神龙行云就是能

听出来,他不一定就能找到我们住的洞呀!”

翠莲其实何尝不想郑雷,她无可奈何的只好点点头,于是娇丽丝就向龙虎山相反的

山边奔去,大家跟在她身后,跑了数里,娇丽丝才跃身到一橡树上,盘膝坐定,拨开琴

弦,一阵哀怨如深闺细语,缠绵宛转的琴声,远远的传了出去,娇丽丝遥遥热,用琴声

向郑雷倾诉出无限相思之情后,又含悲饮泣的回到洞里。

她们都希望郑雷能听到这琴声,但谁又知道郑雷听到没有呢?

在这种心理之下,大家都愁苦难眠,但是谁亦不肯出声讲话,都愿愁苦深深埋藏在

这静寂的长夜里。

娇丽丝更是终夜翻读着乐谱,时而轻轻的拨弄着琴弦。

最初娇丽丝不知玉石琵琶的功用时,对于乐谱亦没有仔细看,但她本来就是弹琴能

手,所以她只要随意翻阅一下,就能弹奏成章。

如今,她既然知道玉石琵琶是宝物,当然会联想到这乐谱必然亦是一件宝物,所以

她回洞以后,一直彻夜不寐的在研读乐谱。

她把这薄簿数十页,绢制的乐谱读完一遍后,即为这乐谱的精奥,玄妙,神奇,伟

大……而惊奇赞叹不己!使得她更加精力百倍,频频弹奏不息。

已经天亮很久了,翠莲叫三猿回乱石阵后,取出食物,才走到娇丽丝身后柔声道:

“三妹,吃点食物,你该休息一下了!”

娇丽丝猛然回身,抱着翠莲双腿哭泣起来,翠莲蹲下身去,抚着她的头,理着她鬓

边的乱发道:“三妹,你怎么哭了?”

说着,她亦不由淌下眼泪。

娇丽丝仰着泪脸笑道:“大姊,我太高兴了!”金凤金麟一看娇丽丝又哭又笑,这

个时候有什么值得高兴而流泪的?

以为她想郑雷想疯了,于是双双跑过来摇着娇丽丝道:“你别死心眼,想开一点,

你是不是想疯了?”

娇丽丝抱着琵琶站起来,笑嗔道:“谁疯了?你才疯了呢!”

金凤道:“你没有疯,为什么又哭又笑?”

娇丽丝拿着乐谱一扬道:“郑哥哥只要能听到我的琴声,我保管他很快的就会回

来。”

金凤从娇丽丝手里拿过乐谱,翻开看了一阵,里面翻来覆去的尽是些“宫商角

羽……”还有些很复杂的符号,金凤是一窍不通,问道:“这就是你研究一晚乐谱的收

获?”

娇丽丝得意的点点头道:“这乐谱里简直是包罗万象,不论疗伤逼毒,克敌制胜,

迷离幻化,极尽千变万化之能,几乎是无奇不有,我起先一点都没有看以来。”

翠莲和金凤姊弟三人,把乐谱又看了一阵,金凤道:“就是这些宫商符号的东西,

有这么大的作用?”

娇丽丝道:“这玉石琵琶虽然是一宝,但如无这乐谱上独成一格的曲调,是无法相

得益彰的。”

金凤道:“那你如何能使郑哥哥早些回来?”

翠莲道:“你是不是用琴声替他逼毒疗伤?”

娇丽丝道:“是的,我昨晚弹的那种曲调,虽是柔情似水,可以勾起他相思之情,

但是如果他伤重无法回来,岂不又加情伤,反而对他有害无益,我研究了一夜,觉得只

有用琴声助他疗伤,促成他早日痊愈回来。”

翠莲道:“这是音响武功中最高的境界,三妹你是后来居上,我们大家都要为你预

见的成就庆贺,亦为郑哥哥庆贺。”

娇丽丝颜如晓日的道:“不,这成就应该完全属于郑哥哥的,他发现这洞,他接我

来,没有他就没有今后的娇丽丝,我反正没有姓,我从今后就以郑哥哥的姓为姓,以后

我就叫郑丽丝了!”

金凤则哭丧着脸。道:“如果他听不到,岂不前功尽弃?”

郑丽丝道:“我只要连弹三晚,我就知道他听不听得到。”

金凤憨态可掏的道:“不相信,哪里会有这么神奇?”

翠莲道:“你既然知道玉石琵琶是武林至宝,你为何连心灵感应声息相通的道理都

不懂,如果三妹的修为火候已够,就决不会要三晚,只要一弹就心心相印,能彼此了如

指掌,而且还能把郑雷找回来。”

于是他们四人相互拥抱,高兴得跳起来。她们匆勿吃过食物,郑丽丝洗过阴阳泉后,

她们四人躺在一起,喃喃欢谈后,因为一夜的疲劳,很容易的睡着了。

醒后,郑丽丝又是不断的苦练,待又照后,她们又选择了一个高而不易发觉之处,

让郑丽丝开始弹奏。

今晚所奏出的曲调,翠莲她们三人一听,就大异昨夕,宛如春风沐大地,一切呈现

欣欣向荣之慨,她们全感到一片坦荡的心境,只感到心旷神怡,再无一丝哀伤幽怨之情。

郑丽丝一连如此弹奏三晚,她越来越越能意会神融,她不但能将弹奏的乐声远远传

播出去,连她自己的灵魂都能随着乐声飞扬,她的心灵和神志,似乎已经接触到一个神

秘而不可知的实体,那个实体,就是郑雷!

当弹到第三晚时,那琴声已经不再仅是如沐春风之感了,听到的人,有更加切实的

感觉。

那琴琶声,就好象是无数温暖如绵雪白柔嫩的小手,贴着你的心慰贴托慰,使人有

酣畅懒散飘然凌虚之感。

一这一晚,郑丽丝弹得比较久,当她停下来时,翠莲她们发现她,有呼吸起伏,娇

喘呼吁之态,郑丽丝坐在石上,久未站起,办不言语,好象有点魂不守舍的模样。

这是前两晚上从来没有过的,大家都不敢打扰她,等了一盏热茶的时间,她微微移

动着身子,金凤正想出声询问,只听一声裂帛脆响,她又急急的弹奏起来了。

于是,三人又退得远远的,让她继续弹下去,她们有个共同的想法,希望看到东方

的曙色,只要看到光,就知道晓日必然会升起来了。

这一次郑丽丝的弹奏,显得与以前都大不相同,就好象久别重逢的恋人,说不尽的

情话绵绵,道不尽的嘘寒问暖,时而如小儿女的天真烂漫,欢笑娇憨,时而如洞房花烛

夜,极尽缠绵宛转,柔靡悱恻。

此时,弹的人和听的人,都完全融和在极度的喜悦同欢愉之中,但倏地琴声戛然而

止,三人都奇怪的望着郑丽丝,好象看到她在擦眼泪。

金麟一跃到她身边道:“丽姊姊,你是不是找到郑哥哥了?”

郑丽丝道:“我有这个感觉,但这感觉好象很渺茫,远得不着边际!”

金凤亦走过来道:“那你为何流泪呢?”

郑丽丝沉吟道:“虽然我有很多解不开的疑问,但我已经能确定,他能听到我的琴

声,他没有死,所以我喜极而泣。”

翠莲早已走来了,她此时才道:“三妹,你有什么解不开的疑问?”

郑丽丝站起道:“你们一定听得出我的琴声,我已经见到他了,但是他就好象在镜

中一样,我能见到他,而无法真实接触到他,这琴声就是我的心声,他应该听得出来,

但是他却象漠然不识似的,无动于衷,全不理我,我还体会不出这是什么缘故?”

翠莲道:“这成就已经够惊人了,回去吧!明晚再来。”

但是到次日天刚亮的时候,翠莲却肃容问郑丽丝道:“三妹,你今晚可不可以停止

不弹?”

郑丽丝惊讶道:“为什么?”

翠莲道:“我们今晚上要去暗探龙虎山。”

郑丽丝道:“我已经快找到他了,我们每天晚上,在一定的时间内,靠我弹琴的琴

声,我们就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七章 六亲不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