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五十八章 倾巢出击

作者:秋梦痕

且说神龙行云声势浩大,而且控制的属下,其人数几逾陈平和丐帮数倍,何况他属

下都经葯物迷失本性,蔑视生死,但他为何不一股作气出击,而躲藏在龙虎山中不出呢?

这原因就是因为他两次失败,知道陈平方面,运用计谋和完整的阵式,能以少胜多,

以他的乌合拼死之众,是无法消灭陈平。

所以神龙行云龟缩的十几天来,一方面在赶造攻坚的工具,一方面他在挑选出一部

份罪孽深重,为江湖正直人士所不齿之辈,恢复其本性,只用毒葯而不用*葯,令他们

为独当一面的领导人物,封为天王以下的四公八堂三十二将军。

自翠莲入山以后,多九公就根据翠莲拟订的作战计划,开始对神龙行云作试探性的

攻击,其目的正如翠莲所说,是在诱使神龙行云出战,而给予翠莲暗探堡塔秘密的机会。

其实翠莲扬言入山找郑雷是真,但退辞军师一职则是假,因为她暗探龙虎山以后,

始终认为要消灭神龙行云,只要针对他一人即可,只要神龙行云一死,他的人再多都必

然随即瓦解,免得劳师动众,伤害生灵。

不但如此,而且翠莲还有一个救人救世的大志,她不但要挽救武林浩劫,还想救回

神龙行云所控制的属下。

要想救治神龙行云的属下,就必须取得神龙行云的解葯,要想取得解葯,这反而不

是人多所能办到,所以她藉找郑雷之口入山,其目的就是想获得解葯消灭神龙行云。

翠莲探过龙虎山以后,她觉得最大可疑之处就是那堡塔,神龙行云是不是住在那堡

塔之内?

她发现的男子是不是看守堡塔之人?翠莲都一无所知。

所以翠莲在拟定作战计划时,她首先在诱使神龙行云倾巢出击,如果神龙行云不中

计,多九公亦会在第四个晚上发动佯攻,使神龙行云无暇顾及堡塔,而给予翠莲探堡的

机会。

当翠莲和金凤到达龙虎最高峰时,远远望去,堡塔处一无灯火。

翠莲拉着金凤停下,心下暗暗高兴,她仔细听听山下道:“二妹,我们计划没有落

空,神龙行云果然倾巢出击,你听山下都毫无动静。”

金凤急道:“那我们赶快进入堡塔一探。”

翠莲摇头地道:“你别急,以神龙行云的为人,这堡塔就是一个人都没有,亦不见

得能顺利进入,何况里面有没有人,我们还不得而知呢?”

金凤听她这一说,心中不禁凛然,轻声道:“大姊,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翠莲道:“我一直至今没有想透,那晚上我同郑哥哥逃走时,以郑哥哥的功力,莫

名其妙的负伤,莫名其妙的让神龙行云追上,今晚上就是我们两个人,如果堡内那人掳

去,那死得才惨呢!”

金凤猛发娇嗔道:“你怎么跟念佛婆婆的嘴似的,老说这些泄气话,你要怕就不该

来?”

翠莲说这些话,因为她知道金凤太任性,所以她想要止住她,免得她鲁莽行事,她

指着身旁一棵大树道:“这就是我上次和雷哥哥遭袭之处,估计神龙行云的巢穴可能就

在此附近,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

于是和金凤谨慎的向前摸索前进,借着树木的遮隐,不断向前,前面传出阵阵的嘈

杂人声,估计不下于数百人。

金凤和翠莲蛇行而近,声音渐渐的清晰可闻,就在前面的一个山谷中传出,金凤和

翠莲避开明桩暗卡,爬上一个小山梁,只见前面是一大片开阔的各地,占地足有数百亩,

一个银衣蒙面人正在指挥大队车马,似是开向战场的兵将正作出征前的准备,银衣蒙面

人一望可知是神龙行云。

翠莲稍声对金凤道:“我们赶快回去,早作安排,看来神龙行云要与我们决一死战

了。”

且说神龙行云,率领四公八堂三十二将军,浩浩荡荡,下得龙虎山,直奔古刹平原。

就在翠莲她们听到芳芳的声音时,神龙行云已经把古刹平原,三面围住。

为何这次神龙行云能围到三面?因为自欧阳杰从乱石山回来以后,多九公已经依照

翠莲留的计划,将防御延至后出,预留一条为必要时撤入乱石阵之路。

只要撤入乱石阵,凭险坚守,决然万无无失,所以翠莲的计划上,将大部份的力量

都移置在这后山。

神龙行云三面包围以后,是以箭车为前导,在三面构成一道围墙,神龙行云率领四

公八堂主列队在箭车之前,准备与陈平答话。

箭车整齐地分为三十二队,由三十二将军率领,在箭车之后亦是三四十人为一小队,

藉箭车的掩护,伴同箭车随时准备俟机出击。

这阵容严谨整齐,威凛壮盛,陈平等目睹之下,不禁怦然动容。

但在一阵声威雄壮的号角之下,陈平率领一二十个高手,亦列队阵前,准备与神龙

行云答话。

当陈平他们刚刚站定之际,比众人都高大的神龙行云,银袍晃动,他迈前两步道:

“陈平,本天王威临之下,你立刻就是玉石俱焚,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立刻自裁,余众

投降免死,本天王诏下,你焉敢不遵?”

陈平冷哼数声道:“神龙行云,你别夜郎自大,天下的人,连你身后那些人在内,

谁不想杀你?你敢解除对他们的葯物控制吗?”

神龙行云怒吼道:“死到临头,你还嘴硬,只要本天王一声令下,这一片大好平原,

立就会流成河,尸横遍野。”

陈平冷笑道:“你不应该称天王,应该称孤王,你永远是孤独的,连你身旁的人都

对你深仇大恨即也是你的敌人,你随时随地准备流血五步,天下人都将额手相庆!”

陈平知道他们已经解除了一部份人的*葯,所以一再的用言语挑起他们互相猜疑,

发生内哄,则神龙行云强大的力量,自然就先从内部互相抵消。

神龙行云本身有暗疾,不但性情孤僻,而且他又是一贯以葯物控制属下,养成疑心,

从来不相信人的固执个性。

陈平连番用语言挑拨离间,正好挑起神龙行云的疑心,他不由得回头望望四公八堂

主有无动静。

神龙行云两道锐利的目光,正好扫到“离惊堂主”的身上时,不知为何“离惊堂主”

适于此时伸手入怀,立刻引起神龙行云的疑心生暗鬼,袍袖起处,神龙行云单掌猛的一

翻,内家真力悉吐而出。

“呯”的一声,尘烟起处,“离惊堂主”就不明不白的蜷曲而死。

神龙行云跃身而前,陡的踢出一足,“离惊堂主”的尸体立即被踢出十余丈远。

未失去本性的四公七堂,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都为自己朝不保夕的生命,感到寒

战不已。

迷失本性的喽罗之众,反而发出令人听了毛骨悚然的鬼笑声。

陈平则仰天发出一声长笑,只笑得神龙行云惊疑不定环视自己所有的属下,使得人

人更加自危。

陈平长笑久久不止,神龙行云突然暴怒难忍,银袍鼓涨,凌空飞起,投身就向陈平

掠去。

人未到,掌先发,看来双掌都已运足九成功力,绕臀挥出,连翻两翻,一股宛如海

涛惊浪,万箭齐发的劲势,就向陈平递到。

这一掌势,如果让陈平正面硬接,非被这掌劲撕裂成千千万万的碎片不可。

但陈平左右全都是老江湖,如果与神龙行云单打独斗,也许难以支持不败,但合多

人之力,抢救陈平,却有一套取巧之法。

就在这同一瞬间,王宛华和玉山观音等,一共六人几乎是同时发掌,而十二道掌劲

却全是从侧面推出,好象许多纵横的绳索编成的一张网,把神龙行云的劲势,用筛的方

法,化解开去。

等到陈平发掌时,那就等于微风吹落花似的,神龙行云的劲力变成点点滴漓的吹得

无影无踪了!

神龙行云一楞,在陈平身前两丈之处落下地来。

适于此时,想不到竟有人高叫道:“神龙行云,你别目空一切,让老夫单独会会

你!”

人随身到,神龙行云看来神志未清,一个庞大的黑影,已划破夜空,宛如黄河奔腾

泻至。

神龙行云更想不到,在陈平众人中,有人公然敢一人出战,他不敢大意。运劲如涛,

迎着山一样的来势,对折了一掌。

“轰隆”一声,尘烟起处,来人与神龙行云“蹬蹬”,同时退了两大步,屏息不动,

看来都在运气调息这一下所引起的气血翻动。

表面上看来,来人这。掌与神龙行云好象是半斤八两,对垒了一个平手。

其实不然,来人是蓄势骤然下手,抢占了先机,而神龙行云则是掌力半吐,就已经

碰上来人的掌劲,无形中吃了暗亏。

停了一停,神龙行云沉声道:“你是谁?”

来人朗朗一笑道:“你的克星,‘神医’张道泉!”

神龙行云一听之下,惊愕得几乎从来没有的情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