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五十九章 音韵传情

作者:秋梦痕

在翠莲的计划之下,陈平早已在暗中积极进行,邀集有志之士,共同消灭神龙行云

的大举。

神医张道泉到来才两天,神龙行云对他是久闻其名,但却无一面之缘。

因为张道泉一向在江湖上是以医术济世,而不是以武林人物姿态出现,所以鲜为武

林人物注意。

仅以神医闻名江湖,竟有刚才一掌的斤两,神龙行云焉得不愕然震惊?

尤其是,神龙行云是一个用毒专家,如今碰到万儿响当当的神医,一句“你的克

星”,又不知道张道泉意何所指,这个魔王。又岂有不惊之理?张道泉曾经一人独战丰

都五鬼,而游刃有余,所以他有单独向神龙行云挑战的豪气,加以他既是神医,对于毒

葯的鉴别和治疗,当然亦有独到之处,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机会,鉴别出神龙行云用毒的

毒性,但他也有信心敢说是“你的克星”。

两人对了一掌之后,张道泉亦心中暗暗感到惊愕,心道:“这魔王果然名不虚传。”

他意念之间,不等神龙行云有多思考的余地,一招“竖桨横舟”,把含蓄的内力,

从诡绝的招式中,乍吐而出,使神龙行云摸不清攻击的要点。

这一招神龙行云显然没有认出来,谁看来都以为张道泉指向神龙行云的颈胸大穴之

间,但当神龙行云正面以攻为守时,张道泉却身形一侧滑,出其不意的却攻向神龙行云

右后侧,神龙行云的掌势因而完全落了空。

张道泉的变更攻击位置,仅是一瞬间的事,这一下连神龙行云都显得有点儿措手不

及。

但神龙行云究竟非比寻常,挫身横移半步,一招“神龙探爪”,用围魏救赵之法,

猛攻张道泉“童门穴”,已解自己之危。

如此一来,张道泉就非得躲让或者还手自救,不然就是两败惧伤的结果。

当然,张道泉已占尽先机之利,如果此时他还手自救,立刻就失尽先机,于是他仅

一闪身,立刻紧迫的攻出三掌,踢出五腿,神龙行云一始终落后半着,被动应战。

神龙行云鼓足全身罡气,怒恨交迸,杀机已决,在防守中咬牙抢攻而出,十招以后,

总算掰成了平手。

这一来,两人拳足展开的范围,几乎占据了两三丈的方圆,在这两三丈的方圆内,

充满了劲气,就好象极为强烈的龙卷风一样,周围的高手,如果不用千斤坠站稳,有就

被劲气吸入震裂五脏之虞。

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武林中百年来象如此两个罕见的高手之战,简直是破天荒

的空前壮举。

众人都被劲气逼得往后连退,没有一个人插得下手。

两人的一守一攻之间,总算给大家开了眼界,他们的手展足跨,一下就是一两丈远,

教人看起来,就象他们两人的手足都有一丈多长似的。

四五十招一过,他们打得更怪了!

有时,一个象大鹏,凌空扑击,一个象金钱豹,张牙舞爪,勇禽猛兽,称能逞凶,

机智百出。

张道泉虽然老谋深算,但百招一过,就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多九公一看,能敌神龙行云百招,已经挫了他的锐气不少,如果再打下去,张道泉

一旦不敌,岂不坏事,于是,他手一扬,同时叫道:“张兄请退入阵内,反正少不了一

场大战!”

原来这一扬手,扔出的是一丛牛毛银针,这是叫化子杀蛇射雀的看家本事,生气虽

凶,但对这种牛毛细针,却亦难保百密一疏,伤中要穴,所以神龙行云不得不劈掌闪避。

就在这一瞬之间,张道泉随着多九公等,全退进了深沟高垒的防守阵内。

神龙行云右手一挥,率领着四公七堂,首先往阵内就闯。

一阵弓弦响处,夹着阵阵嘶啸,火箭毒箭,百般暗器,如雨点般射出。

这虽然阻止不了神龙行云,但四公七堂却被阻在阵外于是陈平率领十余个高手,回

身把神龙行云图在阵内。

有张道泉在内的十余位高手,此时一旦围住了独自闯入的神龙行云,当然手不留情,

个个痛下杀手,神龙行云再豪勇,亦不由得危机迭现。

但一时间要想把神龙行云置于死地,却也不易,虽然神龙行云肩背上提了两掌,但

岭上大师和点苍隐士亦负伤吐血,撤了下去。

此时,神龙行云属下的四公已经冲入阵内,但幸而四人被“九宫八封阵”隔阻,还

未能同神龙行云会合。

而神龙行云的三十二队箭车,此时亦已经逼至弓箭暗器射击距离,但显然箭车毫不

畏惧,除极少数损坏,眼看就要逼近阵沿。

正好此时神龙行云又被张道泉着着实实的击中一掌,他沉重的闷哼一声,一个踉跄

正好窜到玉山观者面前,玉山观音拂尘平扫而出,白尾根根竖直似剑,快逾闪电的刺向

他的双眼。

但可惜这魔王不该绝,他负伤并不太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翻手一招空手夺

白刃中的“巧取豪夺”,仅毫厘之差,玉山观音拂尘险被夺去。

适于此时,真是如虎添翼,神龙行云属下的四公,已经冲入,四般不同的兵刃,分

布神龙行云四周,迎敌围攻神龙行云的众高手。

幸好神龙行云负重伤之后逆血上涌,趁四公到来之际,他亦不得不凝立阵中,屏思

闭目,运功调息。

此对,四下惨叫连连,原来箭车已经逼近,放出毒弩暗器,一时防守的人负伤不少,

在地上乱滚惨号,顷刻之间,横尸无数。

多九公眼看消灭神龙行云的机会,已经失去,己方伤亡甚大,乃立即吹起紧急号角,

除靠山一方外,其余三方顿起大火,把随伴箭车之众阻止,四公为了保护神龙行云,亦

不敢穷追,陈平多九公等总算率领剩余之众,安全撤至后山上。

仅不过片刻之间,神龙行云亦调息复原,后山地形崎岖,天黑林密,他亦不敢再追,

敌人居高临下,箭车已失去作用,他乃率众得胜回山。

本来按照翠莲的计划,是要多九公遇神龙行云率众来攻时,要尽早撤至后山,殊不

知就因为张道泉力敌神龙行云百招,以后神龙行龙又单独冲进被围,使多九公存有侥幸

击毙神龙行云之心,就因为这一延误,才使得有近百人的死伤,连尸首都没有救出,被

火焚毁。

陈平同多九公都深感后悔,对翠莲留下的计划,从此深信不疑,绝不敢再有丝毫贻

误。

当神龙行云率众回山,正是翠莲和金凤奔回阴阳泉洞之时,此时晨光曦微,看来离

天亮已经不远了。

二人在途中,仍不断谈论芳芳,她为何出现在堡垒中?救她的男人是谁?

她们因为已听不到琴声,以为郑丽丝和金麟早已回洞,所以在言谈中,双双不疾不

徐的向洞口奔去。

当她们刚奔到林沿时,忽然传来一阵非常急促而奇特的琴声,使她们不由得一怔,

停了下来。

这琴声一听就知道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而不是郑丽丝经常弹琴的地方,她们明明

听得出来,这是郑丽丝弹出来的琵琶声,但是这种复杂而高亢的曲调,则是她们从来没

有听过的。

这琴声中,有哀怨的倾诉,亦有愤激的怒吼,有天真的喜悦,亦有压抑的抽泣,有

求生的奋发,亦有求救的悲鸣。她们明明能听出郑丽丝在着急的呼叫她们,但又能听出

琴声中,在不断的发出爱的召唤,她们不由得一惊,难道郑丽丝已经找到了郑雷?

她仍又觉得这猜想不对,既然郑丽丝已经找到郑雷,面对面谈不完的情和爱,郑丽

丝早该倚在郑雷怀里撒娇了,哪还有心弹琴呢?

她们突然醒悟,这复杂而奇特的琴声中,暗暗透露出极大的危机和爱的焦急,她们

两人再也忍耐不住,顺着琴声,就朝东奔去。

二人奔到悬崖时,亦为这危谷两岸所出现的情景,而感到迷惑不解。

郑雷与他妈妈在对岸打得难解难分,郑雷是招招毒手,看看都似乎非置陈方于死地

不可,幸好陈方亦会“混元指功”和“太上神功”,虽不能够胜过郑雷,但总还能勉力

化解,所以打了个极为惊险的平手。

郑雷会要他妈妈的命?在翠莲和金凤看来,这简直是难以令人置信,而绝不可能的

事。

在绝谷这面,金麟站在郑丽丝身旁,郑丽丝则满头是汗,盘膝而坐,引颈企望着郑

雷,紧张地弹着琵琶,她睨眼看看翠莲她们到来,亦不敢稍停,仍继续的弹着。

翠莲她们这才看出来,郑丽丝的琴声,对郑雷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力量,郑雷显然被

这琴声所感动,频频回头,看来如果不是郑丽丝的琴声,郑雷的妈妈该早已不是他的对

手了。

翠莲她们这才明白,怪不得郑丽丝看到她们到来都不敢停止,翠莲赶紧拉着金麟问

道:“这是怎么回事?”

金麟拉着翠莲和金凤离开几步,才回答道:“郑哥哥疯了。”

二人一惊,都不由得突然流下两滴泪,同声问道:“怎么会疯的?你为什么不过

去?”

金麟焦急道:“我亦不知道他怎么会疯,先我想不出办法过去,后来我想出办法了,

郑妈妈叫我不要过去,她说郑哥哥会杀我!”

金凤急道:“胡说,郑哥哥怎么会杀我们?我们赶快过去把郑哥哥制服。”

此时天已大亮,翠莲和金凤两人走到绝谷崖边一看,谷宽十余丈,二人都实在没有

办法过去,翠莲回头问金麟道:“你想好什么办法可以过去?”

金麟道:“我们再走远一点,免得郑哥哥发狂半路截杀我们。”

于是她们再走十余丈,他从地上抬起三块拳大的石块,身形跟着就纵身而起,在空

中抛出第一块石头,当势尽力竭时,左足在石块上一点,身形又电窜前掠,如此当三块

石头抛完时,最后一纵,眼看就将到达对岸。

金麟身形还未落到对岸,郑雷一掌就将陈方逼退。身形快得不可思议的,就扑向金

麟。

谁也看得出,郑雷已经狂性难遏,就象一头狂狮,眼看金麟就将被他逼下绝谷,粉

身碎骨了!

金麟在空中吓得惊叫道:“郑哥哥!”

所有的人,都在呼叫着郑雷,郑丽丝更加急骤的弹着琵琶,其意都在阻止郑雷狂性

的发作,以免危及金麟的生命。

殊不知,郑雷对众人的呼声,置若罔闻,长身一扑,双手快若闪电,就向金麟足踝

扣去。

金麟急中生智,双掌运足六成功力,对准郑雷推出,坠落的身形,藉势得以一缓,

双足猛的一缩,躲过郑雷的一扣,两腿再一弹,人身形如燕,平平的向左侧掠去。

金麟推出的一掌,自然没有伤害郑雷之意,但却没有想到,郑雷既不还招,亦不躲

让,好象对这一掌完全若无其事的样子,只不过身形一滞,一扭身,如神龙摆尾般,又

向金麟身后扑到。

这一下,又大出意料之外,在众人刚惊噫得张口尚未出声之际,郑雷已经扣住金麟

双足,飘落地下,把他举在手里。

郑雷瞪眼运劲,眼看着他就要把金麟撕成两半的样子。

金麟吓得急叫道:“郑哥哥!我是红孩儿!我是金麟!”

翠莲同金凤亦在哭喊呼叫,郑丽丝也在竭尽全力,站起来踏着盘旋而急骤的步法,

全身大汗的弹着琵琶。

陈方早已迫近郑雷,但是却不敢下手。

只有从郑丽丝指缝间,滚出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琴声,引起了郑雷的注意,他好似

在倾听,又东张西望的好象在寻觅。

于是,众人都静下来,希望他能在这琴声中,恢复昔日的神志。

郑丽丝此时已经站在崖边,停步不动,粉颊上汗泪狼藉,急雨似的琵琶声,已变成

如牧人在声声不息的,召唤迷途羔羊似的凄凉曲调。

郑雷愣住了,神色间有些茫然,偶尔掠过一抹智慧之色。他环视周围,似乎是第一

次看到郑丽丝,脸上有一股闪烁不定,迷惘而有喜悦之色,盯视着她。

郑丽丝知道机不可失,玉指一滑,曲调又转为窃窃语,慢捻心声,幽情不绝,宛转

缠绵的哀怨之声。

配合着这爱的心声,郑丽丝发出柔媚而亲切的声音道:“大哥哥,我是郑丽丝!”

郑雷呆痴一怔,看来他还是不大明白。

郑丽丝又道:“大哥哥,我已经长大了呀!”此时她弹出的琴声,更加悱侧动人。

郑雷脸上尴尬地一笑,但立刻又变得茫然呆立。

郑丽丝仍继续不断的弹着,又随着曲调的节奏柔声道:“大哥哥,他是麟弟弟,你

快放下他!”

郑雷果然望望手中的金麟,手一松,金麟就萎缩地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金凤嘴一张,险些就哭出声,她赶快用手按住嘴,轻声道:“翠姊姊,我们过去看

看。”

翠莲点点头,她们各捡起几块石头在手,准备郑雷一走开时,就好纵身过谷。

此时,郑丽丝脸上泛起极美的微笑道:“大哥哥,你过来,你的小娇丽丝长大了呀,

你不过来看看我吗?”

郑雷脸上虽然仍是犹疑不定之色,但足下已转身缓缓的走向崖边。

翠莲和金凤同时纵身而起,抛出石块,学着金麟一样,跃过了绝谷,落到金麟身边,

陈方也走了过来,三人蹲下身子,在察视就像死过去的金麟。

郑雷连头也不回,走到崖边,怔怔的望着对岸的郑丽丝,郑丽丝看到他这神志不清

的情形,忍不住又含泪娇声道:“大哥哥,小娇丽丝长大了,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不叫

娇丽丝,我已经跟着哥哥姓郑,叫郑丽丝了!”

郑雷傻傻地一笑,双眼望上一翻,回忆似乎在他脑子里一掠即逝,又愣愣的望着郑

丽丝。

郑丽丝几乎计穷了,但是她的轻功又不足以过崖,她弹着琴缓缓坐下道:“大哥哥,

你坐下,你的郑丽丝弹琵琶给你听。”

郑雷显得很乖的坐下,郑丽丝弹出的琴声,立刻又转变为春风轻拂,流水下滩,黄

莺百啭,娇欢媚笑,热情洋溢的韵调。

郑雷望着千娇百媚的郑丽丝,笑意盎然,显然已经身心都溶合在这天真活泼的情调

中,他时而皱眉,时而睨眼轮视,似乎极力搜索那渺茫而遥远的记忆。

翠莲和金凤不时斜睨郑雷,看到他已经为郑丽丝的琴声所控制,心中暗喜,但是始

终找不出金麟的伤势,又感到十分焦灼,金凤含泪咽声道:“伯母,这,这,这怎么

办?”

陈方沉吟一下道:“你弟弟虽然昏迷不醒,但呼吸均匀,看来并未受重伤。”

她回首指着对岸的郑丽丝又道:“她就是小女王娇丽丝?”翠莲道:“妈妈,是

的。”

翠莲叫陈方妈妈,陈方一怔,但此时亦来不及查问这些,她急急又道:“只有她能

控制雷儿,我们快设法把她接过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