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 六 章 老尼授功

作者:秋梦痕

方芳跟她妈妈学习武功,唯独一套“正反剑法”,方芳学得有精到之处。

这套剑法,每一招都是两式,不是先反后正,就是先正后反,令敌人不易识别,防

不胜防。

方芳大叫一声“神龙行云看剑”以后,六个蒙面人同时一怔,方芳依然还是无法识

别出谁是“神龙行云”。

一计不成,方芳恨不得要把蒙面人一个个碎骨分尸,方消心头之恨;她也不管谁是

“神龙行云”,劈头一剑“反手投云”,一反一正,一招两式就向近旁的蒙面人递到。

两式合为一招,快得惊人,一反一正,怪得吓人,当面这个蒙面人,虽然一时手忙

足乱,未伤在方芳剑下,但一招受制,方芳得理不饶人“嗖嗖嗖”一连三剑,正正反反,

反反正正,弄得蒙面人防不胜防,黑袍被挑破了几大块。

方芳这套“正反剑法”,一旦施展出来,奇招怪式,立见功效,但却惹得其余五个

蒙面人,倏然停手不战,俱围了上来,把方芳围在当中。

这六个蒙面人,都是高手,方芳一套剑法,虽然能奏效于一时,但二三十招一过,

立刻捉襟见肘,有应接不暇之势。

郑雷明知加上自己,这一场打斗亦是败多胜少,他眼看方芳危险,急中生智,他从

“飞龙身法”中体会出一套“游龙身法”,两足交错,身如游龙,一滑溜就溜进了战围。

如此一来,郑雷替方芳牵制了一半敌人,方芳一套“正反剑法”,又声势大振,舞

得风雨不透,奇招迭出。

郑雷则靠他的“混元指功”,指劲如丝,在不易觉察时,专攻敌人要害。

就凭郑雷和方芳两人之力,在紧张激烈之中,总算把这场必败的打斗,扭转成不胜

不败之局。

但是,这六个蒙面人中,究竟有没有“神龙行云”其人?他们为何又自相残杀?如

果不是,他们为何要替“神龙行云”背黑锅?

郑雷边打边想,既打不赢亦想不透!时间一久,“混元指功”和“正反剑法”都渐

渐失效,圈子越来越小,六柄闪闪长剑,直在二人身上要害晃来晃去,眼看非伤即亡,

难逃此劫!

倏然,郑雷耳边响起了极微细的声音,只听一个苍劲的声音道:“娃娃,攻他们的

双眼!”

郑雷一想:“对呀!我这混元指功如攻敌人的眼睛,不正找到了弱点!”

郑雷身法突变,一式“八方风雨”,两手上下翻飞,五指连弹,“混元指功”如蚕

吐丝,绕场施出,专攻几个蒙面人的眼睛。

这一下,所有蒙面人顿然有了奇异的感觉,都好像金光乱问,有无数小虫在眼前飞

舞,弄得眼花缭乱,肉眼难睁。

如此一来,蒙面人被这幻景所影响,不免就乱了章法,虽然一时还不至于落败,但

在方芳“正反剑法”趁机抢攻之下,立即险象环生。

六个蒙面人,突然反剑归鞘,一律用拳封,用掌劈,联手向郑雷推出。

一时掌风呼啸,势如排山倒海,震得殿内物件纷飞,梁柱“嘎嘎”作响。

如果郑雷的“混元指功”高过六人的内功造诣,则能穿过掌势劲墙,攻无不克,战

无不胜。

但是,郑雷才不过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孺子,究竟修为火候俱不够,所以立即变攻为

守,只得靠灵巧的身法和掌法,躲闪避让,苟延残喘于一时。

方芳一看郑雷满头是汗,危在旦夕,心里一急,一下从郑雷的身影中窜出,把一套

最后绝艺“俱伤剑法”陡然施出。所谓“俱伤剑法”就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意思,一

味只攻不守的打法。

她这种豁着性命的打法,总算使郑雷喘过一口气来。

一声“轰隆”巨响,地震山摇,大殿突然从中震塌,梁柱折断,砖瓦齐飞,尘土飞

扬。

人群四处乱窜,六个蒙面人竟趁此纷乱之际,逃窜无踪。郑雷大惊,拉着方劳道:

“不得了!”

郑雷看看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郑雷一按方芳,身形腾空而起,跃到殿檐上察看

下,立即飘身落下,拉着方芳就往殿后奔去。

跑到先前的花园中,找遍了楼台亭阁,不见一个人影,不禁跺足道:“迟了,又返

了一步!”

方芳道:“你说的是谁?”

郑雷道:“神龙行云和紫云山庄庄主呀!”

方芳讶然道:“神龙行云何时来到?”

郑雷道:“刚才大殿震塌,那不就是神龙行云来到的征兆?”

方芳道:“人呢?”

郑雷急得直跺足道:“跑了!跑了!”

方芳不知如何处理,只好默然不语。

郑雷一想,留此无益。

乃道:“走吧,我们回香口镇再说吧!”

方芳点点头,于是二人急急出庙,居高临下看去,只见无数的善男信女,都急急下

山而去。

突然方芳尖叫一声:“有了!”拉着郑雷反身就向“娘娘庙”跑回去。

郑雷不知其所以然,莫名其妙的被方芳拉着跑,急道:“姊姊,回去干什么?”

方芳道:“我们为什么不问住持老尼。”

郑雷道:“问她作甚?”

方芳道:“乌蓬船的舵把子既在庙中出现,难道她不知道来龙去脉?”

二人三步并着两步,跳进了大门,先往大殿一看,不见一人,然后跑到殿后,往禅

堂经房寻找。刚刚走到禅堂门口,两人登时吓得寒毛直竖,“蹬蹬蹬”的退了三大步,

呆在禅房门口。

原来禅堂内横七竖八倒卧了九具女尼的尸体,九颗血淋淋的人头钉在墙上,中间又

是一幅“神龙行云图”。他们旋又走到第二间禅房门口,更加使得她们悲愤难抑,热泪

盈眶,气愤填膺。

原来又是同样的九具尸体,同样的九颗人头钉在墙上,同样的中间又是一幅“神龙

行云图”。

他们挨房查察,一直走过九间房门,所遭的情形完全一样,一共是九九八十一具尸

体,八十一颗人头,九幅“神龙行云图”。

最后,郑雷和方芳二人,发觉在八十一具尸体中,惟独披红袈裟的老尼,未遭劫难。

这又是一件令人难以臆测的事!

当他们失望而颓丧地走到最后一间排禅房时,不由一怔,禅床上盘膝坐定的,可不

正是披红袈裟的老尼?

只见老尼两手合什,双卧低垂,似已入定,连动亦不动,好像她根本不知惨案的发

生!

郑雷缓缓走进掸房,几乎是一寸一分地向床前走去。离床前不远,郑雷向老尼施扎

一揖道:“前辈,在下郑雷求见!”良久,老尼的眼睛仍是紧闭着,连眨都没有眨一下。

方劳此时亦轻轻飘身而进,站在郑雷一起,注视着老尼的变化。

郑雷心中暗暗称奇,乃大声说道:“老前辈,在下郑雷求见!”老尼对郑雷所说的

话,犹似未闻,仍然一动不动地盘坐着。

郑雷一想:“我再叫一声,如果她仍不置理,必然是惊骇过度,坐化仙逝了!”

于是,郑雷又道:“前辈!在下郑雷,有事求见……”

老尼沉声喝道:“你知道这娃儿是谁?”“神龙行云”吼问道:“他是谁?”这声

音不像龙吟,简直是虎吼,闻之令人亡魂丧胆。

老尼冷笑道:“他叫小飞龙郑雷。”紧接着老尼又用传音入密的声音道:“娃儿!

尽管发掌!”“小飞龙?郑雷!”就在“神龙行云”吃惊地自语之时,郑雷猝然发掌,

掌风如涛,破空直往“神龙行云”胸前涌去。

“神龙行云”并不立即还手,一阵哈哈大笑,道:“老婆子!你想用这小娃儿做挡

箭牌?哈哈哈哈……”

他单掌缓缓推出,将郑雷汇集了老尼的功力,硬生生地给挡了回去。

郑雷感到一阵血气翻涌,眼冒金星,直想呕吐,同时感到老尼全身在晃动,而自百

汇穴导引而入的功力,亦似乎完全终止。

如果这时“神龙行云”再继续推出一招半式,郑雷与老尼均非当场毙命不可。

然而“神龙行云”似乎有一件大事在犹疑不决,两眼直楞楞的盯视着郑雷,双掌缓

缓的抬起。

郑雷感到老尼全身都在抖,但来自老尼手心的热力,如长江大海里的巨浪,绵绵涌

到。

郑雷耳边响起老尼微弱的声音道:“小娃儿,快先下手为强,不然你我全难逃毒

手!”

郑雷哪里知道天高地厚,他就讨厌“神龙行云”凶光闪闪的眼睛,他突然双手拖出

“混元指功”,猝然而发,疾攻对方的双眼。

“神龙行云”双手一挥将“混元指功”化解于无形,郑雷暗叫一声“完了”!只好

闭目等死。

郑雷闭目很久,仍没有听见对方有丝毫动静,睁眼一看“神龙行云”早已不知去向,

老尼按在郑雷头顶上的手,亦渐渐冷却松弛,只听方芳在身后叫道:“前辈!前辈!”

郑雷感到老尼按在自己头顶的手,已经渐渐下滑,郑雷跃身而起,回头一看,不禁珠泪

盈眶,呆立当地。

原来老尼为了拼出最后余力,想慾藉郑雷之手,以抵御“神龙行云”,但因行功过

快,顿成虚脱,方芳、郑雷丽人都扶不住,她已经力尽而死了。

方芳哭了,郑雷更加悲痛慾绝。约过盏茶工夫,二人始停止饮泣,将老尼及所有尸

体人头一一埋葬,最后他们在老尼坟前竖起一块石碑,郑雷沉思片刻,含泪运功就想在

碑上刻字。

以郑雷的“混元指功”,要在碑上刻字,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当郑雷刚刚举

手一划之际,他愣了!

郑雷这一惊骇,不免两脚一软,险些儿倒下。

方芳不知其所以然,只诧异的看着郑雷。

郑雷又双指并伸,眼一瞪,疾向石碑划去。

石碑平滑,丝毫未见痕迹!

郑雷双手颓然下垂,长叹一声道:“完了!”

方芳急切问道:“弟弟,怎么回事?”

郑雷摇摇头道:“我的‘混元指功’无故地失效了!”

方方惊讶地道:“是不是受了神龙行云的一掌?”

郑雷提神运气一阵之后,道:“不像是。”

方芳道:“是不是老尼的导引错误?”

郑雷摇摇头道:“我浑身有充沛和浑厚之力,我觉得我的内功大有进境。但是,就

是施展不出来!”

方芳道:“你再试试看!”

郑雷盘膝坐在地上,凝神守一,引气丹田,心里默念着:“冲三关,破天台、绕华

盖、退七脉……”

当一股雄厚充足的热流,循“冲破而退”的要诀而至七脉时,郑雷一连念了好遍

“退七脉”,忽然跃起,拉着方芳道:“姊姊,有了,原来老尼在传我内功时,因至最

后一关遇七脉时,老尼即已力竭气馁,所以使得我全身罡气与他老人家开顶导引而入之

气,同时停滞在七脉不前,因此,使得我的混元指功和老尼导引之内功,俱无法施出。”

方芳惶恐地道:“弟弟,那怎么办?”

郑雷道:“因我自己无能为……”

郑雷话还没有讲完全,身后突然有人发话道:“小子,你退七脉,老子叫你九死一

生!”此时方芳颤抖,才叫出声,“神龙行云!”

方芳正想转身还击,忽感到平地生波,掌劲如泰山压顶,郑雷一阵晕眩,血气翻涌,

口喷血箭,立即倒毙当场。方芳气急攻心,长剑出鞘,一招“俱伤剑法”中最利害一招

“两仪化太极”诡妙绝伦,快逾石火,就向“神龙行云”疾攻而去。

剑尖所至,“神龙行云”早已杳如黄鹤。

方芳一剑落空,由于悲伤气过度,两眼一黑,收势不住,人亦晕倒在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