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六十一章 悲剧之谜

作者:秋梦痕

陈方一言未毕,郑丽丝的琵琶突然发出一阵雷电交鸣之声音,使人一听就知道不同

凡响。

众人不由得注意着场中的郑雷,果然见他随着琴声的变化,陡的施出妙不可言的一

招。

这是“灵猿掌法”中手足齐施的招式,两手分施“啸聚山林”和“南面称王”两招,

两足则分施“灵猿上树”和“花果得道”两招,合四招为一式,合四股内劲同时乍涌而

出,这种威力简直无可比拟。

神龙行云全身鼓足了护身罡气,显然都不足以与这一招抗衡,当郑雷的劲势如狂飘

扫至,神龙行云的身子,就好象一片寒秋落叶,又好象茫茫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着狂

飙飞舞,在劲浪中摇晃浮沉。

这时身不由主的神龙行云,在晃荡中却发出了由衷的笑声,使得围观诸人,对这场

惊险万分的打斗,都有了轻松而奇异的感觉。

神龙行云的笑声一止,这场中打斗的两人,突然有了令人惊奇的变化。

郑雷突然有了虚脱的迹象,显得后力不继,几经摇晃才勉强站定,但已经大汗淋漓,

全身湿透,显得垂头丧气,酸软无力的样子。

神龙行云一个身不由主的身子,在郑雷劲力减退之际,才稳住身形,退出两丈外,

盘膝坐在地上运功调息,看来已经负了内伤。

郑雷竟然胜了神龙行云,这简直大出意料之外,翠莲等都跃身站起,不胜惊喜,郑

丽丝的琴声又一变,更加杀气冲天,而且她嘴里还随着琴声吟道:“神龙行云是魔王,

杀之成名天下扬。”

郑雷听到郑丽丝的琴声和吟词,低垂胸前的头,猛的一抬,两眼暴射精光,周身骨

骸爆响,杀机陡炽,额上汗滴有声,踉踉跄跄就向盘膝闭目的神龙行云走去。

谁也看得出来,郑雷在琴声鼓舞之下,全不顾江湖规矩,要趁神龙行云失去抵抗力

之时,下手除去他。

翠莲和金凤心中正犹豫着,不知对眼前的二岛主究竟应该如何?

她们正犹豫不决中,突然坐在地上的陈方,身形凭空飞起,快逾鹰隼,窜到郑丽丝

面前,伸手就把玉石琵琶夺过,然后又掷给郑丽丝,怒喊道:“停止!停止!”一言未

毕,陈方一个窈窕的身影,又已经向郑雷飞去。

此时,郑雷已经摇晃着走到神龙行云面前,正举起颤抖得很厉害的右掌,要向神龙

行云的头上劈下。

突的琴声一停,陈方还掠空未至之际,郑雷没有了琴声的鼓舞,一只抖颤的右臂,

立即软软垂下身子摇晃几下,踉跄退后两三步,一跤晕倒地上。

陈方先落在郑雷身边,察视郑雷几眼,此时翠莲等四人都已经围在郑雷四周,陈方

始眼望着翠莲道:“不要紧,大功告成,你们只要帮助他推血顺气就可以了!”

说罢,陈方即走到神龙行云身后,亦盘膝坐定,举起右掌缓缓抵住神龙行云灵台穴

上,神龙行云一怔,但并未睁眼,他一张苍白的脸,渐渐泛起淡淡的润色。

翠莲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愕然,不知陈方为何以敌人为重?舍郑雷而

去救神龙行云?但是她们不便启齿相询,只是形之于色,她们亦惟恐陈方责怪,所以她

们赶快侧脸背过陈方,装着不经意的样子。

翠莲赶快替郑雷把前襟解开,摸出绸巾,替郑雷抹着胸前和脸上的汗,然后才卷起

袖子,一只玉手在郑雷的胸腹间开始轻揉慢推,为郑雷顺气推血。

推了一阵,昏迷中一直气喘吁吁的郑雷,才渐渐显得呼吸均匀,气息平和起来。

此时,郑丽丝和金凤坐在郑雷的两侧,不声不响的流泪,而金麟则站在神龙行云的

面前,瞪眼看着神龙行云不动。

陈方睁眼望着金麟一笑,又复闭上眼睛,继续运功不动。

大约过一顿饭的时间,神龙行云首先调息复原,他站了来,向陈方顿首示谢,然后

走到郑雷面前,伸手递给翠莲两颗丸葯道:“你用津液渡入他的腹内,他立刻就会醒

来。”

翠莲接过丸葯,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回首想看看陈方的脸色,陈方似乎未予置

理,她只望着向他走来的神龙行云。

陈方向神龙行云道:“你还不走?”

神龙行云道:“我等他醒来。”

翠莲看到这里,她知道不会有差错,忙把丸葯放到自己口里咬碎,包满了津液,伏

到郑雷胸前,嘴对嘴的,运气将丸葯催送到郑雷腹内,然后又蹲身轻轻为郑雷揉着肚。

片刻,郑雷肚里一阵响动,双眼慢慢睁开,眨眨眼看看三人,然后他捧着郑丽丝的

脸儿看了又看,忽然把她搂在怀里坐起道:“娇丽丝,你真的长大了?”

三人全愣住了,迷失本性的郑雷,本来说要三月才能恢复本性,为什么他醒过来就

认识郑丽丝了呢?

翠莲一怔后立刻问道:“郑哥哥,你认识我吗?”

金凤亦接口问道:“郑哥哥,你认识我吗?”

郑雷奇怪地大笑道:“你们问得真好笑,我怎么会不认识你们呢?”

三人不胜惊喜,知道郑雷果然复苏本性,翠莲和金凤都紧紧抱住郑雷的头,全高兴

得直淌眼泪。

他们四人正在喜不自胜,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的时候,陈方与神龙行云双双亦向郑雷

走来,郑雷推开三人,先惊叫一声:“妈妈!”然后跃起瞪着神龙行云,神色间有说不

出的惊疑和悲愤。

翠莲想起刚才郑雷倒下,陈方所说的“大功告成”,和适才神龙行云的两粒丸葯,

她恍然醒悟,郑雷的提前恢复本性,他们显然都事先知道,而同神龙行云的一场打斗,

则是主要关键所在,她赶快在郑雷耳边道:“他是二岛主,又是他救了你。”

郑雷虽然不明白自己发狂的经过,但自己刚才躺在地上醒来,翠莲他们抱着他喜极

而泣,这情景他猜亦猜得到,自己一定是九死一生的负了重伤,经人救醒,郑雷听翠莲

如此一说,先是一怔,突然流着泪。

扑跑在神龙行云面前泣道:“郑雷叩谢二岛主,多次救命之恩!”

众人以为郑雷是感激而泣,其实不是,郑雷是为看到陈方与二岛主在一起,一想起

他那日在龙虎山后,看到蒙了面的陈方与神龙行云依偎的情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悲

愤,所以才悲痛落泪,当然没有人知道他哭泣的原因。

他拜谢站起,又向陈方一揖后,拉着翠莲她们道:“走,我们回去。”

郑雷这种冷冰冰反常的态度,没有一个人猜得出是何道理?因为龙虎山后的那件事,

郑雷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提起过。被郑雷拉着的翠莲她们,感到有点尴尬,走也不是,不

走也不是。

翠莲她们正在为难之际,神龙行云出声道:“郑雷,我等你醒来,以为你有很多话

要问我,你为何急着要离去?”

郑雷停身擦了几下眼泪,回身望着神龙行云道:“二岛主,我真的问什么你都会告

诉我吗?”

神龙行云点点头道:“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说着他就坐了下来。

于是,大家围着神龙行云坐了下来,陈方则一人远远走到芳芳边坐下,好象有什么

隐忧,而不愿参与这件事。

郑雷看看陈方神色间有一些疑惑和忧虑,然后才回首向神龙行云道:“我想知道我

父亲的死因?”

神龙行云虽然只有两只眼露在外面,但从他眼珠的转动,知道他对这第一个问题,

答复时当有一阵考虑,他道:“我同岛主是同胞兄弟,但我们家中同紫云庄是世仇,互

相反复报复已经有好几代了,但在我看来,这种先人的仇恨没有再继续的必要,但是大

岛主则不然,他誓言一定要报仇,我们四人争论之下,最后决定这仇恨只到陈方为止,

陈方以下的则不计较。”

神龙行云停了一停,环视众人一眼后又道:“所以在我们这一代,又有世交的情谊,

又有世仇的记恨因此往往产生了很多误会,郑飞龙就是在误会下自杀的。”

郑雷冷冷地道:“难道他不是受逼才出此下策?”

神龙行云回眸望望远远的陈方一眼,才道:“误会往往会造成很多疑虑,你的怀疑

亦就是因为不知道内中详情而生,在郑飞龙自杀之前的一段经过,你妈妈说她会告诉你,

我现在只从郑飞龙自杀那天说起。”

郑雷道:“为什么要我妈妈来说?”

神龙行云道:“这是你妈妈的意想,也许你会奇怪,我会很听你妈妈的话?”

郑雷重重的“嗯”了一声,神龙行云立即又道:“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不是世仇的

话,我和你妈妈也许早已如愿了!”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后,继道:“不要扯远了,那天晚上先是大岛主到翡翠谷,我说

过他不会向你们寻仇,如果要寻仇,他会连你亦杀掉。”

郑雷急道:“那他在魔岛鬼城时,为什么要杀我?”

神龙行云温和道:“那是岛规,但是仍然让我救走了你和芳芳,如果他存心杀你,

我带着你们两人,亦难逃出他的掌握?”

郑雷道:“那他到翡翠谷作甚?”

神龙行云道:“他只是想逼问陈平藏匿之处,但是他不应该多事,问起你的妈妈。”

郑雷道:“为什么是多事?”

神龙行云声音低沉道:“陈平藏匿之处,郑飞龙不肯说,你妈妈在哪里,连他亦不

知道,大岛主与陈家的人,从不讲话,你想他问你妈妈岂不是多事?”

他们发生了争论,因为争论又勾起郑飞龙他伤心的往事,等到大岛主离开后,我赶

到时,郑飞龙以为大岛主重返,立即自击天灵盖自杀,我阻止都来不及了!”

说罢喟然长叹。

郑雷听他提起爸爸的死,不禁潸然泪下,但他同时又听到神龙行云的话中,有很多

故意隐讳不肯明说之处,他实在感到难以忍耐,冲口而出道:“我的妈妈何劳你们动问?

如果你们不去翡翠谷,我爸爸虽有伤心往事,亦不会自杀,这不明明是你们逼死他的,

事实俱在,你再诡辩亦难以掩饰!”

神龙行云陡然站起,怒道:“娃娃,你怎能对我如此讲话?”

郑雷亦倏的跃起,并指如戟的指着神龙行云道:“我为何不能,不管你用什么理由

掩饰,不管你如何用心故意施恩于我,我却非报父仇不可,你们早晚有一天会是我掌下

冤魂!”

神龙行云两眼怒目凝视,显然愤怒已极,他沉声道:“娃娃,你别目空一切,我能

成全你,我亦能毁掉你!”

郑雷双掌一翻迈前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宁肯让你毁了我,亦不愿让你侮

辱我!”他最后这句话,就是暗指的龙虎山后那件事。

说罢,郑雷“啪”的就推出一掌。

他掌劲刚吐,陡然眼前两个黑影一闪而至,郑雷尚未看清,翠莲等的惊叫声已起,

郑雷迅捷的一圈一抓,总算把吐出的内力,大部化解,剩余的劲力,如春风一样拂动了

来人的衣袂裙角,显得那么婀娜多姿。

原来,落在郑雷面前的是陈方和芳芳。

郑雷看到刚才还昏迷在地的芳芳,已经醒来,他望着她脸上的脸巾,他想起陈方说

神龙行云对她下毒的话,他一时之间心里说不出是恩怨不清,还是悲愤莫名,只怔怔的

望着芳芳。

陈方先是对郑雷怒目相视,后来眼色又变得温柔起来道:“雷儿,你不得对二岛主

无礼!”

郑雷一腔说不出委屈,终于一下扑到陈方肩上,他只喊出一声:“妈妈!”就痛哭

失声,说不出话了!

陈方亦抱着郑雷,显得万分慈爱的在饮泣着。

神龙行云站在陈方身后,低垂着头,显得不胜唏嘘感慨的模样。

郑丽丝对这件事的曲折,只是感到迷惑,金麟则是无所用心的跟着郑雷的情感转变,

翠莲和金凤则感到这件事复杂而神秘,这件事开始显然就是一个悲剧。

神龙行云走到陈方身侧道:“方……我……”

陈方赶快向他示意阻止,然后轻轻捧起郑雷的脸,替他擦拭着泪水,柔声道:“雷

儿,你不想见姊姊吗?你把她面巾扯下。”

郑雷听了既惊且喜,伸手就把芳芳面巾扯去。

在他想象中,芳芳脸上一定很难看,但一揭开之后,芳芳依然如旧,仍然是那么美

得逼人。

郑雷高兴得一下抱着芳芳道:“姊姊,你完全好了?”

芳芳抱着郑雷只是默默地流泪,一句话亦不说。

郑雷则感情激动的又道:“姊姊,你一定吃了很多苦,你是怎么复原的?”

陈方在旁道:“雷儿,是二岛主救了你姊姊。”

郑雷仰着泪脸,哭求的喊道:“又是他!又是他?他逼死我父亲,为什么要连连施

惠于我们?他们两个神龙行云,为什么一样的打扮,两样的心肠?一个下毒,一个施恩,

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神龙行云沉声道:“娃娃,你有一天会明白的。”郑雷道:“不,我现在就要明

白。”

神龙行云道:“现在来不及了,你外公陈平昨夜已经失去古刹平原,现在已退守后

山,大岛主早就想到后山这条路,如果阴阳泉洞被他找到,陈平等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郑雷怒道:“你既然知道阴阳泉洞,大岛主他会不知道?”

神龙行云退后几步道:“无暇多说,娃娃!你赶快去找神龙剑去吧!”人随声起,

话说完他已经在三丈开外,向来路消逝了。

陈方道:“走,我们赶快回去,有些事,我回去再告诉你。”

他们一行六人纵身过谷,向阴阳泉洞奔去。

等他们奔到树林时,天已经又近黄昏。

他们刚要进人林中,突见林中人影一闪,翠莲急道:“围住他,别让他跑掉!”

众人立即展开,分别兜围上去,但那人身形好快,他藉着树木的掩护,只两三个闪

身已经窜出包围圈,向林中逃去。

这时大家都看清楚了,那是一个黑衣蒙面人,果然神龙行云派的人已经到了林中。

郑雷一式“飞龙身法”融合“浮光掠影”的绝顶轻功,他身形就象一缕青烟,盘旋

在错杂的树木间,追了过去。

还相差两丈余,郑雷正要发掌之际,那人竟然突然停了下来,这倒使得郑雷不胜惊

奇,他只好运劲不吐,看看这人的意向。

郑雷双掌蓄势戒备,身形仍急驰而前,眼看离那人已经不到一丈,陈方和翠莲已经

从他的左右截到。

那蒙面人急促地道:“小飞龙,快随我来!”

这一声,使得快接近的三人,都不敢出手,蒙面人又如兔脱似的前奔,大家只得紧

紧的跟在他身后奔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