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六十二章 情的纠缠

作者:秋梦痕

蒙面人跑到丛林深处,在一棵大树下停住。

除陈方母女和郑丽丝留在后面以外,郑雷等四人立即上前把他围了起来。

四人缓缓的向蒙面人逼近,在这种情况下,郑雷只要一发掌,就能把蒙面人击毙,

但是刚才明明是蒙面人引他们到此,所以他迟迟没有下手。

蒙面人四周望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在下李行,叩见恩人郑少侠。”

郑雷一怔之后道:“你是谁?”

蒙面人仰首轻声道:“在下金弓庄主李行。”

郑雷“啊”了一声,急道:“庄主请起,你怎么也是这等装扮?”

李行站起,叹道:“我们被逼不得不如此。”

他顿了一顿又道:“有段时间,神龙行云在江湖上以和事佬的姿态出现,很多人上

了他的当,郑少侠曾亲眼看见,我们都因退于他的威势,不得不喝下那一杯水,那就是

一种强烈性毒葯,然后他给我们一张纸条,限我们严守秘密,在八月十五日以前,率领

帮众赶到龙虎山,那纸条就是解葯,我们必须立刻吞下那纸条,生命才能延至八月十五

不死。”

郑雷道:“那白湖帮主金乌帮主、鄱阳血魔和大同教主他们也都来了?”

李行点头应道:“来了,但因神龙行云的规定,我们连惯用的兵刃都不许带,所以

别人认不出我们是谁。”

翠莲道:“我们初与你们在天师府前一战时,好象你们全迷失了本性,为何你没有

呢?”

李行道:“就是因为那一战失败以后,神龙行云才感到指挥的人太少,才成立四公

八堂三十二将军,这些人才被恢复本性,而成为领导人物。”

郑雷道:“请问庄主现在是……”

李行接道:“我也被算是堂主之一!”

翠莲道:“那还有其他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李行道:“据我所知,血湖帮主张道琴,南湖帮主龙也夫,鄱阳血魔,金乌帮主邝

达等都已是堂主,邝达昨晚已被神龙行云除去了,大同教主则封为四公之—……”

他摇摇头叹了一声,接道:“据说这些人中,神龙行云安排了很多亲信人物,所以

有的人往往被不明不白的处死,因此人人自危,大家都蒙了面,不认识的人谁也不敢相

信谁。私相交谈,吐露真名的都是犯规处死!”

翠莲道:“你为何有机会单独到此呢?”

李行道:“昨晚陈平已败退这后山上,神龙行云决计飞渡天堑,要从这后山偷袭陈

平。”

翠莲急道:“请问庄主,陈平方面伤亡如何?”

李行道:“遗尸百余具,其余的人都完全撤至山上了。”

翠莲叹道:“多九公一定没有按照我们的计划实施!”

李行继道:“但是神龙行云昨晚可碰到了一个劲敌,那人与神龙行云公然独战了百

招。听说那人是闻名江湖的神医张道泉。”

郑雷道:“啊!他也来了。”

李行道:“我上次来探这条路,就发现了这谷中的那根梁,但当时另外两人回去都

没有禀报,所以我也佯装不知,这次神龙行云分配很多人来寻找这绝谷的通道,我想那

石梁一定会有人发觉,恐怕再不能隐瞒了!”

翠莲走至郑雷身边,轻声道:“那二岛主所说的,他不知阴阳洞,果然不错了?”

郑雷点点头,表示同意。

翠莲又向李行道:“你知道神龙行云会在什么时候发动偷袭?”

李行道:“我想在这两三天内,神龙行云还要来亲自察看一次。”

郑雷道:“你有没有机会再出来替我们报信?”

李行沉思了一阵,道:“这很难说。”

陈方在后面道:“雷儿,不必要庄主再来了,那很危险。”

李行急道:“我得赶快回去了,郑少侠你们好好准备吧!”

说罢,即揖别而去。

此时,天近黄昏,树高校密,林中己显得黑沉沉有一股阴森之气。

他们一行七人,一路蹑伏跃行,急趋阴阳泉洞口,在大树周围察视一遍,觉得并无

异样,看来这洞口并未为人发现。

郑雷轻声向陈方和芳芳道:“妈妈,姊姊,跟我来。”

郑雷惟恐洞内有敌人,所以领先纵身上树,鱼贯跃入洞中,翠莲殿后,他们进入洞

中立即将洞封闭。

金凤和翠莲取出食物,大家围坐而食。

他们在吃食中首先就谈论到应付神龙行云偷袭的问题。

大家一致认为,神龙行云偷袭,必然是前后夹袭。

金凤首先道:“我们是不是赶快通知多九公,退守乱石阵?”

翠莲道:“凭占天险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入,我们只要守住那石梁,谅他们也无法

攻入。”

翠莲看了看金凤又道:“麟弟弟,你到洞外树上瞭望,芳芳姊姊恐怕余毒未清,三

妹陪她去池中沐浴,二岛主说神龙剑在这洞中,我们只要找到神龙剑,武林双宝出世,

我们就一定能稳操胜券了!”

说罢,金凤摆好瓷盘,洞门大开,金麟出去,郑丽丝和芳芳向后洞而去,翠莲则领

着陈方和郑雷到右面洞室内,指着石床上完整的骷髅道:“玉石琵琶是在左面洞室发现,

按说神龙剑应该在这间室内,但是这间室内都找遍了,实在找不到可以藏得住几尺长的

宝剑的地方?”

陈方只在室中随意看看道:“我看不必找了,宝物是有能者居之,如果获得宝物而

不能以德服天下,反而会促祸患临身。”

郑雷一听,当然知道陈方言外之意,不由得叫了一声:

“妈妈……”

还没有说下去,陈方立即接说道:“我们只要洞悉敌人的阴谋,所谓知己知彼,百

战百胜,没有宝物也是一样,我知道你们住在这里就可以了,我出去打探,一有消息,

我会立即告诉你们。”

郑雷知道她又要离去,满脸企求之色的道:“妈妈……”刚走出室门的陈方,好象

早已知道郑雷要讲什么?

立即回首说道:“雷儿,水到渠成,有些事如果求其自然发展,你会感到更快乐些,

要说的话,以后慢慢再讲!”

说罢,她快步飘身,就往洞外走去,郑雷泪盈盈的随在陈方身后,翠莲和金凤亦然

默默地走出洞外。

金麟看见他们出来,只说了一句;“没有动静。”

陈方一句话亦没说,只微微一回首就飘身下树,消失在黑暗中。

郑雷立在树上,一直痴痴的望着陈方的去问,呆呆不动,眼角上静静的淌着眼泪,

翠莲她们都在他身后,没有发现,但翠莲预料得到,此时郑雷必然是感慨万瑞,满腔哀

怨难以言述。

她轻轻一跃,站到郑雷身侧,轻声道:“哥哥,我们回洞去吧!”

郑雷仍然末动,停了好久,才幽怨道:“你们先回去,我等一下就来!”

翠莲回首示意叫金凤回去,然后拉拉郑雷道:“哥哥,走,我们找个地方静静的休

息一下。”

他们跃到一株枝叶茂密的树上,翠莲靠在郑雷怀里,自动的将郑雷因放她而中毒发

狂,今天由于郑丽丝琴声的帮助,二岛主趁机教导郑雷武功,以功散毒救了郑雷,以及

她同金凤发现芳芳在堡塔内,被二岛主放出的一些疑点,娓娓的讲了出来。

郑雷等她讲完,要她去找芳芳来一谈。

他等芳芳跃近,叫道:“姊姊!”

芳芳没有回答,只是幽幽的坐落在郑雷对面树枝上,显得那么闷闷不乐不胜哀怨的

样子,与从前的天真活泼好象完全变了一个人。

二人久久相对无言,郑雷一下扑到芳芳怀里说道:“姊姊……”一腔幽怨,他不知

该从何说起。

芳芳只是抚着郑雷的头,抽泣着,她恨不得流尽满腔的泪水,郑雷知道芳芳在哭。

他侧着头道:“姊姊,我知道你恨我!”

芳芳道:“我不恨你,我恨命运。”

郑雷道:“我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该这么快长大了!”

芳芳叹道:“以前我们不知是姊弟时,你又没有长大,我常常有越出姊弟范围的心

理时,自己警告自己,我要好好爱护他,就象是他姊姊一样。”

“而今真是姊弟时,我倒反而觉得老天爷是多事了!”

她说完即又轻笑起来。

郑雷听到芳芳的笑声,仰起脸望着她道:“姊姊,我也是一样,我以前真把你当姊

姊,如今真是姊弟时,我又不想你是我姊姊了!”

二人抱在一起,都笑了,这一笑消除了他们多日来,心中因突变而存在的生疏之感,

真正姊弟间的感情,才重新开始滋生。

芳芳沉吟一下道:“弟弟!龙虎山上死在你怀里的女子是谁?”

郑雷道:“那是在饶州遇到的百蝶仙子。”

他接着将他与百蝶仙子认识时经过,及百蝶仙子如何死去之事,复述了一遍。

芳芳听后,不禁感慨万端道:“她死得其时,亦死得其所了!”

郑雷道:“姊姊,我不懂,你为什么对她的死好象很了解似的?”

芳芳轻声笑道:“弟弟,你虽然长大了,但你对女儿家们心理,还知道得太少,死

有时是快乐的,象百蝶仙子这样的死,就比她活着要有意义得多。”

郑雷道:“姊姊,你很同情她?”

芳芳道:“我亦是女人呀!女人当然比较了解女人,女人把爱情看作生命的全部,

男人则还有事业!”

郑雷道:“姊姊,你怎么被二岛主放出来的?”

芳芳长叹道:“我自从在小人国与你分手以后,回去即服了*葯,从此我一切的经

过,到现在我都无从记忆。”

郑雷把他所知道的,二岛主和妈妈之间的情形,大略说了出来,同时反问芳芳道:

“姊姊,你看妈妈与二岛主之间;是不是亦情的纠缠呢?”

芳芳道:“我看还是不要瞎猜的好,如果猜得不好,岂不侮辱了母亲,弟弟,你找

到神龙剑没有?”

郑雷两手伏在芳芳膝上,望着看不见的远处,很久没有讲话,芳芳推他一下道:

“弟弟,你在想什么?”

郑雷道:“我在想,我对妈妈既不了解,亦不谅解,而且怀有敌意,所以妈妈说我

德不足于服众,叫我别找神龙剑了!”

“姊姊,你提醒了我,我觉得我不配获得神龙剑,还找它干什么?”

芳芳站起身拉着他,笑道:“一念之诚,即能德感天地,你既有如此想法,神龙剑

就应当非你莫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