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六十三章 梅兰竹菊

作者:秋梦痕

一霄无事,清晨醒来,郑雷一看左边睡的是芳芳,右边睡的是翠莲。

真是海棠再睡,娇媚可人,郑雷不禁又泛起一缕纠缠不清的情感。

郑雷正轻轻摩挲着翠莲的脸,一缕悠悠的琵琶声,隐约的掠过耳际。

翠莲此时正好睡醒,杏目微睁,看见郑雷笑着注视她,她也报之一笑,二人会心的

共听着琴音。这是一首生机活泼,有浓厚春意的调子。

认琴声中,二人似乎听到了鸟语,嗅到了花香,有耳鬓厮磨的腻语,亦有相如抚琴

的情愿,这琴声奏出了金凤和鸣,亦弹尽了绵绵情意,二人都沉醉在这迷惑的琴声中了!

听了一阵,郑雷缓缓抬起头一看,原来郑丽丝就坐在另一角上,闭目凝神,信手慢

弹。

听着听着,郑雷觉得这琴声不是音符的声音,俨然就是郑丽丝心底的语言。

这声音多美啊!郑雷眼前好象出现了,一个从前半躶的小娇丽丝,凌波微步弱不经

风的样子,娇滴滴一声声轻唤着郑雷。

郑雷迷迷糊糊的走到郑丽丝面前,蹲下去,在她如花玉靥上亲着,郑丽丝微睁美目,

笑如春花。

两chún相接,倏然一阵“哗啦啦”的声音,惊起了每一个人,郑丽丝的琴声亦因受惊

而停止。

郑雷听这声音是从右边洞室内发出,他似有预感的飞身就奔了进去。

啊!原来石床上的一具骷髅,已经散落一地。

郑雷于是把骷髅散骨,都拾扫在屋角上,准备用这石床作为休息之处。

拾完散骨,郑雷在骷髅坐下发现一本薄薄的羊皮册子,赤褐的皮面上,有四个跃然

慾出的字:“神龙剑诀。”

郑雷回头看,芳芳翠莲和郑丽丝都进来站在身后,郑雷向她们笑笑道:“神龙剑都

没有了,这个前辈还把一本剑诀如此宝贵,临死还坐在自己身下。”

郑雷说着,就顺手拿起羊皮册子,他突然一惊后退,只见一道耀眼光芒,从册中飞

出,“呛啷”一声,原来是一柄五六寸长的短剑,钉入坚硬的石地上。

郑丽丝惊喜道:“这剑好美啊!”她就想趋前拔起。

翠莲立即拉住她道:“神龙剑的主人是郑哥哥,宝物认人,你可千万别擅动。”

郑丽丝闻言又退回原处,郑雷望着地上的剑道:“真想不到,神龙宝剑却是这么一

柄短剑,但究竟宝物不同凡响,一出现就声势惊人!”

郑雷听听莲的话以后,亦急急想知道这神龙剑有什么特殊用途,所以他不急着去拔

剑,先翻开羊皮册子,见册子一面写着:“剑可通灵,心剑合一。”

以下是:“夫静心练气者,无我在,无念在,无色相在,无大千世界在……”原来

是一篇练气御剑的口诀。

口诀只不过一二百字,郑雷片刻读完,一时间还领略不出其中奥密,他俯身下去,

就要拔剑,只见光芒如慧,神龙剑突然从地上飞起,众人一声惊叫,郑雷连剑亦未拔,

就慌忙退后两步。

郑雷一缩手,原来神龙剑已经在手,他托起神龙剑,芳势等都不胜掠喜的围了拢来。

这真是一柄仙姿玉质的宝物,全长不满六寸,剑柄呈现金色,上盘一条跃然慾飞的

金色神龙,剑身如水,晶莹透明,令人一见就感到爱不释手。

芳芳伸手就想从郑雷手上拿起看看,玉手刚要接触到剑柄,剑身一道光芒暴超,神

龙剑破空飞扬,在郑雷头上绕了起来。郑雷童心大起,高兴非凡,一纵身伸手就把神龙

剑抓在手里,大笑不止。

郑丽丝一下抱住郑雷道:“哥哥,真好玩,这剑是活的。”郑雷拉着郑丽丝走出室

外道:“剑虽然是通灵,但如何才能心剑合一,则还不得而知?”

翠莲捡着郑丽丝对郑雷道:“你去练吧!我们到洞外看看。”

她们三人跃出洞外,看见金凤姊弟二人,双双坐在树枝上,谈说正欢,翠莲告诉他

们神龙剑已经找到,嘱郑丽丝留下后,就与芳芳往绝谷奔去。

她们奔到崖边,翠莲将谷中的石梁,及对面乱石阵的情形告诉芳芳,翠莲道:“我

们沿绝谷两端窥探一次,看看没有其他密道。”

于是芳芳向东,翠莲则往西奔去。翠莲刚跑出五六里,一看对面山上人影一闪,她

已经看清,叫道:“欧阳总管!”

欧阳杰走到崖边与翠莲隔谷相望,首先问郑雷的情形,翠莲告诉他以后,问道:

“听说前天神龙行云来攻时,你们退守后山太晚,以至伤亡太大,是吗?”

欧阳杰叹道:“我正要禀呈姑娘,姑娘怎么知道了?”

翠莲笑道:“你真以为我们深藏不出,与世隔绝了吗?”

欧阳杰谦逊地笑道:“哪里哪里,别人不知,我欧阳杰难道还不知道姑娘心怀大智,

运筹帷幄,安定武林的大谋,早已决之于胸,不过等待时机罢!”

翠莲笑道:“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歌功颂德?”

欧阳杰朗朗大笑道:“不是,我欧阳杰真是衷心佩服娘姑娘,不过我们从这样,挨

打的局面到发动反攻,不知还有多久?”

翠莲幽怨地一叹道:“我可以告诉你,从现在起,我们随时地都可以反攻,但是除

了一些不可以告诉你的秘密外,我一直顾虑,在神龙行云控制之下的,大多数都是武林

善良之辈,如果我们一反攻,他们本性迷失之下,就会玉石俱焚,所以我的意思最好是

釜底抽薪,除去元凶,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欧阳杰感动地道:“姑娘好意,我全知道了!”

翠莲道:“这儿讲话不方便,你回去禀告庄主,短期内神龙行云可能要设法飞渡这

绝谷,发动前后夹攻,不过有我们几人在,请庄主放心,决无后顾之忧,只要时机一至,

我们就会回去的。”

欧阳杰道:“这绝谷我已经仔细巡视过了,姑娘只要守住那石梁,神龙行云决难飞

渡天堑,请姑娘多多保重。”

欧阳杰抱拳望着翠莲离去,才匆匆返回。

翠莲回到与芳芳分手之处,久等芳芳都没有回来,于是,翠莲惟恐出差错,顺谷就

往前奔去。

刚追出一二里,就看见芳芳仗剑奔回,喘吁地跑到翠莲身旁道:“有四个女子,逼

问我郑雷的行踪住所,我不说,她们围攻我,不过看来没有伤害我之意。”

芳芳刚说完,翠莲已经看到四个穿桃红劲装的女子,仗剑赶来。

翠莲同芳芳选好了一个地势,双双横剑而立。

四个女子跑到近前,翠莲一看,飞花点翠,全不过十四五岁,一个个都显然是娇气

活泼,清秀绝俗的好女子,翠莲横剑一礼道:“四位姊姊,有话好说,何必动武呢?”

那个鬓边捕一朵绿色绒花,较长的女子还礼道:“请问姊姊芳名?”

芳芳轻轻在翠莲耳边道:“她们四人都姓饶,这位说话叫梅,其余三人叫兰竹菊。”

翠莲点点头,向饶梅道:“小妹叫刘翠莲。”

饶梅闻听之后,先是一怔,然后回首向兰行菊三人相视而笑,她们又小声商量一阵,

饶梅才回首道:“姊姊可否赐告小飞龙行踪?”

翠莲道:“梅姑娘如果能说出找小飞龙的原因,小妹可以领你们前往。”

饶梅冷冷地道:“如果不说,你待如何?”

翠莲亦冷笑道:“如果不说,就休想离去。”

饶梅笑着抢剑一指道:“凭你两人,竟敢口出大言,不怕别人笑掉了大牙?”

翠莲沉吟一下道:“梅姑娘,小妹有一事请教,你为什么能肯定我们知道小飞龙的

行踪?”

饶梅神秘地一笑道:“这个我可以告诉你,芳芳姊姊曾经同小飞龙共上龙虎山,你

是小飞龙未来的元配夫人,我说得不错吧!”

翠莲心中大惊,但她极力不形之于色,急道:“你们是谁?”

饶梅笑道:“芳芳姊姊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们是梅兰竹菊四姊妹呀!”

翠莲怒道:“我问你们是何派高足?”

饶梅冷哼一声道:“这一点,恕难奉告!”

翠莲和芳芳双双一飘身就把她们四人的去路堵住,翠莲冷冷地道:“你们定然知道,

这儿的去路不多,我只要发出信号,你仍会立刻上天天路,入地无门……”

翠莲长剑平伸又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四朵红云一闪,梅兰竹菊四姊妹,美妙的身形,已经划空到了翠莲和芳芳头上。

芳芳纵身想追,翠莲暗暗拉住她。

只听饶梅在空中道:“江湖上寻找小飞龙的比比皆是,你这个未来的元配夫人,我

实在替你惋惜!”

四个人的笑声,就象四只银铃随风响动一样,在空中清脆的渐渐消失。

翠莲赶快拉着芳芳道:“走!快回去再说。”

她仍奔回林中,刚纵身跃上洞口大树,金凤从另外一株树上疾掠而来,神色间就显

得极为紧张,翠莲急道:“你为什么不守在洞口?”

金凤轻声而急促地道:“敌影幢幢,我惟恐被敌人发现洞口,所以躲藏在别的树上

瞭望。”

翠莲几人赶快隐好身影,压低声音道:“还有麟弟三妹都叫他们回洞里去了。”

翠莲急道:“你把发现敌人的行动情形,详细道来。”

金凤停一停道:“自你们去绝谷不久,首先我们发现三批,每批三五人不等,他们

在林沿四周来回急弛,看来好象漫无目的似的。”

翠莲抢接着道:“是不是蒙面人?”

金凤道:“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想来一定是蒙面人。”

“是男人?还是女人?”

金凤莫名其妙的一征,她不知翠莲问此是何意,道:“看姿态,也许内中有些是女

人。”

翠莲道:“三批有没有穿桃色劲装的女子?”

金凤讶然道:“没有!翠姊姊你为何有如此一问?”

翠莲道:“我们遇到的那一批,你并没有见到。”

金凤急道:“你们遇到什么?”

翠莲道:“四个清一色穿桃色劲装的女子。”

金凤道:“神龙行云属下有这样的打扮呀!她们是谁?”

翠莲道:“四个不属于神龙行云的美貌女子,但是她们是来找小飞龙的。”

金凤道:“她们认识郑哥哥?”

翠莲道:“不认识,她们说江湖上有很多人在找郑哥哥。”

金凤道:“为什么要找郑哥哥?”

翠莲道:“她们不肯说,只是要问我们郑哥哥的行踪。她们还知道芳芳姊姊同郑哥

哥上过龙虎山,还知道我是……”

金凤问道:“知道你是什么?”

翠莲沉吟一下道:“知道我们和郑哥哥之间的关系。”

金凤道:“你这一说,我明白了,首先来这三批人,因为我只想到他们是神龙行云

派来的,所以他们出现我惑到非常疑惑,你如今这么一说,那我判断他们不是蒙面人

了!”

翠莲道:“从何而知?”

金凤道:“他们出自三个不同方向,不敢深入林中,都只是沿林边找一阵就分别离

去,显然互不相属,毫无联络。”

翠莲道:“他们离去后,还发现什么没有?”

金凤道:“以后又发现四批,情形与先前都大致相同。”

翠莲道:“凤妹,你还继续监视,我们在没有明白他们为何找寻郑哥哥之前,务必

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住所。”

说罢,翠莲与芳芳跃进洞中,二人在前洞没有看见人,穿过两道,走进后洞,只见

郑丽丝正坐在郑雷怀里,雨人正亲密唧唧私语。

翠莲微微一笑,郑雷一抬眼,只手陡扬,一道金银色彩的光芒,划空而出。

原来郑雷已经能将神龙剑随心发出,一道光芒过后,只听“喳”的一声,翠莲左边

衣袖齐臂断去,一条雪白的玉臂露了出来。郑雷和郑丽丝都笑了,翠莲跳跃着叫道:

“郑雷,你疯了!”

一言甫毕。又是“喳”的一声,右边的衣袖亦同样齐臂断去,翠莲为了躲闪神龙剑

的来势,笑着叫着,舞动着两只浑圆的玉臂,“呛”的一声,长剑出鞘,就往盘旋空中

的剑芒劈去。

但神龙剑灵活至极,翠莲出剑虽快,只劈着其剑尾的剑芒。饶是如此,翠莲只感长

剑一震,反被弹回,虎口麻木生痛,长剑险脱飞出手。

翠莲笑叫道:“郑雷,不得了,我可不是它的对手!”

郑雷手把神龙剑收回。

翠莲遂将所遇,娓娓地告诉郑雷。

郑雷沉吟半晌,道:“你这一提,我倒想起来了,当百蝶仙子临死之际,她曾说过

江湖上很多人在找我,只是当时我毫无江湖阅历,未能问个明白,她就去世了!……”

说罢不禁长叹一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