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六十四章 三星伴月

作者:秋梦痕

郑雷提起百蝶仙子朱玉奴,不由使站立一旁一直未发一言的芳芳,黯然神伤。

她看到郑雷与翠莲和郑丽丝在拥抱嬉笑,她不由得喟然暗叹道:“百蝶仙子可谓死

得其情,她看到郑雷像她的初恋伴侣,立即就决定死在郑雷怀里,如果换成今天,郑雷

就不会对百蝶仙子,付出那么多真情!”

在芳芳的心里,一时把郑雷当情人,一时又当弟弟,她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情感,作

一个很适当的安排,这种复杂的情感,使她一反过去的欢笑活泼,常常抑郁忧闷。

此时郑雷已发觉芳芳的不寻常,他放开翠莲,走到芳芳面前,轻轻捏着她的左臂道:

“妨姊,真想不到,我很快的就把神龙剑练成了!”

他发觉芳芳在流泪,于是他又轻声道:“姊姊,你为什么哭了?”

芳芳头也没有拾,擦着眼泪就向左边洞室走去。

郑雷跟在芳芳身后,走进洞室,芳芳霍然伏身在郑雷怀里,尽情地哭了起来。

郑雷只能陪着她流泪,他在感情上和芳芳起着相同的激动,但是却找不出一句安慰

芳芳的话。

郑雷呆呆搂抱着芳芳,很久,他轻轻替她擦着眼泪道:“姊姊,你别太苦了自己!”

芳芳又陡然想起百蝶仙子之死,又哭道:“我真想就这样死去!”

郑雷莫名其妙的一怔,惊道:“姊姊,你这是为什么?现在妈妈和我们在一起,我

神龙剑也练成了,眼看就能除去神龙行云,你为什么又说这种话呢?”

芳芳跺着足道:“这些我全不要,我要……”

郑雷听芳芳没有讲下去,停了一停,才道:“姊姊,你要什么?”

芳芳对郑雷不能体会她的心意,似乎要爆炸一般,骤然道:“我要杀了你!”她一

下把郑雷推开。

郑雷迷惑的一惊,他不知道曾经热爱过自己的芳芳,为什么么毒性好了以后,却变

得如此不可理喻,但是在他心中,始终热爱芳芳,他忍着泪眼,屈膝跪在地上,捧着神

龙剑道:“姊姊,你如果因为恨我,而感到不快乐,那你就杀了我吧!”

芳芳一咬牙,从郑雷手里夺过宝剑,手一扬,陡的反手向她自己的胸膛刺去。

郑雷楞然一惊,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蓦地,琵琶声急骤,随着琵琶音韵,郑丽丝与翠莲已双双站在洞室门口。

芳芳听到琴声,心中顿感开朗许多,郑雷趁机手一招,神龙剑从芳芳纤细的手中脱

飞而出,回到了郑雷手里。

翠莲赶快跃身到方芳面前,双手扶着她道:“姊姊,你想开一点,我陪你休息一

下。”

翠莲回首示意郑雷等离去,她扶着芳芳侧身躺在石床上,双双睡下。

郑雷同郑丽丝双双低首走出洞室,二人向右边洞室走去。郑雷无言的坐在石床上,

郑丽丝放好琵琶,倚在他右侧,轻声道:“哥哥,你不要难过!”

郑雷抬起头,把郑丽丝搂在自己膝上道:“三妹,你知道姊姊为什么要这样?”

郑丽丝轻轻替郑雷拭着泪痕道:“刚才我弹出那一曲调子,既能阻住姊姊的自杀,

当然知道她的心意。”

郑雷盯着她道:“她是什么心意?”

郑丽丝笑了一笑道:“还不是你害了她。”

郑雷惊惶的想分辨,翠莲已经到达洞门口,道:“你们好好休息,我去换金凤姊弟

回来。”

说罢,翠莲转身离去,郑雷抱着郑丽丝睡倒在床上。

片刻。

金凤一人走了进来,郑雷道:“麟弟呢?”

金凤站在床前道:“大姊叫他陪芳芳姊姊睡在一起了!”

郑丽丝笑指郑雷道:“大姊亦想到了,她想用麟弟代替你在芳芳姊姊心中的地位。”

郑雷向金凤道:“二妹,你亦睡上来好吗?”

“哥哥,你怎么这么快就能把神龙剑练得收放自如了。”郑雷道:“我曾经很久就

想把混元指功和太上神功,在我身体内结合在一起,但始终没有成功,所以我在遇敌时,

最多只能一手发太上神功,一手运用混元指功,曾经有两次,我偶然之间将两种功力,

从一掌发出,但过后我又不能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原来这神龙剑诀,正是把这两

种不同的功力,从凝神静中合而为一,所以我一练就成了!”

他们三人谈论一阵,就拥抱而眠,不久都进入沉沉的美梦。

此时,芳芳却正好从恶梦中哭醒过来,她一看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却已是好梦方酣

的金麟。

她不由得想起,郑雷没有长大时,睡在自己怀里的情景,不禁潸然泪下。

她想起自己与郑雷那一段天真无邪的时光,觉得简直有如瞬间那么短暂,但却值一

辈子亦怀念不尽。

她轻轻搂过金麟,用樱chún缓缓在他嫩脸上摩挲着。

她心里暗暗叹道:“麟弟,你不会理解我的痛苦!”她泪如断线珍珠滴落金麟脸上,

金麟悠悠醒来,瞪着眼看芳芳,他也不禁咽声道:“姊姊,你为什么哭了?”

这一问,反而令芳芳更加伤心地痛哭失声,久之,她才含悲地道:“麟弟,我感到

十分孤独,寂寞!”

这一说,却把金联麟哭了,他道:“姊姊,我们是同病相怜!”

芳芳心里觉得金麟这孩子看是天真得可笑,但面上一点亦笑不出来,她柔声地道:

“麟弟,你哭什么?”

金麟道:“我的姊姊自从跟郑哥哥好以后,一点都不关心我,芳芳姊姊,以后我们

两个人好,好不好?

芳芳姊姊,从此我会乖乖的听你的话,我把你当亲姊姊还要好。”

芳芳道:“要是你的凤姊姊叫你呢?”

金麟肯定地道:“我不听她的,我听你的。”

芳芳似乎又恢复了少女的热情活泼,紧紧的搂着金麟没有说话。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金麟才从芳芳眼前仰着小脸道:“姊姊,你喜欢我,你希

不希望我像郑哥哥那样快的长大?”

芳芳急摇螓首道:“我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

金麟一片童心的道:“姊姊,你是不是怕我长大了,就像郑哥哥那样不跟你好了?

姊姊!你放心,我就是长大了,我也只跟你一个人好。”

芳芳长叹一声道:“人海沧桑,远的事情,还是不说的好!”

说着她翻身坐起。

金麟亦坐起道:“姊姊,你是不是想妈妈?”

芳芳道:“嗯,妈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我想她是有意避开我们,她心里一定比

我们还苦!”

芳芳想到金麟的父母存亡未卜,赶快改口道:“麟弟,走,我们去把翠姊姊换回

来。”

当二人双双跃出洞中时,已经是暮色四合,翠莲正坐在树枝上,回手指在树上划着,

嘴里则哼着很美的小曲。

金麟俯前道:“翠姊姊,你在划什么?”

当他看清楚时,笑道:“啊!三星伴月,我知道了,郑哥哥是月亮,你们三人是三

星……”

翠莲怒目站起道:“小鬼,你大惊小怪的干嘛?”

金麟回首向芳芳道:“姊姊,你是月亮,我就是伴你的星星好不好?”

芳芳会心地一笑,插嘴道:“翠妹妹,你回去休息吧,下午有什么发现没有?”

翠莲跃下树枝道:“我正在奇怪,一个下午,毫无发现。出奇的平静,往往是酝酿

大战的前奏,你们要特别小心了,一有发现,立刻就通知我们。”说罢,翠莲就跃入树

中,进入洞内,她缓缓的向右边洞室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