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六十七章 绝谷大战

作者:秋梦痕

这立场武林百年罕见的搏斗,只看得众人对郑雷佩服不已,但他们都在想为何郑雷

不趁机使用“神龙剑”胜敌?

当然,他们不知郑雷另有顾虑。

他想:“我自己内力不如神龙行云,如果施放神龙剑,自然不能破他的护身罡气,

是否还有被他击落夺去之虞呢?如果我侥幸除去神龙行云,这千余迷失本性中毒之辈,

又如何拯救他们呢?妈妈同二岛主在暗中进行些什么呢?”

郑雷因为这意念分心,偶不小心,只感到神龙行云的如山掌影中,有一掌向前胸递

到。

陡感逆血上涌,一个踉跄退后十余步,才立稳脚步,只好就地闭目凝神调息。

神龙行云望着郑雷一怔,暗忖:“这娃娃此时不翦除,还待何时?”

恶念一转,倏的迈前三步,左肮陡翻,杀机暴现。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郑雷身前多了一个风姿卓绝的宫装少妇,她缓移莲步,头前的

一支金步摇,在晨曦下摇曳生辉,更显得她风情万种。

仪态万千,挺身向神龙行云迎去。

神龙行云翻腕微扬的右臂,自然下垂,而且似乎畏缩地在微微后退。

此时,林中传来郑丽丝的琵琶召唤声。

郑雷正睁眼微视,照看如此情形,不由急促而低声的叫道:“妈妈!”

陈方仍缓缓前移,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的道:“雷儿,快率众后退。”

郑雷急道:“妈妈你呢?”

陈方道:“不要管我。”

郑雷奋不顾身,一下把陈方抱在怀里,回身就向林中奔去,山上众人亦随即冲向黑

松林。

当他们抵达林沿时,翠莲已经率领众人,将林沿树木砍倒,布成了一道一人多高的

围墙。

他们纵身跃入人林中,但当郑雷抱着陈方跃过围墙时,手一松,陈方挺身站起,可

是郑雷摇晃了几下,却一下晕倒在地。

陈方俯身急视,看出郑雷是因为刚才未调息复原,勉强支撑至此,所以才不支倒地,

虽然无关紧要,但一时之间却也不易醒来。

此时,神龙行云已率千余人逼进林中,他一看围墙阻路,箭车无法前进,他愤然之

余,一声令下,火箭齐发,准备烧毁这一片黑松林。

于是,黑松林立即有十余处同时着火。

陈方一看情势急迫,正俯身想抱起郑雷,忽然在一旁的鬼王赵绝道:“何劳夫人,

让老夫背负盟主就是。”他笑着将郑雷负在肩上。

神龙行云继续火攻,黑松林立即曼延成了一片火海。

但一这一道火墙,反而阻住神龙行云等人的前进。

神龙行云一看林中毫无动静,立即下令停止,差不多烧了一两个时辰,天色大亮,

火势渐小,神龙行云率四公八堂及百余家将,奋身冲入林中,却不见一个人影。

神龙行云亦不免暗暗吃惊,他虽然不能确定林中藏匿有多少人,但他知道不在少数,

这树林完全被他包围,只剩了绝谷,难道他们飞过了绝谷不成?

果不其然,当神龙行云远远望见绝谷时,绝谷对岸排满了人,在绝谷上还有一道绳

桥尚未撤去。

原来翠莲派金凤和芳芳率情人岛众二十人,就是到这绝谷来,与对岸闻战鼓声而至

的欧阳杰等,共同架了一道二三尺宽的绳桥,上面铺满了树枝。

如果不是神龙云放火,翠莲自己亦会引火拒敌,在火焚阻敌这段时间,翠莲等率二

百多人,当然得以从容过谷。

本来过谷后,翠莲就要把这道绳桥拆去,但是有人主张,神龙行云大队既无法过谷,

只要他有胆量,何不趁此机会为武林除姦惩恶,与神龙行云在这绳桥上一决生死,所以

众人全在绳桥边沿,静候神龙行云的到来。

当神龙行云率众在绳桥彼端出现时,神医张道泉首先排众而出,走至绳桥上笑嘻嘻

的一抱拳道:“恭候大驾多时,神龙行云,咱们在桥上比划比划如何?”

神龙行云岂肯示弱,他回首与身边一蒙面人附耳说了几句话,蒙面人回身奔去,神

龙行云即一跃到了桥上。

神龙行云到了桥上,再度轮眼搜寻对岸,在人群中却未见到郑雷,他精神一振,心

神更加为之一定。

神龙行云好似大马金刀的站在桥上,根本没有把张道泉放在眼里。

张道泉用抢占先机的打法,一招“九曲银河”启开了这场决战。

神龙行云气沉丹田,发出几声冷笑,他居然出手还招,两足一运内力,身形一幌,

绳桥陡然猛荡一下,把一个招式半吐的张道泉,硬生生从桥上抛起。

神龙行云这一着,既富机智,又出乎张道泉所预料,他不由的发出一阵得意的狂妄

大笑。

但张道泉荡在空中的身形,双袖一展,身形在空中一稳,陡然一拧腰,反而向神龙

行云头上冲去。

神龙行云亦为张道泉这冒险的一着,愕然一怔,张道泉拿准时机陡地一掌劈下。

神龙行云心中暗暗高兴,双掌一扬,与张道泉硬对一掌。

但当神龙行云双掌劲力已吐,足下牢牢站定之际,张道泉突然翻身向后一滚,一个

急速下坠,藉机落在了绳桥上。

神龙行云两眼满含怒色,只见他身形微微一挺,绳桥又为之荡起。

这一次张道泉早有防备,他身形稳如泰山,于是二人就在这秋千似的绳桥上,展开

了拼搏。

这真是一次罕见罕闻的生死较技。

在两人一阵幌荡中,早已把绳上的树枝全抛落谷下,只剩了两根儿臂粗的麻绳,两

人双足就好像系在麻绳上的,不管身形如何,足下却始终连动也不动。

这种破天荒的较技,一方面等于较量内力,一方面则需运用机智,两人先在荡扭幌

摇上用技巧,想将对方摔下,更是惊险百出。

如此一来,使两岸之人寒毛直竖,怦然心跳不已!

双方又对峙了很久,但渐渐的神龙行云发掌的机会多,张道泉发掌的机会少,眼看

张道泉已处在下风。

在一次绳桥荡得最高,两人身形都快要倒立之际,神龙行云此时突然捏准时机,几

乎是毕其全力,陡然双掌递出,跟看神龙行云已将张道泉罩在掌影之下。

张道泉突然身形一个翻滚,头下足上,眼看双足已离开麻绳,向谷下坠落。

“哟!”

在这惊险之极的一瞬,很多人都为张道泉惊叫出声。

殊不知,张道泉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正当绳桥从高处荡下之时,倏然双手抓住了

两条麻绳,两足飞起,出其不意的从下面踢向神龙行云。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之事,自以为获得全胜的神龙行云看来,更出意料,他本来已经

臂举想“无毒不丈夫”,再补上张道泉一掌的,如今为了保全自己,不得不纵身后退。

神龙行云后退,张道泉却趁身形荡回之力,一松手落回悬崖上,踉跄后退,随即喷

出一口鲜血。

原来张道泉虽然凭机智全身而退,但适才一掌之下,他内腑己然负了重伤。

就在张道泉服下自制丸葯,退后盘膝运功调息之际一朵彩云起处,绳桥上除了神龙

行云外,又多了一个风华绝代,艳光照人的宫装少妇。

神龙行云露在罩外的两只眼睛,一向是凶光暴射,如今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微微一

抱拳道:“夫人是……”

宫装少妇千娇百媚的笑道:“你叫我夫人?”

神龙行云一怔道:“你是谁?”

宫装少妇道:“妾身太阴教主云裳仙子。”

神龙行云喃喃自语道:“太阴教主?”

云裳仙子轻哼了一声道:“嗯!你不觉得称夫人太冒失吗?”

神龙行云突然变得颓丧起来,没精打采的道:“我很抱歉!”他转身缓缓走去。

云裳仙子惊讶地道:“你是不屑跟我斗,还是不敢跟我斗?”

神龙行云连头亦不回道:“都不是。”

云裳仙子本来是准备和神龙行云拼个死活的,但如此一来,心中怒气渐消,一股好

奇心油然而起,急道:“那为什么呢?”

神龙行云仍然没有回身,好像迷惘在沉痛的回忆中,显得极为感慨地,他看着自己

的双手道:“惨死在我手下的女人太多,你长得太动人,太美!我突然感到不忍心杀

你。”

云裳仙子冷峻地一哼道:“你难道杀得了我?”

神龙行云似乎被这句话激怒,突然一回身,两眼杀机暴现,两手微微发抖,缓缓上

抬,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毒辣无比。

二岛主说过大岛主有暗疾,还暗示大岛主不是一个正常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神龙

行云,令人有不正常的感觉。这还算是最明显的一次。

翠莲看到这情形以后,她不由的把现在的神龙行云,与在秘堡中看到的疯狂男子联

想起来,她想如果这联想不错的话,那神龙行云应该是一个可恨亦复可怜的人!

此时,战鼓声越来越近,神龙行云三十二将军所率领的大队,已经全部拥进林中,

随着鼓声在向绝谷推进。

被云裳仙子激怒的神龙行云,随着鼓声的响动,似乎在起着变化,这是云裳仙子预

料不到的。

虽然神龙行云露在外面的只有两只眼睛,但云裳仙子从他的眼色中,已经看出在不

断的变化。

从神龙行云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他无法控制他心中的激动,只一瞬间,他已经

从迷惘和追悔的神色中,又变成了一头饥饿负伤的猛虎了。

云裳仙子一抖手中的拂尘,抢占机先,“刷”的暴射而出。

太阴教主的“太阴功”为武林一绝,这拂尘出去就与众不同,尘尾宛转如银蛇摆动,

叫人不知要攻向何处,而且同时拂尘中射出丝丝冷若寒冰的劲气,如果换一个人早已冻

僵,施展不出手足。

就是神龙行云,亦不由的打了几个冷颤,他突然如梦初醒,“哇”的一声狂啸,足

下一错,在绳桥乱幌中,双掌倏如两条毒蟒,缠向云裳仙子的腰臂之间。

如此,云裳仙子抢占机先未成,因为绳桥的晃动,云裳仙子足下不稳,攻招自然不

准,反而由主动变成了被动。

神龙行云是狂妄刚猛,但云裳仙子则是轻云阴柔,她足下未动,娇躯只一闪一扭,

就闪出了神龙行云的双掌之外,尘掌反向他的腕脉削去。

神龙行云不退反进,趁云裳仙子侧防空虚,双掌似拍似击的,好像抚臂搂腰摔腿一

样,几乎要跟云裳仙子搂在一起。

这种看起来似调戏,然而却是极狠的打法,完全与刚才的远攻相反,两人挤在一起,

几乎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一个是至刚,一个是极柔,而这两个人的打法又极别致,看起来就好像一头银猫跟

一条小花蛇在嬉戏一样。

神龙行云的大队已经拥至崖边,在鼓声和杀声震耳之下,绳上二人尘战方面,忽然

云裳仙子身后崖上,发生一阵騒动。

站在崖边的翠莲金凤等,都回首察视,只见不远处,一道金银光芒飞起,紧接着是

一声凄厉至极,凛然如鬼号的叫声。

翠莲心中着急万分,但又不敢离开岸边,正急着等候禀报,殊不知云裳仙子因这鬼

号分心,蓦的发出一声娇叫。

岸边众人赶快回首前望,只见云裳仙子人随声起,一只花蝴蝶似的身子,被神龙行

云硬生生的震飞半空。

眼看云裳仙子身如飘絮,在绝谷上打转,只一眨眼已经离绳桥有两三丈远,要想再

折身回到桥上,已经是非有绝顶轻功,决难有此可能。

云裳仙子的身躯离崖边尚有四五丈远,谁也没有办法把她从空中救回,大家眼睁睁

的束手无策。

倏然,从众人身后,一个身影快速绝伦的越过众人头顶,没有一个人看清是谁,他

已经把云裳仙下坠的身形接住,在绝谷上空绕飞一匝。

两岸几乎同声惊叫:“浮光掠影!浮光掠影!”

当救云裳仙子那人,绕飞至绳桥上空,只见他手掌一划,两根麻绳,立即从中切断,

站在桥上正得意忘形的神龙行云,一个倒栽葱,就向绝谷下冲去。

翠莲等响起了一阵欢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