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七十一章 都是一家人

作者:秋梦痕

二岛主同陈方都静静的没有出声,又好象是默认,又好象不愿为大岛主扬恶,于是

大家都突然沉静下来。

郑雷同方芳心里亦在暗暗猜忖:“神龙行云”杀的九个女人头,和香山娘娘庙的被

杀尽的女尼,这恐怕都与他的狂性有关。

片刻的沉静后,陈方搂着郑雷和方芳道:“为了阻止惨剧的发生,现在雷儿芳儿你

们先回去,我同二岛主去看住他。”

郑雷诧然道:“大岛主如果一旦冲了出来,妈妈和二岛主都不是他的对手,怎么

办?”

陈方道:“有些事我们不好告诉你,我们也许有办法。”

郑雷道:“不管,让我同妈妈一块去。”

方芳道:“妈妈,我亦要去。”

陈方沉吟良久,向二岛主道:“这一样吧!你回去看着他,我先陪雷儿他们回去。”

二岛主对陈方的话,似乎百依百顺,虽然眼露为难之色,但仍毫不犹豫的点着头,

他满含企求之色的看了陈方几眼,陈方顿首示意后,他才如飞的奔去。

众人目送二岛主离夫之后,才回身向黑松林缓缓走去。

郑雷仰看天色,已经日已偏西,又快是一天的黄昏了,他侧首向陈方道:“现在我

们回去,恐怕会被神龙行云的手下发现。”

陈方道:“那些迷失本性的人,没有大岛主他们就如同木偶似的,根本就分不清敌

我,虽然有一部分清醒的人,但他们现在全力注意着绝谷,在林中一带他们根本不注意,

亦没有派人出来活动。”

当他们回到洞中时,林中并无人踪的发现,派郑丽丝看守着洞以外,金凤和饶氏姊

妹都还没有回来。

翠莲偷偷拉拉金麟,二人同郑丽丝留在外洞,陈方一直领着郑雷和方芳走至后面池

旁才坐了下来。

郑雷和方芳亦傍着陈方坐下,他们能如此母子相依,这还是第一次,他们都在默默

享受着亲情温暖,情不自禁地都相拥而泣。

他们谁也不愿说话,谁都愿脱离一切是非烦扰之外,就这么母子三人,相偎相依,

永享天伦之乐。

尤其是郑雷,几乎是从有记忆以来,就知道母亲已死,他梦想的母爱,而今天却真

的变成了事实,他的感慨,不禁紧紧地搂住陈方痛哭起来。

郑雷的痛哭,亦引起来陈方和方芳的悲伤,他们三人拥抱着倚在石壁上,在痛哭中

渐渐沉沉的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饶梅同饶兰给他们送来食物,才把他们惊醒,梅兰二人拜见陈方

后,告辞退出。

他们吃着食物,从梅兰二人身上,郑雷才将他们退过绝谷后,救太阳教主,蒙赠服

饮太阳神rǔ及赠梅兰二人的经过,一一道出。

陈方听了以后,慈爱地道:“雷儿,你一人获得翠莲姑娘等五人,她们一个个都是

好女子,真是天下灵秀钟于一身,你的福份不浅,这虽然是姻缘自有天定,但如果你不

好自为之,福德不厚,你会无福消受的。”

郑雷挚诚的道:“雷儿为此事,时感内心惶恐,妈妈好意,孩儿知道时加警惕。”

陈方笑抚着他的头道:“宛华前辈,太阴教主她们,都有相人之术,她们当然不会

看错你,你知道警惕更好,雷儿,你要好好待她们五人。”

郑雷道:“孩儿遵命,妈妈你尽可放心。”

陈方又回头问起方芳和金麟之间的事,方芳亦含笑默默应承,陈方畅然慈笑道:

“雷儿,芳芳,你俩能如此,妈妈太高兴了,我改变初衷,陪你们回来,你们知道是什

么意思吗?”

郑雷和芳芳同声道:“孩儿不知。”

陈方笑道:“我是特意来替你们主婚,你们既然常在一起,就该早定夫妻名份,为

娘的也好放下一桩心事。”

郑雷道:“妈妈,你不是要告诉我们很多事情吗?”

陈方长叹道:“我要讲的事情,都是令人感慨万千,克不自胜的,今夜是新婚之夜,

听起来大煞风景,以后时间多的是,慢慢再讲吧!”

于是,陈方看郑雷和芳芳走入前洞,宣布了今晚是她嫁女儿和娶媳妇的消息,分别

行礼如仪后,她即分别送他们进入左右二洞之间。

待郑雷等六人进入右边洞室时,翠莲按住郑雷坐在石床上,她们五人依序跪在床前,

由翠莲为首呼道:“妾身姊妹五人,拜见郑哥哥!”

郑雷刚刚站起,突然一阵轰隆隆响动,洞门立闭。

只听外面陈方笑道:“今晚是新婚之夜,你们安心睡吧!”郑雷急高声道:“妈妈,

你千万别走!”

陈方又笑道:“我的傻儿子,洞门全闭,我们已相依为命了,哪里还会走呢?”

郑雷走到翠莲面前,挟住她道:“夫人,刚才都拜过了,现在你领着她们跪着……”

翠莲不等郑雷说完,立即庄容道:“以后不准再称我作夫人,这就是我要领着四位

妹妹向你跪拜说明的原因,以后不准你对我们有妻妾之分,不论何时何地,都对我们以

姊妹相称。”

郑雷噘着嘴道:“我们原本是这样称呼的嘛,那还用得着拜吗?”

翠莲道:“刚才妈妈说一妻四妾,那当然是古礼使然,所以拜天地时,先由我一人

与你交拜,然后才是她们四人,但我们心里决不能有彼此之分,你亦不许再称我作夫人,

我们五人愿以姊妹之情,侍奉你一人。”

郑雷赶快长揖笑道:“小可遵命,但不知五位……”

翠莲急道:“你不在时,我们五人早商量好了!”

郑雷将她们一一起扶,又笑揖道:“五位天仙般的姊姊,侍奉我郑某一人,实在不

敢当,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待奉五位仙女,只要你们一声令下,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翠莲和金凤拉着他道:“你说过的话,可别忘了?”

郑雷昂然道:“我什么时候不断你们的话了?”他沉吟一下道:“我们对内不分,

对外怎么办呢?”

翠莲道:“对外我是老大,我自然会应付,你就做现成的姑老爷还不成呀?”

郑雷笑揖道:“我早说过了,一切遵命!”

春宵嫌短——

次日,洞门启开,大家方始整衣而出,盈盈拜过陈方后,取出食物,大家围坐而食。

餐毕,陈方叫过方芳和郑雷,走至后洞池旁坐下,她频频扫视二人道:“芳儿雷儿,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在今天,才告诉你们,我多年来心底的秘密。”

二人摇摇头道:“孩儿不知。”

陈方叹一声道:“你们在新婚之后,我想才能体会到当初作女孩时的心情。”

她停了一停,又道:“但是,这件事情,我无法告诉你们全貌,就如同当时我们两

家的父母,不愿告诉我们一样。”

郑雷道:“妈妈,是哪两家?”

陈方道:“就是我们陈家,同神龙行云家里。”

郑雷惊道:“妈妈,你同神龙行云从小就认识呀?”

陈方又微微一叹道:“不但认识,而且还是青梅竹马的良友!”

郑雷越听越惊讶道:“两家不是世仇吗?”

陈方悲愤交集的叹道:“一言难尽!”

郑雷急道:“神龙行云他姓什名谁?”

陈方道:“他姓郑……”

郑雷芳芳同声惊道:“他也姓郑?”

陈方道:“嗯!他不但姓郑,而且本来就是一家人。”“啊!我们?”

二人更加相视惊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